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三百三十五章:叱咤風云
    天氣很好,快下班的時候,小紀進入了華子建的辦公室,華子建沒有什么安排,這天是周末,而且,華子建說了,要回省城,這說明,小紀有了一個完整的雙休日了,小紀難得有這樣的休息機會,所以,他的心情有些好,無端的亢奮起來了。[網href="/>

    一段時間,小紀很是提防市政府的工作人員,小紀知道華子建和市政府有的領導并不融僑,他們的關系很緊張,時柏山本來就是葛副市長的人,這都市小紀需要防范的。

    但后來的幾次“偶遇”副秘書長有時柏山幾次,副秘書長有時柏山非常理解小紀的心情,不斷安慰小紀,仿佛一個長輩對晚輩的關心,要小紀抬起頭來,挫折不算什么,關鍵是精神要好,要坦然面對。

    時柏山的話的確是及時雨,讓小紀很快擺脫了低迷,重投入到工作中,自那以后,小紀改變了對時柏山的看法,時柏山幾次邀請吃飯,小紀沒有拒絕。

    小紀也是很謹慎的,和時柏山在一起吃飯,盡量不說話,涉及到市政府的工作,他是當啞巴,可是,時柏山從來不為難他,相反,每次都是安慰開到小紀,對小紀發生的改變表示贊賞。

    時間長了,小紀接受了時柏山,何況,時柏山本來也是是領導,自己不過是市長的秘書,一個正科級的秘書,時柏山是正處級的副秘書長,兩人的差距太大,時柏山犯不著對自己這樣,小紀覺得有些愧疚了。

    電話的那頭就傳來了時柏山的聲音:/>

    小紀趕忙恭敬的回答:“時秘書長,您好,我下午沒有什么安排。”

    時柏山說:“好,今天是周末,我也沒有什么事情,我們一起吃飯,你下班以后,給我打電話,好些天沒有在一起吃飯了,痛痛快快喝一頓酒。”

    小紀忙不迭答應了,他甚至準備請時柏山吃飯,每次都是時柏山請客,盡管小紀知道,時柏山是公款消費,可次數多了,小紀也是不好意思的。

    到了下班以后,華子建市回省城了,小紀就到樓下等著時柏山,兩人很快就見了面:“小紀,這段時間很忙啊,我們好些天沒有在一起吃飯了。”

    “時秘書長,總是麻煩您,我都不好意思了,今天我請時秘書長吃飯。”

    “呵呵,小紀,你可真是見外了,你有多少工資,請我吃飯,吃飯之后你怎么辦啊,不要說這些了,我請你吃飯,也不是自己掏錢,好了,上車走吧。”上車以后,他們就到了一家賓館,時柏山早就預定了包間,給引導的小姐報個姓名,人家就把他們帶進了一個包間。

    小紀看見了幾個老熟人,都是市政府辦公室幾位領導,時柏山有個習慣,每到周末,只要沒有大事情,總是約市政府辦公室領導出來吃飯,大家互相聯絡感情,敞開喝酒,小紀參加了幾次。

    有人就招呼起來:“小紀,快來坐,有些天沒有看見你了。”

    小紀還是知道輕重的,他在末尾坐下了,其余都是市政府辦公室的科長什么的,他不過是秘書,和這些人的級別是不同的,做秘書,這樣的場合還是知道事情的。

    依舊是喝酒,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吵吵嚷嚷,不斷舉著杯子,你一言我一語,氣氛很是舒服,喝著喝著,小紀感覺到了解脫,難得有一個雙休日,小紀的神情,沒有瞞過時柏山。

    “小紀啊,最近工作忙,難得有休息的機會,這次到周末了,不知道又會忙什么了,有機會,還是要好好休息,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啊。”

    小紀也笑著回答:“華市長回省城去了,周末和雙休日,我都可以休息的。”

    時柏山點下頭說:“哦,那是好事情啊,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今天好好喝酒,痛痛快快玩一番。”

    小紀沉浸在興奮的情緒中,完全沒有注意到時柏山的神情,很快,時柏山掏出電話,說是有電話了,出去一會,大家沒有在意,以前也常常有這樣的情況。

    吃飯結束之后,時柏山建議,周末好好瀟灑一番,大家先去唱歌,看時間再做安排,眾人大聲叫好,喝酒之后,能夠到歌舞廳去大吼一番,有助于散去酒氣,再說了,喝酒之后,都認為自己的歌是唱的最好的,小紀當然不會拒絕,反正沒有什么事情,去唱歌是娛樂,時間打發了,還很愉快。

    他們就來到了一個歌廳,進入包間之后,幾個小妹過來了,這次有所不同,因為小紀最為年輕,所以,時柏山招呼一個小妹,要好好陪著小紀唱歌跳舞。包間很大,時柏山看樣子以前經常在這里娛樂,小妹要表現,求之不得,所以,小紀總是很忙,沒有唱歌的時候,就是在跳舞。

    很快,紅酒和啤酒都上來了。

    喝酒繼續,這次,陪著小紀的小妹拿出了看家本領,陪著小紀喝酒,這個過程中,時柏山等人常常出入包間,小紀并沒有注意,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紅酒、啤酒、唱歌和跳舞上面。

    時間慢慢過去,此刻,時柏山舉著一杯紅酒過來了。

    他坐在了小紀的旁邊說:“小紀,來我敬你一杯酒,年輕人,前途光明,我們將來可是準備在你手里拿工資的。”

    小紀也喝的有點暈乎了,連謙虛都沒有裝裝,接過紅酒,毫不猶豫一口氣喝干了,時柏山也喝下了手中的紅酒。

    時柏山伸出葛大拇指說:“好,不錯,小紀我們去做保健,唱歌跳舞,出了一身的臭汗,去洗洗,做了保健,安心回家休息。”

    此刻以及是深夜12點了,不過,今天是周末,真正的夜生活才開始,所以,沒有人提出異議,不過是做做保健,還可以同女孩子打情罵俏,過過嘴癮。

    小紀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對勁,整個人顯得很興奮,渾身發熱,下面也慢慢有了反映,對于男女問題,小紀一向是比較注意的,當然,小紀也不是柳下惠,現在這樣的形勢,大家都樂,小紀也曾經和自己的女同學有過幾次激情的時刻,不過他還是相當注意的,很少出外嫖娼找小姐,這問題他很注意,知道萬一出了問題不會有好果子吃,因為自己的身份不同了。

    今天他也是喝的多了一點,抑制住了躁動,跟隨時柏山等人進入了保健中心。

    時柏山這次的安排不同了,以前都是洗頭洗腳,不做其他的節目,可是,今天時柏山提出了按摩,按摩是存在爭議的,正規的按摩不多,大都帶有色情味道,孤男寡女在一個房間里面,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不過也有好的,就是兩個人一個房間的按摩。

    時柏山首先安排了手下的一幫人,輪到小紀的時候,沒有雙人間了。

    時柏山就哈哈的笑著說:“小紀,你的運氣可真好啊,一個人占據一個房間,要不我們換換,哈哈.....”

    幾個辦公室領導離開的時候,也在一起取笑小紀。

    此刻,小紀感覺到身體加燥熱,有了沖動的念頭,進入浴室洗澡的時候,小紀拼命沖洗,想要壓制住躁動的心,好一會之后,小紀感覺好些了,才穿著睡衣離開浴室。一個服務員帶著小紀進入了房間。推開門后,小紀發現這里是一個套間,并不豪華,比較干凈、整潔,房間都很小,進門是約10平方米左右的小客廳,地上鋪著賓館里面常見的那種地毯,電視機、卡拉ok音響,一張茶幾,一套雙人沙發,雙人沙發很大、很長,幾乎占據了半邊墻。

    沙發旁邊有一個門,小紀推開進去,房間里面只有一張低矮的幾乎貼近地面的電鍍雙人床,床頭放著一個白色的猶如急救箱似的一尺見方的盒子,其余什么都沒有。

    屋里的燈光是紅色的,紅色代表著曖昧,曖昧的燈光重新的刺激了小紀,他感覺內心開始躁動。躺倒雙人電鍍床上后,小紀感覺自己的心臟激烈跳動著,腦海里不斷出現萎靡的場景,他很想起身離開這里,可是雙腳不聽使喚,一個聲音盤踞在腦海里,期盼著今天能夠有艷遇,能夠好好發泄一番。外面響起了開門聲和關門聲,小紀的心臟跳動加激烈了。

    兩個女人進來了,暴露的穿著使小紀口干舌燥,大腦一片空白,兩個女人穿著乳~罩和內褲,身上披著一層薄紗,飽滿的胸部立刻吸引了小紀的目光,這兩個小姐很性感,就好象英格蘭超級聯賽的那些足球寶貝,nba的拉拉女郎,她好象還沖小紀很曖昧的笑了笑,露出了整齊的牙齒,小紀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當兩個女人俯身問候小紀的時候,小紀已經忍不住了。

    她們兩人就迅速的將她們的衣服脫到一邊,堆放整齊,其實她們也沒有多少東西可脫的,她們一個就用舌頭親吻起小紀的小鳥,一個用她如緞如竹的纖纖玉手握住小紀的小鳥,很快,小紀就快感如潮!

    于是,他的小鳥迅速變成了大鳥,尺寸空前。

    粉紅色的燈光中,這兩個女孩特別的嬌羞可愛,小紀擁著她們香軟的嬌軀,吻她們的櫻唇,她們的舌頭小巧溫軟,唾液清香。她們的眼中滿是深情,那如荷藕似的玉臂摟著小紀的脖子,軟軟地偎在小紀的懷里,雪白豐滿的酥胸緊貼他的胸膛。

    小紀撲壓在一個小姐的身上,

    小姐嘴里也開始發出了呻~吟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小紀記不清楚了,他只是記得自己非常勇猛,兩個女人似乎是在躲開,又似乎是在挑逗,小紀進入她們身體的時候,猶如一頭雄獅,周圍發生了什么,他不管不顧,只顧著拼命發泄,不斷進入兩個女人的身體。

    “咣”門被打開了,突然來臨的刺激,使小紀爆發了,此刻,迷迷糊糊的小紀感覺到無比的暢快,可是,當他抬起頭,看見了對面身穿警服的警察之后,什么感覺都沒有了。

    更讓小紀吃驚的是,這兩個女孩說話了:“警察同志,他是強迫我,您看我身上的傷,還有妹妹身上的傷,妹妹可以作證的,我們進來給他按摩,沒有想到,他什么都不說,就扯掉我們的衣服褲子,強行發生關系,我們姐妹想著他是領導,不敢得罪啊。”

    小紀聽見這話,他想反駁,可是說不出話來。其中的一個警察就說:“快點穿好衣服,跟我們走。”

    兩個女人很快離開房間,到外面的客廳了,小紀穿好衣服之后,感覺頭疼的厲害,他以為是自己喝酒喝多了,不過,剛才的話他是聽清楚了,不僅僅是嫖娼,現在兩個女人說他強~奸,如果這件事情暴露出去,小紀一輩子都完了。

    進入客廳之后,白熾燈光讓小紀清醒了很多,他嘴很干,想喝水,巨大的恐懼使小紀臉上失去了血色,此時,兩個女人如同可憐的小鳥,坐在沙發角落里,互相擁抱著,臉上還有淚痕。

    一個警察出去了,兩分鐘之后,他帶著另一個警察進來了,這個人是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副支隊長李金,他走進來,只是很奸詐的笑笑,什么話都不說,其中的一個警察開始詢問兩個女人,就在茶幾上面做著記錄,這個過程非常快,不過10幾分鐘就結束了,兩個女人在問話筆錄上面簽,按下了手印,警察吩咐兩個女人去隔壁的房間等著。

    兩個警察面對小紀的時候,小紀身體已經開始發抖,失去了起碼的判斷力了,一個警察開始訊問小紀,一個警察記錄,副支隊長李金卻市點上了一支煙,在旁邊聽著,他們的問話速度很快,小紀努力使自己完全清醒,可是他做不到,頭腦總是有些迷糊,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些問題似乎早就設計好了,只需要他回答是和不是。

    訊問結束之后,小紀在筆錄上面按下手印的剎那,強烈的刺激使小紀猛然清醒了,他臉色蒼白,眼睛血紅,剛才發生的事情使小紀清醒了,好像是說自己涉嫌強奸,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正在這時,副秘書長有時柏山進來了,幾個警察看見副秘書長有時柏山,非常恭敬,副支隊長李金還給時柏山發了一支煙,幫他點上,時柏山神色非常嚴肅,盯著瑟瑟發抖的小紀,低聲對幾個警察說了幾句話,幾個警察點頭出去了。

    “小紀,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你是黨員,是市長的秘書,為什么要強~奸女人,就算不是強~奸,也是嫖~娼,在這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如果被公安機關處理了,你該怎么辦,強~奸是要判刑的,要坐牢的,好一些,是嫖~娼,而且是和兩個女人,性質是非常惡劣的,要接受黨紀政紀的處分,很有可能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你想過嗎,怎么這么糊涂,為了一時間的爽快,什么都不管不顧了,你叫我怎么說好啊。”

    小紀也害怕了:“時,時秘書長,我沒有強~奸她們啊,我真的沒有強~奸她們啊。”

    時柏山皺起了眉頭說:“那剛才的筆錄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承認了強奸,兩個女人也指控你強~奸,難道你們都在說假話嗎,你啊你,你說說,這件事情該怎么辦,放著好好的前途不珍惜,我怎么說你啊。”

    小紀這個時候已經亂了方寸,時柏山的話像一把重錘,敲打著他本來就脆弱不堪的心靈,此刻,小紀根本想不到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腦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擺脫現在的處境,而擺脫處境的唯一辦法,就在時柏山的身上。

    沉默了一會,看著小紀可憐巴巴的眼神,時柏山嘆口氣說:“小紀啊,既然做了,就勇于承擔,可惜了,你是華市長的秘書,如果華市長知道這件事情了,不知道多傷心,你好自為之吧。”

    “時秘書長,您救救我,我做牛做馬都要報答您。”小紀已經顧不上許多,撲通跪在了時柏山的面前。

    時柏山臉上出現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很快消失,恢復了嚴肅的表情。“小紀啊,這件事情,不是我不幫你啊,實在是你闖的禍太大了,哪里是說擺平就擺平的,你看,公安機關做了筆錄了,你也簽了,鐵證如山啊,我們也不敢干擾辦案的,如果有人告我,我也是吃不了兜著走啊,你這個年輕人,怎么這么不慎重啊。”

    小紀只有哀求這一條路走了:“時秘書長,我知道您有辦法,您一定幫幫我,今后,您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您能夠幫我,我不想失去工作啊。”

    搖搖頭,時柏山說:“小紀,我真的很為難啊,如果你咬牙不承認,事情還好說,可你自己都承認了,我怎么辦你啊,唉,也算是該我倒霉,你跟著我出來玩,卻出了這樣的事情,這可怎么是好啊。”

    “時秘書長,只要您能夠幫助我,我以后什么都愿意給你做,我盡最大的努力做。”

    時柏山無比可惜的看著小紀說:“小紀啊,唉,看著你還是一個人才,我試試看,不過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你在這里等著。”

    兩個小時的等候,讓小紀度日如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過這段時間的,以至于后來想到這段日子,都是不寒而栗。

    小紀不知道,時柏山此刻帶著這幾個警察,正在外面宵夜,親熱得很,笑哈哈喝酒,而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總算市等到了時柏山回來:/>

    小紀無限感激的說:/>

    點著頭,時柏山說:“我知道,我也害怕,要是這件事情暴露了,我也是吃不了兜著走,過了這陣子,我們一起來想辦法,筆錄是一定要拿到手的,慢慢來,現在著急也沒有用。好了,時間很晚了,你趕快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就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小紀千恩萬謝離開了。回到家里,已經是凌晨3點多鐘了,小紀感覺到了極度的疲勞,甚至來不及想什么,倒頭睡下了,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此刻,小紀才想到發生了什么事情,躺在床上,身體開始顫抖,接著眼淚流出來了。

    痛苦了一會之后,小紀開始思考,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小紀的印象里,娛樂保健中心,一般是沒有人去查的,昨天夜里離開的時候,也沒有看見保健中心四周有警察,一切都是靜悄悄的,不像是發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嫖娼的時候被抓住,大都是有人從背后點水的。

    小紀開始仔細回憶昨天晚上的一點一滴,吃飯的時候沒有問題,唱歌的時候沒有問題,可到了保健中心,渾身燥熱特別亢奮,似乎腦子里面想的,全部都是找女人發泄,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以前從來沒有過啊。

    小紀想到了那兩個女人和兩個警察,一種恐懼感包圍了他,無論怎么說,把柄是被人抓住了,是要命的把柄,小紀想起了自己向時柏山做出的承,這個承之后,時柏山幫忙了。

    小紀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副支隊長李金當時的出現,他也就是剛剛受了處分,他還是葛副市長,時副秘書長的親信,想到了這里,小紀什么都想明白了,小紀現在不僅僅是恐懼,他感受是絕望,如果預料不錯,他已經陷進了一個巨大的政治漩渦里面,這個漩渦,可以置他于死地,小紀后悔了,可惜,已經晚了。.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