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一路青云 > 第一百零八章 晚宴邀請
    武浩博早就探脖把照片看得一清二楚,照片上把芳芳撞倒的,是一個體型肥胖的中年人,根本看不到包飛揚的影子。加上又有趙麗萍這個現場人證,武浩博完全可以肯定,包飛揚所說的一點不錯,根本不是他把鋼鋼撞下水的,相反,他是跳下水渠救了鋼鋼性命的大恩人!

    武浩博一時間只覺得熱血上涌,臉色漲得通紅。他也顧不得宋火梅怎么想,就一把奪過這張照片,塞到芳芳跟前,沉聲問道:“芳芳,你說,這是怎么回事?”

    看著眼前的照片,芳芳張著嘴“我、我”了半天,忽然間蹲在地上捂著臉哭了起來,“我也不知道是誰撞我的,但是鋼鋼病成那樣,我擔心你和表姐罵我,就……就編了個瞎話……”

    尚曉紅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氣,但是沒有找到目擊證人之前,她知道亂發火只會激化局勢,所以就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這時候見到趙麗萍拿出照片當做鐵證,壓在心頭的火終于發作出來。

    她怒聲責問芳芳道:“你怎么編造瞎話我們不管,可是現場那么多人,你干什么偏偏編造到飛揚身上?他可是你家小孩的救命恩人啊!”

    芳芳捂著臉抽泣道:“我表姐逼問我的急,現場其他人我都不記得,只記得他,所以就……就……”

    “你這個死丫頭,真是氣死我了!”宋火梅沒有想到情況竟然是這樣,她一向最信任的娘家表妹原來在撒謊騙她,一時間氣得渾身發抖,指著芳芳說道:“我哪一點虧待你了,你竟然來撒謊害我?我宋火梅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說著上手就要打芳芳,宋火旺連忙在一邊攔著,嘴里說道:“梅子,梅子,有話好好說。芳芳也是年紀小不懂事。”

    “包老弟,對不起。真的是對不起啊!”武浩博雙手緊握著包飛揚的手不停地抖動著,“你是我們家鋼鋼的救命恩人,我們沒有報答不說,反而讓你受了委屈!希望包老弟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們一般見識。”

    包飛揚雖然對宋火梅宋火旺還有芳芳三個人不怎么感冒,但是對于武浩博,包飛揚印象還是一直不錯的。今天如果不是武浩博趕過來,包飛揚肯定不能這么輕易就放過宋火梅宋火旺還有誣陷他的芳芳,但是既然武浩博趕過來了,他也無意再深究下去。畢竟。在中天市的時候。自己那次“車禍”把武浩博也嚇得不輕。

    “武大哥。你這么客氣干什么?你的為人,老弟我是很清楚的。今天這事就算了吧。”包飛揚說道,“剛才聽說你家鋼鋼還在醫院,情況怎么樣?要緊不?”

    “沒事。沒事,就是被引水渠的冷水激了一下,有點發燒,醫院那邊已經做過處理,正在留院觀察,估計沒有啥太大問題了。”武浩博沒有想到包飛揚不追究他家誣告的責任,反而關心鋼鋼的身體情況,這上下一比較,為人的境界就出來了。這個小兄弟啊。果然是可交之人!

    “啊,孩子還在醫院啊?”包飛揚說道,“武大哥,咱們這邊的事情已經說清楚了,你和嫂子也別在這里耽誤時間了。快回醫院去照顧孩子吧!”

    尚曉紅在旁邊聽了很不滿意,覺得包飛揚真是太好說話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怎么包飛揚就忘記了剛才宋火梅宋火旺是怎么對待他的?包飛揚救了他們家的孩子不知道感恩也就罷了,還反咬一口,誣陷是包飛揚把他們家孩子撞下水的。幸虧有這個美女記者拍了照片,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會被宋火梅宋火旺咬成什么樣子。如果換做尚曉紅,肯定不會就這么簡簡單單就算了,一定趁著有記者在場,把這幾個人的丑惡嘴臉好好揭露一下。

    “那……那我們就謝謝包兄弟了!”宋火梅正尷尬著不知道怎么脫身,見包飛揚主動開口讓他們走,生怕武浩博不知道好歹錯過這個大好機會,連忙拉著武浩博道:“浩博,我們趕快去醫院吧。咱媽一個人在那里照顧鋼鋼,我不放心!”

    然后又用腳踢了一下蹲在地上哭泣的芳芳,罵道:“死丫頭,還在蹲在這里干什么?是不是覺得人還沒有丟夠啊?”

    芳芳連忙站起來,擦著眼淚低頭跑了出去。

    武浩博卻沒有理會宋火梅,一把甩開她的胳膊,伸手摸出一張自己的名片,遞給包飛揚:“包老弟,你住在天源大廈吧?這是我的名片。今天晚上不知道你有空沒有,我略備薄宴,當面向你道謝。”

    說著又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尚曉紅,說道:“包老弟救人的時候你也在場吧?你也是我們家鋼鋼的救命恩人,今天晚上請你務必要賞光。”

    包飛揚接過名片一看,立刻就愣住了,國家計委農業司二處處長武浩博?這不是鐘市長這次來京城跑項目重點攻關的對象嗎?沒有想到竟然這么巧。

    尚曉紅也是吃了一驚,她本來對武浩博還有點不滿,但是看了名片上的頭銜,心里的不滿立刻拋到九霄云外去了。不管前面她和包飛揚受了多大委屈,能夠通過這個方式和武浩博套上交情,也就足夠了。本來聽說天源市這次小型農田水利建設項目的申報情況不太樂觀,但是現在包飛揚成了武浩博兒子的救命恩人,又平白無故地受了武浩博妻表妹的誣陷還很大度的不追求他們家的責任,就沖這一點來說,武浩博可是欠了包飛揚一個天大的人情。那么只要到農業司二處申報項目時讓鐘市長帶上包飛揚過去,太峰山旱區小微水工程的項目審核通過的希望豈不是大大增加了?

    想到這里,尚曉紅生怕包飛揚犯傻,拒絕武浩博晚上的邀請,連忙笑著說道:“武處長既然發出了邀請,無論如何今天晚上我和小包都會過去的。”

    趙麗萍拿出照片后,一直作為一個旁觀者在記錄事情的進展。這時候看著武浩博夫婦要離去,就上前微笑著問道:“宋主任、武處長,不知道你們方便不方便,等醫院那邊的事情結束后,接受我一個采訪?”

    宋火梅臉頓時變了,如果趙麗萍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登到報紙上,她和武浩博以后可是會被人戳斷脊梁骨的。恩將仇報,可是華夏老百姓最討厭最看不起的一種行為,她可不想自己和丈夫以后被人看成恩將仇報的小人。

    武浩博也有點尷尬,雖然說這件事情是妻子宋火梅和妻表妹芳芳的錯,他回去肯定還會批評宋火梅和芳芳,但是作為他來說,卻是不希望上報紙的。華夏青年報可是華夏有名的大報紙,銷量非常廣,俗話說家丑不可外揚,這一上報紙啊,今天發生的這點破事,還不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了?

    “趙記者,”包飛揚站了出來,笑著說道:“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幫我保密啊?說實話啊,我真的不希望報紙刊登出來?”

    “為什么?”趙麗萍那雙美麗的眼睛緊盯著包飛揚。

    “因為今天上午我和尚科長是偷偷溜出來的。”包飛揚解釋道,“一旦上了報紙被領導知道,我自己挨批評不說,我們辦公室今年下半年的安全生產獎也會被扣掉。我不能一個人出風頭,連累全辦公室的同志,是不是啊?”

    “原來是這個問題啊?你不用擔心,”趙麗萍笑了起來,“你們領導的工作我會做的,你挨批評不挨批評我不敢保證,但是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讓你們領導扣掉你們辦公室下半年的安全生產獎的。”

    趙麗萍好不容易才碰到這么一個重大的新聞,又怎么肯放過?自信以她華夏青年報大報記者的身份,完全可以做通天源市有關領導的工作。

    武浩博和宋火梅聽包飛揚說不愿意上報紙,心頭松了一口氣,可是沒有想到趙麗萍竟然不肯放棄,竟然還是想辦法要抓這條新聞,一時間心又懸了起來。平時他們在報紙上可不少看到反面典型。可是一想到自己夫妻馬上就要充當報紙上的反面典型了,不由得胸悶氣短,老臉發臊!

    “趙記者,我很感謝你拍下這些照片,幫我證明當時的情景,非常感謝。”包飛揚非常誠懇地說道,“但是呢,我真的不想上報紙出風頭。這個新聞啊,請你不要發了,好嗎?”

    “包飛揚,你怎么這樣?你懂不懂這條新聞的重大意義?”趙麗萍一下子急了起來,她跑前跑后忙了半天,不就是為了抓這條新聞嗎?沒有想到遇到包飛揚這個死腦筋。虧自己老媽還夸他如何如何聰明,全然沒有想到如果被樹立成見義勇為的典型,將給他帶來多么大的政治好處。

    “真要發也可以,”包飛揚看到趙麗萍都急赤白臉了,知道也不能一味強硬下去,說不定這個大記者為了追求新聞效應,即使自己這個當事人不同意,她也硬要發這個新聞,到時候情況就一團糟了。他說道:“那么咱們能不能只發救人這一段?至于后面發生的事情,就略過不談好吧?”

    武浩博和宋火梅這時候才明白,什么包飛揚怕領導批評,根本就是為了給他們夫妻找臺階,怕新聞刊登出來,他倆無法下臺啊!

    ()( 一路青云 http://www.lunodk.live/0_75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