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獵美記:我的緋色官途 > 306.第三百零五章 甕中之鱉
    [第1章正文]

    第306節第三百零五章甕中之鱉

    聽到這句話,我怒不可遏,站起身一把抓起唐方的頭發,揚手又給了兩個大餅,厲聲問:“告訴我,李智這個王八蛋到底藏在哪里?”

    唐方的鼻血飚了出來,血糊在臉上,看起來面目更加猙獰,他擺擺手說:“你等一下,我打一個電話問問。”

    我瞪著眼睛說:“快問,我告訴你,李嘉文一旦有個什么閃失,老子讓你給她償命。”

    唐方掏出手機,翻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找出李智打來的那個號碼,撥打了過去。幾秒鐘后,唐方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閉上眼睛,嘆了口氣說:“手機關機了,我上當了。”

    李紅從唐方手里拿過手機,看了看那個號碼,突然說:“李智是用李嘉文的手機打來的電話,現在李嘉文一定還和他在一起。”

    我突然想起來李嘉文在電話里說的那句話,好像聽到了輪船的聲音。突然,我茅塞頓開,李智一定是將李嘉文綁架到了位于黃河邊的療養院,那里夜里經常有輪船開過。

    我馬上說:“李智這次出來是找我報仇的,一定不肯輕易放走李嘉文,走,我們現在就去找李智,救李嘉文回來。”

    李紅問道:“你知道李智藏在哪里?”

    我自信地說:“應該錯不了,那個地方我和李智上學的時候經常去,他應該藏在那里。”

    李紅看了眼死狗般躺在地上的唐方,問:“那他怎么辦?”

    我笑了笑說:“唐大少是我們的保護傘,當然要帶上他。李智目前已經失控了,這個世界上現在唯一能制住李智的人大概只有他了。”

    李紅說:“好,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出發。”

    李紅說完,從腰里取出一把手銬,戴在了唐方手腕上。唐方歇斯底里地說:“臭三八,你干什么,老子不是你們的囚犯,趕快給我打開。”

    李紅也不客氣,伸手給了唐方兩個嘴巴子,嚴肅地說:“我警告你,對你這種人我沒有絲毫好感,你最好識相一點,免得自討苦吃。”

    我哈哈大笑,說:“打得好,對這種貨色,千萬不用客氣。如果是我落到他手里,估計他會比我對付他要兇狠一百倍。”

    我們拖著唐方從二樓下來,將他塞進我的越野車后座里,李紅坐在后座上看著唐方。我打開車燈,發動發達,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突然,我看到大門口又有轎車開了進來,迅速將我的越野車團團圍住。

    看到我的車被人圍住,唐方興奮地大聲喊道:“快來救我,把唐羽這小子給老子抓起來。”

    車門打開,從車里走下來幾個人,其中一個人快步走到走到后面開進來的轎車門前,小心翼翼地將車門打開,從車上請來下來一個人。

    這個神靈活現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江海市新任的紀委副書記、監察局局長楊環。他走下車,趾高氣揚地冷眼望了我的車一眼,走到車窗前敲了敲車窗。

    我搖下車窗,望著一臉神氣的楊環說:“楊書記,你大半夜你不在家里摟著老婆睡覺,跑到這窮山僻壤來干什么?”

    楊環說:“唐局長,你現在不能離開這里,必須等到天亮后才能離開。”

    我狐疑地問:“為什么?”

    楊環說:“我接到省紀委的命令,明天一早省紀委會派人來帶你回省里,有些事情需要找你了解一下。”

    我冷笑著說:“紀委這算什么?我不過是一個正處級干部,按照程序是江海市市政府管的干部,省里沒有直接插手的道理。先是省屬反貪局立案調查,然后檢察院又派了一個副檢察長下來,現在又要勞動省紀委派人下來,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這么高的規格我承受不起。”

    楊環竟然不慍不惱,他耐心地解釋說:“網上的局長日記越鬧越兇,又有網友在外省的論壇上貼出了一篇筆記,里面涉及到江海市干部買官賣官,以及市政工程的交易內幕,內容非常詳實。所以省里對這件事非常重視,中紀委也已經派出了調查小組專門調查這件事,我想紀委找你去了解情況也是為了這件事。”

    媽的,事情果然越鬧越大,目前已經完全失控,幕后操控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這么大的能量?

    我說:“你繞來繞去,說了這么多,可這件事我聽不出來到底跟我并沒有直接關系。紀委既然要介入調查,應該通過發帖人的ip去調查,找我有什么用?如果我知道是誰在背后搗鬼,早把這些混蛋抓起來了。”

    楊環清咳了一聲,為難地說:“唐局長,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奉命行事,希望你能理解,配合我的工作。”

    我不耐煩地說:“既然紀委沒有下令對我采取雙規,那我就是自由身,你們無權限制我的行動。你趕快給我讓開,我很忙,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楊環說:“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等到天亮后省紀委來人,你再和他們協商,還希望你不要讓我為難。”

    我說:“李智這王八蛋終于露面了,他綁架了我的朋友,我要現在趕去救人。”

    楊環驚訝地問:“李智出現了?他現在哪里?”

    我說:“我不敢確定他還在不在那里,不過他一定在那個地方出現過,現在只是趕去看看。你應該清楚,目前抓捕李智是江海市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如果是因為你從中阻撓,放走了李智,我就算豁出老命也要摘了你這頂帽子。”

    楊環卻寸步不讓,他冷冷地說:“唐局長,我不能因為你一句話就違抗上級的命令。再說了,抓捕李智是公安局的事,不是你一個財政局長的業務。你馬上打電話給蕭遠山,通知他去抓人。但是你必須留在這里,哪里都不能去。”

    我的火終于摟不住冒了出來,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厲聲說:“王八蛋,老子看在覃康的面子上跟你費了半天唇舌,簡直是對牛彈琴。我最后問你一句,讓不讓開!”

    楊環的臉色變得鐵青,他壓根沒想到我竟然敢如此對待他,激動地說:“唐羽,你太放肆了,趁我還沒有發怒之前,你趕快把手給我拿開。”

    紀委的人紛紛沖上來要拉開我,我一把將楊環扔倒在地上,從腰里拔出槍,頂在楊環的腦袋上,嚴厲地說:“我數三聲,如果你們還不給我閃開,我先一槍打斷你的腿。”

    紀委的人看到我拔出槍,一陣手忙腳亂,紛紛勸說道:“唐局長,使不得,你千萬不要亂來。”

    我說:“你們把車給我讓開,馬上給覃市長打電話,告訴他我已經發現了李智的藏身之所,可是你們的紀委副書記竟然橫加阻撓。我告訴你們,放跑了李智你們誰都擔待不起。”

    其中一名紀委干部果然掏出手機,撥打覃康的電話。覃康的手機在秘書孫春云手里,他迷迷糊糊接到電話,打攪了他睡覺讓他十分惱火,罵罵咧咧了幾句,說了覃康家里的電話。

    我從紀委的干部手里接過手機,撥通了覃康家里的座機。覃康顯然也正在睡夢中,接起電話口吻也不太友好,氣呼呼地問:“你是誰?也不看看幾點了。”

    我說:“覃市長,我是唐羽,有重要情況要向你匯報。”

    覃康的神智立即醒了一半,飛快地問:“什么情況,是不是李智有消息了?”

    我說:“是的,我懷疑李智在位于黃河邊的療養院,并且他還劫持了我的一個朋友。我正準備去營救人質,救人如救火,耽誤了時間李智可能再次逃竄。可是紀委副書記楊書記卻從中作梗,故意拖延時間。我想問你,是誰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

    覃康沒好氣地說:“真是胡鬧,楊環呢,你把電話交給他,我來跟他說。”

    我把手機交給楊環,楊環從地上爬起來,抓起手機唯唯諾諾說了幾句話,然后掛了電話,臉色非常難看地說:“好吧,算你贏了,我們跟你一起去救人。但是丑話我要說到前面,如果這次去抓不到李智,我看你還有什么話說。”

    我看也不看楊環,扭頭走回車上,發動車子,從院子里沖了出去,楊環帶來的車隊緊緊地跟在我的后面。

    唐方坐在車里突然嘆了口氣,說:“唐羽,我算是明白了,對付你這樣的人,一定不能講任何規矩。一旦跟你講規矩就等于給了你可趁之機,所以必敗無疑。”

    我還沒有出聲,李紅突然說:“那對付你呢?你認為他是不是你的對手?”

    唐方說:“我不知道,但我已經看出來了,他就是我的天敵,我們之間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我冷笑著說:“我敢保證,如果我們兩個人如果必須有一個人死翹翹,那個人一定是你!”

    唐方不以為然地說:“我不想跟你做無謂的口舌之爭,還是那句話,現在還沒到決戰的時候,下任何結論都為時過早。”

    這家老干部療養院在江海市的北城郊區,那里緊靠著黃河的一條支流,河水一路向東流去,然后穿過濱河,將濱河市區一分為二。

    一個多小時候,我們來到老干部療養院。療養院內靜悄悄的,偶爾有幾聲水鳥的叫聲劃過夜空。此時已經近凌晨五點,即便早起的人還在熟睡之中。療養院規模雖然不算太大,但要找到幾名故意潛藏起來的人還是有一定難度。李智他們帶著李嘉文會藏在什么地方呢?

    ()( 獵美記:我的緋色官途 http://www.lunodk.live/1_132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