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重生之青云直上 > 第一千零九章 修路的思路
    “馮市長,因為太過匆忙,還沒有來的及給你換辦公設備,請您不要見怪,這樣,我一會就讓人過來把這里的東西全換一遍,全換成新的。”看著馮思哲看向房間之的眼神有些迷離,王犇就有些吃不住他的想法,這就連忙補充著說著。

    “不用,不用,我看這樣挺好,這也是一種警視作用嘛,警視我蓮花市還很貧窮,我們更需努力。”馮思哲搖搖頭,表示不用換辦公用品,他需要把這里的一切都保留下來,他要它們時刻的提醒自己他的工作應該是做什么。

    在馮思哲一再的堅持之下,王犇終于不再提給他辦公室換設備的事情。而是按著馮思哲的安排,把最近以來蓮花市經濟發展的相關件都給送了過來。

    件是王犇帶著兩名機關青年一起送進來的,兩大摞高高的件,看著這些件,馮思哲牙一咬心一狠,開始一本本的翻看起來。

    這些件就是近兩年來蓮花市經濟發展的資料,其有農業發展方面的,也有工業,還有企業,當然還是農業居多,這一看就是兩個多小時地,直到馮思哲感覺頭有些疼了,這才放下了件,用雙手按著太陽穴。

    他來蓮花市之前就知道這里很窮,但確沒有想到這里會這么窮,窮的一些地方甚至到現在都沒有通水通電,還在過著點煤油,吃井水甚至是河水的地步。要說這樣的情況是少數的還則罷了,可問題就是大多數區縣都是這樣,這就不得不讓人頭疼了。

    蓮花市,地位廣桂省西北方向,其地域多以山地,丘陵地,石山,臺地和水域居多,而平原地帶確是少之又少,甚至只有十分之一,不然也不會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形像比喻了。<7>〖7〗[8]{8}(小)『說』{網}

    看了這么多的資料,馮思哲感覺到首先擋在自己面前的第一座大山即是道路的問題。

    正所謂要想富,先修路。整個蓮花市道路加起來數千公里,可是水泥路面確是連百分之一都不到,不然的話也不會有從高下到蓮花市那幾公里難走的道路了,僅此一項,就可以看出蓮花市貧窮的基礎了。

    如果硬是要說的話,那蓮花市的窮就是窮到了骨頭根里,而不是窮在表面上了。想一想,整個蓮花市下轄二區九縣,可是九縣竟然全是全國百貧縣,這就足以說明了蓮花市的貧窮程度了。

    起身站在了辦公室的窗前,看著市政府大樓門前那一條并不寬闊的道路上來往的人群,馮思哲給自己打著氣,他一定要想辦法改變蓮花市的情況,這一次他一定要用自己的能力和自己的關系,努力去改變一區一域,他一定要這里做出更多的實事來。

    在離馮思哲并不遠的房間之內,市政府秘書長王犇正在給夏想書記打電話。“夏書記,馮市長沒有要求換去辦公室內那些陳舊的設備,反而是要來了蓮花市近兩年有關經濟方面的所有資料,就我觀察,己經足足兩個多小時他一個人憋在房間之沒有出來了。”

    “嗯,很好。這充分說明了思哲同志是一個要干實事的好干部嘛,好,以后牛秘書長你就長盯著點他,記住,最好不要讓無關的人去煩他,同時你也要為他的工作大開綠燈,全力的配合他,你明白嘛?”

    “是的,是的,夏書記請放心,我知道要怎么做了。”王犇連忙這就放下了電話,然后裝做是出去找人,又在走廊之看了一眼馮思哲的辦公室房門,發現那里還是緊閉著,這就點了點頭。

    馮思哲根本就沒有想過是不是有人會注意他,甚至他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有人在觀察著他,做為這么年輕的自己,突然間來到了蓮花市,且又有了夏想書記的那一番肯定之語,要說別人不注意他那都是不可能的。再說了,從重生以來,他被人注意的時候多了去了,他何時又怕過呢,只要他是真心做事的也就不怕別人注意了。

    在馮思哲還在想著要怎么樣做自己來到蓮花市的第一件事情之后,秘書陳光明走了進來。“老板,剛才蓮花市軍分區司令員郭平川給您打來了電話,說是要請您吃飯,我以你在工作為由,先掛了。”

    “嗯?郭司令員要請吃飯?那你怎么可以掛掉他的電話嘛,快,給你回拔過去。”一聽是郭平川打來了電話,還被陳光明給掛斷了,馮思哲的臉上就露出了不悅的神色,怎么說人家也是市委的領導,與自己是同級,怎么可以說掛就掛人家的電話嘛。

    陳光明一看自己捅了婁子,連忙這就答應了一聲快一點去彌補,這樣很快電話就被在度的接通,然后馮思哲就與郭平川司令員聊上了天。

    “郭司令,是我的秘書不懂事,掛了您的電話,我剛才己經說他了,以后在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電話一通,馮思哲就先向郭平川賠禮道歉,表示自己的態度。

    “哎,思哲,你這是何必呢,我們都那么熟了,何必為這一點小事而說下面的人呢,呵呵,我就是想問問你,今天晚上有沒有時間,我想請你吃頓飯。”郭平川呵呵笑著,就像是根本沒有把剛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一般的說著。

    說起來郭平川與馮思哲的確是很熟悉的,那還來緣于在廣桂省的時候,總政主任趙明遠上將來到了這里,當他聽說馮思哲有可能會去蓮花市任職的時候就讓隨行的北方軍區副司令員畢偉揚找來了郭平川,而這位郭平川正好是畢偉揚的嫡系,這樣,在當時的廣桂省軍區大院雙方就見了面,并在畢偉揚副司令員的引見之下,兩人成為了很好的朋友。這一次馮思哲來到了蓮花市,還是向以往初到一地一樣,毫不費力的就找到了自己的第一個盟友。

    “呵呵,郭司令員客氣了,如果說是別人請吃飽,那有沒有時間不好說,可是你要叫我,我是一定會去的,正好我也有事要和郭司令員商量呢。”馮思哲看著郭平川有意的和自己攔近關系,他也是絲毫沒有要客氣的意思,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哦,你還有事情找我,呵呵,好呀,你說的事情只要我能辦的,我定當全力去做的,呵呵。”郭平川笑呵呵的也不問馮思哲是什么事情找自己,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掛上了郭平川的電話之后,馮思哲就吩咐陳光明去找一張蓮花市的公路地圖,他有用處。此刻他己經開始為自己的第一件要辦的事情做準備工作了。

    不一會,一張蓮花市公路地圖就被拿了過來,看著這張地圖,馮思哲了解到整個蓮花市公路總里程1669。62公里,其縣道229。54公里,鄉道1432。58公里,專用公路7。5公里。那七點五公里便是從高出口處進入蓮花市區那一段未修之路了。

    看著這么長的一路段要修,馮思哲粗算了一下,如果全部修成水泥路的話,那需要的資金可就大了去了,這對于蓮花市來說也是不現實的。為此,這就需要階斷性的修路,比如先修國道,先把從蓮花至廣桂省城的路斷修好,這樣的公路一公里約合成本三十萬,然后就是修縣道,這樣的路段寬度可以在八米左右便可,這樣的路面一公里約合成本二十萬,最后還是鄉道,這樣的道路可以修成路面平整的石子路,那這樣的路段大約一公里也就合三萬左右,這樣的話,資金缺口就不是很大了。大約初期一個億也就差不多了,當然這錢是越多越好,有些路段還要涉及到橋梁,甚至是開山,這就需要更多的成本了。

    給道路修補估計出了一個大約的數字之后,這時天也要黑了下來,看看時間到了與郭平川司令員約好的時間,馮思哲就叫上了陳光明,前往著之前說好的蓮花大酒店而去。

    蓮花大酒店是蓮花市境內唯一一家可憑星的酒店,也是機關單位招待客人唯一拿的出手的酒店,在這里郭平川早就定好了房間,也換上了便裝在這里等著馮思哲呢。

    在一間還算是雅致的房間之內,馮思哲與郭平川見了面,兩人是舉杯交換,氣氛熱烈。

    “思哲呀,怎么樣?初來到蓮花市是什么樣的感受呀?”看著對面喝了半斤的馮思哲此刻仍是一臉的正態,郭平川在心感嘆了一下對方酒量好之后,這就笑著關心而問。

    “實話實說,蓮花市真是太窮了,你不知道呀,我今天去我的辦公室了,一進屋,我那房間的擺設都是很陳舊的,哎,想以前就是當縣長的時候,我的辦公室設備也要比這里的好呀。”馮思哲打了一個比方,開了一個玩笑,說起了蓮花市太窮的事情。

    “呵呵,沒錯,蓮花市這里的確是很窮的,我就是剛被調到這里來的時候,也被這里的貧窮給嚇住了。不過即然組織上這樣分配了,我們也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不是嘛,再者,越是貧窮,對你而言施展空間也就是越大呀,呵呵,這也是你們年輕人的機會嘛。”郭平川似乎是習慣了這里的貧窮,并不以辦公設備陳舊而為意,而是把這里貧窮的好處給講了出來。

    感謝1246303228投給鬼才的一塊金牌,浪子拜謝!!!

    ()( 重生之青云直上 http://www.lunodk.live/1_1350/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