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七十九章:叱咤風云
    夜晚中,華子建依然沒有安眠,他也有委屈,也有傷感,但他不知道該怎么給華悅蓮訴說,他怕他的沒一個解釋都會讓華悅蓮去誤解,更加讓他們的裂痕加大。

    直到天色快亮的時候,華子建菜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當華子建睜開眼的時候,他沒有看到華悅蓮,坐起來四周看看,華子建知道,華悅蓮已經獨自離開了。

    華子建的情緒就低落到了極點,他坐在床上,拿起電話,給華悅蓮撥了過去:“悅蓮,你回柳林嗎?怎么不給我說下,我安排車送你。”

    華悅蓮在那面說:“不用了,我坐班車也很方便。”

    華子建說:“悅蓮,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我不知道應該怎么向你解釋,但你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還是愛你,我也沒有和向梅發生什么事情的。”

    電話那頭華悅蓮就哼了一聲說:“你有沒有和他發生什么事情,那只有你知道,你有沒有和他發生什么事情,現在和我關系也不大了。”

    華子建就一下的感到了恐怖,他拿著電話的手心已經出汗了,他忙說:“悅蓮,你什么意思,你不要走,我們再好好談談,我一定可以解釋清楚。”

    那面的冷笑聲響起:“呵呵,解釋清楚,難道還不清楚嗎?難道你昨晚的身體表現還沒有說明一些問題嗎?你當我是小孩啊,我們在一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什么時候有過那樣的情況,不用說了,我們結束吧!”

    華子建有點瘋狂了,他一下就從床上跳到了地面,他焦躁的在房間來回走著,是光著身子來回走,一面對電話里說:“悅蓮,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你冷靜一點,我可以答應你,我離開洋河縣,我到一個遠離著所有人的地方就陪你一個人,這樣可以嗎?”

    那面的聲音一點都沒有溫暖:“晚了,我一想到你和那幾個女人在一起的樣子,我都會惡心,也會嘔吐,我也試圖克制住自己的這種情緒,但我還是做不到,一閉上眼,我就會看到你們在床上翻滾的場面,我真的做不到心平氣和。”

    華子建的心已經冰冷起來,華悅蓮的這種感覺他有過,當初自己也是這樣想象著安子若的,這種感覺很難消除,他就像是一塊燒紅的烙鐵在心上深深的留下了烙印,除非你把心摘掉,不然永永遠遠都不會消除。

    但華子建依然力求挽回這個狀況,他說:“悅蓮,我可以發誓,我真的沒有和向梅有一點的關系。

    ”

    “哈哈,哈哈,發誓,你認為那管用嗎?你認為那可信嗎?子建,我們放手吧,我真的無法忍受那樣的事情,或者你的確還在愛我,或者你和她們僅僅是逢場作戲,但我受不了,我無法再相信你,這樣我們還有什么美好的愛情和未來呢,不要勉強自己,我走了。”

    電話中好像華悅蓮也哭了起來,很快,電話就掛斷了,當華子建在一次次的撥過去電話的時候,那面已經關機了,房間很安靜,只有華子建一個人坐在那里呆呆的傷心,他的眼淚也少有的流了下來,他想起了一手歌,他開始低聲的吟唱起來:

    一份愛情

    兩個人累這樣的結果

    這樣的感覺真的讓人心碎一個人哭

    她在后悔不斷地重復/>

    可還是哭了哦情人的眼淚

    是因為愛著誰哭紅的眼睛看了叫人心碎哦情人的眼淚

    是因為深愛誰不能自己控制眼淚淚干了以后。

    再后來,他手機響了幾次,都是請示工作的電話,但華子建輕輕的暗下了鍵盤,他都沒有接聽,他把自己關在這個房間里,呆呆的坐了很久很久,他的心已經冷了,而傷感和痛苦壓彎了他往昔挺拔的腰。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華子建都沒有聯系上華悅蓮,他專門的跑了一趟柳林市公安處,但那里的人告訴他,華悅蓮請假了。

    華子建又趕到了省城,找到了華書記的家,他敲門進去,華書記打開了們,他沒有讓華子建進來的的意思,只是把門開了一尺左右,冷冷的看著華子建說:“怎么了,華子建同志,難道你還要丟人丟到省城來嗎?”

    華子建低聲說:“華書記,你和悅蓮都誤會我了,那些都是傳聞,我今天可以當著你的面給悅蓮講清楚,請你給我一個機會。/>

    華書記用厭惡的眼神看著他,說道:“華悅蓮在家,但她不會見你,而你做的那些骯臟的事情也不用讓我們來聽,我不想罵人,但我還是要對你說一聲,滾蛋吧,再不走我就給門警打電話了。”

    說完話,華書記就把們使勁的碰上了,就在這一霎那,華子建知道,自己的這一段愛情算是結束了,他可以對華悅蓮低聲下氣的求情,也可以聽憑華悅蓮對自己的指責和埋怨,但他不能容忍一個政敵對自己這樣的蔑視和侮辱。

    華子建是圓滑老道,他也可以忍辱負重,但他同時還有高傲的一顆心和一份自尊,這是他與生具有的傲氣。

    他緩緩的離開了華書記的家門,在樓下,他多么希望華悅蓮可以從窗戶上探出頭來,哪怕什么都不說,也不用她招手,就是看一看他,也讓自己看一看她,那樣,或者他又會沉默希望和信心,然而,什么都沒有,他癡癡的看了著華書記家的窗戶,看了十多分鐘,他終于離開了這里,離開了省城,帶著哀傷和凄涼,一個人回到了洋河縣城。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進的辦公室,也不知道在走廊過道有誰和他打過招呼,他整個人都麻木著,他的眼神也沒有了過去那咄咄逼人的神韻,他讓巨大的傷痛擊敗了。

    直到好幾天以后,他才開始恢復了一點知覺,在這幾天里,他幾乎沒有說過什么話,也沒有出過辦公室,每天的飯菜都市小張悄無聲息的端來,而很多不大重要的工作,小張也幫他推掉了,因為小張理解他,雖然不知道他是為什么,但知道他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而冷縣長和何斌在期待著市里對華子建的問責,他們相信市里不會不聞不問,特別是韋市長不會輕易的放過華子建,他們每天都在關注著上面的動向,在看到華子建這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時,他們知道,他們投給華子建的那枚炸彈已經爆炸了,至于是怎么響的,炸彈的殺傷力有多大,他們不得而知,但顯而易見的,華子建已經中彈了,他被擊垮了。

    華子建被擊垮了嗎?也不完全是這樣,他在痛苦中,卻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雖然提不起精神,但他還是知道有點事情必須去完成,他轉而希望可以用充實的工作來慢慢的淡漠這種傷痛,他在盡力的讓自己振作起來。

    這樣的沮喪到底被一件事情給扭轉了,他接到了一個電話,這是安子若的電話,在電話中安子若說:“子建,我準備這一兩天就到你們洋河縣去,對你上次說的溫泉做一個實地考察,你有時間陪我嗎?”

    華子建的熱情和情緒被點燃了,這幾天的頹廢被一個巨大的希望沖擊著,安子若的到來,極有可能讓自己的洋河開發大思路得到實現,對于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來說,這種對成功和事業的渴望,在很多時候是可以超越一些個人的情感。

    華子建忙說:“子若,你來考察我很歡迎,你來吧,最近我有時間陪你。”

    安子若就笑著說:“怎么,你真的準備給我來美男計啊,嘻嘻。”

    華子建苦笑了一下,他情緒是好了一點,但還沒有達到隨便開玩笑的那中地步,他說:“我只是想真是的讓你看一看洋河縣,看一看溫泉的價值。”

    見他說的很認真,安子若也收起了玩笑,說:“我最近也查詢了一下相關的資料,也走訪了幾家地質勘察院,對溫泉有了更多的了解,希望你們洋河的溫泉能夠適合我的要求。”

    華子建說:“是的,雖然我和希望你來投資,但我也不希望你盲目的投資,雙贏才是王道。”

    安子若真誠的說:“謝謝你可以這樣想,那時間就定在后天吧,后天我會過去。”

    放下了電話,華子建的思維可以活躍起來,他搓著手在辦公室走來走去,他感到有點興奮,有點激動,如果可以談成這個項目,自己就會給洋河帶來新的機遇和生機,對下一步五指山的開發也創造了一個有利的局面,要不了多久,洋河就會以一個心的面貌展現在柳林市的面前。

    他拿起了點話,連續的發布了幾個指示,對旅游局的蔣局長,對招商局的王局長,規劃局戴局長/>

    后來他有給秘書小張打了個內線電話,說:“小張,你給我去找一下洋河縣南郊溫泉的詳細資料,嗯,設計院,地質局,反正我也搞不清楚,那里有就到那里找,越快,越全越好。[網href="/>

    他的聲音可以變大了,也變得沉穩和威嚴了,這讓秘書小張送了一口氣,他知道華子建又活過來了,他連忙答應說:“書記放心,我現在就去查找。”

    華子建自己也不閑著,他打開了電腦,在網上惡補起了溫泉方面的知識。

    看了一會,桌上的電話又一次響了,華子建一看是保密電話,知道是上面的,看看電話號碼,秋紫云的,就趕忙接通說:“你好,秋市長,我是華子建。”

    秋紫云在那頭語調平穩的說:“子建啊,聽說你前幾天上了一趟省城?干什么去了?”

    華子建腦袋里現在段是溫泉,一下還沒反應過來,自己上省城做什么,這樣猶豫了幾秒就想起了自己是到華書記家去了,就忙說:“奧,是一點私事,秋市長怎么知道的。”

    秋紫云依然很平穩的說:“我在省上也是有幾個朋友的,好像有人見你到華書記那里去了,是不是?”

    華子建大吃一驚,這樣的事情秋紫云都能知道,那偌大的一個政協家屬院,難道還有人認識自己,他不敢多想了,怕增加秋紫云的懷疑,就說:“是的,本來是找華書記女兒的,但吃了閉門羹。”

    秋紫云那面有好一會沒有說話,華子建就準備給秋紫云把事情說清楚,他不希望秋紫云對自己有疑心,認為自己和華書記還有什么隱私,他就又說:“華書記的女兒過去在洋河縣呆過,我去找她。”

    這時候秋紫云才說話:“你說的是華悅蓮嗎,你和她,奧,是這樣啊,我就說嗎,你怎么會去見華書記,那你沒找到人嗎?”

    華子建說:“秋市長,嗯,叫習慣了,是秋書記你也認識華悅蓮。”他沒有正面回答秋紫云,他現在不想提起這段傷心來。

    秋紫云說:“我見過她的,很漂亮的一個姑娘,是不是華書記不希望你們發展下去?”

    華子建實在不想繼續談這問題了,但他又不能失利的打斷秋紫云的問話,是好說:“我們有點矛盾。這次秋書記有什么指示嗎?”

    秋紫云大概也感覺到華子建不想談論這個話題了,她就說:“我想問一下你,上次給你說的事情好像你還沒有執行,你在想什么?”

    華子建的頭就打了,他知道秋紫云說的是向梅的任免問題,但他真的不好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把人家免去,他遲疑了一下說:“秋書記,我上次給你匯報過我今年的規劃,很快洋河縣就要啟動幾個旅游的大項目,這個向梅和他老公都市可以幫洋河縣爭取到大筆資金的,所以......。”

    “所以你寧愿違抗我的指示,是這樣嗎?既然你和華悅蓮在談戀愛,你為什么又和這個姓向的女人搞的亂七八糟的,嗯。”秋紫云的態度強硬了起來。

    華子建對秋紫云算是很了解的,秋紫云給人的外表很隨和,但實質上她是具有所有女性的固執和認真,她所交代的事情在別人感覺已經過了,大家都忘了的時候,她往往還是記得清楚,而且在必要的時候她還會復查的,所以華子建有點為難了。

    想了想,華子建就說:“這樣你看行不行,等今年年底,我免去她的這個職務,不然我的面子,還有人家的面子都掛不住。”

    秋紫云就冷笑了一聲說:“誰來顧及我的面子,我現在連一個縣委書記都指揮不動,你說我是不是很無能。”

    說到這,秋紫云就把電話生氣的掛斷了。

    不說華子建拿著話筒在發呆,就說秋紫云坐下以后,眉頭就擰了起來,這個華子建現在是不是感覺自己的翅膀硬了,可以不在乎自己了,還有上次在會上呂副書記一聽到韋市長說要調查這個女人的時候,就急急忙忙的跳出來反擊韋市長,這兩者會不會有什么聯系呢。

    這個姓向的女人會不會是呂副書記要求提升的,不然他怎么會那樣明顯的幫華子建開脫,而這個華子建現在死活不免去她,或者也和呂副書記有點關系,這樣看來,這個女人和華子建,還有呂副書記他們三者必然有一個紐帶聯系在了一起。

    那么華子建為什么要這樣做,他為什么要背著自己搞這一手,如果是迫于壓力,他可以給自己明說啊,他卻擺出一副要讓這女人為洋河縣出力的幌子來,他到底想干什么。

    秋紫云疑惑了,同時對華子建也有了一些猜疑,官場中的友誼總是很難讓人完全放心。

    華子建還在發呆,他幾乎想馬上就按秋紫云的意思把向梅換掉/>

    就在他決定剛剛下好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辦公室的們開了以后,向梅滿面春風的走了進來,進來就說:“書記,書記,我剛和省交通廳的海廳長聯系了,他說只要我們把立項這些基礎工作做好,多的錢他也不敢說,三兩千萬問題不大,他還讓我什么時候到省城去一趟,好好談談這個事情。”

    華子建一下愣住了,他不知道這事一個好消息還是一個壞消息,幾千萬的撥款,假如用在洋河,以后的回報就是幾個億,幾十個億,洋河也就從此翻身,洋河縣的百姓也會逐漸的富裕,這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對華子建是,對所有的其他官場中人都一定是的,就算有的想要撈錢的領導,但可以出政績,可以造福一方人民,他們其實也是會高興的,當然了,這有個前提,不要和他自己的利益沖突。

    高興歸高興,但自己怎么給秋紫云交代呢?這是華子建一個難題,他對向梅說:“向主任,那么你打算怎么辦呢,有沒有信心拿下這個項目?”

    向梅就嬌笑著說:“這個海廳長和我家老蔣關系最好,對我這嫂子也很不錯的,我要去找他,他多少還是要給了面子。”

    華子建猶豫了起來,他在這兩難間反復的徘徊著,向梅還以為華子建在考慮這個項目問題,也不敢隨便的打擾他的思路,她哪里知道,華子建現在想的是她的主任位置問題,華子建想了很久,他最后還是相信自己和秋紫云的相互信任,他決定冒一次險,惟愿秋紫云顧念著自己和她這些年的親密交往,不會對他真的生氣。

    但是,或者他錯了,永遠都不要忘記一句話:女人的心,海底的針。

    華子建就對向梅說:“行,那你就準備一下,最近抓緊配合老蔣他們,把理想和前期的工作做好,然后你到省城去,要能拿下這個項目,我在洋河縣為你擺慶功酒。”

    向梅有睜大了眼問:“真的嗎,我不要什么慶功酒,我把錢要來了,你好好請我一頓,單獨的請我怎么樣?”

    華子建長噓了一口氣說:“好,我一定請你。”

    向梅離開了,但華子建的心情一點都沒有輕松起來,他無法確定剛才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正確,但既然已經這樣定了,那就好好的把事情做好。

    他又投身到工作中來了,他暫時的忘記了自己的劇痛,也忘記了自己會面臨的危機,他專心的,認真的讓自己動了起來。

    過了兩天,安子若果然來了,她還帶來了兩個人,他們在賓館間的面,華子建帶著旅游局的蔣局長和招商局的王局長,一見面,華子建感覺安子若更有氣質和風韻,她眉目如畫,清麗難言,言行和舉止端莊嫻雅,美目流盼中,那一顰一笑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韻味。

    華子建就對安子若介紹說:“這為是我們旅游局的蔣局長,這位是招商局的王局長。”

    他又側身對兩個局長說:“這位是我的同學,現在省城的美女大老板安子若女士。”

    安子若就笑了起來,說道:“你們不要聽他瞎扯,什么美女大老板,婦道人家一個,對了,我對你們介紹一下,這位長的英俊的青年叫韓磊,是我的助手,海歸的,幫我管理公司內部事宜。”

    華子建很客氣的和這個年輕人握了一下手,那年輕很自信的對華子建笑笑,華子建也回了一個微笑,他把眼光有轉到了安子若旁邊的那位美女身上說:“這應該也是你的助手吧?”

    安子若搖了一下頭說:“我可沒有那么大的能耐,這個美女呢,叫江可蕊,是我在國外認識的朋友,現在是省電視臺的臺柱呢,節目主持人,這次陪我來旅游,我就帶她來看看山,看看水。”

    華子建點頭笑笑,只是他很少看省臺,也不知道對方是主持的什么節目,這個美女到很大方,伸出了纖纖玉手和華子建握了一下,華子建就感到那小手柔若無骨,潤滑柔和,他就蜻蜓點水般的捏住了幾根手指,稍一接觸,趕忙放開。

    那美女看出華子建有點窘迫,感到很是好笑,就抿嘴憋住,華子建也看出了她的表情,自己有點不大自然了,再認真的一看這個江可蕊,真的越看越有味道,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她在各人臉上轉了幾轉.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優雅之氣。

    但這都不是主要的,在這個美女的身上流露出一種高貴的氣質,這種氣質不是常人可以模仿出來的,這事一種真正的高貴氣息,在溫柔隨和的背后,有著一種難以掩飾的傲氣。

    安子若招呼大家坐了下來說:“這次我來就是看看地方,在看看溫泉的質量和出水量,另外還想和縣上談談你們優惠的條件。”

    華子建說:“安子若,你們也坐了一天的車,肯定很累了,我們今天就先吃飯,休息一下,明天到溫泉去實地考察,至于洋河的優惠政策,現在不急,等你看好了再說。”

    安子若就笑著說:“不過我也相信老同學是不會讓我太吃虧是不是。”

    這旅游局和招商局的兩個局長就一起的笑著說:“那是一定的,華書記剛才還念叨你呢,說你很有魄力,讓我們好好配合。”

    安子若點下頭問:“華書記,你真的這樣說過嗎?”

    華子建很嚴肅的說:“千真萬確。”

    這樣一轉頭,他就又看到了那個叫江可蕊的美女了,她也正很專注的看這自己,華子建連忙就轉過了頭去。

    這個叫江可蕊的女孩,看到華子建慌亂的移開眼神,就心里一笑,她早就聽安子若說過她和華子建的很多故事,對華子建她一陣有種好奇的心理,就在來的路上,她們還談到華子建,從安子若的語氣里,這個華子建已經是很完美的一個男人,江可蕊就一路在想,這個男人長什么樣,他瀟灑嗎?他多情嗎?他氣質好不好?

    現在見到了,她感覺和自己的設想很匹配,這確實是一個少有而有獨特的人,他的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冰冷孤傲的眼底充滿了平靜,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驚嘆,只是今天的他,似乎身邊圍繞著一股冰涼的氣息。

    是的,她無法想象華子建在最近幾天所受到的折磨,如果換做其他一個人,或者已經倒下了,但華子建依然還可以和他們侃侃而談,雖然悲傷會不是的涌向心底。

    華子建就對自己帶來的兩個局長說:“那面酒宴準備的怎么樣了,把郭副縣長也叫來,一起陪陪我們這大老板。”

    安子若嘴一撇說:“子建,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在叫我大老板我就不理你了。”

    華子建笑笑說:“本來就是嗎,又沒人劫持你,看你怕的,好了,那請安子若同志先去吃個飯怎么樣?”

    安子若站了起來,對身邊的兩個人說:“你們收拾一下,先吃飯去。”

    安子若的朋友和助理就一起站了起來,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華子建他們又稍微的等了一會,見他們過來了,幾個人就一起到了酒店二樓的餐廳。

    安子若一面走著,一面含情脈脈的對華子建說:“沒想到我們竟然有可能合作在一起做事,我很高興,你呢?”

    華子建也點點頭說:“我也很高興,至少你不是一個讓我討厭的商人。”

    安子若又問:“你怎么樣,今天看你臉色不是很好,有什么為難的事情嗎?我能不能幫上忙?”

    華子建搖下頭說:“你幫不上,但我還是很感謝你的關心。”

    說話中,就到了餐廳的大包間,今天酒店的生意不錯,來來往往都是熟人,每一個人在看到華子建的時候,都會恭順的點頭問好,側身讓道,這讓安子若也不由的對華子建有點肅然起敬,在這個時候,她也算是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中國,有錢確實很拽,但在權利的面前,錢就遜色了許多。

    包間內裝飾豪華,配有高檔沙發、背景音響等,使人感受到一種拂面而來的尊貴祥和氣氛。

    華子建和安子若劇中而坐,華子建的左面是兩個局長,安子若的右面是江可蕊和那個助理,還留了一個位置是給郭副縣長的,他電話已經打了,說馬上趕過來。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