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一千四十一章 越推波越助瀾
    啪啪!

    清晰的扇耳光聲音就那樣響起來,而這卻還僅僅只是前奏,隨著這樣的巴掌聲過后,便又是拳打腳踢。熊妲和熊珥分別抓著各自的老公,使勁的宣泄著心中的那種憤怒。隨著兩人的動手,其余女人也開始一窩蜂的沖上前去,七手八腳的開始打起來。很難讓人相信,唐堂和文山這兩人會在這樣的地方,遭受到這樣大的折磨。

    蘇沐站在原地瞧著這種戲劇性的一幕,卻沒有干涉的意思!

    像是這樣的人渣敗類,蘇沐并不介意采取這樣的方式收拾一頓。反正動手的又不是別人,是他們的媳婦,難道他們還能夠說出什么來嗎?再說你們做出了那樣的事情,難道就不能夠讓熊妲熊珥她們宣泄一番嗎?

    蘇沐不動,孟為謙自然不會動,孟為謙不動,其余警員更不會動。

    倒是花魁夜總會的那些保安公主們想動,卻不敢動。

    于是就在這樣的奇怪氛圍之中,熊妲熊珥他們很快就宣泄掉心中的憋屈,眨眼間,眾人眼前便出現了兩個豬頭。臉上全都是被指甲挖出來的血道道。唐堂和文山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哪里還有半點領導干部的樣子。就這樣的尊容,走在大街之上都會被當作瘋子抓起來的。

    “唐堂,你等著,我要和你離婚!”

    “文山,這日子沒法過了,離婚!”

    “敢欺負咱們熊莊的人,不能夠就這樣放過他們!”

    覺得鬧的差不多的時候,蘇沐給孟為謙使了一個顏色,這才有警員走上前,將雙方給分開。但熊莊的這些女人,是真的被欺負的快要發瘋,哪里有那么多顧忌,全都喊叫起來。這時候沒有人說縣長就在這里,她們也不問,充分的將農村潑婦的那種氣度給展示出來,每句罵的竟然都不帶重復的!

    “君哥,咱們的地下室如果曝光的話,就什么都完了!你快點想想辦法啊!”韓穎低聲道。

    “我能夠有什么辦法?”李少君煩躁的喊叫著。

    當初就應該聽從韓穎的話,不將那個玩意建在這里,那樣的話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現在倒好,真的要是被查出來地下室中的東西,李少君就算是有十條命都不夠槍斃的。

    “蘇縣長,孟書記,找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章銳興奮的跑出來,他現在是不興奮不行啊,要知道地下室中是什么,那可是整整的一個制毒工廠。這樣的案子從他手中破獲,光是那份政績就足以讓他坐穩現在的位置不說,要是和蘇沐的關系搞好的話,沒準還能夠混上個縣政法委副書記或者是副縣長之類的,章銳能夠不激動不興奮嗎?

    “是什么?”孟為謙問道。

    “是一個制毒工廠!”章銳急聲道。

    “什么?”孟為謙吃驚道。

    “真的是一個制毒工廠,沒有想到這個花魁夜總會竟然是自產自銷。雖然說現在還沒有查明這個制毒工廠的產量,但的確是制毒工廠沒錯!蘇縣長,孟書記,不相信的話你們跟著我來!”章銳說道。

    撲通!

    隨著章銳這話喊出來,李少君的身子整個的跌倒在地,靠著墻邊,眼中閃爍著的是一種失望的光芒。不但是他,就連韓穎和光頭強他們,臉上涌現出的也都是死寂。誰都知道在如今的天朝,只要是跟毒沾上邊的,都別想有什么好。更別說這里還是有著一個制毒工廠,光是這樣的事情,就足以槍斃他們。

    可以想象,這件案子要是捅出去的話,該會掀起多大的風波。

    “前面帶路!”蘇沐說道。

    “是!”章銳激動的轉身就要離開,孟為謙卻是在這時掃過去,“讓人將他們全都看管起來!”

    “是!”

    這時候的李少君和韓穎他們已經是沒有任何能夠再和外界聯系的機會,他們現在已經是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而當這里發生這事之后,很快就傳了出去。要知道就算是在所謂的公安隊伍之中,像是人脈也是很廣的。誰在這里沒有點人,而花魁夜總會誰都知道,和縣里面的關系那是錯綜復雜的。所以現在這里一旦有了這樣的消息之后,很快就傳了出去。

    “停車!”李天碩在接到一個電話之后突然道。

    “混賬!”

    李天碩臉色陰沉的可怕,像是要將誰給吃了似的,司機坐在那里是一動不敢動,從來沒有見過李天碩這種模樣的他,知道真的是發生了大事,不然絕對不會是這樣的神情。

    “回去!”

    李天碩知道他是絕對不能夠出現在花魁夜總會,也是幸虧沒有出現在那里,真的要是出現在那里的話,反而是會壞事。現在他恨不得將李少君給掐死,你說說你,你怎么能夠將制毒工廠開在花魁夜總會的地下室內?你這簡直就是將自己的腦袋放到了砍頭臺上不是。有你這樣的人,簡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李天碩知道,這次沒有誰能夠再救得了李少君,真的要是再為他出頭說話的話,恐怕連自己都保不住。

    這樣就行了,自己喜歡的是李夢,如果說真的要是為了李少君將官位給丟了,那反而是不值當的。現在李天碩害怕的就只有一點,那便是李少君知不知道自己的那些勾當,真的要是知道的話,恐怕還會有危險。

    李天碩就這樣想著,臉色越發的陰沉!

    縣委書記辦公室內!

    李雋現在仍然沒有下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下班。她不走,其余人自然也不可能走。當柳伶俐急步走進辦公室的時候,李雋眉頭不由向上一挑。

    “怎么了?這么毛手毛腳的!”

    “書記,出大事了!”柳伶俐趕緊道。

    “出什么大事了?”李雋問道。

    “就在花魁夜總會之內,蘇沐縣長已經過去,花魁夜總會的保安隊長不但想要殺死蘇縣長,李少君還公然阻擾執法!但在蘇縣長的強力推動下,章銳局長真的帶隊搜查出了東西。原來在花魁夜總會的地下室內,竟然是一個制毒工廠!”柳伶俐言簡意賅道。

    “什么?”李雋這下是真的不淡定了。

    還怎么淡定?

    刺殺縣長!

    制毒工廠!

    就這兩項罪名便夠李少君受的,李雋知道李少君是囂張的,但卻沒有想到敢這么樣,竟然敢制毒不說,還敢將制毒工廠建在花魁夜總會的地底。這件事情要怎么處理?這事是花海縣內部的丑聞,真的要是傳出去的話,會不會引起什么軒然大*?那樣的話,自己這個縣委書記是不是要承受到什么壓力?

    不對,不應該這樣想!

    現在這事已經是蘇沐在主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蘇沐想要怎么做才是關鍵。依著蘇沐新官上任的態度,絕對是不會放過的。也是,這個社會越是捂蓋子,越是會倒霉的。真的到時候被捅出來,不亞于一個定時炸彈。沒有必要為了李天碩,而給自己惹上這樣的麻煩。而眼前這個機會,是斷然不能夠錯過的。

    捅出去!

    不但要捅出去,而且還要光明正大的捅出去!

    我要讓李天碩這個縣人大主任無所遁形,讓他徹底下臺!

    “馬上安排下,咱們去花魁夜總會!”李雋果斷道。

    “是!”柳伶俐道。

    “通知縣委宣傳部,讓他們派人跟著過去!”李雋想了下道。

    “明白!”柳伶俐也興奮著。

    一直以來和李天碩這么不溫不火的對峙局面,讓柳伶俐也感到很為無奈。要是能夠借助著這樣的機會,一下就將李天碩給拿下,當李雋身兼縣人大主任,成為兩個正處級干部之身時,那場面絕對會很為拉風。柳伶俐心中這樣想著,電話便也趕緊撥打了出去。生怕要是在這里稍微耽擱下,花魁夜總會那邊就會結束似的。

    其實花海縣縣城就那么大,哪怕是跑步過去也不過是十幾分鐘的事情。和這件事情相比,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將視線落在唐堂和文山的身上,這兩個被遺棄的棋子,只能夠在痛苦無助之中抱怨著。

    像是這樣的消息第一時間向著花海縣城其余縣委常委和其余縣直機關的頭頭們輻射過去,所有人在聽到這樣的消息之時,神情都不由一愣。誰都知道花魁夜總會是這花海縣城之中的一處毒瘤,但卻怎么都沒有想到,這顆毒瘤會是這樣的大。

    這算什么?制毒,這是多大的罪名啊!

    誰都知道這次李少君肯定是在劫難逃,真的要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能夠逃掉的話,豈不是顯得花海縣太沒有正經事,太無視法律的威嚴,太踐踏人民群眾的利益!

    估摸著這次不但是李少君會完蛋,肯定還會牽連到李天碩。誰都知道李少君的后臺就是李天碩,如果說李少君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李天碩說是清白的,可能嗎?而且要知道現在沒有誰是經得起調查的,只要調查就都會出現問題的。

    李天碩如果倒了,他們應該怎么站位那?

    是選擇李雋?

    還是選擇高調燒起第一把火的蘇沐代縣長?

    一時間花海縣暗流涌動著。(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