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重生之青云直上 > 第一千一十章 阮貝之私事
    聽著郭平川這樣說,馮思哲是呵呵的笑笑,“是呀,這里窮,也就更容易出成績。可無奈的是這里的經濟基礎也不好呀,因為貧窮,在加上地理位置也不是特別的好,一般商人是不會來這里投資的,這就讓這里的農業成為了經濟支柱,可恨的是這里山地又多,農業想豐收實在是很難的一件事情,而就算是老天照顧,農業豐收了,但因為這里交通的原因,好東西運不出去,最終也賣不上什么好價錢,你說要怎么樣的改變這里的貧窮面貌呢?”

    聽著馮思哲這么短的時間內就看出了蓮花市的本質,郭平川在心暗贊了一下,嘴上也說道,“好呀,思哲這才來了半天,就了解了這里這么多的情況,看來你真是實干人才呀。怎么樣?即然你有這樣的感悟了,那是不是也有什么好主意了,不妨說來聽一聽呀,也好讓我長長見識。”

    “看著郭平川起了興趣,馮思哲也是一聲傻笑,“我哪里會有什么好主意呀,要是真有,那豈不成神仙了。不過我倒是想過,要想改變蓮花市的情況,那首先就要從這里的基礎設施抓起,那就是修路問題,路不修好,蓮花市無法談富裕的問題。”

    嘴上說著沒有什么好主意,但實際上他己經拋出了第一個問題,那就是修路。

    一說到修路,郭平川司令員的臉上就是一緊,他先是點了一下頭,“沒錯,沒有一條像樣的路,就很難改變這里貧窮的帽子。但其實這也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可蓮花市境內有多路要修,你想過沒有,要修這些路需要多少資金呀,這些錢從何而來呀?”

    說到資金的事情,馮思哲倒還真有問題要請教,“郭司令員,難道說省里就不會幫助我們一些嗎?”

    “省里?”一說到省里,郭平川就樂出了聲,“這個問題你想也不要想了,省里每年為蓮花市不知道要貼補多少錢,你還想著他一次性拿出多少資金來給你們修路嗎?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呀。”

    的確,廣桂省一年己經為貧窮的蓮花市付出很多了,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若是讓他們一次性拿出上億資金來給蓮花市修路顯然是不可行的。

    聽著郭平川這樣說,馮思哲也就默默的點了點頭,看來把所有辦法放到省里顯然是不可行的了。只是路還是要必須修的,此路不通,他就要換一條路去試試了,“那郭司令員,不知道我自己籌錢修一條路可不可行呢?”

    “什么?”一聽馮思哲這樣說,郭平川就睜大了眼睛看了看他,心說了一句,“有背景的人就是不一樣,口氣也夠大,那可需要上億的資金呀,那里去搞呢?”可心雖然這樣說,他是不會說出口的,他只是點了一下頭,“有錢當然可以這樣做了,省里也會在精神上支持的,只是這需要很多錢呀。”

    “是呀,這就是我找郭司令員商量的事情。”馮思哲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自已在做什么。

    “啊?你找我商量這樣的事情呀,那我可說話了,我們市軍區可沒什么錢,我們也是搞上級部門拔款度日的。”一聽馮思哲要打市軍區的主意,郭平川連忙就搖了搖頭,市軍區那幾個錢可都是有自己的用處的,可不是隨意就能拿來支持地方的,在說就算是拿來了也不夠呀。

    看著郭平川有些害怕的樣子,馮思哲就笑了笑,他當然不會讓市軍區出錢了,他只不過打上了市分區工程兵的主意而己。“郭司令員,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讓你們市軍區出錢,相反我還要給你們錢呢。”

    “嗯,這是什么意思?”郭平川這一會真是被馮思哲說的有些暈了。

    “情況是這樣的,我知道我們蓮花市軍分區有一個拿的出,過硬的工程兵分隊,我是這樣想的,如果我籌來了資金,可不可以把這項工程交給你們軍分區工程處來做呢,當然了,價錢你們不能要的太高,但我也不會讓你們虧本的。”馮思哲笑著向郭平川講著自己的主意。

    一聽原來是這樣,郭平川就笑了,“哦,原來是你想借用軍隊的力量來給你們修路呀,這好說呀。軍民本就是一家,我們去幫助地方工作也是應該的,這一點沒有問題。至于工程款嘛,我們也不要了,你們只要管我們官兵的吃喝就是了,這就算是我們軍隊為地方建設出力了。”

    郭平川就這樣答應了,馮思哲這便笑著點了點頭,“那太好了,我代表蓮花市人民感謝人民子弟兵了。”

    “呵呵,好說,好說。”郭平川也是呵呵一笑,對著馮思哲又舉起了杯。

    還是在蓮花大酒店的上層房間之,一間極為豪華的休息室大床上,一位男子正在摸著黑摟著一名身材妖嬈的婦女子。

    床板在晃動,足足有一會,這才慢慢的安靜了下來,然后床一旁的臺燈被打開,映出了這個男人的容顏來。

    如果這一會馮思哲在的話,一定會很驚訝,因為這個男人他竟然認識,竟然是他白天見過的同事之一,蓮花市主管人事的副書記阮貴本。而如果馮思哲真的在,他還會同樣的驚訝,因為與阮書記在的那個女子他也認識,白天還曾為他介紹過房子呢,她就是蓮花市委常委之一的,市委秘書長貝連香。

    那這兩個人同樣為蓮花市委常委,他們又是怎么會在走一起的呢。說起來,足要以嚇人一大跳,這兩個人保持這種關系可有著二十年的時間了。也就是說,在貝連香還是姑娘家的時候,她就和阮貴本好上了。

    阮貴本,蓮花市委專職主管人事的副書記,蓮花市本地人。父親叫阮一心,以前也是蓮花市政壇老將,是原蓮花市委常委,花北區書記,在蓮花市絕對是老字輩的名人了。想當初,阮一心做區委書記的時候,的確為當地做了不少的好事,因為其父工作認真,與人和藹可親,又肯幫助人,當時讓他結交了不少的朋友,其很多蓮花市縣級干部那都是他的朋友,甚至很多人還受過他的恩惠呢。

    而在阮一心年齡到了之后,他就直接的辭去了所有公職,一心呆在家躲清靜。由此之后,他的兒子阮貴本開始在蓮花政壇上展露頭腳,并很快在父親的影響力下一步步走了上來,直至今天的蓮花市副書記位上。

    而在阮貴本剛剛借父親的影響力走上蓮花政界之初,他就認識了當時長像很美麗的貝連香。而貝連香也因為垂涎阮家的權勢,成為他的地下情人,這樣這么多年一直就走了過來,要說貝連香也的確有兩下子,在阮貴本有形無形的幫助之下,一步步走了上來,最終竟然還走上了蓮花市的頂級政壇,市委常委會之,當然此人也是有些手段的,不然光憑姿色怕是走不到這個位置上來。

    臺燈被打開,貝連香是一幅很滿足的樣子靠在了阮本貴的胸膛之上,而阮貴本其人則是點燃了一根香,先是很享受的抽了一口,這才把目光向著貝連香的身上看去。

    要說貝連香的確是年齡大了一些,可好在身材很好,在床上也很會表現,這還是讓阮貴本很滿意的地方。“嗯,我說你今天看那新來小子的目光可不正常,說,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想到白天在迎接馮思哲時,那貝連香的目光,阮貴本就有著一絲不爽的感覺,趁著這個時候就說了出來,且還向她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被阮貴本這樣一拍,而貝連香似乎是有些興奮了,她是忍不住嬌笑了一聲道,“怎么了,這不是你的意思嘛,是你讓我去接近一下那個馮思哲的,你說這個人很愛多管閑事,前一陣子在海北市工作的時候就使很多官員落了馬,你是怕他來到了蓮花市還這樣做,所以才讓我盯著的,我這是按你的意思在辦呀。”

    貝連香似乎是很不服氣阮貴本這樣說他似的,連忙的解釋著,并有要反興師問罪的意思。

    “行了行了吧,我是讓你盯著他,可沒有讓你對他拋媚眼,我可告訴你,你是我的人,雖然你的年紀有些大了,但我就是喜歡你,你知道嗎?”聽著貝連香竟然在自己問出一個問題之后,說了這么多的話,阮貴本有些不高興了。

    阮貴本這一不高興,貝連香也就不敢在說些什么了,她跟了他很多年,知道這個人的脾氣,那只能順著毛捋,絕對不能逆著來的。于是她就說道,“好了,好了,人家知道了,我是不會和他怎么樣的,在說了,他太年輕了,根本就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還是喜歡你這樣的男人。”

    貝連香這一說,那阮貴本似乎是又有些激動了,眼又放了光芒,“哦,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們就再戰三百回合,哈哈哈。”說著話,阮貴本就把煙頭向著一旁的煙灰缸摁了過去,然后臺燈在次滅下,床板又開始發出了嘎嘎的聲音。

    感謝屋頂上的小朋友投給鬼才的一塊金牌,浪子拜謝!!!

    ()( 重生之青云直上 http://www.lunodk.live/1_1350/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