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重生之青云直上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要想富先修路
    感謝小明168投給鬼才的一塊金牌,浪子拜謝!!!

    看著站在面前的周星星,馮思哲揮了揮手,“周秘書,你去到你的工作崗位上吧。”

    以往,馮思哲都是叫周星星為小周的,如此忽然的直呼其名和位,這便是一種態度了。

    不管此刻周星星心是怎么想的了,目前馮思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大湖縣的發展問題。

    人都說,要想富,先修路。大湖縣到市里的路還算對付,那畢竟是省道,可是從縣里到下面鄉鎮的路實在爛的可以,平時小底盤的車根本就走不了,大噸位的車同樣也走不了,唯一能走的也是型客車在那勉強稱的算是道的路上顫悠悠的如龜在行。

    在這種情況之下自然會極大的影響年底豐收的大湖縣農業,到時候有好的東西運不出去豈不是要壞事?

    為此,馮思哲就這個問題專門的去了一趟市里,找了市委書記蔡興民和市長常寧要政策。

    因為以前蔡書記對秘書王勇說過馮思哲來找可以特例召見,這他才明正言順的見了市委書記。不然的話以一個副縣長想見市委書記怕不知道要多難呢。甚至就是一縣之長或是一縣之縣委書記想見市委書記那也是要提前預約,看領導得不得空的。

    蔡書記還算是支持,也許是有礙馮思哲身后的背景吧,他知道這個馮縣長可是不簡單,在省委里組織部長關昌孝就對其不錯,甚至還聽說常委副省長鄧萬方同志也和他有些來往,這樣的一個人,蔡書記是不會想去得罪的。為此面對著馮思哲打報告要錢修路一事,他是大筆一揮,準了。

    馮思哲拿著蔡書記的簽名來到了市長常寧這里。

    相對于到常寧這,馮思哲是自然是許多。在由池強通報進入之后,他進了常市長的辦公室是,把手的報告向上一遞就道,“市長大人,我這次是要錢來了,您看能幫我們大湖縣多少吧。”

    看著馮思哲那如到家一般自然的表情,常寧呵呵笑笑。

    一個稱職的領導那就要多面性,見什么人說什么話,什么樣的態度。這其也分對上級是什么態度,上級的人又分不同等級會有什么樣的態度。下級是什么態度,下級不同的人又會有什么樣不同的態度云云。就像是拿馮思哲來說,不能單純的看成是自己的下級,要把他當成朋友看待,如此一來馮思哲的這份自然看在他眼不旦不會讓他生氣,還會讓他有絲的高興,人家沒有拿自己當外人,這也是一種雙方關系親密的表現了。

    “那有茶,你自己倒。”說完了這句話,常寧就拿著馮思哲的那份申請修路資金報告看了起來。

    約有三五分鐘的樣子,馮思哲剛好喝完了杯茶,常寧就把那報告放下,然后用著沖滿玩味的口氣看向馮思哲說,“你行呀,先跑到蔡書記那里,讓他簽了字,如此你就有尚方寶劍了,這樣一來你就可以拿著這份報告壓我是不是?”

    “哪敢,哪怕。我只是怕市長壓力太大,這才先找了蔡書記,這樣不就等于給你分擔了一些壓力嘛,這可是好事情呀。你看看你,怎么會這樣的想我呢。”馮思哲搖了搖頭,一幅打死也不承認的樣子。

    “哼!”常寧搖搖頭看著馮思哲有些無賴的嘴臉苦笑了一下,“我說思哲呀,按說即然蔡書記都打了批條了,那我這個市長是一定會同意的。。。。。。”

    “怎么了?市長想耍賴?”聽著常寧把這話一說,馮思哲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的口氣。

    “不是,不是,怎么會。我是當然同意你的這個要求了。況且我也是說話算數的人,你看自從上次答應了鵬飛公司的白總,我不是讓人去修了從永陽到大湖縣的路嗎?”常寧一看馮思哲似乎是屈解了自己話的意思,這便連忙的解釋了一句。“哎,你是不知道呀,市里的財政也不寬裕,而且最重要的是市財政局別看是在市政府管轄的范圍之內,實際上那里我說了確不算,那里的領導一直是聽副書記仇富貴他們的,這個條子我就算是批了,怕你也拿不出錢來呀。”

    常寧搖了搖頭,市里的有些情況他不愿意講,這一講出來好像是就是自己無能一般,可有些事情確又不得不講,不講的話,難免會讓馮思哲以為自己這是不想出力,這不得己,他只好把一些實際情況講出來了。

    “原來是這樣。”聽到常寧這樣一說,馮思哲也是很痛苦的搖了搖頭。

    地方政府最強大最要緊的部門說起來一般都是兩點,一是人二是錢。人事問題和財政問題永遠是領導要抓的主要項目。比如說正常情況下書記管人事,市長管財政,這是分工好的,可有時候這種分工都變成了表面化,實際上確并不是這樣道理。比如說大湖縣吧,人事問題未見得就是縣委書記孫世存說了算,而財政問題更不是縣長方賢智說了算。看來這個問題還是很普遍的,大湖縣是如此,在永陽市同樣是這個道理。常寧做為市長,市政府方面的一把手,竟然不能把住財政關,只此一條就說明了他這個市長還是沒有完全的進入工作狀態呀。

    “那怎么辦?”馮思哲反問了一句,以堂堂市長都使喚不動市財政局,那以他這一個小小的副縣長更不用說能從那里拿出錢來了。馮思哲現在的工作重心可還是在大湖縣里,要說讓他在市里來一個場風雨那他現在可是做不到的。

    “能怎么辦,政策上支持,財力上還是要自己想辦法唄。”常寧雙手一攤,做出了他也無能為力的樣子來。

    常寧這樣做也不是說他不想幫馮思哲的忙,實在他真是有心余而力不足。這些都看在和聽在馮思哲的耳和眼,想了一想給政策也是一件好事情,于是他就開口說道:“常市長,你要是這樣說那我可要提政策了。”

    “嗯,提吧提吧,我聽著呢。”常寧點了點頭,他想看看馮思哲接下來會要求一些什么。

    馮思哲呵呵一笑,即然市財政拿不出修路這筆錢來,那我想我要求市委給我們大湖縣免除農業稅這應該不算是過份吧。當然了,也就是三年,三年即可,這樣我就可以以此讓百姓們來修路,這樣用修路的工錢來頂農業稅,這路也就可以修成了。”

    常寧倒是沒有想到馮思哲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來,說實話,大湖縣的財政收入一半來源于國家的救濟款補貼,一部分來自他們縣里的農業稅。基本上大湖縣是從沒有向市里交過一分錢的,反而他們不向市里要錢他們就要燒高香了。

    為此,是不是免三年的農業稅其實和市城并沒有多大的關系,相反確是和大湖縣有著切實相關的利益。想著反正市里也要不到縣里的錢,不過就是三年而己,答應他又如何,這他便點了點頭,“嗯,免除三年農業稅的錢讓你們拿此來修路也是一個辦法,只是這事你想過嗎?在你們縣里能不能通過,要知道這件事情和市里并沒有多少利益關系,縣里才是這件事情的即得利益者呀。”

    常寧說的沒錯,馮思哲當然也知道這件事情最后的癥結還在縣里,只是他必須要市里一個態度,只要有了市里這個態度,他才好回去說事。

    “嗯,我知道,縣里方面我只需要他們在這件事情上認證真假時您說句話就行,其它的我來辦。”馮思哲很鄭重的點了點頭。

    “好,如果是你們縣里給我打來了電話詢問這件事情,我自然是如實說的。”常寧心想即然馮思哲這樣說了,怕他一定是心早就有數了吧。如此這件事情交給他去做就好了。情況是的確市里沒有錢拔給大湖縣修路,如果他們能自籌資金,這當然是好事情了。

    得到了常寧確實的答復之后,馮思哲就離開市委,先是去了一趟市財政局,果然他們說沒有錢,于是便驅車回到了縣里。

    一回到縣里,馮思哲就上了三樓直奔著孫世存的辦公室而來。剛剛回市里就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孫世存當然知道這是人家有事要說,這便客客氣氣的把人請進來。

    “呵呵,馮縣長辛苦了,怎么樣,這一回去市里要來錢沒有?”對于要修繕縣里各鄉道路的事情,孫世存之前就接到匯報了,他也是希望這件事情可以促成的,如此一來也是他在縣委書記任上的一大功績。為此對于馮思哲去市里要錢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甚至還是支持的,畢竟錢要來了就可以干成大事,要不來他也不損失些什么。

    馮思哲知道做為縣委書記的心理他對自己此次永陽市之行還是很關注的,長嘆了一口氣后他緩緩的說道,“哎,別提了,市里根本就有錢。”

    ()( 重生之青云直上 http://www.lunodk.live/1_1350/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