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一百九十六章:叱咤風云
    李云中見時機到了,他也表態了:“我感覺這個縣委書記還是挺不錯的,我們是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所以在用人上就更要不拘一格的選拔人才,這也算我們省在樂世祥同志的領導下,開創的一個新風尚,對這個提議,我表示贊同。/>

    他這一說,就代表了一個派別的肯定,蘇副省長,還有韓副省長等等幾個人也都很快的旗幟鮮明的站出來,肯定了這個提議。

    季副書記和謝部長,看看這個情況,也只能裝著順大流了,大家就都表示了通過。

    樂世祥等大家說的差不多了,這才慢慢的做了個總結:“既然大家都這樣看好他,我也沒什么意見,我們黨歷來的原則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嗎,本來,對這個同志我還是有點顧慮的,算了,組織部對他們做一個考察,等你們考察完了,沒有特殊情況,就發文任命吧,力爭趕在兩會召開時能夠獲得選舉。”

    常委們見他也如此說,都在心里奇怪,難道他真的想讓秋紫云的那個對頭上來......。

    在柳林市的韋俊海,一直也沒有接到上面對自己推薦人選的回復,同意不同意你們倒是說一聲啊,我好繼續的報下面的其他人。

    他就想催一下,他接通了省委組織部謝部長的電話:“喂,是謝部長嗎,哈哈,哈哈,你好啊,我也沒什么事,就是想問候一下你,呵呵,看你說的,應該的應該,前幾天給你們送了一份推薦報告,部長收到了,奧,那就好,那就好,還要等等,大概什么時候可以定下來,奧,快了是吧,好好,我們在等等。那先掛了。”

    “啪”的一聲,他掛上了電話,感覺自己心里還是有點急了,上面辦事那有這樣快的,自己這樣好像有點失態,到讓人家部長覺得我是不是很迫切,看來最近自己心態還是有了點問題,沒有了過去的沉穩,這樣可不好,有時候是會誤事的,以后還是要多注意點這些小節。

    說到了華子建,他到很是沉的住氣,也許華子建是在做出一副超然淡漠的樣子,但不管怎么說,外人是看不不出來華子建有太大的變化的,他沒有因為有希望提升而妄自尊大,也沒有因為焦急的等待,而變的心慌意亂,魂不守舍,他依然如故的微笑和忙碌著。[網href="/>

    這個周末江可蕊到洋河縣來了,她也是聽說了洋河縣的溫泉山莊已經開業,所以這次來也很想去泡泡溫泉,好好的感受一下。

    華子建心里是有點不愿意去的,自己和江可蕊的認識雖然是因為安子若,江可蕊也和安子若是朋友,但華子建畢竟不想讓自己和江可蕊親親熱熱的樣子讓安子若看到,對自己和江可蕊來說這算不了什么,但對安子若或者就是一種刺激和傷害,所以華子建就找了幾個借口想阻止江可蕊前去,但借口總歸是借口,在力度和情理上顯的有點蒼白無力。

    最后華子建就勉強的答應了,說晚上吃完飯在說。

    安子若也知道江可蕊來了,但卻一直也沒有和她聯系,她現在對江可蕊的感情很復雜,既有知音之情的思念,又有一種對江可蕊的嫉妒,過去多好啊,那時候她和江可蕊是一派天真敞亮,互相都不設防,本以為這種關系能到永遠,可是誰知道江可蕊和華子建又一見傾心,讓安子若的心靈受到重創。

    雖然她也知道這一切也是必然,可就是無法釋放出心底的失落與哀傷,但心中那份友情和牽掛還是割舍不下的。

    剛才,江可蕊又給她打來電話,說華子建今天要開幾個會,自己一個人很無聊,問安子若能不能陪她一起轉轉。

    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溫軟的話語,安子若一下子便忘記一切,心里頭只有去見閨密的激動和急迫,她也馬上借坡下驢,一口答應。

    她換上一身新買的名牌衣服,又從柜子里找出相配的提包,臨出門時才想起還沒有化妝,急忙又坐回鏡前,描眉打鬢、擦胭抹粉,雖說是淡妝,可人卻精神不少,在鏡子里左看右看,做了一個鬼臉,覺得自信滿滿,這才開著她的紅色寶馬z4,來到了一個西點快餐店,早看到江可蕊正坐在窗前向外張望。[網href="/>

    看到安子若,江可蕊就一下子竄了出來,在門口就是一個熊抱,安子若只覺得被她摟得氣都要喘不出來,那是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真正發自內心的高興,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兩人坐下,點了一個鐵盤海鮮披薩,兩份雞茸蘑菇湯,趁東西還沒上來,江可蕊把她從省城帶給安子若的禮物,一串8毫米海水珍珠項鏈,一個新款酷奇手袋拿了出來,兩樣東西都是精品,讓安子若愛不釋手。

    一會兒,披薩和菌湯都上來了,兩人邊吃邊聊,幾番唏噓。安子若又說起了這一年多時間在洋河縣搞工程的艱辛,都以為當老板是多么風光,可別的不說,就說喝酒,哪天自己不是喝的暈暈乎乎的。今天旅游局來了,喝!明天電業局來了,喝!后天,勞動局來了,還是喝!最多的一天,自己從中午喝到半夜,最后不省人事,被送到醫院打了一夜點滴。

    江可蕊也有過為應酬而喝多的時候,那種滋味,她是感同身受。吃完飯,江可蕊興致很高,她拍拍肚子說,不行,今天又吃多了,得消消食,便約安子若一起逛街,兩人在縣城的百貨大樓里,從東逛到西,從上逛到下,什么也沒買,又走到步行街,繼續逛街邊小店,這時,天就快黑了,她倆逛到步行街的出口處,安子若看到一家酒吧,霓虹燈閃閃發光,在夜色中極為醒目,她對江可蕊說:“我現在很少到這種地方來了”。

    江可蕊說:“我可是常來。”

    安子若就很羨慕的說:“是嗎?那今天我們也那進去看看,難得偷來半日閑。”

    說著,兩人便來到了酒吧里面。/>

    侍者走后,安子若對江可蕊說:“你點的都是什么呀,怎么從沒聽說過呀?”

    江可蕊笑著說:“來了你就知道了。”

    正說著,侍者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兩只盛滿金黃色液體的高腳杯,還有一個小冰筒,放在臺上,安子若先呷了一口號黑騎士,馬上搖頭說,不好喝,一股子糊味。又拿起另一杯,嘗了一點,這才說:“我喝這個吧,這個還行。”

    江可蕊說:“這個就是給你點的,甜酒,加點冰,口感更好。”

    兩人坐在那里淺斟慢酌,江可蕊問安子若:“子若啊,你個人問題怎么樣了,有沒有找到中意的郎君。”

    安子若說:“我也不知是怎么啦,和男同事正常接觸還行,可誰要是有點親密的舉動,我馬上就煩了。”

    江可蕊搖搖頭說:“怎么這樣啊。為什么?”

    安子若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想想男女兩人在一起要過那么漫長的時間,可未來的幸福與否誰都無法預料,自己都不知怎么辦才好。看她不說話,江可蕊搖晃著手里的高腳杯,讓金色的酒漿在酒杯中回旋,嗅著那迷人的煙熏味,一仰脖,把里面的酒一口喝光,對站在吧臺邊的侍者一揚手,說:“再來一杯。”

    江可蕊很同情的看看安子若說:“你以后多來酒吧坐坐吧,你看這里的裝修,艷麗的色彩、墻壁上的浮雕、還有窗戶上的彩色玻璃,是不是有點意大利風格,我告訴你,一個酒吧一個風格,一個風格一種心情,它讓人在熟悉的城市里找到異域的風情,是不是很有趣?”

    安子若就說:“算了,我準備成為獨身主義,一輩子也沒什么煩惱了。”

    江可蕊接過侍者遞過來的酒杯,呷了一口,說:“什么話啊,我以后給你介紹一個好男人,到時候讓你愛的死去活來。”

    安子若就笑了起來,說:“那是你和華子建吧,我可是沒這樣的情緒了。”

    剛說著話,就見華子建從外面走了進來,剛才江可蕊給華子建發過了一條短消息的,所以華子建開完會就趕忙過來了。

    安子若就笑著對江可蕊說:“看到了吧,洋河縣地方邪,說著烏龜就來鱉,剛說他,人就來了。”

    兩人一起笑了起來,華子建莫名其妙的看看她們兩人,也不知道她們在笑什么。當安子若提出邀請,讓江可蕊去溫泉山莊洗溫泉的時候,江可蕊沒有多做思考自然就樂呵呵的同意了。

    溫泉嗎,洗洗對身體皮膚又好,可以說是有百益而無一害,江可蕊有什么理由不同意的,華子建也是好一起去了。

    他們出了酒吧,坐上了安子若的車,很快就到了溫泉山莊,安子若幫他們開了房間,有帶他們到了情人溫泉池,自己就離開了,華子建和江可蕊就坐進了溫泉池中,不過江可蕊還是有點害羞,沒有脫得全光,有條浴巾始終的搭在身上,這樣也可以避免了兩人赤身相對的尷尬,因為現在畢竟不是在床上。華子建就想起了很多地方自古就流傳下來的男女同浴的習俗。

    雖然在歷史上有很多國家都出現過這種習俗,比如古羅馬帝國,但是在近代,應該是只有日本有這種習俗了,這也讓很多衛道人士不看不慣。當然也有可能存在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可能。

    不知道是被熱呼呼的溫泉水燙的,還是因為和華子建這么近距離的赤身相對,雖然身上圍著條毛巾,包裹住了身上最重要的幾個部分,可是當和華子建的目光相對時,江可蕊還是覺得自己身上好象沒有穿衣服一樣。

    就這么一會的工夫,江可蕊渾身上下紅突突的,特別是臉上,在溫泉水和她自己害臊的心理作用下,整個小臉就好像那被煮過的大蝦似的。華子建很感覺好笑,又不是和外人洗,我們是兩口子啊,她還這么害羞,華子建就逗她說:“可蕊,我幫你搓搓背吧。”

    在聽見華子建說這話的時候,江可蕊用蚊蠅般的聲音說道“不,誰讓你幫忙啊。”

    說到這江可蕊好象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用更小的聲音解釋道“不過,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洗過溫泉,你是第一個。”

    說這話的時候,江可蕊滿臉通紅,不過也正是夏雨的這種樣子,華子建看了才更覺的心動,在溫泉水的作用下,一股熱氣從小腹緩緩的朝著下邊流去。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