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兩千兩百零八章絕對理智下的瘋狂
    什么樣狀態下的蘇沐是最為危險的?

    被激怒后處于絕對理智的瘋狂狀態是蘇沐最危險的時候,哪怕是現在,蘇沐也保持著絕對冷靜。現在時間就是生命,他必須盡一切可能在最短時間內找到蘇可。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蘇可清白不丟,這刻除卻找到蘇可,蘇沐心中已經沒有任何雜念。想到剛才手機應該是被那個男人順手抓走,蘇沐就萌生出一種希望。

    “夏琴幫我個忙,蘇可的手機號碼你知道嗎?不知道的話我剛才已經給你發過去,馬上給我定位,我想要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蘇沐果斷撥通夏琴電話道。

    夏琴現在是正睡覺,但她能夠感受到這刻蘇沐的凝重和肅殺,原本想要說出來的話,全都咽進肚子里面。蘇沐這個時間點還在找蘇可,難道說蘇可那邊有什么危險不成?

    “很快。”夏琴利索起身打開電腦就開始行動起來。

    “打給她。”

    “好。”蘇沐深吸一口氣,邊開車邊開始撥打起蘇可的電話。

    要命的是這次時間間隔很久后,就在蘇沐以為沒有希望之時,對方竟然真的又給接通。雷行為什么會接通電話?原因很簡單,他玩的是一種心跳,玩的是一種征服。這個稍微有點心理變態的人,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那種刺激的。

    曾經有次雷行是當著女人老公的面,生生的將女人給干的死去活來。更多時候,雷行喜歡做的是讓女人給老公打電話。在那種對方聊天的刺激中,雷行才會感覺到越發舒服。

    所以雷行會接這個電話。

    “別掛,求求你別掛,在你身邊的那個女孩是我妹妹,我希望你能夠告訴我她現在的位置。只要你能夠將我妹妹交給我,我保證會給你一筆錢的。還有就是你想要做什么事情,我都會答應你的。只要你不傷害我妹妹就成。求求你。”高傲如同蘇沐,這刻面對這種情況,也是沒有任何遲疑,選擇求饒。

    “妹妹?”雷行倒是有些意外,他掃了眼躺在后面座上的蘇可,嘴角揚起,“真的假的?你說是妹妹就是妹妹啊。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他老公啊。不過是妹妹更好,我還從來沒有嘗試過,當著他哥哥面干他妹妹是什么感覺?我說小子,你就趁早死了這條心吧,給我錢,你真當大爺缺錢嗎?

    我今晚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不過到時候我可以將電話打給你。你可以聽著我是如何讓你妹妹欲仙欲死的。嘿嘿,我保證,絕對不會讓你妹妹失望的。男人嘛,你懂的,我的戰斗力很強的。”

    “無恥,敗類,人渣。你最好給我放開她。你要是真的敢對她有任何傷害,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蘇沐怒聲喝道。

    “呦喝,這是在威脅我嗎?我告訴你,老子還真的是不怕這個威脅。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到地方了,你給我等著吧,很快我就會給你再打過去電話的,我會讓你親耳聽到你妹妹是怎么在我身下婉轉"shen yin"的。哈哈。”雷行放肆的笑道,車子一個拐彎,便開到了保隸市市郊一處廢棄工廠里面,他也直接掛掉電話。

    為什么會前來廢棄工廠?

    當然是因為不想要背負責任。

    這個所謂的廢棄工廠之前是個食品加工廠,是雷行的,他后來見這個買賣不好做,就直接關掉這里。不過廠子雖然是關掉。但這里他卻是沒有賣了,而是當作一個玩弄女人的據點留下。

    在這里各種家具倒是齊全的很,尤其是那張大床不知道花掉雷行多少銀子。如此不算,在床邊還有好幾臺錄像機。為的就是能夠拍下當時的畫面。有這樣的錄像帶在手,那些女人就沒有誰敢張揚。

    至于說到安全,要知道這里雖然是廢棄之地,卻并非是沒有人。在這里看守的是兩個中年男人,是一直跟隨雷行的。后來因為在一次火拼中受傷,一個大腿被砍瘸,一個是變成一只手,所以兩人便被雷行留在這里養老的同時,為他照看這里。

    “怎么樣?”蘇沐低沉道。

    “已經鎖定位置,是在保隸市城東一處廢棄工廠,具體地址我短信發給你。你的手機應該是特制的,我稍后會聯網,我會將詳細路線圖給你發過去。蘇沐,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夏琴問道。

    “蘇可被人綁架。”蘇沐陰冷道。

    被人綁架?

    真的假的?

    蘇可被人綁架蘇沐是怎么知道的?莫非蘇沐有提前預知的本領,不然蘇沐怎么會偏偏在蘇可被綁架的時候出現在保隸市那?夏琴腦海中一下想到這些,不過很快就將這些念頭全都拋在腦后。這刻的她是趕緊將電腦和手機聯網后,將路線圖給蘇沐轉發過去。

    “多謝,夏琴回去我會感謝你的。”蘇沐說完就掛掉電話。

    夏琴這邊握著電話,整個人處于一種愣神狀態,她不是沒有見過蘇沐發狠的時候,剛才蘇沐的語氣讓她猛然間想到當初在島國之時,蘇沐營救她們姐妹兩個的時候不就是那種狀態嗎?當時蘇沐是大開殺戒的,而那時為的還是她們兩個。現在出事的是蘇克,處于暴走狀態的蘇沐會做出什么事情來,真的是難以想象。

    不行,不能夠什么都不做。

    夏琴想到這里就趕緊撥通了梅錚電話,梅錚已經是內力修煉者,所以別管多晚都不會影響到他的睡眠。第一時間接通電話后,梅錚耳邊便傳來夏琴急促聲音。

    “你說什么?是真的嗎?再說一遍?”

    “是真的,千真萬確,剛才蘇沐就是讓我給他查找蘇可位置,我已經通過定位系統查找到。我是擔心蘇沐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會做出些過分舉動,所以趕緊給首長您匯報下。”夏琴急忙道。

    “該死的人渣。”梅錚怒喝道。

    蘇沐是梅錚最喜歡的弟子不說,現在蘇沐的修為更是已經穩穩壓制住梅錚,成為古武界的最強者。別說是梅錚,現在就算是整個天朝里面,能夠壓制住蘇沐的人都沒有多少。梅錚是不怕蘇沐會遇到什么危險,他和夏琴一樣,是擔心蘇沐在失去理智后,會做出那種難以挽回的事情。真的要是那樣,后果就相當嚴重。

    “保隸市嗎?我知道了,現在獵殺趙無極正好在那邊的軍區里面挑選特種兵,我讓他過去幫著蘇沐解決掉這事。你和夏冰不必擔心,這個天塌不下來,別管蘇沐發生什么,做出什么事情,我都能夠壓下來。”

    “是。”夏琴道。

    梅錚掛掉這個電話后就直接給趙無極打過去,他對蘇沐為什么會這么沖動是沒有任何意外,這事換做是誰都會這樣。蘇沐是誰?那是有情有義之人。如今見到蘇可這樣,他要是還能夠忍耐那才是怪事。

    “什么?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趙無極震驚過后急聲道。

    “希望不會太晚,不過就算太晚又能如何?蘇沐現在不是一般人,他除卻官場身份外,還是現役軍人。有這樣的身份在,誰敢動他?哼,保隸市,我看你們的社會治安真夠亂的,是時候給你們來下狠得。不過這事要不要給徐中原說下那?還是說下吧,發生這事我知道后卻不給他說,他知道后非罵死我不行。”梅錚想到這個就起身離開四合院。

    趙無極是真的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當他接到梅錚電話后還以為是瞎編的,不過想到這事梅錚怎么會瞎編?想到蘇沐要是真的因為這事而做出什么過分舉動,讓社會曝光的話,這對蘇沐官場前途是有影響的。想到這里,趙無極便心情著急起來。

    “獵殺全隊集合。”

    “隊長,出什么事情了嗎?”

    “是蘇沐,出發再說。”

    “是。”

    只要是獵殺之人,都知道蘇沐是誰?當初如果不是蘇沐幫忙,獵殺是沒有可能圓滿完成那個境外人物。就算放開這個不說,蘇沐的手段之強也讓每個人心悅誠服,加上蘇沐還是獵殺之人,是隊員當然就更加親切。所以當他們聽趙無極說起來這事和蘇沐有關后,沒有任何遲疑,全都在最短時間內上車,兩輛經過特殊改造的軍車便呼嘯離開軍區。

    蘇沐不知道外面已經因為他開始暗潮涌動,就算知道蘇沐都不會有任何變化。

    今晚這事必須有個說法才行。

    保隸市看來我和你還真的是有緣,第一次過來就在這里和什么副市長兒子對上,現在看來又要掀起一番大風波。不過無所謂,就算鬧出再大動靜我都不怕。我不想要惹事,并不意味我會怕事。在我面前,任何阻攔者都將被統統踢爆。

    蘇可等著我,我很快就過去。

    一輛車在黑夜中宛如閃電般前進,這個時間點盡管說沒有什么車輛,但這輛車開的也實在是太快,快到只要是路面上開車的,在蘇沐過去后,全都戰戰兢兢起來。

    尼瑪啊,這到底是誰?竟然敢這么開車,不怕死嗎?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