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你真應該慶幸
    頭腦發熱,為人魯莽,一怒沖天…!

    像是這樣的情緒真的是沒有在葉錦榮身上出現,這倒不是說他不想,而是真的不敢。真要是繼續這樣的話,等待著他的就將是更為凄慘的明天,這是他絕對不敢賭博的。

    所以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葉錦榮緩緩走上前,沖著魏婉低聲道:“對不起!”

    “沒事,沒事!”魏婉趕緊道。

    魏婉是真的有點被震住的意思,要知道這之前葉錦榮還是那樣的不可一世。如果不是蘇沐的話,葉錦榮怎么會這樣?但就算是這樣,也真的是讓魏婉一時半會有種難以接受的沖擊感覺。

    “對不起!”葉錦榮繼續沖著徐龍雀他們低下著腦袋。

    “以后辦事記得多長點心眼,有些人不是你能夠想要得罪就能夠得罪的。你今天真的是應該感謝蘇沐,如果不是蘇沐的話,我保證你今天絕對是要橫著出去的。記著,魏婉不是你能夠惦記上的,不想死的話,就趁早給我死了這條心。”徐龍雀漠然道。

    “是!”葉錦榮點頭道。

    這時候的他除卻點頭就是點頭,反正已經是道歉了,那么接下來就沒有必要再說什么,一直道歉就成。

    “這是一張卡,密碼就在后面,這里是十萬塊錢,是當作我賠出來的精神損失費!”葉錦榮沖著魏婉說道,順勢遞出來一張卡。

    “我不能要你的錢!”魏婉堅持著。

    “算了吧!”楊權淡然道。

    “那就算了吧,葉錦榮,帶著你的人離開這里吧!”蘇沐平靜道。

    “是!”葉錦榮哪里還敢猶豫,趕緊帶著人就離開,宋炳坤他們是一句話都不敢說,轉身就走。

    宋炳坤這樣的人盡管說是沒有什么等級的,但要知道他們的消息渠道卻是絕對夠驚人的。

    蘇沐是誰?拋開是徐中原干孫子的身份,就沖著當年孫家的倒臺,據說便是和蘇沐有關系的·就絕對不是宋炳坤他們所能夠挑釁的絕對強勢大角色。

    “蘇先生,沒有想到竟然是你大駕光臨我的小店,我這里真的是蓬蓽生輝那。這樣,蘇先生·就沖著今天你給我解決掉這麻煩的份上,我送一瓶好酒過去!”林朗御笑著道。

    “那就多些林總了!”蘇沐轉身道:“雀哥,咱們繼續回去喝吧,我想權哥是有事要問的。”

    “走吧!”徐龍雀笑道。

    這件事情就以這樣的方式解決掉,是真的沒有多少人能夠想象到的。但它還真的就是這么利索的給解決掉了,以至于讓魏婉真的是有種云里霧里的感覺。

    倒是柳媛瞧著蘇沐的眼神,開始流露出莫名的精光。

    暖野夜總會之停車場。

    葉錦榮他們都在這里·想到剛才所碰到的事情,每個人的心里都是感到很為后怕的,要是真的得罪了蘇沐·那后果是難以想象的。不過當著葉錦榮的面,他們還真的是不敢說蘇沐怎么厲害。

    “那人真的是蘇沐嗎?”葉錦榮現在突然想到一個很為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自己壓根就沒有見過蘇沐,怎么能夠憑著對方說是蘇沐,自己就給相信了那?

    不過這話問出來后,葉錦榮就知道自己是多想了。如果那人要不是蘇沐的話,他難道不怕自己往死的報復嗎?

    “是的,他就是蘇沐,我這里查到了資料!”身邊一個小弟趕緊遞過來手機·里面顯示的便是蘇沐的履歷。

    “真的是倒霉了!”葉錦榮沒好氣的喊道。

    “葉少,難道說咱們就這么算了嗎?”

    “不這么算了,能夠怎么樣?難道還真的要找他們的麻煩嗎?像是這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葉少·我剛才想起來了,我說那個人怎么有點熟悉,剛才我將那人的照片發給一個哥們·他給我回話了,說那人就是徐家的徐龍雀!”宋炳坤低聲道。

    轟!

    當這話響起來的瞬間,葉錦榮真的是相信了蘇沐之前所說的話是真的,他的確是為了自己好,是為了自己著想的。真的要是換成徐龍雀出手的話,自己絕對會橫著出去的。

    尼瑪啊,倒霉那!

    不對·這事我還真的是有點被陷害的意思!要知道當初介紹魏婉給我認識的那個家伙,難道說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魏婉的事情嗎?不管了·就算不知道,我也必須找個地方出氣。

    就是他了!

    暖野夜總會包廂。

    楊權和魏婉聊天著,總算是知道了魏婉具體遇到了什么樣的事情,他倒是沒有多少在意的意思,眉角挑動著說道:“燕北省嗎?真的要是燕北省的事情,我雖然也是能夠解決掉的,但要是讓葉家人去辦的話,還真的是會更加利索的。”

    “什么?又是葉家?難道還要求葉錦榮嗎?”魏婉失聲道。!

    “你呀,真的是胡思亂想什么那,你剛從那里出來,我能夠讓你還去找嗎?我說的是找蘇沐。誰給你說找葉家就一定要找葉錦榮那?要知道蘇沐的準岳父可是你們燕北省的省長那。”楊權笑著道。

    這話說出來,魏婉瞧向蘇沐的眼神,頓時開始變的不一樣起來。

    “蘇沐,那這事?”

    “既然你是權哥的小師妹,那這事我就幫你問問。放心,如果說你父親沒有做過什么違法亂紀得事情,我擔保他是沒有問題的。但要是他真的做出了什么大事的話,你要知道,這事是絕對沒得商量的。”蘇沐微笑著說道。

    “我爸絕對沒有問題的,這點我是能夠作保的。”魏婉趕緊道。

    “那就成了,我一會就幫你問問。”蘇沐說道。

    “多謝蘇沐了!”魏婉破涕為笑道。

    “不要謝我,這事我可是沒有怎么出力的,你要謝的話就謝權哥吧!權哥,我出去打個電話,你們繼續喝著。”蘇沐說完就起身離開,等到他出去后,魏婉瞧向楊權的時候,眼神才開始變得有些迷離。

    就是這個男人,差點成為了自己的男人!現在因緣際會之下遇到,讓魏婉真的是越發感覺到楊權的魅力,比以前更加的強,那種成熟的魅力,真的是讓魏婉為之陶醉著。

    包廂外面。

    蘇沐想了下還是將電話打給了鐘泉,這件事情直接問葉安邦的話是有點離譜了。問鐘泉的話倒是最好的選擇,再說從剛才魏婉的話中,蘇沐也知道這所謂的雙規的已經是過去很長時間了,現在也應該是有所定論了。

    再說只是一個副廳,能夠有什么問題?

    “鐘哥!”

    “呦喝,你這是想起來什么了,給我在這個時間點打電話?”鐘泉微笑著問道。

    “當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了,鐘哥,有件事情我想要問下···”

    五分鐘過后!

    當蘇沐抽完一根煙走進去后,徐龍雀就招呼著蘇沐趕緊坐下,一起喝酒。

    沒有蘇沐這個酒神在,徐龍雀他們喝起來還真的是有點無聊。而蒙泰這時候瞧向蘇沐的眼神,也是變的很為灼熱。

    就在剛才蒙泰已經知道了蘇沐的身份,知道了他是所謂的內力五級強者。這樣的誘惑對蒙泰來說,是絕對不能夠遮掩的,是絕對第一的誘惑,他是真的很想要詢問蘇沐是怎么做到的。

    “喝酒先不著急,我想要先給魏婉說下,魏婉,我剛才問過了,你父親的事情沒有什么多大的問題。這兩天就會放出來的,不過有件事情你要有心理準備。”蘇沐說道。

    “什么心理準備?”魏婉問道。

    “雖然說這次你父親沒有什么問題,但位置是肯定保不住了,是要被拿下來的。”蘇沐說道。

    “只要我父親沒事,交權就交權。”魏婉趕緊道。

    你要是真的這么想的話,那蘇沐就沒有什么好說的。再說這件事情能夠有著這樣的處理結果已經算是不錯的了,這事是葉安邦主抓的。是葉安邦力挺的一件事情,所以說他是絕對不會往眼睛里揉沙子的。

    “你什么時候回去?”楊權問道。

    “我想著現在就回去。”魏婉說道。

    “沒有必要這么著急的!”楊權低頭琢磨了下,“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你父親應該是燕北省的省會石都市的一個副市長吧。這樣,你既然是要回去的,那就跟隨著蘇沐明天一起回去吧。蘇沐,你是明天走的吧?”

    “是的,明天回去!”蘇沐點頭道。

    “那就稍帶著將魏婉給送回去吧。”楊權說道。

    “好!”蘇沐說道。

    “那就真的是太感謝了。”魏婉也沒有再堅持。

    既然心中最大的擔憂已經是解決了,那么魏婉就留在這里也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再說她現在也是真的不想要就這么離開的,能夠陪在楊權的身邊,哪怕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說說話,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這頓酒喝的倒是不錯。

    雖然說中間是有著葉錦榮的出面,但如果說不是因為葉錦榮的話,楊權也未必能夠再碰到魏婉。所以說這事情都是環環相扣著的,是沒有必要非要計較的。

    “雀哥,你們回去吧,我要去見個人!”蘇沐說道。

    “行啊,那我們就走了,記著你說過的話!”徐龍雀說道。

    “放心吧,不會忘記的!”蘇沐笑道。

    蘇沐要去見誰?

    當然是···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