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二百七十五章:叱咤風云
    到了下午快下班的的時候,華子建才算檢查萬工作,回到了辦公室,看看下班還有一會,休息了一陣子,華子建拿起桌上放著的這一期的內參看起來。<來書書說網www.laishushu.com/>

    今天華子建無意間這么一看,“嗯……”華子建翻到一篇文章,眼睛頓時一亮。

    這篇文章題目叫做《綠色循環經濟之我見》,這讓華子建心中一動,最近華子建一直在考慮上次到紅旗縣考察的一些問題,要是紅旗縣建立一個綠色工業園區,好似不是能幫助他們縣上扭轉目前的落后局面呢,所以一看到這個題目,心中自然就感興趣。

    于是華子建認真地看了起來。這篇文章文字雖然樸實,但是很嚴謹,而且論證材料也很豐富,整片文章倒也給華子建提供了幾點不錯的思路。

    “嗯,這篇文章倒也不錯。”華子建點頭道,拿出了筆來,在好幾個地方都寫下了批注,準備找時間吧這篇文章介紹給紅旗縣的領導看看,把自己的想法也讓他們參考下,讓他們也能找到一種新思路。

    華子建正在凝神思考著,門就“咣咣咣”的響了起來,還沒等華子建說“請進”二字,駱春梅就笑吟吟地走了進來說道:“華市長,我可是等你了一天啊,這會應該沒什么事情了吧。”

    說話的時候,她還伸手拂著頭,一副風情款款的樣子。

    華子建微微一笑,沒有接她的茬,道:“駱記者請坐。”

    駱春梅在華子建對面坐下來,一雙秒目在韓東的臉上掃了幾眼,隨即道:“看來華市長好像不歡迎我啊。”

    華子建淡淡的說道:“怎么會呢,駱記者到柳林市來,是對我市的支持,我們當然表示歡迎。”

    駱春梅撇了撇嘴道:“可是我想給華市長單獨做個專訪,華市長都不給面子。”

    華子建皺了下眉頭,說道:“主要是我也沒有什么可以采訪的,而柳林市值得宣傳的人和事很多,要不我安排人給駱記者當向導怎么樣?”

    “算了。<來書書說網www.laishushu.com/>

    見華子建笑而不語,她眼中波光一閃,隨即道:“華市長,今天我到柳林市的鋼鐵廠采訪了一下,發現了很多不好的現象呢。”

    聽了駱春梅的話,華子建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這女人原來是來找茬的,一個地方就算是發展得再好,問題總是存在的。

    華子建自然也能夠認識到這一點,而且正是因為問題的存在,所以才需要大家努力工作,把各方面展好,當然,華子建也不怕問題暴漏,更不會刻意去遮掩什么問題,可是這個駱春梅,明顯就是不帶善意地過來找茬。

    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要給自己作專題采訪,可是她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竟然拿她查到的問題來要挾自己,那華子建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更難給她面子了。

    “是嗎,在一個地方的發展過程之中,有這樣那樣的問題,那也是免不了的,不知道駱記者現了什么具體問題呢?”雖然華子建對駱春梅的行為非常反感,但是華子建也還是要了解一下到底有什么問題,至少可以整改一番。

    駱春梅見華子建認真的樣子,忽然心中有些虛,其實她去鋼鐵廠走一趟,并沒有現什么特別的問題,就算真的存在問題,那也是普遍的現象。

    比如說勞保福利啊,污染排放啊,就算你做得再好,也肯定有些人不滿意。她原本也是無所事事,又加上被華子建拒絕了心癢難耐,便隨意去鋼鐵廠走動一下,因為前些天,鋼鐵廠曾今鬧了那么大的一場事情,她也是多少知道一點,她就順便了解了一點東西,畢竟當記者的,走到哪里都會關注敏感的事情,于是便順便采訪了一下。

    下午來見華子建,她其實也是對華子建不死心,想要再來試試。誰知道華子建還是那副樣子,她心中有氣,便忽然想到上午了解到的情況,順口說出來。

    “這家伙怎么一點都不擔心呢,真是油鹽不進,他還只是市長吧,就這么拽?”駱春梅也對華子建了解了一些,知道華子建的大致狀況,也知道華子建和其他幾個柳林市主管領導的矛盾,覺得華子建肯定不想柳林市出現什么負面新聞。

    誰知道聽了她的話,華子建的態度反而變得更為冷淡了。盡管華子建的臉上充滿微笑,但是駱春梅還是很敏感地感覺到華子建眼中透露出來的那種疏遠的態度。這讓她心中越地不滿,原本在男人面前,她還是挺有自信、隨意和自以為風流的。

    華子建的態度深深地刺激了她心中的自尊。

    她就開始說了:“華市長,根據我的觀察和了解,柳林市鋼鐵廠存在的問題還是很嚴重的,主要有以下幾點,一是重復投資嚴重,導致資源浪費;二是環境破壞嚴重,以犧牲自然環境為代價展經濟,這是一條殺雞取卵的展之道,是不可取的道路;三是領導存在工作方式粗暴的問題,群眾存在很大的意見,當然這也不排除里面還存在很多其他的問題。”

    駱春梅不愧是當記者的,一下子就羅列了三條,聽起來好像還真的很嚴重一樣。

    “看來駱記者對我們柳林市的展還是挺關心的,這樣吧,我把鋼鐵廠的廠長朱鵬宇同志叫來,具體的情況你和朱鵬宇溝通一下,也好讓我們盡快地解決實際問題。”華子建不想跟這女人糾纏太多,因此準備將她交給朱鵬宇去對付。

    如果她真的是有誠意幫助柳林市,華子建倒是原因跟她多聊一會,可是她的動機明顯就不純,所以華子建打心底里就排斥。

    駱春梅抿了抿嘴,坐直身體,貌似一副冰清玉潔守身如玉的良家女子一樣,她道:“看來華市長還是沒有引起重視啊。通過的了解和分析,我發現柳林市鋼鐵廠存在的問題,在全省其他地方也或多或少存在,只不過柳林市的情況相對集中一些,典型一些。我的初步想法是,繼續調研幾天,然后做一個系列的報告,也算是為全省各地區的廠礦企業的發展提供一個研究、參考和借鑒的例子吧。”

    華子建頓時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女人竟然想把柳林市鋼鐵廠當成典型來宣傳,心思也太毒辣了吧。雖然華子建相信以朱鵬宇的工作能力,柳林市雖然可能存在或多或少的問題,但是也不至于有多么的嚴重,更何況華子建也時不時地了解過鋼鐵廠的情況,應該不會多么地差勁,/>

    “駱記者說得太過嚴重了吧?”華子建臉上沒有了笑容,淡淡地道:“雖然我也才當市長不到一年,但是我對鋼鐵廠的情況還是比較熟悉的,雖然有問題,但是還不至于嚴重到那個地步。當然,對于駱記者現的問題,我們市政府也都一直在注意整治,很多事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希望駱記者能夠站在客觀的立場上對待這些問題和現象。”

    華子建心中對這駱春梅十分地不爽,盡管她是北江省報的記者,而且還是名記那種,但是她故意找茬,華子建也不能輕易退步。同時華子建也知道,一些記者仗著自己的身份,到了地方以后,就故意找點問題出來,然后通過要挾來達到其目的。

    對于地方政府來說,當然是不想事情曝光,所以大部分都是選擇妥協。可是華子建可不這么想,如果是正常的采訪和報道,自己當然支持,即使有什么問題,華子建也不會可以去掩蓋。可是像今天駱春梅這樣,擺明了就是揪住問題來要挾自己,華子建心中就隱隱約約有了怒氣。

    “華市長,我的立場是很客觀的,作為新聞工作者,我一向秉承的就是客觀公正。”駱春梅淡淡地道,目光毫不示弱地看著華子建。

    華子建笑了笑,沒有再跟她爭辯,道:“好了,謝謝駱記者的好意,你說的問題,我會督促鋼廠進行整治的。我還有事情,就不耽擱駱記者的時間了。”

    “你……”駱春梅想不到華子建的態度這么強硬,直接攆人了,臉一下子變得一片羞紅,這可是她第一次遇到,心中頓時也是氣憤不已:“好吧,我也要去忙,那我不就打擾華市長工作了。”

    說完她便站起來,氣憤地往外走去,高跟鞋在地板上走得噠噠噠直響。她心中氣惱,決定好好地去搜集一些資料,到時候寫出文章來,再給華子建看看,讓他后悔來求自己。

    “我就不信了,還有誰不怕曝光的。”駱春梅氣惱地決定:“惹惱了我,我給你弄一個系列的反面教材,看你這個市長還當得下去不?”

    看到駱春梅氣憤地走出去,秘書小紀在外面疑惑不解,他自然也認識這個女人,現在看來她似乎在華子建的辦公室談得不是很愉快啊。

    華子建撥通了鋼廠朱廠長的電話,道:“朱廠長,剛才北江日報的記者駱春梅到我這里來了一趟,她提到了一些關于鋼廠的問題……”盡管華子建對駱春梅的行為不屑一顧,但是該準備的事情還是要準備好,至少不能太過被動,所以先給朱廠長打個招呼,讓他提前自查一下。

    “這個駱春梅到底想要干什么啊,鋼廠雖然不能說沒有問題,但是我可以保證,肯定沒有她說的那么嚴重。”朱廠長也顯得十分地氣憤:“華市長放心,我心中有數,不會出什么問題的。”

    華子建還是有點擔心的說道:“我對朱廠長的工作當然放心,只是駱春梅提到的問題,確實是鋼鐵廠展存在的頑固問題,即使她不提出來,我們也要下大力氣解決才行。”

    掛了電話,華子建想起流傳的一句話,叫做防火防盜防記者,看來這個駱春梅也是需要防備的對象之一啊。朱廠長接到華子建的電話以后,想了一下,隨即打電話給鋼廠辦公室主任,安排布置了一番。隨后鋼廠辦公室主任便又按照朱廠長的安排,輾轉找到駱春梅的聯系方式,給駱春梅打電話過去,對駱春梅在鋼廠的采訪表示歡迎,并且愿意提供各種協助,同時邀請她晚上吃飯。

    “哼,華子建的反應倒是快的。”

    拒絕了對方的邀請,掛了電話,駱春梅冷哼了一聲:“以為這樣就能夠對付我了嗎?想派人跟著我,哼,我暫時不采訪鋼鐵廠,先去別的地方找找問題再說,偌大一個柳林市,要發現問題還不容易啊。”

    在她看來,這一切都是華子建指使的,為的就是讓自己采訪不到真正的問題,越是這樣她越覺得鋼廠肯定有問題。所以她準備搞迂回戰術,先去別處看看,然后趁鋼廠放松警惕以后再過去偷偷采訪,一定要讓他好看,不然我這個名記豈不是白叫的,駱春梅憤憤地想到。

    對于自己這個名記的頭銜,駱春梅還是很引以自豪的。當然她確實比較有名,不過認識她的很多人卻是稱呼她為“名ji”。

    對于駱春梅這個人,華子建并沒有放太多的心思,在他看來,像駱春梅這樣的女人,最好的辦法便是不去理她,讓她自己去表演,很快她便會失去糾纏的興致,灰溜溜地走了。

    所以,華子建給朱廠長打電話說了此事以后,便沒有再將它放在心上。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