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秘書 > 第一一六章 招商會(一)
    二父中午回來的也有此早,顯然炮是著急想旦見末來餉幾謀口,所以才這么早回家的,陳父和陳母不同,作為一家之主的陳父卻是有著一家之主的威嚴。

    見到陳父回來。徐夢函乖巧的喊了出聲“叔叔”陳父只是威嚴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坐吧。”這一開口陳父卻是有些家長的姿態,這一家之主,對于自己兒子挑選的媳婦卻是要認真的考量一番的,這有些東西自然是要了解一下的。

    “謝謝叔叔。”徐夢涵點了點頭,小心的坐在沙發上。

    陳光明害怕徐夢涵怯場,原本想坐在徐夢涵的身旁,卻是被陳父瞪了一眼,陳光明只有無奈的聳聳肩膀。乖乖的躲進到廚房幫陳母一起做飯。

    陳父和徐夢涵的第一次談話,陳光明心里卻是有些放心不下,當陳光明聽到客廳傳來陳父和徐夢涵的笑聲,陳光明才算是松了一口氣,看來兩人的談話還是進行的挺愉快。

    “弟弟成績怎么樣?”徐父笑著問道,既然陳光明帶徐夢涵回家,那么陳父自然是將徐夢涵當成準兒媳來看待了,關心一下徐夢涵的家人,也不算太唐突。

    “平時考試的時候都還不可以,也不知道能不能上三仙中學。”雖然徐夢涵的弟弟的成績很好,理論上考山三縣中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和長輩說話,徐夢涵自然是要謙虛幾分的。

    “那就好,不過有能力的話還是想辦法考臨江中學才好。”三縣中學和臨江中學,這中間卻還是差了那么一截,畢竟臨江中學時不時的還能冒幾個清華北大的,三縣中學建校幾十年,這清華北大卻是一個都沒有出過,這中間的差距自然不言而喻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實力呢,家里人可都還擔心他考不上三仙中學呢,這臨江中學就更不要提了。”徐夢涵說道口

    “看吧,如果上不三縣中學的話,我還是能夠幫你想想維法的。”倒不是陳父炫耀,只是和徐夢涵聊的親近,自然是對徐夢涵弟弟也關心上了幾分。

    “謝謝叔叔了。”徐夢涵客氣的感謝道,不管弟弟是不是能夠憑實力考上去,陳父有這樣的心意,徐夢涵自然是要感謝的。”都是自己家人,客氣什么啊。”陳父笑道。

    兩人隨意的東拉西扯一番,徐夢涵也算是應對得體,陳父也詢問了徐夢涵畢業以后有什么意向。

    陳光明在九零年畢業的時候。徐夢涵卻是剛剛在臨江專科學校讀書的第一年,陳光明進了機關之后。到現在也過了一年多了。徐夢涵應該是在今年九月份上專科的最后的一年,等徐夢涵畢業卻是要到九二年的七月也就是明年的七月,算算時間,陳光明重生也已經過了整整一年多了。

    徐夢涵笑著搖了搖頭九一都是包分配的,當時的人對這工作的事情卻是沒有必要考慮的太多,沒有背景的就等著國家的分配,有些背景的人這心思反而還要活絡一些。不像后世的大學生,還沒有畢業就必須要著急尋找謀生的渠道,真等到畢業再找工作,這黃花菜卻是都有些涼了,不過臨江專科出來的,走到教育崗位也是不少,真正往機關里走的反而不多。

    陳父笑了笑,卻是沒有再深究下去,現在的陳家雖然不是什么官宦之家,但是給人安排個滿意的工作還是沒有問題的,更何況現在李國民現在更是當上了組織部部長組織部長可是手握人事大權,雖然級別高的位置可能李國民也沒那個能力安排上,但是隨意插個行政編制自然是沒有問題的,而且當時對公職人員的管理也沒有后世來的嚴格,以陳尖和李國民的關系,只要陳父開口。相信李國民一定會給這個面子的。

    “爸,吃飯了。”陳光明吹了一口氣,這剛網盛了菜的盤子卻是有要手。

    “哦。先去吃飯吧。”陳父笑著站起身,徐夢涵才小心的慢慢站起來了,見到徐夢涵的樣子。陳光明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以小見大,徐夢涵著微不足道的舉動卻是體現出徐夢涵良好的素養。

    “別太拘束就當自己家好了,以后有空多和光明來家里吃飯。”陳父見到徐夢涵有些拘謹,笑著緩和了一下氣氛。

    謝謝叔叔。”徐夢涵笑著答應道,見到陳光明看著自己偷樂,徐夢涵狠狠的瞪了陳光明一眼。

    那可愛的小模樣卻是讓陳光明更加得意了幾分,調皮的對徐夢涵吐了吐舌頭,只有在家里,和自己最親近的人在一起的時候,陳光明才會放平那老成的模樣,露出一些與年齡相符的品性。

    滿滿的一桌子菜,難怪這餐飯卻是讓際仁活了整整個卜午,看這婆婆也想給未來的兒媳婦陛切象啊。

    陳光明將碗筷擺上,伸手開了一瓶,酒,給陳父和自己的杯子倒了一些,陳父以前是無酒不歡的,前段時間因為身體的關系,這酒也戒了很長時冉,現在即使身體已經好了,卻也是不敢多喝了,其實適量的喝酒還是對身體有好處的,陳父以前卻是沒有注意控制,陳光明雖然酒量不錯,但是平時還是不怎么喝酒的。只是出去應酚的時候才會喝上一些。

    “光明,別給你爸倒酒,他身體還沒好利落又要喝酒了。”陳母端著老鴨荑出來,嘴里直嘮叨。這女人到了一定年齡,卻都會染上這嘮叨的毛病,到不是說嘮叨不好,只是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卻是要注意這個度字。陳母手上的老鴨臭是從早上燉到現在的,這足足燉了四五個小時呢。

    “我早就說了沒事,你們女人啊,就是喜歡瞎操心。”見到陳光明要拿走自己的杯子,陳父笑著對陳光明揮揮了手,陳光明只好把手收了回來。

    陳母看了一眼陳父,眼睛一瞪,如果不是徐夢涵在這里,陳母肯定要怒斥陳父:“老陳,你如果敢喝酒,我晚上就讓你睡沙發只是因為徐夢涵在這里,陳母卻是要顧及陳父這當家的面子,算了算陳父倒是沾了徐夢涵的光了……爸,醫院檢查怎么樣了啊?病好利索了沒?”上輩子陳光明就是生病走的,當然也是因為上輩子陳父屢屢受打擊,有些心灰意冷的關系,但是這輩子陳光明對陳父身體還是很關注的。

    “沒事,你別學你媽一樣嘮陳父笑著端起酒杯,小心的添了一口。

    “什么我嘮叨,上次血樣檢查,你的轉氨酚還是超標呢。”陳母語氣里有些不快,轉氨酶一般和肝臟聯系的比較大,這喝酒傷肝卻是自古以來的。

    “沒事,才超了一點,可能是頭天吃了宵夜,第二天還沒消化利索呢”!檢查轉氨酷都是要空腹的,要不檢查的結果就不準確了,陳父這話說的似乎有那么一些道理。但陳光明卻是覺的陳父有些巧言強辯的味道。

    “爸,你少喝點,你這身體可要注意好啊陳光明伸手將陳父酒杯里的酒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大半。

    “你這小子。”陳父笑罵道。卻是知道自己的老婆孩子關心自己,自然不好伸手再倒回來了。

    “你也少喝一點。”陳母拿了個空杯子,從陳光明那里到了一些,看這架勢陳母也要喝上一些啊。陳母一直都不喝酒的,看來今天徐夢涵的到來,陳母的興致有些高啊。

    “光明,給夢涵也倒一些啊自己一家三口倒來倒去沒有關系,可是再倒給徐夢涵卻是有些不適合了。自然是要從瓶子里重新倒的。

    “阿姨,我不喝酒的。”徐夢涵笑著回道。

    “沒事,少喝一點。”架不住陳母的熱情,陳光明給徐夢涵淺淺的倒了一些。

    本來陳光明就只給陳父倒了半杯,現在又被陳光明倒回來大半,這么一點酒那里夠陳父喝的,這酒杯早就空空的了,眼睛卻是看著桌子上放著的酒瓶,笑著看了幾眼陳母,陳母和陳父結婚這么多年了,陳父的小動作陳母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哼。”陳母將頭轉到一邊。也不理會陳父的目光,見到陳母的樣子,陳父自然知道自己的把戲被著穿了。

    這夫妻相處,卻是一輩子的事情。老兩口之間的感情卻是從這嘻嘻鬧鬧中升華的,要是一輩子都平平淡淡,卻是少了一種一些波瀾就好像平靜的海水如果沒有波浪,那么卻是一灘死水,總是缺少了些什么,只有偶爾起伏的波浪才能夠體現出大海的波瀾壯闊,而夫妻的感情更是需要這偶爾的波瀾來給平淡的婚姻增添幾分顏色。

    看著父母的恩愛,看著徐夢涵小心的陪著二老說話,陳光明心頭卻是被幸福填滿了,或許過這樣平靜的家庭生活其實也是一種幸福啊。如果和徐夢涵結婚以后,再生個寶寶,一家祖孫三代,父慈子孝,這樣的生活就是拿真金白銀,陳光明也是不換的。

    陳光明心里冒出一個念頭,卻是有些不想在機關里走下去了,但是這念頭剛網起來。陳光明卻是馬上壓了下來。如果真的沒有權勢和金錢的支撐。那么眼前的幸福也有可能化為泡影。陳光明需要做的從另外一種角度去維護好眼前家,或許只有陳光明撐的起這個家,才能夠讓家里人得到幸福的生活。

    股后面的字不要錢的,甘蔗上架了,大家都幫忙訂閱一下吧,還有本書的第一張月票,這耳是有很重要的紀念意義哦!!!

    ()( 第一秘書 http://www.lunodk.live/1_134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