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一百一十四章:叱咤風云
    第2天,這個花邊新聞就在洋河縣的大街小巷廣為流傳開了。[網href="/>

    在洋河縣說說倒也沒什么關系,問題是這傳聞也開始在市政府和市委開始傳播了,當秋紫云叫來那幾個市委宣傳部的干事,問清了事情的真實性以后,她再也顧不得讓冷旭輝去對付華子建的事情了,她那細膩,纖細的粉拳在辦公桌上使勁的一砸之后,也就宣布了冷旭輝政治生涯的結束。

    冷旭輝倒了,他沒有一點挽回余地的倒了下去,他在人們的嘲笑聲中,在華子建冷漠的注視下,徹徹底底的倒了下去。

    那一片浪漫的云,在絢麗的天空曳過一層薄如蟬翼的輕紗,柔柔的輕風在每一個人的身邊輕輕流動這,天際中,帶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那雨水濺起點點的水珠,好像美麗的鉆石在不斷閃爍,一切是如此的安詳和愜意,生活是如此燦爛和美妙,仿佛就要翻開下一頁,就會有很多很多的奇遇將要發生。

    華子建醒來了,已經是早上十點鐘,透過粉色窗簾的光線,落在華子建的臉上,非常的舒適,華子建打了個哈欠,懶懶的伸個腰,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起床以后,華子建坐在自己那象征這權力的座椅上,華子建就不得不考慮一個新問題了,冷旭輝的倒塌,這就讓縣長位置空了出來,已經過去十多天了,前些天市里組織部來了指示,讓洋河縣上先做一個縣長人選的推薦。

    但到現在為止,華子建還是一直都沒有表露過讓誰上的意思出來,也沒有召開常委會來商討這個人選,因為華子建不得不好好的考慮一下了,一個副手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

    自己任重而道遠,洋河縣的發展才剛剛有點起色,以后的路還長,沒有一個好幫手的確很麻煩,在華子建的心里,助手最怕的就是不聽話,在背后搞小動作,就像冷旭輝一樣的人,至于能力的大小,對華子建來說,未必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因為對一個小小的洋河縣的管理,華子建自認已經是游刃有余的。[網href="/>

    他和中國所有的領導一樣,希望自己的下屬能夠聽話,溫馴。

    在聽話,溫馴的基礎上,能力強那是最好,但不管怎么說,性格和人品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了,在洋河縣的最近一段時間里,局勢是很微妙的,各種人物都摩拳擦掌,對于冷旭輝的倒臺,不能單從表面來看,他是具有牽一發而動全局的味道。

    不管是自己派系的,或者是齊副書記那一派的,都在等著冷旭輝派系的人一個個下來,然后自己坐上那些位置。對于冷旭輝固有的那些人,也一個個的計算著,回憶著過去自己的行為,擔心著會不會隨著冷旭輝的倒霉,讓他們也進入洋河縣政壇的邊沿。

    華子建在辦公室喝著茶,細細的想了一陣,感覺目前在洋河縣有資格推薦的人,現在也就是馮副縣長和齊副書記兩個人了。至于常務馮副縣長,他還算是聽話,但他的資歷太淺,就怕壓不住剩下的幾個副縣長,在平時他們對他并不很買賬,不過這個問題到也不很重要,只要有自己撐著他,應該能鎮的住。

    但這里面有個問題,馮縣長他剛剛因為磚廠的事情給過處分,提出來肯定是毫無效果的,一定會被市里砍掉,那么剩下的就是齊副書記了,對這個人,華子建是堅決不愿意讓他上來,這人從華子建剛來洋河縣開始,就感覺他是個危險人物,他的城府和狡詐,在很多場合都體現了出來,特別是最近和自己的幾次較量,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懷叵測,這個人自己是難于駕馭的,所以華子建更不希望讓他上來。

    但除了這兩個人選,洋河縣還真的沒有夠資格的人選,在華子建的心里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最好讓市里直接選派一個縣長的人選,那樣的話,對自己最為有利,至少一個剛來的縣長在3.2年的時間里是不會對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脅,等他羽翼豐滿的時候,自己要么已經離開洋河,已經被秋紫云整下去了,要是沒離開,那自己在洋河也是根深蒂固了,更不會怕他,但這都是后話,主要是來個新手,自己在這時間還是相對好開展工作一些。

    華子建考慮了幾天,還是沒有一個確切的方案,不過華子建也不能就這樣一直拖下去的,那樣做的話,會讓馮副縣長認為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在有意的刁難。

    雖然他未必能當上這個縣長,但人往往會在這個時候充滿著幻想和希望的,自己何苦去破滅人家這一點夢想呢。

    華子建就決定在明天上班后,召開個會議,把這事情定一下。

    在這一天里,并不是其他人也和華子建一樣的悠閑,齊副書記和馮副縣長都忙活著,馮副縣長在市里是宴請這賓客,希望可以獲得市里領導的提攜,他今天不錯,還請到了常務副市長葛海浩,葛副市長是韋市長的鐵桿盟友,請來了他,換句話說就相當于請來了韋市長,這也算馮副縣長今天一個不小的收獲。

    他在吃飯,洗腳,歌廳,紅包這一條龍的操作后,感覺效果還是很不錯的,作為葛副市長這個人,他本來對洋河縣的縣長人選也沒有太多的想法,一個縣長根本都輪不到他來摻和的,雖然他也是柳林市的常委,但上面排名在前的還有好幾個人,他現在就剛好落個順水人情,既然這馮副縣長過去是哈縣長的人,哈縣長是華書記的人,那么他們也算是一鍋了,今天馮副縣長又是如此的殷勤,葛市長就說:“小馮啊,這件事情我會和韋市長談談,能幫忙的我會盡力的促成,但最后是個什么結果,就不好說。”

    馮副縣長能聽到葛市長的這句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哪里還跟讓人家給什么保證,就連忙說:“謝謝葛市長,成與不成在命不在人,就是成不了,我也不敢怪葛市長的。”

    葛市長點點頭,也就笑納了這一個大紅包了。

    而齊副書記同樣的沒有閑著,在今天這個周末,他已經到了省城,通過自己父親的一個戰友,現在是省軍區的政委,給常務副省長蘇良世傳了個話,請他給幫幫忙。

    按齊副書記的本意是想請常務副省長蘇良世傳一起坐坐的,他也準備了一份厚禮,但副省長蘇良世一聽是一個縣委副書記,就很委婉的推脫了,他對政委說,自己會找機會給柳林市領導打個招呼,應該問題不大,讓政委就不用在麻煩了。

    齊副書記也只能如此了,對于省上的這些高干,說良心話,想要請他們出來吃頓飯還真是很難的,沒有相當的關系和級別,他們是不會來應酬你的。

    到了第兩天上班,華子建就叫來了小張,說:“你給辦公室通知一下,今天晚上召開常委會議,議題就是研究上報洋河縣縣長人選。”

    小張馬上就出去聯系通知去了。

    華子建又忙忙碌碌的做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不過這次還好,因為是縣長人選,所以沒有誰來騷擾華子建,大部分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沒有一點希望的事情何必去勉強呢。

    華子建在下午吃完飯后就沒有出去,到現在為止,他還是沒有確定應該把人選釘在誰頭上,/>

    既然決定了,華子建又給幾個常委打了個電話,給他們做了一些安排和叮囑。晚上7點,會議在縣委的小會議室準時召開了。

    華子建和往常一樣,掐著點進了會議室。其他的常委也早就在各自的座位上等待他的到來了。

    華子建坐定以后,掃視了一下大家,在煙灰缸里摁息了煙蒂,輕松的,躊躇滿志的說:“今天請大家來,主要是商談一下縣長推薦人選的問題,大家也都知道,冷旭輝同志離開這個崗位已經好多天了,我們也不能再繼續的耽誤這個問題,請大家都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說到冷旭輝這個名字,華子建還是心里一動,多久了,這個名字一直是他心里的一個障礙,多少次他咬牙切齒的在默默的念叨著這個名字,而現在,每當想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他都有一種滿足感和成功感。

    華子建的話音剛落,組織部的馬部長就適時的接過了話頭:“既然華書記讓說,那我就先放一炮,呵呵,我提議馮建同志作為推薦人選,不管從職務順序和工作能力,馮建同志都應該是最合適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大家有不同意見也可以說說。”

    馬部長說完了這些,很討好的看了看華子建。這也是會前華子建特意交代他的任務,果然,他看到了華子建嘉許的眼神,馬部長就心里很幸福了。

    現在的常委會基本是一邊倒的形式,華子建和各位常委也都提前談過話的。華子建唯一沒有談的就是齊副書記了,但他一個人,呵呵呵,小小的泥鰍,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來。

    常委知道今天就是走個形式,現在洋河縣的局面再清楚不過了,沒有人會傻的來抵制華書記,所以大家就都開始了點頭,頷首,贊同和認可。

    但萬事都有個例外,齊副書記說話了:“同志們,馮建同志作為推薦人選我也很是贊同,但為什么不可以多幾個推薦人呢?這樣更加的便于市上領導的甄選。”

    此言一出,會議室一下就快速的安靜了下來,就好比是一堆人正在圍著一個美女夸獎,突然旁邊來了一人說:這美女是假的,他是人妖。.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