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官道之色戒 > 第七章 懶漢的做法
    看了關于閔江重機廠的信訪材料,王思宇的心情變得異常糟糕,雖然絕大多數國企中都存在著一些管理問題,但對于閔江重機來講,這樣的現象格外嚴重,在企業最為困難的時期,現任廠領導卻依舊巧立名目,大搞公款吃喝,還私設小金庫,為管理層發放高額福利。

    而工人們反應較為強烈的六百萬集資款,就有將近七十萬元,被用作支付賓館飯店的賬單,其中大有貓膩,舉報人顯然是重機廠內部的財會人員,提供的證據極為詳盡,完全可以據此展開立案調查,但不知為什么,舉報信卻被壓了半年之久。

    王思宇略一沉吟,就摸起電話,給紀委副書記田宏業撥了過去,十分鐘后,田宏業敲門走了進來,拉了椅子坐下,瞄了一眼辦公桌上的檔案袋,微微一怔,隨即笑道:“王書記,你在調查閔江重機?”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那幾封舉報信推了過去,點頭道:“老田啊,這些舉報材料上提供的線索很具體,應該讓監察四室介入,假如情況屬實,就要采取措施,有這樣的領導在,重機廠的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田宏業皺了皺眉,耐著性子把幾封舉報信看完,就信件輕飄飄地丟下,摸出眼鏡布,擦著厚厚的鏡片,慢條斯理地道:“王書記,您剛到閔江市,可能還不清楚,重機廠的情況錯綜復雜,先后幾任廠領導都出了問題,現在這種情況下,再追究下去,只會起負面作用,穩妥起見,還是先放放吧,這也是鮑書記的意思。”

    王思宇倒沒有想到,兩人第一次談工作,田宏業就把鮑昌榮抬出來當擋箭牌,這讓他頗為不悅,望著對方嘴角掛著的一絲冷笑,王思宇慢悠悠地喝了口茶,不動聲色地道:“田書記,我的意見恰恰相反,現在重機廠的職工群情激憤,已經有很多人到省城上訪,給市里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采取些必要的措施,化被動為主動,先把一些不法干部拿下來,安撫職工的情緒,并下決心解決問題,而不是一味拖延,重機廠的情況比較嚴重,越拖越不利于問題的解決。”

    田宏業的火氣也騰地上來,不冷不熱地道:“田書記,這件事情,鮑書記是拍了板的,你在做決定前,是不是要提前向他請示下,免得出了亂子,影響到穩定大局。”

    王思宇收起笑容,淡淡地道:“紀委辦案要注重事實,只要對方有違法亂紀的情況,在權限許可下,我們就要堅持調查,至于最后的調查結果出來后,如何處理,自然要和市委主要領導溝通。”

    田宏業板著面孔道:“王書記,既然你下了決心,我們照辦就是,只是鮑書記那邊,還請你提前打招呼,不然我不好交代。”

    王思宇微微一笑,提筆在一封舉報信上寫下:“一查到底,絕不姑息,王思宇。”

    隨后把筆一丟,端起茶杯道:“好吧,田書記,那就這樣,你們只管去查,放心吧,抓幾個腐敗分子,天塌不下來,出了問題我負責。”

    田宏業陰冷的目光透過厚厚的鏡片,盯著王思宇的眼睛,在對視了一分鐘之后,有些不甘地收了回去,低聲道:“好吧,我這就去安排。”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望著田宏業轉身出了門,不禁微微一笑,對方既然用鮑昌榮來施壓,那就要堅決頂回去,否則一旦開了這個頭,以后只能更加被動,官場上最忌諱用上級來壓人,這個田宏業居然毫無顧忌,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那就必須好好敲打一番,要是連副手都擺不平,他這個市委常委就不要當下去了。

    十幾分鐘后,座機上的電話鈴聲響起,王思宇接起電話,里面傳出一個恭敬的聲音來:“王書記您好,我是楊光,鮑書記請您到一號樓來趟,有事情商議。”

    王思宇皺了皺眉,點頭道:“好吧,我馬上過去。”

    出了紀委大樓,他來到鮑昌榮的辦公室,卻見房間里已經坐了幾個人,分別是副書記馬尚峰,常務副市長梁桂芝、市委秘書長魯高陽,而鮑昌榮正站在窗前,舉著手機和人輕聲交談。

    王思宇與三人打了招呼,就坐在梁桂芝下首的沙發上,秘書楊光沏了茶水后,又分別向四人發了一份材料,隨后轉身退了出去。

    摸起材料,王思宇翻了翻,見上面是解決重機廠問題的一份提案,他大致看了看,隨后和梁桂芝交換下了眼神,兩人都是輕輕搖頭,而對面的副書記馬尚峰瞇著眼睛不說話,秘書長魯高陽則點頭道:“這個點子不錯,要是能成功實施,倒是能緩解壓力,起碼也能再支撐幾年。”

    “嗯,陳總,那就說好了,過些日子一定要過來轉轉。”鮑昌榮笑容滿面地打完電話,轉過身來,把手機輕輕丟在辦公桌上,拉了椅子坐好后,喝了口茶水,就笑著道:“李市長到下面縣里視察,要晚上才能回來,咱們就不等他了,在開始前,我先解釋一下,王書記分管紀委,本來是不需要參加討論的,但他雖然年輕,在搞經濟方面卻是把好手,并且,他到了咱們閔江后,也很關注重機廠的事情,所以,我特地邀請王書記參加這次會議,給大家當參謀。”

    其他三人都微笑著點頭,示意認可他的決定,鮑昌榮頓了頓,又微笑道:“材料大家想必都看了,省城的華龍地產集團想來我們閔江市發展,他們在考察了市場之后,對重機廠的一百三十八畝地很感興趣,打算出價收購下來,那邊總共有三塊地,總建筑面積二十八萬平方米,如果按照現在的土地估值,出讓價格要高于三個億,我昨晚和他們的老總通過電話,經過慎重考慮,提出這份預案,計劃對重機廠進行整體搬遷,從新港區遷移到東城區的郊外,有了這筆資金,可以暫時緩解重機廠的壓力,大家先討論下吧。”

    說完后,鮑昌榮端起茶杯,望著屋里的四人,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秘書長魯高陽笑著道:“鮑書記,這個辦法好,重機廠一直是捧著金飯碗要飯吃,他們那塊地段其實很不錯,如果開發成商品房,對市里的財政收入也有很大的幫助,也能解了重機廠的燃眉之急,是個一舉兩得的好主意,我支持這個方案。”

    副書記馬尚峰皺了皺眉,沉吟道:“方案是不錯,但治標治不了本,而且要完成搬遷,難度恐怕也不小,三千人的大廠搬到東城區那邊,交通很不方便,要是工人們意見太大,很容易起來鬧事。”

    鮑昌榮嘆了口氣,把杯子放下,皺眉道:“不能由著他們的性子胡來,重機廠搞到現在這個樣子,那是誰都不希望看到的,如今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拿著手電筒照著走,看見一米走一米,盡量維持下去,至于鬧事的職工,總是會有的,不要怕,沒什么大不了的,無非是我鮑昌榮再多背些罵名。”

    梁桂芝遲疑了下,還是輕聲道:“鮑書記,是不是先和改制工作組先通通氣,讓他們在重機廠開個會,爭求下各方面的意見,如果重機廠內部反對聲音不大,我們再下決定也不遲,畢竟這么大的工廠,搬遷總需要時間,也不必急于一時。”

    鮑昌榮的臉色陰沉下來,擺手道:“不必了,吳方舟搞得那個工作組,在下面沒起什么好作用,正事沒干多少,竟添亂子,在重機廠的事情上,你們政府這邊的工作一直都很被動,牽著不走,打著還倒退,既然你們怕擔責任,不肯搞,那就按著我的方案來,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則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梁桂芝被當面呵斥了一通,臉色也有些掛不住了,漲紅著臉,低頭翻開黑皮本子,拿筆在上面唰唰地寫了起來,也不知在寫著什么。

    王思宇注意到,她的右手抖得厲害,恐怕是氣憤到了極點,他不禁大為撓頭,鮑昌榮的家長作風實在是太嚴重了,確實有些獨斷專行,根本不顧忌他人的感受。

    鮑昌榮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水,望著王思宇道:“王書記,你也說說吧,這個辦法怎么樣?”

    王思宇瞇了眼睛想了一會,就搖頭道:“我不同意這樣搞,拆房子賣地解決不了問題,而且這樣一折騰,容易把重機廠的人心搞散了,表面看是度過了難關,但實際是把問題推到了兩三年后,到時重機廠的困難會更加嚴重,這是懶漢的做法,得過且過,不科學。”

    鮑昌榮剛剛喝了茶水,聽到他說到最后一句,險些噴了出來,在咳嗽了幾聲后,他瞪大了眼睛望著王思宇,愕然道:“王書記,你說什么?”

    王思宇神色自若地道:“鮑書記,我說這是懶漢的做法,不科學。”

    鮑昌榮火冒三丈,把杯子重重地鐓在桌子上,盯著王思宇,一字一句地道:“王書記,你說得沒錯,這是懶漢的辦法,那你給出個勤快人的好主意吧,讓我們大伙都聽聽。”

    屋子里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王思宇的臉上,梁桂芝的手心里更是捏了一把汗,暗自為王思宇擔心起來。

    ()( 官道之色戒 http://www.lunodk.live/0_6/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