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一路青云 > 第一百章 正是當年的味道
    趙根紅的父親趙天海是開國老上將,從紅軍時期就開始跟著太祖南征北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更是立下了卓越的戰功。一九五五年我軍第106章中起來的。過去,有三個方面軍,每一個方面軍又是由很多山頭結合起來的。因此,鑒于這段特殊的歷史,第106章的時候,趙天海到九寶山去給老伴兒上墳時淋了一些雨,回來之后就開始發燒,雖然經過醫療專家組的精心治療,病體很快痊愈,可是從此之后卻得了一個食欲不振的毛病。以前他一頓飯至少能吃一碗半米飯,可是現在卻什么都不想吃,一頓飯能夠扒拉幾口米飯,就算是相當不錯了。這件事甚至驚動了太宗爺和一號首長,在他們的指示下,中央保健局把全國最頂尖的中西醫專家集合起來為趙天海會診,又把中北海國務院人民大會堂等各路頂尖御廚派過來為趙天海調配膳食,但是都不起什么作用,趙天海始終沒有什么胃口,僅僅三個多月。趙天海的體重就下降了二十多斤,從一個原來龍行虎步的威武老將變成了風一吹就要倒的病懨懨的老人。

    這件事情可以說是趙根紅和她哥哥趙根正兩兄妹最大心病,每天一有空閑,就尋思著該怎么解決老爺子的胃口問題。人是鐵飯是鋼,老不吃飯,靠輸營養液來吊著總歸不是長久之計。

    所以今天趙根紅聽說老爺子又不肯吃飯了,立刻丟開手頭上所有的工作,包括與包飛揚的會面也推掉,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玉峰山桂苑。

    “昨天晚上都沒怎么吃飯?上酸蘿卜了嗎?”趙根紅問道。

    趙天海最喜歡吃的一道菜就是酸蘿卜,以前幾乎是每餐必吃。即使是十年動亂期間被發配到牛棚里去。老爺子也要想辦法自己腌點酸蘿卜來吃。倒是十年動亂結束之后。跟著太宗爺一起出山,成為國字號領導之后,吃飯飲食也由中央保健局派來的醫療專家組嚴格控制起來。醫療專家們認為腌酸蘿卜含有亞硝酸鹽,長期食用對趙天海的身體不利。所以就嚴格控制趙天海食用酸蘿卜的量和次數,原則上一月只能吃上一兩次酸蘿卜。

    這次趙天海生病之后,由于食欲不振,醫療專家組也只好暫時取消這個禁令,希望酸蘿卜能夠讓趙天海的食欲有所恢復。結果證明酸蘿卜確實有效,趙天海每次只有吃到酸蘿卜的時候,才會多扒拉一兩口飯。如果沒有酸蘿卜,那根本就是一口米飯也不會吃。

    “上了,可是沒有作用。”楊翔遠一臉憂慮的說道。“老首長只嘗了一口酸蘿卜,就把碟子推開,說不是那個味,然后就什么都不肯吃了。”

    “不是那個味?”趙根紅有些奇怪,“前幾天送來湘西的酸蘿卜吃完了嗎?”

    這三個月為了讓趙天海多吃點飯。趙根紅兩兄妹試了很多地方的酸蘿卜,最后還是趙根正一個湘西老部下送過來的湘西酸蘿卜效果最好,趙天海最愛吃。

    “還有好幾箱呢,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老首長突然間不吃了,說不是他想吃的那個味道。”楊翔遠說道,“你大哥正在想辦法,準備再試一試其他地方的酸蘿卜……”

    聽楊翔遠說道這里,趙根紅忽然間想起來,包飛揚送來的土特產中似乎有兩罐什么多味蘿卜,雖然不是酸蘿卜,但是也可以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引起老爺子的食欲。

    當下就打開車門,把那兩罐包裝簡陋的多味蘿卜提在手上,跟著楊翔遠一塊進去。

    楊天海的臥室原來是在二樓。可是自從生病之后身體虛弱,上樓非常困難,就臨時把一樓的一間房子改成病房兼臥室。

    醫療專家組的組長正在隔壁房間召開緊急治療會議,看見趙根紅過來,就連忙從房間樓出來,一臉愧疚地對趙根紅說道:“首長,我們沒有盡到責任,讓老首長的病情一再反復,請求上級給予我們處分!”

    “現在不是談處分不處分的問題!”趙根紅皺著眉頭,壓著心底的火氣,“對于老爺子的情況,你們專家組能不能拿出緊急處理方案?”

    “老首長身體太虛弱了,如果再不肯吃東西,光靠輸營養液怕是沒有用。必須考慮鼻飼的治療方案。”專家組組長輕聲說道。

    趙根紅心頭不由得一緊。她何嘗不知道,通過鼻子插管給流食的辦法可以解決老爺子因為不吃飯嚴重缺乏營養的狀況。可是鼻飼這種治療辦法太痛苦,老爺子今年都八十多歲了,趙根紅又怎么忍心看著老爺子如此遭罪?這種治療方案,只能是所有辦法都嘗試過了,實在是沒有辦法之后的最后選擇。

    “好的,明白了,等大哥過來,我和他商量一下。”趙根紅說道,“你們也再研究一下,看看還沒有其他辦法。”

    專家組組長不敢說話。如果他們能夠找到其他辦法,又怎么會提出鼻飼這種痛苦行極大的治療方案?

    正在說著,就聽見房間里面有動靜,趙根紅連忙推開房門,跟著楊翔遠一起沖進去。只見趙天海瘦如枯柴的手臂按著床頭,掙扎著要下床:“扶我出去,扶我出去!”他的聲音雖然很微弱,但是卻有一種不容人拒絕的威嚴。

    這可把旁邊的兩個護士給嚇壞了,她們扶著趙天海,攔也不是,不攔更不是,幾乎是用乞求的語氣說道:“老首長,您現在的狀態,不能下床啊!”

    “爸,您要出來干嗎?”趙根紅看到這個場景,連忙奔了過去,卻不想走的太急,手中的袋子掛在了門把手之上,只聽啪嗒一聲,一罐三江口多味蘿卜掉落在地板上,摔得粉碎,一股濃郁的酸辣味道在房間里彌漫開來。

    趙天海本來躁動不安的身軀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他鼻子翕動著,貪婪地嗅著彌漫在整個房間里的酸辣味道,幾秒鐘后,兩行渾濁的眼淚從趙天海眼眶里流淌出來。

    “是這種味道,就是這種味道!”趙天海瘦成了皮包骨的手掌緊緊攥了起來,眼睛死死地盯著地板上那打碎了一地汁液橫流的多味蘿卜,“當年就是這種味道啊!”

    ()( 一路青云 http://www.lunodk.live/0_75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