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四章:叱咤風云
    吳書記也是一早就得到了這個消息,他沒有像一般的干部那樣興奮,他以多年的從政經驗,敏銳的感覺到了這次華子建很難全身而退,作為分管的副縣長,是難逃干系的,更何況還有哈縣長和哈縣長背后的人,在虎視眈眈,關注的這件事情。<來書書說網www.laishushu.com/>

    是不是吳書記也應該采取點什么行動呢?不,完全不必要,作為一個資深的宦海中人,他知道什么是變幻莫測,什么時候應該隔岸觀火,什么時候應該以靜制動,現在自己只需要等待,等待著事態的演變,不到火候,自己絕不出手。

    于是,他穩穩的在辦公室看著報子,喝著茶,直到哈縣長的到來。

    當吳書記看到哈縣長進來的那一剎那,吳書記知道,自己的等待沒有浪費,大魚上來了,該收網了。

    吳書記就客氣的找話哈縣長坐下,自己親自給哈縣長泡了杯茶,然后轉身端過自己的茶杯,坐在了哈縣長的對面說:“學軍同志,最近你可是過來的少了,今天我們好好聊聊。”

    哈縣長含蓄的笑了笑說:“最近忙,也怕打擾書記,就來的少了點,以后我會經常過來向書記討教的。”

    吳書記喝了一口水,抬眼看看他,呵呵一笑,說:“什么討教不討教的,今天不是來給我戴高帽子,哄我開心的吧?”

    哈縣長手中茶水太燙,他就放到了茶幾上,說:“沒有給書記戴高帽子,我真的很希望多向書記學學,你就說糧油大庫這件事情,我就一時沒了主意,所以來請教一下書記。”哈縣長和輕易的酒吧話題轉到了今天的主題上。

    吳書記心想,你能沒主意,你那鬼點子多的,不過你有千條計,我還是老主意----等。

    吳書記就笑了說:“大庫這事情啊,我剛聽說,你們政府先拿葛措施吧,要把損失降到最低,糧食都是國家的,粒粒皆辛苦啊。”

    哈縣長這一聽,奶奶的,你老吳就不能說點有用的話嗎?上來就給我來虛的。

    不過哈縣長還是在笑著,他就說:“書記啊,我就想先來和你商量個應對的方案,不然上面追究起來,我們兩人只怕很難脫的了干系,你說呢?”

    “是啊,是應該有個方案,不過我相信你可以處理的很完美。”吳書記還是沒有去接哈縣長的話頭。

    這倒讓哈縣長為難了,他就一時的搞不清楚吳書記到底是個什么意思,但哈縣長沒有太多的時間,他不想和吳書記糾纏在虛話中,他想趕快把事情做個敲定。而吳書記就是要等他急,就是要用一些廢話來迫使哈縣長他先亮出自己的底牌,至于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會給自己帶來什么危害,那都不要緊的,自己會在他亮出以后再相機斟酌處理,或者是和他討價還價。

    哈縣長點起了一根香煙,也給吳書記點上一根,兩人都長長的吸了一口以后,哈縣長下意思的彈了彈手指上并沒有煙灰的香煙,說:“我剛才也仔細的想過了,這件事情上面肯定會過問,我們應該先有個準備,特別是在責任認定的這一方面,應該提前考慮。”

    吳書記看哈縣長說道了主題,這才嗯了一聲說:“那么,哈縣長對責任認定是怎么想的,你看該由誰來承擔這個后果。”

    哈縣長沉默片刻說:“糧食局本來就有主管的縣長。”

    一點都沒有出乎吳書記的預料之中,這哈縣長果真要借助此事讓華子建下臺了,吳書記就進入了沉思中,他默默的抽著煙,華子建和自己無冤無仇,甚至還可以說,有點利用的價值,他幫助自己一來就完成了一次對哈縣長的狙擊,并且在下一步對哈縣長的攻擊中,還是大有用處的,這樣的一個人,自己是要保上一保的。

    吳書記繼續的沉默著,但臉色就陰暗了許多,他的辦公室也一下子安靜下來,氣氛就有了點沉悶,但吳書記的心里就有了點奇怪,這個哈縣長就憑什么敢于到自己這來說這個想法,難道他判斷不出自己對華子建的關系,不對,這一點都不像是老哈的作風,在等等,應該這老哈還有后手。

    政治博弈,其實跟弈棋挺相似的,此刻的吳書記和哈縣長,就像是兩大高手對陣,他們相互揣摩對方心思,相互布局下套,相互拆招兒!高手對壘,往往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兩個人一時都沒說什么話,空氣變得凝固和沉重,吳書記是要用這種氛圍來壓迫哈縣長,來給他施加無聲的壓力,來讓他自己知難而退,自己改變計劃,而哈縣長也要用這樣的氣氛來加重此事的分量,讓吳書記不能等閑視之。

    是啊,以哈縣長的心思縝密,沒有后手,他怎么可能提出這個設想,他心里也知道這吳書記不傻,既然要承擔責任,嚴局長剛好也在吳書記的槍口上,對吳書記來說,這是多好的一次機會,他老吳又怎么可能隨便的放過。

    但哈縣長沒有讓這壓抑的氣氛感染,他很淡定,手上的香煙在緩緩的流動著淡藍色的煙霧,這煙霧和他的心一樣,顯得平靜和篤定。

    所以,在一陣的沉悶后,哈縣長還是抖出了自己的后手:“對了,吳書記,你家吳海闊還在鄉上啊,最近一直沒見。<來書書說網www.laishushu.com/>

    吳書記很奇怪,哈縣長怎么扯到自己兒子了,就隨口說:“他那最近也忙,很少回來。”哈縣長點點頭,開著玩笑說:“農村也辛苦,我就說什么時候給調一下,把他那個副科病幫他治一治,調到正科,回縣上那個局來吧。”

    奧,吳書記到底摸清了哈縣長的后手了,是如此啊,自己兒子是當了幾年的副鄉長了,幾次上會想要動動,都是這哈縣長從中作梗,自己也不好為兒子據理力爭,搞的最近兒子連家都不回,說自己就想著自己升官發財,不管兒子的死活。

    這還罷了,老伴也是每天的唧唧歪歪,說到兒子,就不給自己好臉色,他們那知道自己為難啊,要是別人,自己在常委會上就算是發脾氣也可以強行的定下來,但他是自己兒子啊,自己什么話都不好說,要按自己的心意,就是讓自己把縣委書記的位置讓給海闊做,自己也不會皺下眉頭的。但吳書記的表情紋絲不動,他還要在算算,用華子建來換取自己兒子的提升到底合不合算。

    哈縣長沒有急于的獲得他的表態,只是繼續說:“吳書記,這件事情到底怎么樣處理,最后也未可知,說不上也就是虛驚一場,我們只是做個防備,也許到最后一個天災非人禍也就過去了,誰也不需要承擔什么責任。”

    是啊,這也是吳書記思考中的一個方向,這華子建有秋紫云市長在上面頂著,未必就真會出什么大問題,那么自己不做這次交易,要是萬一華子建沒什么問題,自己是不是很虧,在說,讓哈縣長放開手腳對付華子建,不管是結果如何,只怕都會和華子建成為死敵了,同樣的,也就和秋紫云成為了死敵,這似乎對自己以后的攻擊更為有利。

    這樣想想,吳書記臉上的淡漠就少了許多,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和那一點微妙的變化,很快就被哈縣長捕捉到了。

    于是,哈縣長的嘴角就勾起了一絲若隱若現的笑意,顯而易見的,這條件已經是打動了吳書記。

    良久,吳書記到底還是開口了:“學軍啊,這次事情你就處理吧,本來也是你們政府內務,我會支持你的想法。”哈縣長的笑意就更加的濃郁了,吳書記已經答應了自己的條件,那么剩下來的事情就好辦的多了。

    為了更好的穩住吳書記,不要讓他再有其他想法,哈縣長就再次的提起了吳海闊的事情:“讓海闊回來到煙草專賣局怎么樣?那里剛好正局空缺。”

    吳書記就哈哈的笑著,轉到了其他的話題上去了。

    華子建忙了一個中午,也剛回來,他沒有心思吃飯,他也有很多問題需要思考,現在既然出了這問題,它的后果是什么??

    以自己這些年從政的經驗看,不管這件事最后怎么平息,但一定要有一個替罪羊出來安撫上面領導和下面的民情的情緒,那么這次會是誰來做這個替罪羊,這才是關鍵。自己是主管糧食局的副縣長,這把火會不會燒到自己的身上,這個可能性是有的,因為自己做過秋紫云的秘書,因為哈縣長是華書記的嫡系,這就勢必會讓一個簡單的事情復雜話,

    自己站出來頂罪的可能性不管有多大,都不是個好兆頭,一定要把自己撇的干干凈凈才可以。

    這樣想想,華子建就大有一種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對于中午在現場的時候,哈縣長叫走了嚴局長,華子建也是有點擔憂的,出了這么大的一件事情,為什么哈縣長就不來問問自己呢,剛才自己給他打電話,他也說在忙,這是不是也預示著一種不祥之兆呢?華子建極度沮喪的想了許久,他還是決定再去找找哈縣長為好,現在自己可以選擇的退路已經不多了,他帶上了辦公室的門,就到了哈縣長的辦公室,在外面敲了幾下門,也沒見里面有聲音,推開門,哈縣長并不在里面,倒是隔壁的縣長秦秘書走了進來說:“華縣長,哈縣長出去了,有什么急事的話,我幫你聯系一下。”

    華子建就搖搖頭說:“那算了,一會我在聯系吧。”

    華子建在辦公室里坐臥不寧的,好不容易等到上班,他又給哈縣長去了個電話,但哈書記還是說忙,華子建就不能在等了,他決定找找吳書記,給吳書記先做個匯報,也探探吳書記的口氣。

    他到了縣委,還好,吳書記沒有出去,在這一刻,華子建心里就有了一點安慰,就像是落水的人,撈到了一根稻草,他期盼這吳書記會伸出援助的手,來拉自己一把,吳書記不是在上次就把自己劃入了他的麾下嗎?還給自己交代了一個對哈縣長發起攻擊的指示,那么,他是應該幫幫自己。

    吳書記也算到了華子建會來找自己的,他的臉上,依然流露著往昔的和藹和關切,這更讓華子建感到了親切,多好啊,一個人有幫派,有組織真的很好,在自己最消沉,最低落的時候,這種關切就像春雨,濕潤著華子建的心田。

    華子建壓抑住自己心里的那份感動,低沉的說:“書記,我是來向你檢討的,我工作做的不夠細致,給國家造成了損失。”

    吳書記親切的看著華子建,用醇厚的語調說:“年輕人嗎,誰不犯點錯誤,都有個過程,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了。/>

    額,華子建瓜了,他憷然一驚,自己就是那謙虛的一說,怎么吳書記就真的把錯誤算在了自己頭上,這話的味道有點不正常了。

    華子建沉默了,他要判斷一下吳書記的心態,可是不等他得出結果,吳書記就說了:“一早哈縣長來過,給我把情況也匯報過了,你就不用再內疚了,事情既然已經出了,我們就要勇于面對,這也未必就是一件壞事,對你以后的工作會起到一個警示作用。”

    華子建就心就開始沉了下來,心上的溫度也逐漸的降了下來,他感覺到了一陣的寒意,果然如此,哈縣長要下手了,但為什么吳書記也拋棄了自己,是自己對他不夠忠誠嗎?

    吳書記也是思考了很久,才決定說出這翻話的,他也知道這華子建聰慧機巧,深諦官場的權謀,自己想要來個裝聾作啞,只怕也是騙不過他的,反倒讓他由怨生恨,還不如就給他講明,把這件事情淡化一下,將來他最多我就是說自己判斷不準確罷了,如此的話,不管華子建在這件事情上倒與不倒,對自己都是沒有壞處。

    所以吳書記就繼續的說:“就我看,這也不是人為的什么大事情,昨夜那雨也實在兇猛,天災是主要的,你最多就是個沒有工作經驗的問題,不要看的太重。”

    但是,不得不說,吳書記還是的低估了華子建對事態敏銳的判斷能力,華子建沒有像一般的官場人物那樣韜光養晦,深藏不露,他還是不時的展現出一點自己的能力,但他展現的那一點點能力,和他真真的對官場的洞悉,是不成正比的。

    他用了一種更好的方式,隱藏住了自己的鋒芒,就恰如大隱隱于市一樣。

    也許,在整個柳林市,也唯有秋紫云可以徹底了解華子建的實力,也或許,秋紫云所了解的也不完全是華子建全部的實力吧。華子建就感到了事態的危機,他有點沮喪的問吳書記:“那你看這事情應該怎么處理,我應該怎么做。”

    吳書記很淡然的看看華子建,說:“不要多想,安心工作”。但同時,吳書記卻在心中感嘆,唉,政治這玩意,真的是沒有絲毫的感情和人情的。

    華子建徹底的絕望了,一顆心開始變冷,如墮冰窖,他已經可以看到了以后會發生的情況,華子建也知道,自己的唯一希望,也已經拋棄了自己,自己作為一個副縣長,在縣長的打壓下,在書記的漠視中,想要存活,只怕不大可能了。

    華子建的心里也多了一些蒼涼和悲哀。同時,華子建也對這所謂的政治同盟有了深切的體會,對于吳書記,華子建也加深了更多的認識。他離開了吳書記,腳步漂浮的回到了縣政府,他的情緒很是低落,天氣也繼續的陰沉,似乎一切不詳的事情都會來到。

    華子建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他沮喪著,這時候他意外的接到了安子若的電話,他那低迷不振的情緒很快的就被安子若感受到了,在安子若一再的追問中,華子建猶如發泄般,向她絮絮叨叨的說出了這件事情。

    也說出了自己辛苦工作換來的委屈和失望,電話那頭的安子若默默聽完他的傾訴后,沒有過多的語言,只說了一句話:“等著我。”

    華子建沒有拒絕安子若,他理解安子若現在的心情,她一定是來安慰自己,而她的溫情應該是華子建僅有的一點希望。很長時間以后,華子建還是離開了辦公室,不管怎么說,他依然牽掛著糧油大庫,當他再一次來到這里,看著在雨水中侵泡的糧食,他的心有開始疼了。

    和他一樣心疼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糧食局/>

    “躲躲雨吧,趙科長。”華子建低聲的勸慰著。

    趙科長抬起了無神的雙眼,看了看華子建,默默的跟他到了旁邊一個倉庫的避雨處,兩個人都凝固著一種悲哀。

    雨還在下,華子建的心也還在沉。吃完了晚飯,華子建就接到了安子若的電話,安子若說自己已經到了洋河縣:“子建,我在翔龍酒店,你可以過來嗎?”

    華子建在這個時候,接到安子若的電話,心里是溫暖的,從時間上算,安子若應該是放下電話就往洋河縣趕的吧。

    華子建就連忙的答應著說:“我馬上過去。”

    在華子建說馬上過去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對安子若的矛盾心態,他只是感覺自己需要去看她,需要給她傾述自己的煩惱和感傷。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細雨還是淅淅的下著,華子建沒有要車,打著傘,看著燈光下那神奇的雨絲。

    它是朦朧的,又是清晰的。它給萬物披上一件縹緲的紗衣,它又把萬物洗滌得清新明亮。華子建漫步在雨中,他的心情也好像被雨水清洗了、擦亮了,一種空明的感覺在滋長。

    見到了,見到安子若了,安子若好象更漂亮,歲月無影,人們都說臉是女人的年齡,華子建卻從安子若的臉上看不出一點點歲月變遷的痕跡,她依然嫩滑如雪。

    仿佛安子若就像一片輕柔的云,在華子建的眼前飄動,她清麗秀雅的臉上蕩漾著春天般美麗的笑容,那份溫柔、那份美感、那份嫵媚,很快的,就把華子建帶到了往昔那青春的歲月。

    看著安子若娉婷婉約的風姿,看著安子若嬌艷俏麗的容貌和嫵媚得體的舉止,華子建的眼光開始有了朦朧,假如.......唉,還是假如。

    兩人在短暫的凝視后都露出了纏綿悱惻的微笑。安子若款款說到:“我來了”華子建沒有移動自己的眼神,喃喃的說:“你來了,我就好了。”安子若聽到他這樣突兀的,超過自己想象的,直白的表達,她的心一下子就有了很多的驚喜,她帶著燦爛的微笑說:“如果我的到來,真的可以減輕你的煩惱,我還有什么奢望呢,我很滿足了。”

    華子建已經很多年沒有聽到過這樣語氣的話,他把自己也塵封的太久,太久,就算有過秋紫云,但這樣的表白是絕不會從秋紫云的口中說出,有點感動的華子建說:“謝謝你,謝謝你的到來”。

    安子若搖了一下頭說:“為什么要謝,我需要對你贖罪。”

    華子建不愿意她這樣說,更不愿意她再提起那讓彼此都傷感的往事,他希望把那過去都忘掉,希望自己可以和安子若平等,沒有糾葛,沒有埋怨的重新開始。“子若,不要說這樣的話,誰都不欠誰,誰都不需要誰來補償什么。”

    安子若大幅度的搖搖頭,有點激動的說:“不是的,不是的,子建......。”

    華子建跨步上前,雙手握住了安子若的雙臂,深深的,專注的看著她,華子建的這個動作讓安子若一下子呆住了,她說不出什么話來,只感到渾身乏力。

    安子若真的想一下子撲在華子建的懷里,只需要上前一步,就可以讓自己投入到他的懷抱,然后放聲大哭,把這些年的悔恨和對華子建的牽掛,一下子講述出來。

    但她不能這樣,她是來安慰華子建的,不是來給華子建增加傷感,而且,他從華子建那有力的大手,和堅定的眼光中,也感到了華子建一種從未有過冷峻。華子建握著她的雙臂,凝重的說:“子若,你沒有錯,為什么不可以忘記那些過去......放松自己,也是放松了我,或者,新的未來就會最近你我。”

    安子若眼中的淚水就一滴滴的滾落了下來。

    華子建克制住自己想要擁她入懷的沖動,放開手,退后一步說:“多大了,一天還這樣喜歡哭,你路上還沒吃飯吧?我帶你先吃點東西。”

    安子若搖搖頭,搽干了眼淚說:“沒吃,但我不餓,我們不要出去,就在這,就我和你。”華子建又勸了幾次,但安子若就是不出去,也許,她不想讓別人來分享自己和華子建難得的相聚。再后來,華子建就對他詳細的傾述了很久,他們忘記了所有的不快,忘記了時間,忘記了過去的種種。

    后來安子若也講了很多,除了安慰他以外,也說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她甚至于還說:“我在省城有很多朋友,包括省委和政府,你不用管了,我回去幫你擺平。”

    華子建是不會讓她來插手的:“不,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親手打理的。”安子若就又說:“那就干脆辭職吧,我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你。”/>

    但華子建還是拒絕了,他有自己的理想,也有自己的尊嚴。

    時間已經很晚了,當華子建說自己要離開的時候,安子若沒有放他走,她說自己很想多陪陪華子建,但自己明天一早要趕回去,有個董事會還召開,華子建其實也不想走,他們就一起又聊了很久很久........。

    安子若用美麗,浪漫和溫情一直撫慰著他,在這里,華子建慢慢的恢復了他骨髓中的男兒本色,他不再為白天的煩惱困擾,也沒有了一點的懼怕,來吧,來吧,讓風暴來的更猛烈一點吧。

    黎明的曙光出現在房間的窗欄上的時候,安子若準備離開了,她看到了華子建靠在沙發上睡的正香,安子若輕輕的為他蓋上一條毛毯,深情的看著他,看著這嘴角露出笑容的,英俊的面容,久久凝視。

    后來她還是沒有叫醒他,自己悄悄的走了,走的時候,留戀中的安子若已經是淚流滿面。

    當華子建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是人去樓空,只有一種淡淡的,安子若身上的幽香,在房間飄散,華子建長吸了一口,人也瞬間的精神了。

    男人的本性,又逐漸的蘇醒和彌漫,華子建感覺到了身體里有一種用不完的力氣和智慧,一切對他都顯的微不足道了,他心靈深處就有了藐視一些權威的勇氣。

    到了街上,華子建看到一個小攤,他就坐了過去,吃了點早餐,他來的時間不長,也沒怎么上過電視和報子,城里的人很少有認識他的。

    最近縣上還好,沒什么大的活動,也沒有評選什么文化小城,文明之星什么的,所以街邊的攤販們又象游擊隊一樣,沖破城管的封鎖,出現在了大街小巷。

    華子建對這種情景是有點悲哀的,看似好玩的貓捉老鼠游戲,其實包含了小販們多少的憂傷。

    當華子建走進政府的時候,很多干部的眼中都充滿了同情的在看著他,就像是在看一支生命垂危的老馬,這樣的眼神讓他更加的消沉了。

    而對華子建不利的傳聞就更多了,仲菲依也來到了他的辦公室,給他說了一些外間的傳聞,也真心的安慰他了一會,但也只能是安慰,后面會發生什么,誰又說的上來呢。華子建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中,他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如此之多的不利傳聞,看來確實還會有更大的威脅在等著自己,會不會因為這次事件,引爆一次更大的危機呢,希望不要把秋紫云也牽扯進來,往往,一個小的事件在官場上,都會帶來大的后果。

    昨天晚上華子建在安子若那的豪情壯志,以為各種傳言的打擊,開始消失殆盡了,一場風暴馬上就會圍繞住他席卷開來,而華子建,他是沒有什么辦法來阻止的,他甚至都不敢讓秋紫云知道這件事情,他不能去求救,不能因為自己的差錯影響到秋紫云,他只能默默的,郁悶的等待那最后的時刻到來。

    而當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以后,當一張大網已經撒開,哈縣長的眼光也變得篤定和決然了,他拿起電話,通知了縣政府辦公室,讓他們通知政府所有縣長,還有相關的部,局主要領導,召開縣政府緊急會議。華子建也毫無例外的接到了通知,在秘書小張前來告訴他時間已經到了的時候,華子建關上辦公室門,來到了會議室。

    會議室里三三兩兩的有人在小聲的談論著什么,每一個人看著華子建的眼神都有了點遺憾,就像是在看著一顆流星劃破蒼穹,很快就要消失一般,有點惋惜,有點傷感。

    華子建默默無言的走到了自己常坐的位置,他的頭一直在低著,因為他不愿意看到那過多的同情和憐憫的目光,因為他是一個男人,他有自己的堅強.凝重,嚴肅,不帶一絲笑意的哈縣長在最后一刻到來了,他的步履很堅定,他的表情很冷峻,他沒有去看在座的任何一個人,連眼光都顯得很漠然,他坐到了他的位置,緩慢的的打開了自己的包,取出文件,筆記本,鋼筆,習慣性的摘下自己的手表,放置在桌子的頂頭。

    做完了這一些,黃縣長才凜冽的掃了一眼會場上的人們。

    今天的這種氣氛,很多人都感覺到了壓抑,大家也知道今天是為什么開會,開會的目標會是誰,因為傳言往往是事實的前兆。

    哈縣長就清了下喉嚨,做出了一個準備說話的姿態,下面的各位都很熟悉他,趕忙屏住了呼吸,聽他說道:“同志們啊,今天的會議的召開,大家也可能猜出是為了什么,不錯,就是糧油大庫的問題,我們今天就是要深刻檢查,翻醒自己,找出問題的根源,杜絕以后類似問題的再次發生,那么,下面誰先來談談啊?”

    會議室里空氣是凝固的,沒有誰愿意先來發言,先來得罪一個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暗暗游離閃爍,雖然心態各異,立場不同,這時候卻都不約而同地有了一種兔死狐悲的傷感,在政壇上一個人莫名其妙的中箭,倒地,消失,竟然是如此難以預料。

    沉默了一會,當哈縣長再次的把目光環繞了一周以后,副縣長仲菲依打破了沉寂,她說話了:“我來看看自己的看法吧。”

    哈縣長眉頭皺了一下,他不希望仲菲依第一個講話,因為仲菲依不是他提前打過招呼的人,他怕仲菲依的話題沖淡了自己的主題,這樣的會議哈縣長開的太多了,而第一個發言,又往往可以引導人們的思路,打過招呼的就那幾個人,大部分人還是摸不清自己的想法,這樣就可能造成一些錯覺和偏差。

    果然,仲菲依說:“這件事情令人很沉痛,這個教訓也是很深刻的,也說明了我們在抵御大自然方面的措施不夠完善,天災是不可避免的,但損失越小越好。”

    毫無疑問的,仲菲依很巧妙就酒吧此次事件定性為一次天災了,這也是最好的一種推脫責任的方法,也是官場慣用的,也是在座的其他人便于跟風的一種說辭。

    這就讓哈縣長眉頭皺的更緊了,他不得不抬起頭,看了看雷漢明副縣長,這是一個他提前通過氣的人,哈縣長希望他趕快的站出來,把仲菲依這個論調扭轉。

    應該說還有一個人也是通過氣的,那就是糧食局的嚴鴻金局長,但哈縣長明顯的感覺在這個時候嚴局長不足以扭轉仲菲依的論調,所以哈縣長的眼光就沒有投向嚴局長。雷副縣長看到了哈縣長的目光,他不需要什么暗示,他和哈縣長一樣,對這種會議的微妙程度很能心領神會。

    雷副縣長就咳嗽了一聲,在其他人沒有來得及跟風的情況下說話了:“我也說兩句吧,對仲縣長的看法,我很贊同,天災不可避免啊。”

    他稍微的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大家,就繼續說:“但是,同志們啊,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的主管領導多用點心,那是不是就可以降低,甚至是控制這一損失呢,當然了,作為華子建同志,他來的時間短,他沒有基層的工作經驗,這一點也是客觀純在的,雖然他應該負主要責任,但也還是請大家對他多點理解。”

    會議的風向就很快的轉變了,雷副縣長是哈縣長的鐵桿,這誰都知道,他今天的這番話應該就是哈縣長真實的想法了,這讓剛才幾個準備跟風仲菲依發言的人,暗叫一聲僥幸。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