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四百四十五章:叱咤風云
    何小紫看著華子建,聲音溫柔了許多,說“我不要你承認這一點,不強迫你承認這一點,就算以前你不喜歡我,從現在開始,你喜歡我就行了,我會讓你喜歡我的。[網href="/>

    華子建真不知該說什么,真不知道怎么才說得清,這種話他已經說了無數次,已經說得自己都不想說了,然而,何小紫還是那么自信。

    華子建心想,這個女孩子真有點不屈不撓的精神,想自己應該怎么說呢?怎么說才能讓她知難而退呢?想自己應該再去尋找另一種理由去說服她。

    華子建用手止住了何小紫喋喋不休的話,說:“你聽我說好不好?聽我跟你說一句真心話好不好?”

    何小紫停了一下,說:“你說吧!我聽著呢,從現在開始,不管你說什么,我都不會不高興,我都會聽你說你想要說的話,我再不會刁蠻了,再不會大吵大鬧了。”

    華子建想了一下,說:“你要知道,我是一個有家庭的人,我也愛我的妻子,她也一樣的愛我,我們之間除了愛情之外,還有親情,還有責任,這些你懂嗎?你說說,我怎么可能再接受你呢?”

    何小紫雙眼瞪得大大的,她說:“我不怕,我也不在乎,我也不要什么名分,我就想要你,哪怕就是一剎那的纏綿和美麗,我不在乎別人怎么看,真的。”

    華子建再一次無奈,他自己感到了自己的無力,自己再一次無法說服何小紫,華子建想,自己這一生干了許多事,說服了許多人,怎么就唯獨無法說服何小紫呢,這何小紫到底是什么人?難道她是專門為了征服他華子建才到這世上來的嗎?

    華子建在恍恍惚惚之中,有點迷茫,心里似乎軟了,有點認命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何小紫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做出了一個華子建始料不及的舉動,就那么一下子,何小紫就輕輕扯開了自己腰間裙子上的那個蝴蝶結,于是,裙子就散開了,敞開了,就露出了她肌膚的白,就露出了她挺挺的乳,她連乳~罩都沒有穿,那兩點殷紅的花蕾在那山尖上顫抖著,綻放著。沒有絲毫的停頓。

    何小紫雙手再一動,那裙子便從她身上滑落下來,又是稍微的抬了抬腳,動了動手,黑色小褲褲就掉在了地上,何小紫便一~絲~不~掛了,她的漂亮,她的美讓華子建驚愣了。

    不錯,很早很早之間,華子建在第一次見到何小紫的時候,就知道何小紫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其實,所有見過何小紫的人也都知道她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她的漂亮還不僅僅在她的臉,她那被遮蓋的,只有她喜歡的人才能看到的身子更是美不勝收,該豐~腴的豐~腴,該纖細的纖細,該尖~挺的尖~挺,該凹陷的凹陷,該白的白得透明,該紅的紅得嬌艷,就像一幅畫,就像一首詩。

    她身體變的有點發軟了,她傾斜著倒向了華子建,讓華子建無路可退,不得不用手接著她,抱住她,一下子,華子建就感覺自己不是抱的一個人,自己是抱住了這幅畫,抱住了這首詩,抱住了一段美麗和幻想。

    肉~體的沖擊比起語言來說,對一個男人更為激烈,柔滑的軀體,戰抖的乳~,比起那千言萬語的情話更有征服男人的力度,華子建也是一樣的,當他的手接著何小紫的身體時,當扶住那嬌嫩潤滑的腰肢,臀部時,當懷里裝滿了一對年輕,火熱,跳動的乳~時,華子建醉了,真的醉了。

    他要欣賞這幅畫,要讀懂這首詩,他沒有其他的思維,他把她抱到了床上,像抱他自己的女人一樣,一手摟著她的背,一手托著她的臀,眼看著她的身體,只有他喜歡的女人,他才會那么去抱,也只有這樣身體和眼睛的接觸,他才能沖動得更快。

    華子建幾乎是慌亂的,迫不及待地撕扯開了自己的衣服。

    他穿著松寬的睡衣,很輕易就脫下來了,于是,便壓在何小紫身上,馬上便感覺到她的呼吸柔柔地噴在臉上,華子建開始瘋狂地吻她,或者說,是在舔~她啃她。何小紫閉上眼睛,享受著華子建的沖動,享受著華子建的給予,是啊,這是瘋狂的給予,何小紫已經做好了準備,準備著迎接華子建更為瘋狂的沖擊。

    但同時,何小紫也在害怕著,她全身在戰抖,有點結結巴巴的說:“華子建,你....輕點.....你輕.....點,溫柔一點,我怕疼,我是第一次。”

    瘋狂中的華子建一下就停止了所有的動作,何小紫睜開眼睛看著他,不知道華子建為什么不再繼續?

    華子建自己也愣住了,聞著不一樣的女性的味道,摸著韌度不同的乳~,華子建恍如夢里的沖~動就停住了,理智便回來了,便知道身下這個女人是誰了,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喜歡身下這個女人,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一種肉~欲的釋放。

    華子建想,他不能這么做,他不能這么對待一個并沒有成熟起來的何小紫,自己今天的快~感會很快的成為何小紫和江可蕊的傷痛。

    更讓他震驚的是身下的這個女孩說她是第一次,這是真的嗎?自己第一次見到何小紫的時候就因為她的口無遮攔和渾話粗口,早就把她劃分到了那種經驗豐富,性~事多多的女人堆里去了,怎么也不會想到她還是一個處~女,絕對不會想到。

    但現在冷靜下來的華子建,已經有了理智,他感受到身下著瑟瑟發抖的身體,這絕對不是隨便就能裝出來的,而就在剛才的混亂中,華子建也曾今用手企圖掏進何小紫的身體,那時候沒有覺得什么,現在才明白,自己為什么沒有掏進去,何小紫的那個部位很緊,很澀,雖然是溫熱,卻沒有清泉傾流。

    這樣的變化帶動了華子建的思考,而一旦思考起來的華子建,就不會再有任何的沖~動了,他又回到了一個運籌帷幄之中的高手行列,他在何小紫的美艷映照下,發現了自己的丑陋,發現自己的污濁,何小紫給了他從未體驗的美艷絕倫,讓他不忍心踐踏嗎?

    不是的,華子建開始反省自己,深刻的反省自己的內心世界,是不是何小紫和別人有過,自己就能堂而皇之的進入她的身體,而不用有絲毫的內疚?

    自己難道就是這樣一個人嗎?

    自己怕何小紫會帶給自己麻煩,會影響到自己的家庭,因為一個純粹的女孩和一個放蕩的女人最終的期待是不同的,自己奪走了她的第一次,她是一定要自己為她負責?

    是這樣嗎?

    華子建自己也說不清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是一個高尚的人,還是一個鄙劣的人。/>

    華子建有點沮喪的離開了何小紫的身體,他不敢看一眼何小紫的眼睛.......。

    他覺得自己沒有權利讓何小紫離開,所以華子建穿上了衣服,自己離開了房間。

    夏天的夜,正是寂寞與欲~望交織的時候,華子建想起何小紫雙~腿間那朵花的形狀、顏色,觸摸那朵花時那種撩人心扉的感覺,內心立刻涌動不可示人的欲~望,華子建承認自己還算是好男人,對何小紫,自己能堅守最后一道防線,可是一想到何小紫那勾~魂~攝~魄的誘~惑力,不知為什么,華子建立刻羞愧難當了。

    夏日的竹林賓館有點悶熱,但夜色中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院子里那一片片葉子和花朵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水池里,滿園的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

    華子建抬起頭來,看著天空,讓自己不再去想躺在自己床上的那句曼妙的身體,他一眼就看到了月亮,雖然今天是滿月,天上卻有一層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華子建以為這恰是到了好處。

    月光是隔了樹照過來的,院子里叢生的樹木,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影,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像一首好聽的歌曲,慢慢的在華子建心中蕩漾,華子建也又了一種心神寧靜的感覺,他不在燥熱,不再彷徨和矛盾,也不再責怪自己,既然一切都是這樣的美麗,自己何必一定要讓自己苦惱呢........。

    何小紫也靜靜的躺在華子建的床上,她沒有穿上衣服,她還在回憶剛才的情景,一切都像是假的一樣,華子建那橫掃千軍的瘋狂,讓自己全然的眩暈,到現在腦袋還是懵懵的,分辨不出到底是夢幻還是真實。

    一絲輕柔的微風透過了窗紗,吹到了何小紫的身上,慢慢地向她的大腿間攀緣而上,這種涼悠悠的感覺直接抵達了何小紫的神秘地帶,讓她的身子經不起這種刺激,起了微妙的抽搐和瘙癢。她抬手撫摸著自己完美的私處,慢慢的,她開始知道了,這不是夢,是真實的,和自己以往做過所有關于華子建的夢都不一樣,因為自己感到了下體的膨脹。

    但華子建卻就那樣走了,沒有說一句話,沒有留下一個希望的走了,自己已經只能這樣的,如果這樣還是不能打動他,自己又能有什么辦法呢?

    何小紫有點傷感起來,她為自己的薄命在傷感,也為華子建的薄情在傷感,她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自己這樣做并不對,因為似乎在何小紫的心中,愛情本來就沒有界限,只要愛,只要喜歡,那就可以。

    有那么一霎拉的時間,何小紫的腦海里就跳動起了一個更為瘋狂的設想,她差一點點就要付之行動了,她想要用自己的手指去戳破自己保留了多年的那道被稱為處~女~膜的玩意。

    何小紫想,要是現在自己用手指捅破了它,讓它流血,讓它就留在華子建的床上,那么華子建還有選擇的余地嗎?他還敢不接受自己嗎?他不敢的,他要在拒絕自己,自己是可以恐嚇他的。

    但當何小紫真的把手指抵到那個狹小的洞口的時候,她又下不去手了,她有點舍不得,這個東西天生注定就是要男人來捅的,自己這樣做算的/>

    她略微地仰起頭,清秀嫵媚的眼睛微瞇著投向窗外的遠方,眼神里全是落寞憂傷,后來她還是離開了,她是帶著傷心和失望離開的.......。

    在隨后的好幾天里,華子建都會想到何小紫,對華子建來說,還是有很多的愧意,所以這幾天華子建的心情并不太好。

    而同樣是新屏市里,同樣在這個政府辦公樓里,另一個人今天喜出望外,這個人就是莊副市長,因為他有高興的理由。

    今天接到了省政府辦公廳的通知,說蘇副省長要在明天到新屏市來視察高速路規劃準備工作,請新屏市相關部門準備接待,并指名道姓的提到了莊峰,讓他準備匯報材料。

    這個高速路過去一直都是莊副市長在負責,所以他成了這次蘇省長來考察的具體接待,匯報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這樣的機會全市長當然是不會放過的,所以他專門召開了一個市長會議,在會上很認真的研究了明天的接待活動,責成莊副市長羅列出一個接待方案,而匯報的時候,把前面工程意義及概括介紹這一塊從莊副市長的匯報中剔了出來,說由自己來親自給蘇副省長匯報。

    莊副市長當然是知道全市長的心態了,這樣的事情是不想露露臉呢?不過莊副市長這次沒有對這個全市長不太合理的建議給予駁斥,因為他心里明白,這個視察其實恐怕就是沖著自己來的,看來上次到省城,恰如其分的表示了自己和華子建的勢不兩立,從而獲得了蘇副省長的同仇敵愾之心,也討得了蘇副省長的關注,

    而他之所以對自己關注,也證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華子建的確在蘇副省長的打擊范圍之內。

    所以現在全市長和他搶功,他是不怎么在意的,莊副市長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還要在蘇副省長到來之后進行他實質性的一個步驟。

    當然了,其他的副市長也都必須放下手里的工作,等待著迎接蘇副省長的到來,不過他們都沒有匯報的議題,最多到時候陪著坐坐,聽聽領導的講話,最后吃上一嘴。

    冀良青也特意的打來了電話,指示相關各部門,要全力以赴做好接待工作,不準有半點疏漏……。到了下午,莊副市長就把接待日程呈給經常喝酒的人都知道,偏遠地區市面上銷售的五糧液大多都是假酒,原廠的真品極少。讓蘇副省長喝假酒還了得,那不是自毀前程嗎?!安排別人不放心,莊副市長就點名讓王稼祥親自到市酒類專賣局,買回兩箱五十二度正品五糧液。

    華子建是煩死了,說心里話,他對如此興師動眾勞民傷財的接駕方式一直很反感,基層干部們更是深惡痛絕,但官場中講的就是官本位,大領導到了地方那都是一級警衛,賓館清空戒嚴,馬路車輛限行……多大的官兒就有多高的待遇,必須理解!

    特別是整個一天華子建什么都干不成,政府很多部門都在為迎檢的準備工作在忙著,辦公室負責蓮花山莊的食宿安排及接待服務工作;組織部負責上下協調聯絡;宣傳部負責座談會;紀檢委負責參觀現場的布置;交通局負責檢查路線和前導,公安局自然是保駕護航,驅趕閑人……。

    這緊緊張張的一天算是就要過去了,全市長召集各部門領導開會,最后一次檢查了各項工作的落實情況,并對一些工作細節提出了具體的要求,萬事俱備,只等蘇副省長駕臨。第二天下午,蘇副省長一行如約而至,為了表達對蘇副省長的敬意,冀良青也親自接駕,并做了一個簡單的匯報。官場上的匯報是一個固定的模式,領導們一字排開坐定,官大者居中;匯報者對面而坐,照本宣科,侃侃而談,其實,匯報材料已經人手一份,根本不必匯報者口干舌燥地從頭到尾朗誦一遍,如此官樣而可笑的形式主義,舉國上下的領導們卻能堅持經常,樂此不疲。/>

    好在蘇副省長也沒有多問什么,接著就是全市長做了匯報,什么修建了通往臨市的高速路對新屏市的經濟發展有多大影響啊,什么會給新屏市帶來多少價值啊,能為全省道路交通添上一筆重墨啊,等等,等等的一堆虛話。

    華子建心中是不以為然的,不過他今天是很低調,很老實的坐在遠處,一點都不敢張揚,那次在省城開會蘇副省長就點名批評了新屏市的工業工作,其實也就是變相的批評自己,再加上后來他也聽秋紫云說過了,為上次30萬元的事情,要不是秋紫云,季副書記等人頂著,恐怕自己已經讓這個蘇副省長一伙人給滅了,所以最好他今天沒注意到自己。

    別人可是不一樣了,本來座談會都是預先安排好的,市委,政府的這兩個一哥匯報完就改莊副市長匯報的,但還是有些資格老一點的干部,比如人大的主任啊,政協的主任啊,都又一點躍躍欲試的想法。

    但莊峰是干什么的?他怎么會吧這些好事讓給這幫老家伙呢,在全市長剛一講完,莊副市長就接上了話頭,匯報起來了,當然,不得不說一下,在這個工程上,莊副市長還是匯報的頭頭是道,一些冀良青和全市長沒有講到的具體細節問題,莊峰都一一的羅列,介紹清楚了,讓蘇副省長精神大振,聽的也專注起來,還不時的提出幾個問題來讓莊副市長回答,這也難怪,剛才不管是冀良青還是全市長,他們的匯報實際上都是務虛和口號性的東西比較多,蘇副省長一天到晚都是開會,早就聽煩了這些話,而現在莊副市長因為涉及到很多具體的問題,聽起來要多了很多味道。

    可以說最后這莊副市長的匯報給今天的匯報會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莊峰看到這樣的結果,他心里能不激動嗎?肯定是不會的,他今天是太過興奮了,以至于興奮的沒有看到全市長和冀良青書記眼中閃過的那一道寒光。

    作為冀良青和全市長兩人也都是經見過千百次的匯報會了,對會議中領導的感覺也把握的很準,也很明白自己兩人的匯報在今天是沒有讓蘇副省長獲得一點贊賞的。

    而更讓冀良青和全市長感到憤慨的是,在蘇副省長無意間的一句話,蘇副省長在莊峰匯報完之后,很滿意的說:“莊峰同志的匯報不錯,不錯啊,比起前幾天你給我的匯報還要充實,詳盡,我還是比較滿意的。”

    莊副市長就光顧自己高興了,滿臉通紅,激動的只笑。

    但這話一聽到全市長和冀良青的耳朵里,那心里都是咯噔的一下,難怪這個莊副市長最近從來不匯報高速路的規劃設計,有時候自己問到他,他也是云山霧罩的支支吾吾一個亂說,原來人家背著自己做足了功課,還偷偷的跑到省政府給蘇副省長匯報了,這就不怪今天他匯報的如此精彩了。

    全市長和冀良青都互相的看了一眼,兩人眼中自然是一個酸溜溜的味道。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