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五十五章:叱咤風云
    周一上班后,華書記就親自打電話給秋紫云,說自己想和她商議幾個問題,秋紫云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說馬上過來。[網href="/>

    華書記在昨天哈縣長走了以后,也仔細的想了很長時間,對最近省上的大風向變換,他也是有所擔心的,雖然樂省長上來以后,未必就會拿柳林市開刀,但以后自己對秋紫云再想如過去那樣對待,只怕就有點難度了。

    柳林市將來的走向也會變得撲朔迷離,自己那大權獨攬,說一不二的時代也會一去不復返,秋紫云的身價隨著樂省長的主政,會變得越來越高,自己也應該早作點打算。

    后來華書記就決定了,在這段情勢不明之際,自己要搶時間,早布局,洋河縣的書記確定,宜早不宜遲,遲則恐有生變,那時候再想定,只怕難度就會加大了。

    他決定就在最近,把哈縣長的事情定下來,現在先探一探秋紫云的口氣。

    秋紫云在華書記秘書的陪同下走到了華書記的辦公室,華書記站起身來,離開了辦公桌招呼說:“我沒有打擾秋市長的工作吧。”

    秋紫云客氣的說:“那的話,你叫我談話這就是工作,書記還這么客氣。”

    說著話,也不等華書記在招呼,秋紫云自己就坐了下來。

    華書記也踱到了沙發的跟前,坐了下來說:“年關將近,工作很多,秋市長最今也很少回去吧,還是抽時間多回去看看,一個人在這里也辛苦了。”

    秋紫云接過秘書剛泡的茶水,抱在兩支手中,說:“顧不過來啊,等這一陣忙過了再說,老夫老妻的,也都相互能理解。”

    說是這樣再說,秋紫云的心里卻真的有點酸楚,前兩天老公還來了電話,說了很多氣話,兩人吵了幾句,還是因為她回去的少,家里照顧不到,女兒前段時間生病,老公一個人照顧,也沒給自己說,估計也怕耽誤自己工作,但電話中吵架的時候,就把這事情也作為罪行,狠狠的數落她了一頓。

    秋紫云為這還哭了一場,現在自己給華書記說能相互的理解,唉,說起來就臉紅。

    華書記就說:“能理解就最好,工作家庭都重要啊,對了,秋市長,我最近聽到很多關于洋河縣的問題,現在吳宏德一走,洋河就成了一盤散沙了,我們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把他們的班子搭起來,不然年底事情很多,洋河縣沒有個主心骨,對工作不利。”

    秋紫云沒想到今天華書記叫自己來是為這樣一件事情,她一時有點措手不及,最近秋紫云的關注重點一直在省上,下面的事情她考慮的也確實不多,現在突然聽到華書記這個提議,她就不好馬上回答了。

    想了想,秋紫云說:“班子建設是應該的,只是我還一直沒考慮過洋河的問題,這樣吧,讓我在想想,過兩天在給你回話怎么樣?”

    華書記臉上明顯的就有點不快,這不是推口話嗎?你以為我真的要和你商量,你也有點高估自己了,我不過就是給你打個招呼,不管以后怎么樣,現在你還沒到和我分庭抗拒的那一步,不管是我在柳林市的根基,還是柳林市常委的比列上,我依然還有絕對的優勢在。

    華書記就淡淡的說:“我知道你忙啊,所以我想的多了一點,也基本有個思路了,你看看這樣如何,讓哈學軍擔一點擔子起來,把全縣的工作抓上,他過去縣長的職位就讓現在的常務副縣長冷旭輝接上,這樣我們也可以省點心。”

    秋紫云暗暗的哼了一聲,你真會想,這都是你華書記的人,兩個位置你都不放過,人家說吃肉的也要給人留點湯,你倒好,連鍋都端了。

    秋紫云就慢慢的把臉也嚴肅了起來,只是她也明白一個現實情況,像這樣的人事問題,只怕華書記早有計劃,自己就算不滿意,也很難扭轉他的想法,那自己該怎么辦?

    華書記見秋紫云沉下了臉,半天不接自己的話,知道她是心里不舒服,但這也是由不的她的性子,這兩個位置自己是勢在必得,他就自己又說了:“那么秋市長是不是有其他人選可供參考啊?”

    這也是將秋紫云的軍,在洋河縣只怕秋紫云沒有什么合適的人,她就是一個華子建,但不管從排序還是資歷上講,都輪不到他華子建,更何況自己還想在下一階段拿下他。

    秋紫云也很明白華書記這不過是一問,自己本來在洋河也沒什么得力的人,華子建不錯,但現在時機還不成熟,自己提出來也是枉然,她就說:“要不我們在市里也看看,多考慮幾個候選人有個比較。[網href="/>

    華書記呵呵一笑,這個問題他早就有所準備的,他也考慮過秋紫云會這樣說,他就講到:“洋河縣我們已經連續的下派了好幾個干部了,這樣的比列不宜過大,那樣基層會有看法,也不利于當地的發展,這次就在本地選拔,你說呢?秋市長。”

    這一下子就把秋紫云的退路全部封死了,秋紫云有點氣悶,想了想就說:“那么常務副縣長華書記是如何考慮的。”

    這一問,到把華書記給問住了,他沒考慮這個小問題,心想等兩位主管敲定了,那后面該增補就增補,都無關緊要的,現在秋紫云突然提出,他就愣了下,才說:“那個無關緊要吧,可以等一步。”

    秋紫云卻不依不饒的說:“既然要搭班子,就一次搭起來,免得以后又要重來。”

    秋紫云說這話也是無奈之舉,目前自己還不能和華書記相抗衡,那么要是可以達成一個妥協,讓華子建當上常務副縣長也是一個明智之舉,既可以讓華子建再上一層樓,為下一步時機到來做鋪墊,又可以讓華書記無法在短期向華子建發起攻勢,這也可謂是無奈中的兩全其美。

    華書記也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秋紫云咬著一個常務副縣長的用意他明白了,看起來這秋紫云和華子建的關系真不錯,華子建可以為秋紫云拒絕自己的橄欖枝,而現在秋紫云卻為了華子建的安慰,舍得出一個縣長和縣委書記的位置來換,真是情深意長。

    華書記需要一個短暫的考慮,不同意秋紫云的想法也是可以的,自己就強行的讓常委會通過,但感覺這樣過于專橫了,隨著樂省長在江北省主政的傳聞在不斷的擴散,秋紫云后期是肯定看漲的,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帶來一些常委的反感,但就此同意了秋紫云的建議,那華子建這小子就一時半會不好動了,剛剛提升了常務,馬上又那過去的問題說事,這走到那都說不通的,而這個人又太過奸詐,錯過了這次機會,在想讓他上套著實困難。

    華書記就很長時間沒有說話,秋紫云也不急,本來這妥協都是很勉強的,華書記同意了,自己心里也不會太舒服,他不同意,自己也不會太難受,秋紫云就在兩可中等待著。

    華書記也是進退維谷,他幾乎就想一口回絕秋紫云的建議,但老誠圓滑的他,還是強力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沖動,想了想,說:“那秋市長的意思是把常務副縣長一次定了吧,嗯,這也可以的,你看這樣怎么樣,今天我們就先談到這里,改天上會,把這個情況讓其他同志也議議,需要的話,就一次把這三個都定了。”

    秋紫云心里一股怒氣就升了上來,你老華也太不像話了,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啊,你提的人都有姓名,我提的人你問都不問,那行,等上會在說,就算你能通過他們兩個,但我也要讓你知道什么是艱難,什么是難受。

    兩人就不歡而散,華書記也是費力的想了很長時間,剛才他一直沒有確定下來自己該不該同意秋紫云的想法,現在他想了很久,還是拿不定主意,對這個華子建,他有太深刻的仇視。

    華子建今天上班卻是很忙,在常委會上他一舉挫敗了哈縣長的計劃,這一舉動在小小的洋河縣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頭條新聞,歡樂的人和痛苦人并存著,希望的心和失望的心都在想著他,咒罵,贊譽,佩服和嫉恨相聚在整個洋河縣,他一下子就成為了一個集榮辱為一身的焦點了。

    那些本來是滿懷憧憬,看看就能飛黃騰達的人,他們的悲傷是無以言表,帶著凄苦,他們都找到了哈縣長,一起感傷著。

    而那些本來就要在洋河縣的官場中銷聲匿跡的人,突然之間又獲得了新生,他們是喜出望外和不可思議的,一個小小的副縣長,力挽狂瀾,狙殺了以一個縣長,一個副書記,一個常務副縣長為聯盟的實力群體,這不得不說在洋河縣的政壇上創造了一個奇跡。

    他們就必不可少的要對華子建表露出崇拜和敬仰,電話,好煙,好酒,禮品,都源源不絕的送到了華子建的辦公室,這一下就讓華子建有點吃不消了,這是辦公室啊,再這樣川流不息的來人,自己那受的了。

    他就只能躲避了,躲那去?華子建想了一會,就記起了高壩鄉現在正在維修水利,前些天,那面的林副鄉長和鄉長還專門的過來邀請過自己,說請自己下去關心一下他們鄉上的基礎建設,華子建準備到那去躲一天了,免得自己在辦公室難受。

    他給縣委辦公室的黃主任打了個電話,問有沒有車,黃主任不敢怠慢的,現在的華子建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他已經遙遙的成為了洋河縣一大勢力集團的老大,黃主任就說:“華縣長要下去經常工作嗎,車有呢,我馬上給你安排。/>

    華子建到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客氣的道過謝,吃過了中午飯,他稍微的準備了一下,就下鄉去了,今天秘書小張請了一天假,說陪他老媽到市里檢查身體去,沒有小張的伴隨,華子建還真的有點不大習慣了,在車上也沒人和他說話,就這樣悶著。

    半道上華子建還打了一個電話,那面鄉長說書記張茂軍不在,進城辦事了。

    華子建本來也不大待見那個張茂軍,聽說他不在更好,就說:“沒關系的,有你夏鄉長在就可以了,呵呵呵。”

    路況越來越差,顛簸的厲害,化了2個多小時到了鄉上,夏鄉長和這女副鄉長林逸都在,對華子建很是熱情,他們幾個平常有書記張茂軍在,很難說的上什么話,也很難出的了什么風頭,那個張茂軍太過強勢了,今天就感覺好了很多,一起把華子建迎接進了鄉政府,陪著華副縣長說說工作,談談局勢,聊聊家常,那個美啊。

    華子建在鄉政府待了兩個小時的樣子,就說:“這次來我想看看你們水渠維修工程,所以我們就先去轉轉,一會回來在聊。”

    夏鄉長看看天色昏暗,像是要下雨,就說:“要不我們給你詳細的匯報一下吧,這里水渠工地還遠,萬一一會下雨了,路上稀泥爛滑的,怕不好走。”

    林逸也說:“華縣長,你就坐這休息一下吧,平常你在縣上也很辛苦,出來了就松散一下自己,我們也不揭發你,嘻嘻嘻。”

    華子建笑著說:“我是真想去看看的,不是做樣子,上面撥點錢也不容易,我們不能馬虎。”

    那林逸就說:“看來華縣長是不放心我們啊,怕我們敷衍了事。”

    華子建看看她,開玩笑說:“是不是你在里面吃好處了,嗯,怕我去查看。”

    兩個鄉長就笑著大呼冤枉,一起陪著華子建去看工地了。

    也沒開車,華子建喜歡這樣隨意的走走,這樣的感覺也不錯,幾個人一路聊著,沒有一點壓力和拘束,看著野外的山景,沒多長時間,也到了工地。

    一行人在夏鄉長和林鄉長帶領下,對工程做了檢查,華子建詳細詢問了修路款項的籌備情況,最后華子建再次強調了施工安全和民工生活問題,一直轉了一兩個小時,回到鄉政府的時候,已經是到下午5點多了,華子建就說準備回城了,夏鄉長和林縣長再三挽留,這可是個零距離討好上級的機會,要在平常,張書記在,他們那能像今天這樣和華縣長說怎么長時間的話呢。

    華子建也怕回去,知道這一兩天不會安寧的,就答應了,在鄉上吃個飯。

    夏鄉長和林逸很是高興,就張羅晚餐,鄉上也就那條件,沒有什么饕餮大餐,但菜的數量那是管夠的,酒那是要喝夠的,在這些地方的講究就是“關系好,要喝倒,關系深,一口蒙,關系淺,喝一點,”不把客人喝翻,主人會痛不欲生的。

    華子建就有點麻煩了,他巧妙回絕,左沖右擋,終究是好漢架不住人多,猛虎敵不過群狼,在敬酒,碰酒,上級酒,關系酒,感謝酒,代表酒等等名目繁多的一陣陣猛烈的攻擊下,華子建還是被他們放翻了。

    吃過飯,見時間不早了,華子建有點迷糊的的說:“今天酒喝多了,感謝你們的招待啊,我現在可以回城了吧。”

    林逸就建議道:“華縣長,時間不早了,天都黑了,不如到鄉鎮府住宿一晚如何?”

    華子建看看手表,都快七點過了,冬季天黑的早,又是一個陰天,到處黑黑一片。

    “我要回去的,每天事情多,等空閑一點了,什么時候在你們這好好的住幾天!”華子建暈暈乎乎的揮揮手,還是要走。

    大家又勸了幾句,但見他堅持要走,只好一起把他送出來,這時候,林逸朝華子建笑著說道:“華縣長,我明天也在政府半點事情,能不能今天搭你車回去?”

    “行啊,這有什么不行的!”華子建也沒多想,就同意了,他們坐上了車,打開車燈,一路就往縣城開去了。

    看著華子建的車緩緩離開,夏鄉長微有一絲遺憾。這么好的一個機會,居然沒能留下縣長大人。

    林逸帶來一絲寒冷,坐在了華子建的旁邊,華子建見林逸的羽絨服下,僅僅穿了一件貼身的內衣,連毛線衣服都沒有。光潔的脖子,修長而白晰,看上去很誘人。林逸的胸部好象很大,至少隔著厚厚的羽絨服還能感受到出來,這就更加證明她有料。

    好在華子建見慣了美女,對林逸倒沒多少心思。雖然林逸長得還不賴,姿色在整個洋河縣也算得上出類拔萃的,卻也勾不起華子建欲~望的眼神。

    看到華子建微微閉上雙眼,幾乎都沒有正眼瞧過自己,林逸就覺得自己有點失敗。多少人都喜歡自己的胸,連一些小姐妹們也常常夸它長得美完,彈性很好,走路的時候都能象彈簧一樣蹦達個不停。

    林逸自信在政府機關里,那些上了年紀的干部,沒一個逃得過自己嫵媚暗示,但是華子建偏偏例外,就拿上次來說,看看他就要激動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他還是剎住了車,林逸扯緊了一下羽絨服,悄悄地打量著華子建,現不知什么時候,他已經睡覺了。

    林逸上華子建的車,絕對不只是明天要回城辦事這么簡單,她有她的想法。雖然華子建只是一個副縣長,在洋河縣還沒有多少絕對的權勢,但從前一天那一場常委會上,林逸已經看出了華子建的威力了,做為一個精明的女人,林逸已經看到了他未來的希望。

    當然,她上華子建的車,并不是想陪華子建上床,只是想借這機會,向華子建表達一下自己的意思,努力向他靠近的味道。她也是一個具有野心的女人,這無可厚非,在宦海這條路上,不進則退,沒有誰不想走的更好,走的更遠。

    在華子建面前,她早想好了,上床當然是最后不得已的辦法。但是她相信,只要自己向他表示了忠心,在以后的工作中,自己就多了一個支持的重要籌碼和支柱。坐上領導的車,并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林逸就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晚上十點鐘,車才進了縣城,林逸就想請華子建到家里去坐坐,沒想到華子建淡淡地拒絕了。“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一句話,斷了林逸所有的念想。

    這個夜晚華子建睡的挺踏實的,在夢中他還夢到了華悅蓮,兩人相擁著漂浮在藍天白云的下面,看著腳下那起伏不定的群山綠水,自己好像很快樂,很幸福,添上的風一點都不大,柔柔的,那樣的感覺真好。

    天亮了,華子建的生物鬧鐘把他喚醒,華子建就看看表,還不到七點,這個時候他就回想到了晚上的那個夢,他拿起手機,像往常一樣的撥通了華悅蓮的電話,這已經是他最近必做的一件功課了,那面就傳來了華悅蓮慵懶模糊的聲音:“求你了,讓我再睡一會吧,我不想起來啊。”

    華子建呵呵的笑了,就說:“那明天我不給你打電話了,你自己起來。”

    那面華悅蓮的聲音就清晰起來:“你敢,你敢不打試下,那我就三天不接你的電話。”

    華子建很委屈的說:“給你打你說我煩,不給你打你又威脅我,難啊,做男人真難。”

    “嘻嘻嘻,那下輩子你做女人,我來做男人。”華悅蓮說。

    華子建想了下說:“算了,還是我做男人,你沒這方面的經驗,做男人了很多功能你都不太熟練。”

    華悅蓮就罵了一句說:“流氓,不和你說了,我要起床了。”

    華子建嘿嘿的笑笑說:“我也準備起來了,對了,昨晚上我夢到你了。”

    那面華悅蓮就:“呸,呸了兩聲說,一大早不能說夢,等中午你在講給我聽。”

    華子建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華子建洗漱一番,老一套的泡茶讀報,看文件,一會上班的人都陸陸續續的來了,樓道里也有了生機,熱鬧起來,腳步聲,招呼聲,玩笑聲,鑰匙開門聲響了起來。

    華子建辦公室的門這時候是敞開的,華子建是可以從那踢踢踏踏,或者咯噔,咯噔的腳步聲中大概的聽出都是誰在外面走路,他有時候,在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很興趣盎然的聽著這些聲響,做出一些很可笑的幻想。

    那踢踢踏踏,腳步都抬不起來的一定是發改委的老趙,他每天都是要死不活的樣子,好像一副苦大仇深的痛苦在壓抑著他,久沒見他展開眉頭好好的笑上幾次,不對哦,記得有次是見他笑了的,好像是一個人送禮送錯了人,本來是給趙主任的,沒想到送他手上了。

    那咯噔,咯噔聲音最響的一定是經委的雪莉,她那高跟鞋跟子也太細了,只有指頭那么粗一點,華子建每次看到她,總是做好了一副要搶救她的準備,老是是會擔心的,生怕那鞋跟子會卡在樓梯的縫隙中,一個跟頭玩完了。

    不過聽說這個妹妹也不簡單,和政府好幾個局級干部都有點傳聞的,有次華子建在喝酒的時候,還隱隱約約聽誰說起,說這雪莉床上的功夫了得,據說還是難得一見的白虎結構,那就讓華子建不得不沉思了,那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形狀呢?

    華子建正在胡思亂想,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一看是外線的,他趕忙打住剛才的意淫,抓起話筒,就聽那面秋紫云美妙的聲音傳了過來:“子建啊,在做什么呢?”

    華子建忙恭敬的說:“在想問題呢,沒做什么?”

    “奧,你想什么?”秋紫云有點好奇的問。

    華子建這才有點反應過來,自己想白虎那事情是打死都不能說出來的,他就呵呵的笑笑說:“沒什么,想你最近好不好。”

    秋紫云有點好笑了,知道這華子建在瞎掰,就說:“算了吧,少給我來這套,告訴你一件事情,昨天華書記找我了,說起了你們洋河縣的班子問題,你對這件事情是什么想法?”

    秋紫云也不是想要華子建給他拿個主意,只是感覺這次事情有點麻煩,可能達不到自己預想的效果,提前給華子建說下,免得他灰心。

    華子建聽到是這個事情,心里就動了一下,他的眉毛也挑了兩挑,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華書記一定是想讓哈學軍上來吧?”

    秋紫云說:“是啊,還想讓你們那的冷副縣長也上一個臺階。”

    “哈學軍做書記,冷旭輝做縣長?嗯,果然是如此。”華子建說。

    秋紫云有點郁悶的講:“我恐怕也阻止不了,昨天我們談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說了我的看法,但華書記很堅持,最后不歡而散,也沒說好,我估計他會在常委會上強行的通過了。”

    華子建就沉默了一下。

    秋紫云擔心他會有什么想不通的,就勸慰著說:“你也不要氣餒,你在洋河的表現和能力也不錯,我還會盡力的,爭取讓你做個常務。”

    華子建搖搖頭,雖然秋紫云是看不見的,但華子建還是像往常說話那樣做出了這個下意思的表情來說:“秋市長誤解我了,我不是考慮這個問題,我在想要是你在常委會上堅持住,或者更好一點。”

    秋紫云很理解華子建的這種想法,他把很大的希望都是寄托在自己身上的,自己要是不為他頂一頂,也實在是對不起他跟自己這些年的,秋紫云就說:“我想好了,他給你個常務,那我也忍了,他要不給你安派一下,還想著等過一階段在把上次那事情提出來收拾你,那我也會在會上和他好好說道說道的。”

    華子建心中很感激秋紫云的,她在百忙中依然對自己是如此的關心,連華書記準備對自己以后的攻擊她都想到了,這不得不讓華子建心里暖洋洋的,但華子建沒有認同秋紫云的話,他說:“市長,我的意思是,不管他對我有沒有安排,我還是希望你在會上對他這個提議進行猛烈的抨擊。”

    秋紫云沉吟起來,這樣做有什么意義,何必明明知道頂不住還要頂呢,難道華子建也覬覦縣長,或者是縣委書記的位置,這到不是不可以想,只是在現在的形勢下,他想這有點奢侈了吧,秋紫云就說:“子建啊,明知道不可為,而為之,這是不太明智的表現,常委會上我是頂不住的。”

    華子建有點輕松的笑笑說:“這我知道,但還是請市長這樣試一下吧,也許會有出人意料的收獲。”

    秋紫云有點明白了,華子建或者還有其他的方式為自己做后續,這小子鬼點子不少,那就聽他的一次,頂一頂,說不上真能頂住。

    秋紫云就說:“那我就試下,但有沒有效果很難說了,你也不要給予的希望過大,我盡力就是了。”

    華子建趕忙謙恭的說:“謝謝秋市長,謝謝秋市長,要是有什么最新消息能讓我早點知道,那更是感謝市長了。”

    秋紫云就嘻嘻的一笑說:“你小子就一張甜嘴,什么時候來市里見見吧,好久沒一起聊聊了。”

    華子建就聽出來秋紫云在說到后面的時候,有點柔情的味道,他也是心里一陣蕩漾,想到了秋紫云對自己的好,想到了秋紫云那完美的身體,這時候,那個白虎的形狀又一下字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他趕忙收住,說:“好的,最近閑一點了,哪天我去看望你。”

    兩人都有點曖昧的笑笑,放下了電話。

    (要是喜歡,就投投月票,支持一下吧,當然,打賞更歡迎,呵呵呵!!月票多,打賞多,我爆發的也多,謝謝大家。)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