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一個過路的
    陽光溫暖的照射下來,在這條兩側都是高山的道路之上!清-中帶著一絲能夠讓你清醒過來的寒風刮動著。緩緩閉上雙眼,感受著冬天里的這種難得的安靜,原本應該是一副很為美好的畫面。

    但誰想到這樣的畫面,卻在這時候被人生生的給打破。

    所以謝靈現在很為憤怒著!

    謝靈今年二十四歲,正是處于青春年華,哪怕是在這冬天,崇尚著時尚感的她都不喜歡穿的那樣笨重。

    一系很為利索的打扮,加上一個大大的馬尾辮,配合著她那張無時無刻不釋放著陽光氣息的臉蛋,真的是瞧著就讓人感覺很為的舒服。

    如果說是在城市的廣場上,看到謝靈的話,絕對會成為眾多攝影愛好者抓拍的對象。但是現在的謝靈,臉上露出來的卻是一種憤怒的神情,瞧著眼前的這幾個人,臉色冰冷著。

    “你們到底想要怎么樣?之前就已經收了過路費,現在還收?你們這是攔路搶劫,你們知不知道這是違法犯罪的行為?這里是殷玄縣嗎?難道說你們殷玄縣的人都是這樣辦事的?”謝靈怒喝著。

    站在謝靈身前的是幾個穿著打扮走的明顯是混混路線的家伙,不說別的,光是眉頭上的紋身,光是這么大冷的冬天,他們卻露出那種隨時隨地都想要挑釁的神情,就能夠證明他們不是善茬兒。

    “呦喝,沒有想到這個小妞還真的是這么火爆啊!”

    “要是不火爆的話,怎么能夠引起咱們的興趣那?”

    “火哥,要我說直接留下來吧?給咱們弄一個大嫂。”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個頭發被染成紅色的年輕人,這時候的他,瞧著謝靈臉上露出來的是一種淫穢的笑容。手中玩弄著一把匕首,很為靈活的舞動著,倒是能夠形成一定的威懾力。

    這便是火哥!

    “你之前交了過路費那又如何?那又不是給我交的,我知道你是交給疤臉了對吧?但那又如何?我們和疤臉又不是一路的·他只能夠管他那一段,這段是我們兄弟在罩著的。

    啥也別說,只要交了錢,那么就保證你安然無恙的走出這最后的一段。要是不想著交錢的話·也沒有問題。嘿嘿,沒錢的話,就只好肉償了!我不挑剔的!”火哥嘿嘿著道。

    “你?”謝靈冷漠著。

    “這人怎么這樣?”

    “噓,小點聲,那是火哥!”

    “火哥是誰你都不知道嗎?火哥可是咱們這一帶的大王級人物!”

    就在這時候旁邊幾輛車上的人,或許是因為心中的那種正義,或許是因為看著謝靈這么好的姑娘·就這樣被他們所要糟蹋而義憤填膺,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

    但別管是哪種想法,就在他們剛剛這么說起來的時候·火哥卻是猛地一揮手,身邊跟隨著的幾個家伙就直接沖上前去。

    “媽的,敢管我們火哥的事情,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們?趕緊給我滾蛋,信不信將你們留下來喂狼!”

    咣當!

    隨著一個家伙的鐵棍就那樣狠狠的敲在一輛車的后備箱上,其余幾輛車的車主頓時大驚失色起來。他們是真的不敢繼續留在這里,趕緊開車離開了這里。

    所謂的見義勇為和他們的小命比起來,他們是不想著就這樣變成一具死尸的。就算死不掉,變成殘廢的話·去哪說理去?反正自己剛才已經給了錢,相信他們不會真的追上來吧。

    謝靈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一幕·粉臉寒霜。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原本是想著出來轉悠下。誰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一幕,早知道的話就應該讓孫迎清前來接自己的。

    沒錯·謝靈和孫迎清是認識的。但兩人的關系卻并不是那種所謂的校友,真要說起來是很為麻煩的。

    “小妞,瞧見沒有?這就是想著幫你的人的下場。咱們又不是搶劫的,只是合理的收取著過路費而已。你也別那么睜大著眼睛看我,我這都是為了我們村著想的。

    這段路一直都是我們村在維護,我收走的錢也是一份不拿的全都上繳給村里面。我說這樣說,你總是不能夠說我是多么的無賴混賬了吧?快點拿出來!”火哥挑眉道。

    “就你們這樣的·還敢說將收走的錢全都交到村里面去,你以為你是誰?你說出的話我就會相信嗎?”謝靈不屑道。

    “不相信是吧?不相信的話·那我就只有親自讓你相信了。兄弟們,給我動手,砸車!”

    隨著火哥囂張的話音落下,身邊跟隨著的幾個混混,就真的是開始掄起棍棒動起手來。只不過就在他們的棍棒即將落下來瞬間,他們竟然全都轟然倒退了好幾步,隨后噗通著全都蹲坐在地上。

    沒有任何征兆,就那樣倒退著跌倒在地!

    “你們真的是夠無恥的!殷玄縣的臉真的是都讓你們全都丟光了!”蘇沐淡然走上前來,臉上的憤怒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你又是誰?王八蛋,竟然敢管我的閑事,信不信我收拾死你!”火哥怒喝著。

    “收拾死我?”

    蘇沐正視著火哥,漠然道:“帶著你的人給我滾蛋,不然信不信我收拾死你們!一群烏龜王八蛋,殷玄縣的形象就是被你們這樣給毀掉的。王八蛋,真的是混帳東西!”

    蘇沐是真的生氣了!

    一般情況下蘇沐是不會說臟話的,但現在這樣的情景下,你讓蘇沐如何?還控制著嗎?怎么說蘇沐都是只有二十六歲,又是最為熱血的時候,遇到這樣的事情怎么能夠壓制?

    再說這里是真的屬于殷玄縣了!

    而這群混帳東西又是用的什么理由那?他們竟然說收了所謂的過路費是交給村里面的。是哪個村讓他們這樣做那?真是的,要知道這性質已經是變的很為嚴重了。

    “你到底是誰?”火哥怒聲道。

    “我就是一個過路的!”蘇沐平靜著道。

    只是一個過路的?

    真的只是一個過路的嗎?

    一個過路的,這么有膽識?

    但別管如何說,反正這事情已經是真正發生了,既然發生了,火哥就絕對不會允許這事繼續下去。要知道火哥真的容忍這事發生的話,他火哥的信譽如何辦?

    以后還怎么在這條道路上繼續混著?真的所有人都像是他這樣的話,那我火哥還能夠再收起錢來嗎?

    “我不管你是不是一個過路的,既然你在那邊給了疤臉過路費,在我這里就也要拿出來。你要是不拿出來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們幾個怎么樣了?沒死的話,就給我滾過來!”火哥大聲喊道。

    “你沒事吧?”蘇沐懶得理會這些人,轉身沖著謝靈問道。

    謝靈上下掃視著蘇沐,眼中迸射出著一道道精光,但是這樣的精光就在蘇沐轉身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時候的她就像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小丫頭片子似的。

    “你剛才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都沒有看到有東西飛過來,他們就直接倒地了那?難道說你是所謂的武林高手?”謝靈圍繞著蘇沐,左右的走動著。

    “武林高手?”

    蘇沐無語的一笑,“什么武林高手不武林高手的,你是多想了,誰說我沒有拿著東西動手的?你既然沒事的話,就站到旁邊吧,這件事情會很麻煩的。”

    “沒事,我不怕!”謝靈果斷道。

    “我說你們兩個認識嗎?好啊,既然是認識的話,那就更好說了,咱們就當著這個王八蛋的面,好好的讓這個妞兒知道什么叫做得罪咱們的下場,動手吧!”火哥怒喝著。

    蘇沐這時候就站在謝靈的車旁邊,掃了一眼,發現車內扔著一個高爾夫球桿。所以他很快就拿了起來,掂量了下力道,還算是不錯,這種高爾夫球桿真的是相當順手。

    “作為一個男人,難道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的開著他們在這里要挾,你們卻無動于衷嗎?你們還是不是男人那?是男人的話,就趁早都給我出來,收拾掉他們幾個!”蘇沐轉身掃向旁邊的車內的車主,臉上露出一種冷靜的神情說道。

    神來之筆的轉換!

    任誰都沒有想到蘇沐會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這算是怎么個意思?怎么會突然之間冒出來這樣的話那?

    那些個仍然坐在車里的車主,并沒有誰想著下來,他們就那樣安然無恙的坐著,盡管說臉上布滿著復雜的神情,但真的是到最后都沒有誰敢下車來。

    “哈哈!”

    火哥瞧到這樣的情景之后,放聲大笑起來,“看到沒有?哈哈,過路的,這就是你多管閑事的下場?他們都沒有誰想著幫你,你竟然還敢出頭!嘿嘿,知道嗎?他們都是怕死的。

    因為幾十塊錢的事情就這么被我們廢掉的話,值當嗎?現在你還有什么轍,乖乖的被我們收拾就是。來吧,讓我瞧瞧你這么一個過路的,到底有什么本事?”

    這就是所謂的人性!

    這就是所謂的現實!

    幸好這些并能代表著蘇沐的堅持!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