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二一九章 情敵
    川明的事情有了定案,幸好被盛到醫院的幾名計土生岫的干部都搶救了回來,胡明等十幾人只是因為傷害罪分別被判處了一到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同時法院要求胡明對受害者家屬分別賠償二到五萬元不等的賠償金,這樣的判罰也算給這次打架事件劃上了句號。()

    和后世媒體輿論監督不同,胡明所謂的“我哥哥是縣長”這句話卻是沒有被太多的人知道,如果在后世,胡明這句話傳上網,那么想來胡明免不了要面對全國十三億人口的譴責。

    至于副縣長胡元到是沒有因此落馬,顯然唐萬山這個二把手鐵了心要保一個副縣長,李國東想要動胡元還很難的,但是胡元原本有可能進常委班子的計劃小顯然是落了空,接著三仙縣縣政府常務會議調整了副縣長的分工,將原本排名靠前的副縣長胡元打入了冷宮,想來胡元經過這次事情之后,最近一段時候想要更進一步是不太可能的。

    胡元的事情鬧騰以后,唐萬山特別問了陳光明關于馬家國的一些事情,顯然唐萬山覺的馬家國在這次事情上起了反面作用,最大的可能自然是馬家國走到了唐萬山的對立面,作為一個即將退休的干部這最后一班崗卻是甚少再明目張膽站隊的,畢竟這些老干部更多的都是耐心等待退休了,唐萬山顯然是對馬家國產生了猜忌,如果馬家國真的不識好歹,想來唐萬山也不是好相與的,如果真的得罪了唐萬山,那么馬家國能不能安穩的退休顯然都有可能成為一個未知數的。

    陳光明苦笑了一聲,對于馬家國這次表現,陳光明實在不太好評判。但如果說馬家國真的想要和唐萬山對著干,陳光明卻是覺的有些不太現實的,馬家國都幾十歲的人,想來也不會這么幼稚的。

    “縣長,我覺的馬書記是一個正義感十足的老干部,好干部,在馬書記手下我學到了很多。”陳光明自然是替馬家國解釋,認為馬家國只是正義感作祟而已,應該沒有牽扯到政治的立場角度的。

    唐萬山看了一眼陳光明,陳光明剛剛下鄉的時候,幾次和馬家國唱反調,想來兩人之間的關系就算不是勢同水火,最少陳光明也不應該幫馬家國說話才對。

    “馬家國同志確實是正直的好干部,不過馬家國同志年紀也大了。”唐萬山的意思自然是馬家國看到自己即將退休。在這個時候會不會腦子一熱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陳光明卻是不認為馬家國是這樣的人,雖然馬家國的心思不簡單,但是臨近退休了,馬家國想來不會打破一些所謂的潛規則,而且就算馬家國真的走進李國東的圈子,面對一個即將退休的干部。想來就算李國東再強勢,馬家國年齡到了,應該退下的還是要退下去的,馬家國現在在這件事情上得不到任何的好處,相信馬家國應該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宏達商場雖然在江南省內沒有太大的名氣,但是在臨江市,宏達商場卻是名聲顯赫,宏達商場以連鎖超市起家,在臨江市的幾個發達縣區都有宏達超市的連鎖分店,上輩子因為三仙縣經濟墊底的關系,宏達超市顯然沒有看上三仙縣的市場,甚至十幾年之后,三仙縣成了臨江市唯一一個沒有宏達商場的縣級市。

    這輩子三仙縣的發展狀況自然是大不相同了,不說招商引資方面,單單政府撥款,三仙縣拿到的款項也比上輩子多了不少,憑借唐萬山的關系,這次三仙縣政府向建行貸款一個億,進行三仙縣第一次的舊城改造計劃,原本臨近市區向西的方向被規劃成為三仙縣第一個綜合性商業區,商業區對外的招商,卻是吸引了不少投資商的眼球,原本對三仙縣不大看的上宏達超市也嗅到了三仙縣的商機。

    宏達超市的老總許志揚是通過趙謙明介紹才認識陳光明的,雖然在商業街招商規劃方面,陳光明不一定能夠幫太大的忙,但是在其他方面,陳光明還是能夠幫許志揚領領路的,畢竟許志揚的根基在臨江市區,三仙縣的關系網卻是不深,都說現官不如現管,就算許志揚在臨江市關系不淺,但是到了三仙縣的地頭,還是三仙縣的干部說了算的。

    其實對于宏達超市落戶三仙縣,陳光明還是挺高興的,和上輩子相比,宏達著度的改變,顯然是印證著三仙縣經濟發展的事實,陳光明所圖的并不多,能夠為家鄉建設貢獻一份力量,顯然這也是陳光明的目標之一了。

    經過上次打人事件之后,馬家國對陳光明的態度卻是大不相同了,李國民幾次透露消息,馬家國幾次和組織部談話,卻是被對陳光明贊不絕口,反而對宋海智有些看不上。

    對于老人的喜怒哀樂,陳光明實在有些難以把握,但是現在有了馬家國的夸贊,加上陳光明原本建立的關系網,特別事情牽扯到陳光明的升遷,原本促進的作用,原本唐萬山和李國東在常委會上就是平分秋色的,李國民這一票如果支持陳光明的話,那么最少陳光明在接任白山鎮一把手這件事情上還是大有希望的。

    不管馬家國是真心實意贊美自己,還是馬家國有另外的心思,最少馬家國態度的改變,陳光明顯然都是受益者,但是對于這個看似慈善的老人,陳光明還是免不了留下一個心眼,這害人之心不可有,這防人之心同樣不可無,在機關里打滾的干部,顯然都是帶著面具做人的,陳先,明要求的也不高,就算馬家國不支持自己接任一把手,最少也要馬家國不反對自己,這就足夠了。

    許志揚請吃飯,陳光明卻是欣然答應了下來。

    在東方酒店二零八包廂,陳光明見到許志揚,作為宏達的老板,許志揚一直都很低調的,很少在公眾場合卻是見過宏達老板許志揚出席,后世宏達從連鎖超市發展成為連鎖商場,作為臨江市本地的里…場,最少在臨江本地的口碑辦是很不錯“匯※

    許志揚也是一個不甘寂霎的人,后世也介入了房地產生意,憑借著宏達多年積累的資金,許志揚在房地產方面也算小有建樹,后世臨江比較有名的國際花園,明月花園都是出自許志揚的手筆,不過許志揚的房地產生意主要集中在臨江市區,臨江其他縣市許志揚卻是沒有插手的意思。

    陳光明記得后來臨江市最大的房地產商,也就是九洲集團倒閉之后。許志揚曾經一度有機會擴大房地產的生意,但是許志揚卻是穩守在臨江市區,對于其他縣市的房地產機遇卻是視而不見。

    而其他一些不甘寂寞的房地產商,最后都落了一個血本無歸的下場,陳光明卻是挺佩服許志揚的心態和眼光的,對于結交這樣一個人物,陳光明還是非常歡迎的。

    許志揚四十多歲的年紀,個子挺高,大概有一米八零左右,在當時算是十足的高個子了,許志揚的父輩原先在外地當官,十幾年前,許志揚全族人回了老家臨江市發展。

    許家也算是大族了,許志揚能夠在家族同輩中脫穎而出,除了機遇,許志揚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視的,算起來宏達卻是作為家族企業存在的,但是許志揚卻是占有宏達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股份,在宏達內部,許志揚同樣的說一不二的,而且宏達的發展和許志揚的努力分不開的,在許家內部,許志揚的聲望同樣很高的,即使許家的長輩說話也未必有許志揚好使。

    “許總,你好你好。”陳光明笑著和許志揚打了個招呼,對于這個低調的富豪,陳光明忍不住多看兩眼。

    “陳書記,你好你好。”許志揚伸手招呼陳光明道。陳光明從見到許志揚的第一眼開始,似乎就覺的這個人有些面熟,想了好長時間,陳光明才想起在那里見過許志揚,上輩子接戴孝董走的男人,好像和眼前的許志揚有些相似,雖然因為時間的關系,陳光明的記憶有些模糊了,但是許志揚眉心的那顆黑痣,陳光明卻是記憶猶新。

    上輩子見到戴孝瑩被人給包養了,陳光明真的有些撕心裂肺的痛,見到許志揚,陳光明原本漸漸平復的傷痕仿佛一瞬間被撕裂開來。

    雖然陳光明上輩子沒有和許志揚正面接觸過,但是看著戴孝蘿靠在許志揚懷里坐車離去,陳光明的自尊心同樣被踐踏的一無是處,人家坐豪車,住豪宅,陳光明卻是孤苦伶竹的吃粗米配咸菜,陳光明在面對許志揚的時候,陳光明的信心被打擊到了極點,正是這個消極的因素,陳光明才想到輕生的念頭。

    陳光明不知道面對許志揚的是一種什么態度,最少陳光明這輩子站在許志揚面前,卻是抱著一種俯視對方的態度,上輩子奪妻之恨,陳光明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算在許志揚頭上,而且這輩子陳光明和徐夢涵一起之后,對于戴孝董的感情似乎變的異常的淡。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戴孝瑩選擇物質的享受,陳光明又怎么去阻止戴孝瑩呢,至于許志揚,陳光明輕輕的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樣的滋味,有些苦澀,又有些茫然。

    選擇和許志揚走的是戴孝董,陳光明也不知道應該不應該恨許志揚,至于嫉妒之類的心情,陳光明同樣也不知道怎么自處,最少許志揚能夠賺這么多錢,那也只是許志揚的本事。

    站的位置不同了,陳光明的心思也不一樣了,這輩子陳光明地位財富都不是上輩子能夠相比的,此刻陳光明似乎對許志揚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嫉妒心里,或許在現在的陳光明眼里,許志揚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歡迎徐總來三仙縣投資啊。”陳光明笑著打了個招呼,大咧咧的坐在主座的個置上。

    “我在三仙縣人生地不熟的,陳書記以后多多照應才是。”許志揚端起酒杯寒暄道。

    陳光明笑著擺擺手道:“那里,徐總來三仙縣投資,那是對三仙縣居民的照顧才是。”

    陳光明端起酒杯和許志揚干了一杯,兩人隨意的聊了一會,陳光明才開口說道:“徐總如果在三仙縣碰到什么難題,需要我幫忙的,我一定會盡全力幫徐總協調的。”

    雖然陳光明未必恨許志揚,但是幫對方的忙,陳光明也沒有這樣的想法,陳光明肯幫忙卻是有陳光明自己的心思,宏達的投資對于三仙縣的經濟發展肯定是一個促進作用的,單單這一點,陳光明也不會拒絕許志揚為三仙縣經濟做貢獻的,當然這一點并不是陳光明幫忙的最終目的,陳光明的最終目的卻是想將許志揚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宏達一直都在臨江市區發展,許志揚更是在臨江市建立不少的關系網,陳光明想要在臨江市動許志揚的難度實在不作為三仙縣下面的副科級干部,陳光明的影響力可沒有達到這樣的高度,陳光明最多在三仙縣境內有些影響力而已。

    許志揚既然看上了三仙縣的前景,那么陳光明自然要推動許志揚落足三仙縣,如果許志揚能夠真正在三仙縣扎下了根,那么許志揚本人的命運也就掌握在陳光明的手里,陳光明到時候是放過許志揚也好,要整垮許志揚也擺,這一切卻都是陳光明把握的。

    謝謝陳書記了,我再敬你一杯。”聽到陳光明的話,許志揚高興的說道,顯然許志揚完全沒有察覺到陳光明的異常。

    吃過飯后,陳光明卻是給了許志揚城建局長的電話號碼,這次新城改造計劃,城建和規劃局都是最終的執行者,此刻這兩大衙門的領導可是不太好見的。

    許志揚顯然沒有發覺事情有些太順利了,陳光明似乎太好相處了,或許在許志揚想來應該是趙謙明的面子,陳光明才會對自己的事情這么上心的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