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3560章 因果
    京城郊外一座不起眼的土山。

    這座土山雖然說也在京城范圍內,但卻距離京城市實在是有點遠,遠到你根本就難以想象到這里也被囊括在京城地域內,都會認為這里是什么荒涼的無人區。

    實際上這里也果真就是無人區,平常都沒有誰前來這里。山是土山,山上倒是稀稀疏疏的長著幾棵樹,不是什么名貴的樹木,就是最普通的楊樹。一陣清風吹過,無數綠油油的葉子隨風嘩啦作響。

    就是這個人跡罕至的小土山,此刻卻是戒備森嚴。

    以這里為核心,方圓幾里內全都戒嚴,十幾輛車停靠在每個點上,一個個全副武裝,身穿便衣的軍人,眼神如炬的盯著四周。只要有任何異常,他們都會瞬間做出反擊。

    方碩站在山下,他還沒有資格站到山上。

    而在這個土山上,此刻站立著兩道身影,兩道蒼老的身影。左邊的是徐中原,右邊的竟然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商庭。除了他們兩個人外,再沒有別人站在這里。徐中原臉上布滿笑容,望著近在咫尺的商庭,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

    “商老,想要見您★一面真的很難很難啊。”

    商老?

    沒錯,徐中原口中的稱呼就是商老,依著他的年齡都要如此稱呼,你可以想象到商庭的歲數到底有多大。這個是秘密,即便是蘇沐這個關門弟子都不知道。

    而面對徐中原的恭敬,商庭卻是心安理得的領受。當年要不是他的話,徐中原早就不知道死過多少次,在那個戰火蔓延的年代,人命真的賤如草芥不值錢。

    商庭微笑著掃過徐中原有些激動的神情,隨意道:“你啊。還是和以前一樣,動不動就這么感性。我說你好歹也是堂堂的軍神,就不能像是那些千年老狐貍似的,將自己的情緒控制住。”

    “控制情緒做什么?在您面前我有必要那樣做嗎?見您一面都這么費勁,見到后要是再演戲的話,就實在對不起這種見面。我要是當著您的面演戲。我想以后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您了吧?”徐中原搖搖頭固執道。

    “當初我就是喜歡你這種夠直爽夠坦誠的性格,這么多年你還能保持下來,殊為不易。知道我為什么今天要喊你前來這里嗎?你還記得這里是什么地方嗎?”商庭如何看不出徐中原眼底的堅持,就是這股堅持讓商庭對徐中原頗為欣賞。

    “當然記得,我忘記什么都不能忘記這里。當年就是在這里,我被您老救下來的。但我是活命了,這里卻被夷為平地。我要是沒記錯的話,當年這里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棵棵樹木高達參天。哪里像是現在這樣,只有這幾棵孤零零的楊樹。”徐中原腦海中回想起來當年的情景,臉上涌現出些許感傷。

    往事不堪回首,但恰恰就是這些往事,才讓人生變的精彩絕倫。

    “說的沒錯,以前這里是一片森林,在森林那邊還有一個村子叫做王村。只不過可惜的是,包括王村在內這里全都被抹殺。當年的戰火硬是將這里肆虐的不像樣。而你也幸好被老書蟲護送著離開,不然你這條性命就算被我救出來。當時也會埋葬在這里。說起來這個,這就是我讓你過來的原因,你應該還知道誰是老書蟲吧?”商庭笑道。

    “當然,當年要不是老書蟲護送我從王村離開的話,我哪里還能像現在這樣站在這里和您說話。是您將我救出來,是老書蟲帶我離開。這些我都銘記在心中,永遠都不敢忘記。只是您老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我想要找到您都找不到。而老書蟲的話后來也因為戰亂原因,我怎么都沒有找到,直到現在還引以為憾。商老。您說起來這個,難道說您知道老書蟲在哪里嗎?”徐中原語氣變的急促,雙眼中也開始流露出急切的目光,迫切的想要聽到那個答案。

    “我是知道老書蟲在那里,我還知道現在的老書蟲已經實現了當年的夢想。要說到他對國學的掌握和理解,絕對比那些專家教授要深邃的多。其實這些年老書蟲也曾經以化名出來混跡過,只是感覺那樣挺沒有意思的,就找到一處地方隱居起來。那里就是西都省嵐烽市陽關縣一個叫做湖羊村的村子。我想你應該對這個村子比較熟悉吧?你不會沒有聽說過這個村名吧?”商庭眼底劃過一抹促狹光芒問道。

    “湖羊村?竟然是湖羊村?”

    徐中原臉上唰的浮現出一種驚愕神情,隨后苦笑著搖搖頭,忍不住唏噓道:“難怪您老說我會聽說過這個村名,我怎么能沒有聽說過?我的寶貝孫女就在那里支教,我也是從她過去后就知道這個村名。但我真的沒有想過,冰清竟然和老書蟲在一個村子中。難怪她說村子里面有個老人學問很是淵博,她沒事的時候就會過去請教,受益頗淺。我當時只是認為她隨便說說,沒想到竟然是真的。這就難怪了,冰清說當時湖羊村的人有很強的宗族觀念,他們對她很是排外,后來就是因為老書蟲,湖羊村的人才開始接納她。”

    “說對了,就是老書蟲在暗中照顧著你孫女。其實這事也是我沒有想到的,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我也沒有想過老書蟲隱居的湖羊村,會成為你孫女前去支教的地方。我也沒有想過你孫女的天賦很高,竟然會被老書蟲相中,對她傾囊傳授。我更加沒有想到蘇沐這個小子會前去嵐烽市執政,然后前往湖羊村找你孫女,誤打誤撞中就和老書蟲王天雄碰上。”

    “要是沒有這么多巧合的話,也就沒有現在我想說的這事。但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緣分,這就是命運,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因果關系。當年種下的因,現在就要償還果。當年你是被老書蟲救下來的,那么你沒有報答他的恩情,如今就要報答。他有個孫子叫做王侯,已經拜蘇沐為師,正式修煉古武術。這個王侯已經繼承了老書蟲的所有衣缽,欠缺的就是歷練。”

    “當然,蘇沐雖然說將人帶出來,并且讓王侯跟隨葉惜見世面,但這只是個開端,像是王侯這樣的好苗子不多見,不能夠只是留在外面浪費掉。想要讓她盡快成長起來,就必須要給他提供全面的訓練體系。因此我找上你就是想要讓你安排下,過段時間王侯就會被葉惜送到京城,你安排他進部隊,從最基層開始訓練。”

    “但這樣的訓練沒有必要一視同仁,我要你做的就是讓王侯在最短時間內,只要成功的話就一路提拔,爭取讓他將軍隊中的各個訓練體系都來一次全面的嘗試。普通軍營,野戰軍營,大軍區軍營,特戰軍營,這些要讓王侯全都挨個的過一遍。等到他完成所有訓練科目后,你就能讓他離開。到那時,你和老書蟲之間的事情也就算有所了結。”商庭終于將這趟過來的目的說出來。

    “王侯?王家王侯?”

    徐中原輕聲念叨著這個名字,眼光變的明亮起來,“商老,我和老書蟲之間的事情不是說想了斷就能了斷的,這和當年你救了我,讓我收下蘇沐當孫子的性質是一樣的。你們當初對我都有救命之恩,這樣的恩情豈能說隨便一件事就能了斷?您放心,這事我來安排,絕對會讓王侯將這些程序全都走一遍。”

    “那就好。”商庭笑道。

    “商老,我想要見見老書蟲,他還在湖羊村嗎?”徐中原問道。

    “沒有在,從王侯被蘇沐帶出來后,他就不會再繼續留在那里,他會出來像是閑云野鶴般的游歷。即便是我,想要找到他也不很容易。你就沒有必要刻意的去找他。”商庭搖搖頭勸說道。

    “好吧。”徐中原有些惋惜道。

    “說說蘇沐吧,這個小子到嵐烽市后我聽老書蟲說,做出來的政績不小,是這樣嗎?”商庭突然岔開剛才那個沉重的話題微笑著問道。

    “說起來蘇沐倒是真的很不錯,從他到嵐烽市后真的就準備大刀闊斧的對那里進行改革。一個西都省排名最后的地級市,一個在全國都是屬于末位城市的地級市,必須通過改革才能夠謀求突破。那些經濟大方針的制定暫且不說,就沖他僅僅借助著一個小事件,將盤踞在那里根深蒂固的宗族觀念給瓦解,便是驚人之舉…”

    說起來蘇沐,徐中原的神色明顯多出一種神采飛揚的感覺。

    誰讓蘇沐就是這么爭氣。

    既然爭氣,徐中原就不會吝嗇自己的夸獎之語。

    “哈哈,不愧是我商庭選擇的繼承人,蘇沐這小子沒有丟我的臉,我也希望能看到他將嵐烽市徹底發展起來。”商庭大笑道。

    “商老,蘇沐現在就在京城,您要見見他嗎?”徐中原問道。

    “不必了,不差這一時半會的,我和他很快就能相見的。”商庭神秘道。

    “好吧。”徐中原點點頭,只要是商庭做出來的決定,就沒有誰能質疑。

    “我走了,你保重好身體,有什么事就找蘇沐,不要忘記他是我的徒弟,同樣也是你的孫子。該使喚的時候就使喚,這小子的本領比你想的要厲害的多。”商庭說完就轉身從土山上走下,幾個錯步間便消失在地平線上。

    徐中原望著商庭的背影,雙眼炯炯有神。

    “得您衣缽,得我青睞,蘇沐必將青云直上,無人能擋。”(未完待續。。)

    ...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