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三五六章 抓人
    第三五六章抓人

    “天泉飲料廠,就是廣告上的那個天泉嗎?”天泉飲料在央視的廣告早就已經投放下去了,短短時間覆蓋了央視好幾個黃金欄目,幾個月下來,現在的天泉飲料廠也算是名聲在外了,徐洋雖然回來的時間不長,但是能夠聽到天泉的消息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就是那個,你覺的怎么樣啊?”陳光明開口說道,按照現在天泉的名氣,不說在江南省了,就算是在全國也算是小有名氣了,徐洋應該不會拒絕的。

    “挺好的,過兩天我就去看看吧,光明謝謝你了。”徐洋開口應道。

    “謝什么啊,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那里有那么多的講究啊。”陳光明搖了搖頭道。

    “這個星期,我正好要去春洲一趟,到時候你和我一起過去吧。”陳光明開口說道。

    這個星期,唐研雯的土地招標要開始了,唐研雯特地打電話讓陳光明過去幫忙壓場子,陳光明自然不好拒絕的,上億的項目讓陳光明把關,陳光明似乎也沒有覺的什么壓力,對比上輩子的情況,這一切似乎好像在做夢一樣,上輩子的陳光明就連一萬塊錢都要攢上幾個月,買個家電還要思量半個月呢。

    “好的。”徐洋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了,坐了這么久了,你喝點什么啊?”剛才一直顧著和徐洋說話,卻是沒有問徐洋喝點什么東西呢。

    “隨便吧。”徐洋擺擺手道,對于喝的東西也沒有太講究。

    聊了一下徐洋這些年的經歷,算起來徐洋的經歷也挺曲折的,原本剛剛跟著錢姓商人去了英國的時候,因為錢姓商人自己沒有兒子,一開始也算對徐洋挺不錯的,不但安排徐洋讀最好的學校,平時對徐洋也挺關心的,不過錢明出生以后,錢姓商人對徐洋的態度就不一樣了,就連徐洋的親生母親對于徐洋也有些看不上,錢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可是徐洋的日子反而越來越不好過了。

    最后因為一件事情,徐洋更是讓錢姓商人不滿意,對于徐洋更是沒有什么好臉色,當時徐洋母子離開已經七八年了吧,錢姓商人和徐洋商量著讓徐洋改姓錢,結果徐洋怎么也不同意,這事情鬧起來之后,徐洋的日子顯然就越發難過了。

    大概五年前徐洋金融管理畢業,在錢家的公司幫忙干活,因為徐洋的天賦不錯,短短的時間幫錢家賺了不少的錢,但是徐洋在錢家的地位卻并沒有什么提高,在錢家人眼里看來,徐洋只是一個賺錢的工具擺了,只是因為徐洋能賺錢,徐家在經濟方面也沒有太克扣徐洋的意思,但是那個家里,徐洋卻是一直抬不起頭來做人。

    “那個老外女朋友呢?”陳光明微微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應該唏噓還是怎么樣,徐洋脫離了錢家,卻是將自己的所有積蓄都還了回去,這一點陳光明還是挺佩服徐洋的,只是聽說徐洋那個老外女朋友也走了,也不知道兩人是怎么樣個情況了。

    “走了,我現在一無所有,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留在大陸,他希望我回去英國,所以就……。”徐洋輕輕的嘆了口氣,有人說愛情才是一切的主導,但是有些時候金錢和地位也是維持一份愛情的必要條件,人活著還是要為了生活的,真正能夠像徐夢涵這樣義無反顧的女人在這個社會上畢竟還是少數的,大多數女人卻是更加的理性的選擇。

    “好聚好散吧,其實按照徐叔的老傳統,也不會希望你娶個外國媳婦的,明天強子回來了,到時候讓強子給你介紹幾個女孩子認識一下。”既然徐洋是陳光明的童年好友,那么對于李強來說自然也是一樣的。

    “強子在鄉下吧,李叔現在怎么樣了?不是說李叔當了大官,怎么不把強子調到縣城里來啊。”畢竟剛剛回來,徐洋雖然聽街坊鄰居在那里說,但是具體是什么情況,徐洋卻也不是特別的了解。

    “李叔是縣委組織部部長,全縣的人事大權都在李叔手里握著呢,不過強子現在在山井有更好的發展,這個時候回縣城未必就是好事情。”陳光明笑著擺擺手道,政治上的事情也沒有必要和徐洋說的太清楚,隨便含糊應付幾句就行了。

    服務員送了一杯xo上來,因為是段慕特別交代的,陳光明也不擔心是假酒,一般陳光明去歌舞廳這些地方喝酒,都不太喜歡喝洋酒,這啤酒因為價格和成本的關系,假酒和真酒賺的也不差太多,但是這洋酒就不一樣了,十有**是假的,兌過水的還算是好了,別拿工業酒精糊弄你就不錯了。

    “死女人,你居然敢背著我偷漢子,娘的,老子今天非剁了你不可。”正說著話呢,大廳里傳來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

    陳光明過來的時候,也只是隨便找個位置坐一下,也沒有特地要包廂,夜總會的包廂都在二樓,全都是那種立體式的包廂,至于一樓大廳,在靠墻的位置也隔了幾個小間,算是另類的小包廂吧,陳光明坐的位置也是靠近墻角的,距離這些小包廂并不遠,大老遠就看到一個男人揪著個女人的頭發一直向外面拽。

    “賤女人,居然敢背著我偷男人,看老子怎么修理你。”啪啪啪,陳光明聽到一陣巴掌的聲音,想來是那個那個在甩那個女人吧。

    “我沒有,我只是和他一起見個面而已。”女人一邊捂著臉,顫抖的身子一邊向后退去,似乎很害怕男人的樣子。

    一個和女人坐在一起的男人,也在一旁勸阻,一邊向著男人解釋什么,只是看效果好像并不怎么樣,對方似乎更加生氣的樣子。

    “你這個賤女人就是不安分,才嫁給我沒有多久,現在就開始給老子帶綠帽子,老子非好好教訓你不可。”男人一邊罵,一邊手腳并用的揍那個女的,看架勢可真是拳拳到肉了,陳光明都免不了有些替女人心疼,這男人下手也實在是太狠了。

    幾個服務員看情況有些不對,都紛紛上前勸阻,但是那個男人像發了瘋一樣,而且人家是夫妻,算起來也屬于人家的家務事,這些看場子反而有些不好插手了,最主要的是這個男人鬧歸鬧,打歸打,也都在小范圍內,并沒有碰到別的客人身上,服務員這些人也只能在一旁開口勸說。

    大老遠的陳光明就見到段慕趕了過來,顯然是聽到了下面的人匯報,路過陳光明身邊的時候,段慕抱歉的和陳光明笑了笑,這才大老遠的跑過去勸架了。

    也不知道段慕怎么說的,只見那個男子看了一眼陳光明的方向,猶豫了一會卻是拉起躺在地上的女人從陳光明身邊走了過去,此刻女人臉上腫的有些嚴重,五官都看不太清楚,特別是臉上和手上紅一塊紫一塊的,看得實在是有些夸張。

    好像是李凱的媳婦吧,雖然五官有些看不清楚,但是陳光明隱隱約約還是能夠看清女人的模樣,漂亮的女人總是會讓男人印象深刻一些,陳光明自然也不例外,既然這個女人是李凱的新媳婦,動手打人的顯然是李凱了,難怪段慕指了指自己的方向,李凱馬上就灰溜溜的走了,顯然被陳光明遇上這樣的事情,李凱自然不敢再鬧騰了。

    李凱這個人陳光明接觸過幾次,似乎挺溫文爾雅的一個人,陳光明沒有想到對方也會有這么殘暴的一面啊,剛才看李凱動手打人的樣子,真有些恨不得把人打死一樣。

    這結婚才沒有幾個月的事情,現在就鬧成這個樣子,當時就有人說李凱,取個這么年輕漂亮的媳婦,李凱自己都這么大年紀了,怎么可能看的住人家呢,結果這才沒幾個月就鬧起來了吧。

    “陳主任,剛才真是不好意思啊,你們慢慢喝,慢慢聊。”見到事情解決,段慕開口向客人告了聲罪,這才特地跑到陳光明面前,和陳光明賠罪。

    “剛才那個是李局吧?”剛才還和段慕聊起了李凱結婚的事情呢,現在就碰上李凱出來抓奸,算起來也挺晦氣的,不過李凱心里更加不安吧,畢竟這樣的事情被陳光明看見,也不知道陳光明會怎么看自己。

    “誰說不是呢,李局取了個小媳婦,這么些日子來我這里就鬧了兩次了。”聽這意思抓奸還不是第一次啊,看來這個女人還真不是個消停的主啊。

    “老夫少妻,這也是李凱自己找的。”陳光明微微嘆了口氣道,李凱被人帶綠帽子,也沒有什么好同情的。

    “誰說不是呢,那個女人本來就有意中人,李凱看上了人家,這才拆散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雖然嫁給了李凱,但是和以前的意中人一直都有聯系,這些日子兩人在我這里見過面,結果也不知道李凱怎么得到了風聲,在我這里鬧了兩次了。”段慕有些無奈的說道,李凱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段慕又不好得罪,也難怪剛才的保安對李凱挺客氣的,原來是認識李凱來的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