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五百七十一章:叱咤風云
    華子建也知道,這種毛尖,因白毫顯著,產于中原地帶,故又稱“豫毛峰”。/>

    所謂的“豫毛峰”就是在生產優質中州毛尖的基礎之上,挑選采于原產地核心產區、原生態高山茶場、用最完整的細嫩芽葉在第一時間再加工,這采茶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不采老,不采小”,充分吸收天地之精華,以最全面的營養物質和最高標準的口感,回報愛茶人的關愛與呵護,它的湯色嫩綠、黃綠、明亮,香氣高爽、清香,滋味鮮濃、醇香、回甘。芽葉著生部位為互生,嫩莖圓形、葉緣有細小鋸齒,葉片肥厚綠亮,真毛尖無論陳茶,新茶,湯色俱偏黃綠,且口感因新陳而異,但都是清爽的口感。

    華子建在環顧了一下蕭副部長的這個正屋,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這里的裝潢獨具一格,竟然還有縈繞著香爐的紫煙八仙桌、藤椅、佛龕、蓑衣和青翠的竹子營造出了一個古香古色的味道,房間里幾乎都是中式古老家具,那古式宮燈精美絕倫,增添了不少雅趣,彰顯了中國文化中貴氣、尊貴。

    精美的木雕裝飾成為吊頂上間歇出現的部分,竹簾、槅扇在隔斷作用上發生了多種變化,真是絕美而富有中國味的一個老房子,華子建想,到這樣一個安靜自在的地方,慢慢品味香茗、回顧人生,真是一個讓人忘記現實煩惱的地方啊!

    蕭副部長看著華子建,想起了當初自己第一次見華子建的那個場景,那時候的華子建還是很驕傲的,他的語言犀利,尖刻而霸氣,現在的華子建已經大不相同了,雖然看得出,他骨子里的那種氣勢任然存在,但挫折和磨礪已經讓他內斂了許多,他整個人也平和了,也低調了。

    蕭副部長對樂世祥說:“世祥同志,你這個女婿最近怎么樣,還在那個什么。。。。。什么市里待著的嗎?”

    樂世祥就笑著說:“蕭老,要不讓他給你匯報一下這段時間的工作?”

    蕭副部長連連的擺手說:“不用,不用,今天人家是客人,讓人家年輕人輕松一點,不要搞的跟辦公室一樣,那就沒意思了。”

    樂世祥也哈哈的大笑說:“也是,老領導說的一點沒錯,今天就不談公事。”

    蕭副部長看著樂世祥說:“打住,打住,不要叫我領導了,可不要讓年輕人笑話了,你世祥同志下一步就是當部長的人了,少給我裝。”

    “呵呵,誰知道呢,就算是當部長了,你還是我的老領導啊。”樂世祥笑呵呵的應答了一句。

    蕭副部長不以為然的說:“這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上月開會的時候你沒聽總理是怎么說的,說你樂世祥有魄力,有見解,有擔當,讓你再接再厲,勇挑重擔呢,這話已經很明顯了,你還裝什么。”

    樂世祥就笑著說:“看看,剛才還說我們不談公事的,看來啊,我們這些人不談公事真的還不習慣呢。/>

    蕭副部長也大笑,說:“就是,就是,這才放了幾天假,感覺混身的不自在了,生命在于運動,換成我們來說,生命就在于工作,來來來,喝茶,喝茶。”

    華子建對樂世祥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剛才從兩位老頭的對話中,華子建已經暗自感覺到了樂世祥的謙遜,但在他謙遜的背后,卻又有一種充滿的自信和志在必得的篤定,看來樂世祥真的很快會被提升了。

    華子建一想到這里,心中也輕松了起來,過去一直存在的那個負疚感,雖然在前幾天被樂世祥開導之后,已經消失了不少,但今天一聽樂世祥還能再一次提升起來,華子建就完全的沒有了一點點的慚愧了,不錯,樂書記已經為自己展示了一種新的面貌,而自己呢,也一定會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個消息應該是新年里最為吉祥的一個預兆吧。

    華子建端起了茶水,一口飲盡,他感到很振奮,一下子就全身充滿了力量。

    這個時候,卻見剛出去一會的蕭副部長的那個秘書走了進來,對大家笑笑,就徑直的走到了蕭副部長的面前,說:“部長,剛接到電話,黃副部長說要過來看你。”

    蕭副部長愣了一下,說:“奧,什么時候過來?”

    秘書回答:“說馬上就出發,應該半個小時就能到這里。”

    蕭副部長點頭說:“好吧,知道了。”

    秘書就離開了這里,樂世祥說:“怎么?你們黃副部長要來看你?那我們要不就先回避一下,改天在來拜訪你?”

    蕭副部長搖下頭說:“這倒不用,你們坐你們的,老黃你又不是不認識,不就是添雙筷子的事情嗎。”

    樂世祥當然認識中組部的黃副部長了,他們雖然是私交不多,但經常開會照面的,剛才也就是客氣一下,實際上他并沒有太多的顧忌,到了他們這個級別,中組部對他們已經沒有太多的約束了,這里不是省上,也不是市里,縣上。

    在中央,中組部的部長并不是政治局的常委,這從級別上和樂世祥等人就沒有太大的差異,但相對于下面省,市兩級,中組部就比樂世祥等起其他的一些部更具權威了,因為他們掌握著下面那些人的帽子。

    而黃副部長一直都是中組部主持工作的第一副部長,這第一副部長和副部長又是有一定的差別,就華子建所聽說的,此人作風強硬,根基牢固,在這片神州大地具有很深的背景,今天卻要一睹真顏,華子建還是忍不住有點緊張起來。

    因為中組部的黃副部長要來,看這個時間也快到吃飯了,所以蕭副部長就到了外面廂房,可能去安排一下,這是必要的,本來今天招待樂世祥的,但這一下要來一個不速之客,從配菜,到酒水,他們兩人愛好都大不相同,這就需要在一會的家宴中做出適當的調整了。

    等蕭副部長進來之后,樂世祥奇怪的問:“對了蕭老啊,嫂子和你女兒呢?”

    蕭副部長搖著頭:“在別說了,這娘母兩個,還沒放假就到海南去了,剩下我一個人看家,你說這什么世道啊。/>

    “哈哈哈”樂世祥笑著說:“誰讓你去不了呢,你這是嫉妒吧?”

    “是啊,真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但話說回來了,真的讓放下工作去休息,只怕更不習慣。”

    這里說著話,一會就聽到了大門口有了響動,蕭副部長站起來說:“你們坐,我去迎接一下,八成是老黃到了。”

    樂世祥和華子建當然不能真的就坐在房間里,兩人也站起來,陪著蕭副部長一起到了外面,果然就看到了黃副部長披著一件黑色大衣,帶著幾個人走了進來,遠遠的就見他說:“老蕭啊,我今天可是來蹭酒喝的,早就聽說你這有一瓶幾十年的茅臺,今天干掉他。”

    這一打眼,他又看到樂世祥,就說:“哎呀,樂部長也在,很好,很好,今天這酒就有喝頭了。”

    蕭副部長和樂世祥一起招呼著,幾個老頭都寒暄幾句。

    華子建在如此近距離的看著這個讓全天下官員都無線神往而敬仰的中組部第一副部長,就見黃副部長一張國字臉膛,黑紅發亮,濃眉大眼,特別是雙眼皮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象鑲嵌在里面的黑色珍珠,耀眼璀璨,鼻子較大,厚厚嘴唇,讓華子建感覺很搶眼的就是黃副部長的眉毛,他的眉毛很長很密,有數根能有四五厘米長,象竄出茂密森林的枝條,隨著他爽朗的笑聲在顫動。

    當他走近了華子建的時候,華子建陡然的就感覺到了一種壓力了,這是一個身居顯赫官位的人與生具有的氣場,他不用說話,不用看你,但依然可以讓你緊張而窒息。

    華子建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感覺,他在心中暗嘆一聲,這樣的人才是真的霸氣。

    黃副部長更近了一點,他在快走到華子建的面前的時候停住了腳,很是詫異的看看華子建,因為他熟悉蕭副部長家里和身邊的人,華子建肯定不是他們其中的,他也看出了華子建并不是樂世祥的秘書,因為在這樣的場合,秘書是不會站在這個角度的,他們往往會在側面,在一個,這個年輕人臉上的笑容也和秘書是有區別的,他有點緊張,但卻充滿了自信。

    黃副部長站住了腳,看看華子建,又轉頭問身邊的蕭副部長:“這是誰家的小同志啊。”

    華子建在問好的同時,蕭副部長就說:“黃部長,這是樂部長的女婿。”

    “奧,奧,不錯,人很精神,對了,以后多和我這犬子交流交流啊。”說著話,黃副部長身后就站出了一個年輕人,望著大家笑笑,不過華子建還是看出他的笑容中有幾分輕浮和玩世不恭的表情。

    樂世祥就上前拉著黃副部長兒子的手,說:“小伙子很帥嗎。”

    華子建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覺得這個人自己好像是見過的,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什么時候見過,華子建一時還沒有想出來。

    這個年輕人就對蕭副部長和樂世祥都問過了好,也來到了華子建的面前,一瞬間,這年輕人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詫異和錯愕,他呆呆的看著華子建,好一會沒說話。

    黃副部長就對華子建說:“我這犬子叫黃勝明,你叫什么?”

    華子建正在搜腸刮肚的想這個年輕人在什么地方見過,一聽‘黃勝明’三個字,突然的一個激靈,他一下就想起來了,那次二公子和蘇歷羽帶著自己去省城的金花會所,自己打過的那個年輕人不就是這個京城的公子黃勝明嗎?搞了半天,他就是中組部黃副部長的公子啊,靠,靠,靠,難怪當初這小子是那樣的囂張。

    華子建就也愣住了,這三個老頭倒是很奇怪,兩個年輕人怎么都不說話了,旁邊的樂世祥就幫華子建說:“小婿叫華子建,在北江省新屏市呢?”

    黃副部長像是想起來了,連連點頭,說:“對,對,我記得是這個華子建。哈哈哈,好像讓他磨練去了,怎么樣啊,小華同志,在那里當副市長磨練的如何?”

    華子建還在驚訝中,但黃幅部長的話他顯然還是聽到了,忙說:“還需要多學習,多鍛煉,謝謝黃部長的垂問。”

    黃幅部長笑笑,但心中依然是帶著一絲疑惑的看了看華子建和他自己的兒子,說:“你們見過?”

    華子建有待年尷尬起來,笑笑說:“有過一次碰面。”

    但顯然的黃勝明并不想在這個場合說起這件事情來,他哼了一聲說:“是華市長啊,我一直也很牽掛呢?總算是知道你姓甚名誰了,很好,很好。”

    幾個老頭也搞不清他們這有點像是黑話的語言,不過也都沒怎么放在心上,一起就到了正屋,坐下喝茶了。

    進去之后,這個黃公子就沒有在和華子建說過一句話,華子建也知道自己算是徹底的得罪了這個黃公子了,當時自己太過唐突,讓人家丟了人,受了傷,這個氣人家肯定是要出的,但怎么出,什么時候出,華子建是不知道,他只能等待,別無他法。

    華子建也想緩和一下彼此的誤會,但今天當著這幾個老頭的面,華子建卻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和道歉,大家就這樣坐著,直到開飯。

    從古至今,中國人熱情好客的習慣總也不減,就說老祖先們喝酒,來了客人,家里再窮也要備下薄酒,總覺得酒不多,還總怕不夠客人喝,便想著法先盡著客人,自己盡量少沾,于是也就有了“先端為敬”的酒俗。

    大家細想想,古時候酒可是好東西呀,尋常人家哪個喝得起?只有待客時才舍得開一壇子來。這么好的東西自己舍不得享用,先盡著客人,也只有中國人才這般先人后己。

    雖然當今酒已算不得什么希罕之物,都買得起了,不管主人或者客人要喝多少也供得起,中國人為什么還是端酒成風?沒辦法,這是酒俗,這是中國人熱情好客的一種表現,先端出的是酒,而酒中盛滿了敬意,若不然何以叫“先端為敬”?所以客人別拒絕人家端酒,接受和拒絕的都為好客之情,還是喝下為快。

    話說兩面,也得提醒國人,端酒可以,別太猛了,象征性地端幾杯不中嗎?盛情雖然可嘉,但端得那么實惠,幾下把客人端暈了,也不太美。

    今天在這個酒桌喝酒的都是中國人,所以,端酒的習慣還是在這里上演了,吃飯的時候,三四個人給黃部長端酒,幾輪下來黃部長就感到有點多了。

    他壓住了杯子,對樂世祥和蕭副部長說:“好了,點到為止,在喝多就醉了,還是讓他們年輕人多喝一點。”說著就指了指華子建和他兒子黃勝明。

    華子建說真的,今天并沒有喝多少,畢竟這里不是新屏市,輪不他做老大的,他不過是敬酒,倒酒。現在見黃部長指著自己了,也就微笑著端起了酒杯,對黃家的公子說:“我陪黃兄弟喝一杯,希望你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黃勝明撇了華子建一眼,并不動手端杯子,也不搭話,這一下讓讓華子建就有點尷尬了,好在這樣的場面華子建也遇到過,不至于束手無策,他就自言自語的說:“黃兄弟要是不勝酒力,也沒關系,我喝了,你隨意。”說完,華子建一口喝掉了自己的酒。

    黃副部長有點不滿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說:“勝明,你怎么了?”

    自己兒子是有點嬌生慣養,這個自己是知道的,但今天是什么場面,這個華子建到算不得什么,但至少應該給樂部長一點情面啊,而且這小子的酒量自己也是知道的,還沒喝,怎么可能喝不下去了。

    黃勝明并不在乎老爹的不滿,不要看全天下的官員都對自己老爹敬若神明的,自己可是一點都不怕他,他看都不看黃部長一眼,說:“這樣喝酒算什么啊,我想和華市長多喝幾杯。”

    黃副部長眉頭一皺,剛要說話,蕭副部長到接上了話:“可以啊,放心的,我家里酒有得是。”

    黃家的公子就嘿嘿一笑,對華子建說:“今天難得遇到華市長,我們就多喝幾杯吧。”說完他拿起了酒瓶子,給華子建滿上,又說:“先來六下吧?”

    他和華子建坐在一起的,所以一側身,他就可以面對華子建了,他額眼中有一抹嘲笑和譏諷,在他的想法里,他覺得華子建酒量不會比自己大,因為剛才自己就看到華子建喝酒喝的小心翼翼的樣子。

    華子建也皺了一下眉頭,喝酒他倒是不怕,但他不愿意在這個場面下和黃家的公子拼起來,不管最后喝的怎么樣,輸贏對自己都是不利的,所以華子建就帶著猶豫,笑笑說:“勝明老弟啊,我看我們少碰幾下吧,喝兩杯如何?”

    黃家的大公子很不屑的說:“呵呵,華市長是看不起我嗎?”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怕今天會喝的太多,喝醉了。”華子建很低調的說。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