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權欲誘惑 > 第聽五篇第一次親耳聽到貪污這個名詞
    第一次進城時,我和所有第一次進城的人一樣,在好奇的同時,感到無比的興奮。

    城里的一切,對我都是新奇的。從高聳的樓房、寬闊的馬路、數不清的汽車、一條條的斑馬線,當然,還有那穿著靚麗的女人。

    ――秦壽生

    在我的努力下,我以全校第一,全縣第五的成績,被縣重點中學一中錄取了。

    得到這個消息,學校高興、爺爺奶奶高興、村里人高興,遠在城里的姐姐也高興。

    姐姐給我來信了,鼓勵我要努力學習,考到城里去找她。

    對我要姐姐來看我的要求,姐姐“無情”地拒絕了。

    在信里,姐姐說:“小流氓,你已經長大了。姐姐再抱你,就不是抱弟弟的那種感覺了。”

    我看著信,拿出一直保存的姐姐當初留給我的那張紙。

    那上面可清清楚楚地寫著:“如果你只想成為擁有女人的男人,那寫信給姐姐,姐姐會讓你成為男人的。”

    我真的可以成為姐姐的男人嗎?我真的可以擁有那么迷人漂亮的姐姐嗎?

    摸著下頜稍微有些黑的汗毛,我有些出神地想著。

    通過通信,姐姐對我的身體狀況了如指掌,給我郵寄來不少的衣物,讓我在去縣城上學時,不至于顯得太寒酸。

    在信里,姐姐和我調笑,要我將來還給她一座金屋,算是對她的報答。我回信時,可是滿口答應。

    姐姐對我的關愛,從字里行間都體現出來。

    姐姐在信里說:“縣城雖然不比城里,也算是城市了。那里的人也瞧不起農村人,你到了學校,不要犯倔脾氣,別和城里人發生沖突。你那個學校是個重點學校,一些學習不好的學生,都走后門進去。他們的家長都是或大或小的官,不好惹。縣城不是秦家村,大家都讓著你。出事了,可沒人能救得了你。”

    姐姐還是一直把我當小弟弟看。事實上,別的不說,這忍字我已經學會了。

    從被黑社會打了一耳光起,我就深刻認識到,面對自己不能抗拒的人時,應該如何去做。

    我會牢牢記住他們給予我的羞辱,會放在心里最深處。等我有能力回報他們的時候,我再從心里拎出來,挨個找他們算賬。

    我是第一次單獨出門,第一次到縣城來。

    看見“高大”的樓房,來來往往的汽車,我的心差點蹦了出來。

    在電視里,我看過比這里更熱鬧的場景,還看過**廣場。可那種感覺,不會有身臨其境感觸得深。

    縣城里的人沒爺爺奶奶說的那樣壞。

    爺爺奶奶可是把城里說得非常恐怖,什么殺人犯、搶劫犯、強奸犯遍地都是,還有專門抓小孩的,抓起來就走,倒把我嚇得夠嗆。

    想在想起來,現在的時代倒有些符合我爺爺奶奶的描述。那時候,絕對不是這樣子的。那時候,剛剛開始亂,人們剛剛開始學壞,還沒到現在的程度。

    我一路向人打聽道路,走了幾里路,就找到了學校。

    一進校門,我就見到了一個熟人。

    他鄉遇故知。當時我的感覺很難形容,簡直可以用熱淚盈眶來形容了。

    這個熟人,就是我在初中時的同桌。

    同桌名叫李文君,是個很不錯的小姑娘。當然,有我調教的功勞。是我把李文君調教成一個純粹的女人的。

    不知道是喜歡我了,還是被我摸得舒服,初中三年,學校每次分班,李文君都跟著我,和我同桌。

    我問李文君:“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李文君嘻嘻笑著,就是不回答。

    我估摸著,她肯定不是想繼續被我摸,可能是看中我的學習成績。

    三年來,李文君的個子長了不少,人也變漂亮了,胸也大了許多,讓我看著直流口水。

    可惜,李文君可以忍受我摸她的腿,打她的屁股,對自己的前胸護得非常嚴密。除非偷襲,不然,我是碰不到的。

    跟了我三年,成果是顯著的。

    李文君和我一樣,也考上了縣重點中學。

    直到初中畢業時,我才知道李文君為什么能一直和我一個桌。

    她的爸爸是鎮子里的副鎮長,搞定這么點小事,那不是手拿把掐的事情。

    知道了李文君的家世,我嚇了一跳。據說,李文君的爸爸和鎮子里的混子關系很好。要是他知道我老是摸他姑娘的大腿的話,肯定能砸斷我的大腿的。

    看來,以后調戲女同學的時候,要打聽清楚底細才行。

    李文君剛走出縣一中的大門,就聽到有人喊:“文君妹妹。”

    聽到這熟悉的聲調,李文君打個哆嗦,回身就想跑。

    跑出兩步,李文君想到現在不是初中了,自己和他未必能分到一個班級,他再也摸不到自己的大腿了,就不害怕了。

    我看見這丫頭想跑,有些著急,快跑兩步,追上李文君,笑瞇瞇地說:“我可是兩眼一抹黑,見到你,正好幫我領道。”

    李文君撅著嘴巴,梗梗著脖子,看也不看我一眼,不屑地說:“你誰啊?我憑什么給你領道?”

    我當時就氣壞了。

    這死丫頭,難道以為到了縣城,到了高中,就可以不怕我了?

    不管周邊有學生經過,我拽過李文君,對著她的小屁股就是兩巴掌。

    李文君可能沒想到我這么大膽,臉當時就紅起來,和猴子屁股似的。

    見我還要打,李文君急忙拎起我的行李,狼狽逃竄。

    我得意地笑了,心說:“小丫頭,你怕什么,我都知道,還敢和我來硬的?”

    李文君非常郁悶。陪我到學校辦理了住宿手續后,又被我拖著,出門請我吃飯。

    沒辦法,李文君平時兜里零花錢就多,被我騙來不少。

    現在知道她鎮長閨女的身份,我更要吃她了。

    估計是我的余威還在,李文君乖乖地和我一起出門,找個小飯店,要了兩個菜,兩碗米飯,我倆就吃起飯來。

    這可是我第一次下飯店。看什么都覺得稀奇,眼睛都有些不夠用。

    飯店里人來人往,非常熱鬧。有一聲不吭,吃完就走的;也有在那里大聲說話,像打架似的;有一對“含情脈脈”,互相凝視的,那就是我和李文君了。

    李文君已經吃完了午飯,吃了兩口就不吃了。兩盤菜,兩碗米飯都讓我一個人給造了(吃了)。

    對我不要臉的耍流氓,李文君早已習以為常,很快就和我說笑起來。

    我問李文君:“你們女生宿舍也是那種大通鋪嗎?”

    我們男生宿舍,就和古代的車馬店一樣,上下兩層大通鋪,一層能睡幾十個人。

    看到那種宿舍的時候,我險些暈了過去。

    我家雖然是農村的,可也沒住過這么差的地方。

    我習慣了一個人睡覺,要是有誰打呼嚕、磨牙啥的,估計我要失眠了。

    要不是窮,我一定要到外面找個房子住。

    李文君搖搖頭:“我不知道。我住我姑姑家,不在宿舍住。不過,男女宿舍應該是一樣的。”

    想起要在那個牛棚里呆三年,我憤憤地說:“學費那么貴!偏偏我們住的地方那么差,哪有道理啊!”

    李文君不屑地說:“都被貪污了唄。”

    “什么?貪污?”我奇怪地問,“以前總聽電視上說貪污、**的。到底什么是貪污、**啊?”

    李文君奇怪地看著我,像看天外來客似的。

    過了半天,她點點頭,自言自語地說:“也是,你這樣的土包子不知道貪污**,也是正常的。”

    見我有點惱羞成怒,李文君心虛地向四面看看,賠笑說:“不許在這里耍流氓,我告訴你就是了。”

    李文君說:“把公家的東西拿到自己家里,就是貪污。胡亂花公家的錢,就是**。學校里的人肯定是把錢花到別的地方,或者是放在自己腰包里,所以才沒錢修宿舍。”

    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驚訝地說:“怎么可以這樣啊?就沒人管了嗎?”

    我并不是在戲耍李文君,而是我確實不知道可以這樣做。

    今天,我又學了一招。既然大家都可以貪污、**,我當然也可以啦。

    你們都這樣,為什么不允許俺這樣啊!

    明知道不可能,我還是抱著萬一的想法,攛掇李文君:“咱們合作怎么樣?”

    李文君狐疑地說:“什么合作?”

    我用誘惑的口吻說:“你們家出錢,我出力。咱倆租個房子一起住。晚上我幫你輔導功課,怎么樣?”

    李文君臉一紅,呸了一口:“死流氓,對我不懷好意。那樣,你晚上使壞咋辦?”

    我感到很冤枉,委屈地說:“要是不懷好意,在咱學校邊上的苞米地里,我都把你按倒多少回了。”

    可能是想到我輔導她學習的好處,也可能知道我最多摸摸,過手癮罷了。李文君仔細想想,留下模棱兩可的話:“我問問我爸,看他同不同意?”

    從李文君身上,我又學到了一招。那就是怎么拿捏女人。

    就比如李文君,她雖然知道我老對她耍流氓,卻因為我學習好,總是忍受著。

    因此,在我有了錢,有了地位后,我就利用這兩點,讓很多身份高貴的女人,自詡清高的女人躺在床上任我奸淫。

    大家把看第一人稱小說的感覺告訴隱士,可不可以?拜托了。不管留言,投票,還是到群里去發言,隱士都感激不盡。

    ()( 權欲誘惑 http://www.lunodk.live/1_1341/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