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兩千五百八十五章 成熟是種美德
    杜品尚真的是沒有想到過在這里在這時候能夠遇到蘇沐。

    要知道蘇沐以前在盛京市的時候,杜品尚是能夠經常見到蘇沐。但隨著蘇沐離開這里后,他真的是很少再能夠見到蘇沐。但不能見到并不意味著彼此之間的感情會變弱,因為杜品尚的心中真正佩服的人就只有蘇沐。想到蘇沐曾經帶給他的那種關心,想到自己成長到現在,蘇沐所扮演的角色,杜品尚都會對蘇沐是越來越感激。

    更何況杜品尚和蘇沐之間那種亦師亦友的關系,真的是讓杜品尚很喜歡將心事全都說給蘇沐聽。

    所以說杜品尚現在見到蘇沐才會是這樣的激動和興奮。

    “老師,你怎么會回來?”杜品尚急切問道。

    “我說說這話之前是不是應該考慮下,喂飽我的肚子那?”蘇沐微笑道。

    “當然,必須的,這還是問題嗎?趕緊的,咱們去里面吃點喝點。”杜品尚急聲道。

    杜品尚就這樣陪伴著蘇沐出現在一個包廂中,倒是沒有刻意去安排什么值得紀念值得炫耀的大包廂,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也是沒有必要那樣做的。只是就在兩人離開后,在這里吃飯的大廳角落中,坐著的一桌上,陳琰眉角不由微皺起來。

    蘇沐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沒錯,陳琰就是在這里吃飯的。

    陳琰執行完任務,將胡偉林交給梁守業后就算是完成任務。至于說到后續是如何針對胡偉林進行審判,胡偉林到底會不會宣判為死刑,自己到底能不能報了殺父之仇的仇恨,這些都是后話,是陳琰現在所不能夠去理會的。

    “我說琰琰,你們這不行啊,你好歹也是個警察,看到剛才的事情怎么不知道去管管那?難道說他們五個就因為是外地人,就應該被這樣欺負嗎?沒有看到嗎?啤酒瓶都給敲碎了,這要是掄上去,腦袋中不會出現問題嗎?”

    坐在陳琰對過的是一個美女,而這個美女的穿著打扮有點走特立獨行路線,盡管說不是怎么另類,但搭配起來給人的感覺就是很為閃亮那種。她有著一張很為耐看的臉蛋,容貌是絕對無可挑剔,肌膚白皙嬌嫩,兩只大眼睛水汪汪的。只是說出來的話,流露出來的那種氣質,是讓人有種感覺,有種很為流里流氣的感覺。

    隨意自信。

    吊兒郎當。

    特立獨行。

    說的就是眼前這個容貌艷麗的美女。

    這可真的是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陳琰是那種很為不拘小節的性格,再加上是特警隊副隊長的身份,一般情況下能夠和她在一起的人絕對不會簡單。而眼前這個美少女流露出來的那種氣質恰恰就是這樣的,是和這種性格完全吻合的。而陳琰聽到這話后是沒有任何在意的意思,甚至是連半點想要解釋的意思都沒有,很為隨意的端起擺在眼前的啤酒杯。

    “走一個。”

    “走就走。”

    很為痛快的將這杯酒喝掉后,標桿美女還是繼續不依不撓的問道:“我說你是不是能夠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我可是記得你一向都是屬于那種一點就爆炸的性格,遇到這事是絕對會管上,是會出頭的。怎么今天做起來縮頭烏龜?難道說你也害怕這里是帝豪會所?是對巨人集團有所忌憚不成?”

    “我會畏懼?我會害怕?姑奶奶是那樣的人嗎?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有哪件是做不成的,我給你說,壓根就不是那種事,你是不知道的,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陳琰隨意道。

    “怎么不簡單?”標桿美女問道。

    “我說安然,你行不行啊?不要給我說你沒有看出來這里面的貓膩,那五個家伙分明就是想要吃飯賴賬的,杜品尚要是不這樣做的話,那后果就真的是會很嚴重的。這樣做盡管說是將五個家伙的腦袋給開瓢,但一頓飯一萬八,就這樣靠著流點血就給糊弄過去,這筆買賣還是值得的。對待這些吃飯耍賴的人,你說能怎么辦?

    你說要是我將杜品尚給抓起來的話,這事該怎么解決?杜品尚說的是很好聽,傾家蕩產也要打官司。拜托,誰不知道巨人集團擁有著整個江南省最專業最奢華的律師團隊。和人家打官司,那真的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沒有誰能夠打官司打贏巨人集團的,所以說這事就這樣算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是,非要管的話也沒有那個必要。”陳琰隨意道。

    “你們真的是沒勁的很,要我說你就應該出去理直氣壯的呵斥著杜品尚,你就應該…”

    安然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陳琰白眼打斷。

    “我說你這樣想的話,你剛才為什么不站出來那?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你老人家可是江南大學最為年輕的法律系老師吧?你老人家的法律知識比我知道的不多?你怎么就不站出來說說杜品尚那?怎么說杜品尚都是你們江南大學的學生。老師教育學生,難道說這個還有什么問題嗎?你怎么不站出來那?現在站出來都不遲,去哇,他們就在那邊。”陳琰挑眉道。

    “老娘才懶得管這破事那,來,為你的順利安全回歸喝酒。不過你還沒有好好的給我講講那個英雄救美的人那?你說他長的怎么樣?他的名字叫什么來著?蘇沐是吧?我怎么聽著有點耳熟那?”

    “你是應該耳熟,因為他是你們江南大學最為優秀的畢業生之一。”

    “哇,你說的不會就是那個蘇沐吧?”

    “就是那個蘇沐。”

    “哇哈哈,我太喜歡了,知道嗎?我最近喜歡的人就有這個家伙。你知道我的上床名單的,只要在我的名單上,我是愿意和他們隨時上床的,蘇沐就在上面。”

    “你給我閉嘴,你小點聲。”

    ……

    安然,這位就是安然,就是吳清源讓蘇沐過來想要見到的人,就是吳清源讓蘇沐請客的人。如果說蘇沐看到這樣的一幕,是真的會顛覆他心中的想象。在蘇沐的心中想到更多的是吳清源所說的安然,沖著這個名字都應該是屬于那種一系白紗裙,捧著一本書在湖邊隨意行走吟誦的人,是那種丁香花般的女人,是絕對不會像是眼前這種的。

    蘇沐是沒有看到這幕。

    包廂中。

    杜品尚的興奮勁頭仍然是沒有能夠消失掉,盯著蘇沐的雙眼,急切著問道:“老師,你這次回來是探親還是說榮歸故里?是要前來咱們江南省任職的?你只要是回來任職,真的,別管是哪個地級市,我都會感覺到親切的。說說嘛,到底是不是回來了那?”

    回來任職?

    蘇沐以前對這個想法是很為迫切的,因為這里始終是他的家鄉。要是說能夠將家鄉給發展起來的話,在蘇沐心中是有著很大的希望,這也是能夠成為蘇沐的夢想。但現在蘇沐知道自己這個想法是未必能夠實現的,最起碼在短時間內是沒有可能的。自己回到江南省,這個最起碼是要過省部級的省發改委這關,而聽周奉前的語氣,是沒有準備將自己安排到江南省的。

    “我暫時是不知道能不能回來的,你就不要有這方面的想法了。我現在是處于休假期間,從現在到春節之前,我是自由的,我是能夠隨意行走和隨意休假的。不過過了這段時間的話,就真的是不知道會不會再忙起來。真的要是再忙起來的話,我想我恐怕到時候會比現在是還要忙。倒是你,我這次回來,能夠看到你已經變的成熟起來,是我最大的收獲。”蘇沐對杜品尚這次是真的很為滿意。

    杜品尚剛才的表現,蘇沐全都看在眼里。

    遇到剛才那種事情,盡管說是有著很多種解決的辦法,但要是說最為利索的就是屬杜品尚這樣做是最好的。在最短時間內將問題給解決掉,就不會掀起什么樣的波瀾。而且依著帝豪會所在這片的地位,這里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是不會有人過來找事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難道說杜品尚囂張點不行嗎?

    再說蘇沐對杜品尚的言語是很為贊賞的。

    杜品尚在動手之后所說出來的話,是能夠最大限度的將現場的氣氛給調動起來。將外地人挑釁江南省本地人的話語給擺放在首位,就會激起所有人同仇敵愾的心,就算是事后那幾個家伙想要找事,都不會有人站在他們那邊。而在給出外鄉人這個理由的同時,杜品尚還能夠讓這個理由保持的很為完美,不是說一棒子就將所有外地人都給掄死,這便是他的本事。

    總的來說,杜品尚的表現讓蘇沐絕對是能夠豎起來大拇指頭的。

    自己對杜品尚是有過教育和傳授,但那些畢竟是次要的。蘇沐相信杜品尚能夠如此快速的成長起來,其中必然是有杜展的功勞,杜展這個隱藏的巨鱷老爹,對杜品尚的影響必然是無可復加的。

    “多謝老師夸獎。”杜品尚嬉皮笑臉道。

    好像只要在蘇沐面前,杜品尚就永遠是不會長大似的。杜品尚很喜歡這種感覺,也很為依賴這種感覺。

    “對了,有件事情你幫我留意下。”蘇沐突然說道。r1152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