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獵美記:我的緋色官途 > 253.第二百五十三章 深爺
    [第1章正文]

    第253節第二百五十三章深爺

    師兄韓博深嘆了口氣,搖頭苦笑說:“紅,我們剛見面你就要走嗎?難道你真的不打算給我一次當面解釋的機會嗎?我很傷心,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無情。”

    李紅氣憤難當,呵斥道:“少羅嗦,收起你那套假惺惺,納命來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給我聽好了,今天我們兩個人只有一個人能活著從這道門里出去。”

    聽李紅的語氣,她似乎恨透了這個男人。可是李紅比我們高兩級,又不在同一所學校,我們之間此前從未有過交集,她與師兄韓博深能有什么恩怨呢?

    我迷惑不解地問:“李紅,你們……我不明白,你們之間能有什么恩怨?”

    李紅的眼睛發紅,目光中全是駭人的恨意,她一把搡開我,翻身退后。翻身的間隙已經從腰里拔出一把飛刀,甩手扔了出去。

    在我的記憶中,小李飛刀,例無虛發,李紅此前幾次出手都從未失手,然而今天奇怪的事接二連三的發生了,李紅飛刀再次失去了準頭。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見李紅拔刀,在飛刀破空而出時驚呼一聲,一個翻身站起身,用身體擋在了韓博深身前。隨著黑衣人的一聲慘叫,飛刀準確無誤地刺進了黑衣人的后頸之中。

    師兄韓博深堪堪躲過這一刀,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深爺看了一眼替自己死去的黑衣人,目光中兇光畢現,咬牙切齒地說:“李紅,你就是這樣招呼你的初戀情人嗎?李智果然沒說錯,變了心的女人比蛇蝎更可怕。看來今天我們兩個人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了,唐羽師弟,你們準備受死吧。”

    李紅竟然是師兄的初戀情人,我幾乎吃驚得失聲驚呼。我目瞪口呆地望了一眼一身殺氣的李紅,然后又看了看一臉悲戚之色的師兄韓博深,大腦瞬間陷入癱瘓。

    李紅殺紅了眼,從腰里再次拔出一把飛刀,眼睛通紅地望著韓博深,一字一句地說:“小羽,不要聽他胡說,你這個師兄是一個瘋子,他就是黑鷹組織的教父禿鷲。”

    聽到這句話我驚訝得好半天沒說出話來,真是難以置信,韓博深這樣一個才子,竟然一手組建出黑鷹這樣的邪惡幫派。我盯著韓博深,一字一句問道:“你真的是那個千方百計要置我于死地的禿鷲?”

    韓博深陰笑了一聲,若無其事地說:“如果你們認定我是你們千方百計要找的禿鷲,那我就是吧。反正我背的黑鍋已經夠多了,也不在乎多一個。”

    我咬著牙說:“如果你真是禿鷲,那就是我的敵人,真是不希望看到你死在我手里。”

    李文凱冷笑了一聲,說:“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相信我,當你們兩個人走進這間包房時,你們一條腿已經踏進了棺材里。唐羽,聽我一句勸,如果你不想死,就跟我回去吧,精神病院才是你該待的地方。乖,你媽媽在那里等你。”

    這兩個混蛋居心歹毒,他們果然要把我當成研究病例抓緊精神病院。我恨透了李文凱這個老雜毛,竟然用我死去的母親來刺激我。

    我不待李文凱說完,我迅速拔出腰里的手槍,舉槍向李文凱射擊。李文凱反應十分靈敏,一低頭躥進了茶幾桌子下。幾乎與此同時,李紅的飛刀再次破空飛出,直奔師兄韓博深的咽喉而去。

    韓博深以快到不可思議的動作低下頭,飛刀帶著呼嘯之聲恰好貼著他的頭皮飛過,釘入他身后的屏風上。韓博深驚出一頭冷汗,目露兇光恨恨地瞪了李紅一眼,馬上側身閃身躲入屏風背后。只聽到屏風后一陣隆隆巨響,屏風后打開一扇門,他一個閃身躥了進去。韓博深的身影剛剛消失,那扇門立即便合攏了。

    李文凱見李紅出手,躥到墻角,躍身跳上一張桌子,打開一扇暗門,厲聲喝道:“來人啊,給我抓住這兩個病人。”

    李文凱話音剛落,包房的屏風后面的門再次打開,瞬時涌出無數手持利刃的黑衣人。黑衣人們嚎叫著撲了上來,將我們團團圍住。

    這些黑衣人的衣著打扮與黑鷹組織的那些殺手一模一樣,不用問,他們全是黑鷹組織的落網之魚。這些殺手眼睛中白多黑少,表情呆板,仿佛來自地獄之中沒有靈魂的幽靈。打死我也想不到,我們一直追查的黑鷹組織竟然窩藏在這間茶樓里。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面對黑鷹組織殺手的包圍了,對付這些人我們已經有了心得,雖然他們人多勢眾,但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我迅速持槍向李紅靠攏,兩個人背后背,互相保護對方的背部不被侵犯。

    李紅面無懼色,冷靜地對我說:“看來我們又要聯手闖關了,唐少,你怕不怕?”

    我吐了一口痰,輕描淡寫地說:“怕個球!我們兩個互相掩護,聯手沖出去,殺光這群烏合之眾。”

    李紅悄悄捏了捏我的手,低聲說:“有我在,沒有什么人能傷害你。”

    李文凱大喝一聲:“兄弟們,殺了他們,為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黑衣人們揮刀向我們亂刀砍下,我和李紅分別就近抄起一把凳子抵抗。我一邊抵擋一邊大聲問:“李紅,你快告訴我,這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不是師兄的初戀情人?”

    李紅的眼睛都紅了,歇斯底里地說:“閉嘴!不要再問了,你快走,我掩護你離開,再不走我們兩個都得死。”

    我手里的凳子被殺手的利刃已經劈成了兩半,手里只抓著兩條椅子腿,兩條胳膊多處被利刃劃傷,鮮血如泉水般噴涌而出。我將手里的板凳腿插進一名從背后纏住我的黑衣人大腿里,黑衣人吃痛放開我。我就近抄起另外一把椅子,掄起來砸在黑衣人頭上,黑衣人搖晃了幾下,一頭栽倒在地。

    此時古色古香的茶樓已經成了一個屠宰場,接連有幾名黑衣人中了李紅的飛刀斃命。我也殺紅了眼,咬著牙大聲說:“死就死,老子不怕死。”

    李凱文從桌子上跳下來,迅速閃入暗門之中,在暗門關閉前,他站在門口陰笑了一聲,朝我豎起大拇指說:“唐少果然有種,那你們就去死吧。兄弟們,抓不到活的,死的也行。給我沖上去,剁了他們。”

    李文凱下了這道必殺令就消失在暗門后,殺手們接到死命令后幾乎瘋癲了,嗷嗷嚎叫著掩殺過來,無數明晃晃的長刀劈頭蓋臉砍了過來。

    我抄過倒地的一名黑衣人丟下的長刀,一個飛身跳上桌子,砍翻沖到我面前的兩個黑衣人,踩著桌子飛奔到李紅身邊,把手里的槍遞給李紅,嘶吼道:“拼了!老婆,你在前面開路,誰敢阻攔立刻擊斃。你只管向前,我來殿后。”

    李紅抓過槍,打開保險,抬手就是兩槍。兩聲槍響過后,兩名堵在門口的黑衣人倒地身亡。李紅的動作不做停頓,抬腿踢開身前的黑衣人,幾個箭步躥到了窗口,打開窗子,卻發現窗口離地足有十米。這樣的高度,無論什么人跳下去都只有死路一條。

    殺手們見我們有槍,嚇破了膽,拼命向大門口聚攏,企圖打開門逃竄。然而當他們到了門口才發現,包房的門不知道何時已經被人從外面鎖上了。如此一來,我們和這些精神病全部被困死在這個房間里,只有徹底殺死對手,自己才有活命的機會。

    殺手們發現被困之后亂作一團,發瘋般用手里的長刀砍在門板上。然而這完全是徒勞,因為我已經聽出來了,門板是鋼板制成的。殺手們持刀砍了半天,大門不僅紋絲不動,連一點灰塵都沒落下來。

    李紅從窗戶跳下來,走到我身邊,皺著眉頭說:“這間房子很古怪,里面安裝了很多機關,我們被困住了。”

    我掏出手機,想打電話求救,卻發現手機顯示這里根本沒有信號。這到底是什么地方,電話竟然打不出去?難道我們今天真的要葬身于此了?想到這里,我的臉色變得煞白,腦門上的冷汗瞬時流淌下來。

    李紅輕聲安慰說:“不要著急,來的時候我觀察過四周的地形,這里雖然位于郊區,但離市區并不遠。槍聲傳出去應該能引起周圍居民的注意,也許已經有人報警了。”

    難道我們就坐在這里等警察來救嗎?等警察找來,我們可能已經成了兩具冰冷的尸體了。我已經明顯感覺到,房間的溫度越來越低,溫度應該已經低于零度。想起進門時房間里冒出的冷氣,我心里一陣哆嗦,難道這間房子是個冰窖?

    我忽然靈機一動,走到李文凱消失的暗門前,四處摸索著尋找打開暗門的機關。李紅馬上明白我的想法,走到韓博深消失的暗門前,同樣在墻壁上尋找打開暗門的開關。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找了半天我和李紅都一無所獲。隨著室內溫度降低,殺手們放棄了徒勞的掙扎,提著長刀重新向我們兩個人奔來。

    我抬起做出阻攔的姿勢,大聲對殺手們說:“各位黑鷹組織的兄弟們,能不能聽我說幾句再動手?”

    領頭的黑衣人正是那個上次跟蹤我的精神病大夫,他晃了晃手里的長刀,冷冷地說:“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很好奇,你死到臨頭了,還有什么好說的?”

    ()( 獵美記:我的緋色官途 http://www.lunodk.live/1_132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