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有孫如此,死亦無憾
    將請假的事情搞定之后,蘇沐瞧了瞧天,現在差不多該是吃晚飯的時候。誰想到這次前往古玩街,竟然一下子就折騰到這時候,連午飯都沒有來及吃。只是到這時候,蘇沐才想起來,為什么徐中原會出現在古玩街那?

    總不能說徐中原閑著沒事,在古玩街擺攤玩吧?.

    “看來只有再見到徐老,才能知道這個答案。不過我到底要不要認徐老當干爺爺那?商爺爺,你倒是給我出了一個好問題。”

    想到這個蘇沐便感到有些頭疼,這倒不是說蘇沐不愿意認下,只是感覺這樣的事情來的有些突然,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叮鈴鈴!

    就在蘇沐想著(-<>-屋最快更新

    ef="

    )這時候應該去哪里打打牙祭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閻哥!”

    “鄉沐,剛才我有點事,手機調成了靜音,沒有聽到。怎么了?

    有什么事情嗎?”閻崇問道。

    “閻哥,原本我是想著給你請個假的,現在不用了。”蘇沐笑道。

    “你要請假?行,這事我知道了。“閻崇有些驚奇,但卻識趣的沒有問原因“蘇沐,記著咱們關系不同,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記得說。”

    “放心吧,我不會和你見外的。”蘇沐又隨便說了兩句,便掛掉電話。

    吱…

    蘇沐舉步就要走向黨校旁邊的小吃攤,身邊卻突然停下一輛奧迪。等到車窗搖下來,露出來的那兩張臉讓蘇沐頓時微笑起來。

    “兄弟,還愣著干

    什么?走啊,我請你吃大餐去。

    ”鄭牧笑道。

    “上車呀!”李樂天大聲道。

    鄭牧和李樂天原本的確沒有在盛京市,兩人都在京城。但誰想到盛京會發生天大的事情,他們兩人沒有辦法,才急忙坐著飛機趕了回來。

    緊趕慢趕,總算是在這時將蘇沐給攔下。其實要不是有著鄭豆豆通風報信,兩人也不能這么快便找到蘇沐。

    “行啊兄弟,沒想到你都被發配到黨校學習了,還能夠鼓搗出這么大的事情來。”鄭牧笑著道。

    “這件事說起來還真的讓人厭煩。“蘇沐搖頭道。

    “厭煩嗎?厭煩的話,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是怎么回事吧。田不拘那個混蛋在進去后都撂了,他之所以找上你,完全就是因為那個尹海濤。

    而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會因此碰上徐老。這下倒好不但是他,就連他老爹都因此被雙規。”鄭牧道。

    “要我說,不就是個什么狗屁富二代嗎?兄弟你要是不想出手的話,交給我,我保證給你玩死他,而且還絕對不動用家里的關系。”

    李樂天狠聲道。

    在京城內就是一個頂級紈绔的李樂天,根本就沒有將尹海濤這樣的貨色放在眼里。誰想到這家伙竟然還敢找蘇沐的麻煩,找就找了,你手腳又不干凈,一下子便被查到,想不倒霉都不可能。

    “他們現在怎么處理?“蘇沐問道。

    “能怎么處理!要知道他們這次威脅到的可是徐老,那可是黨國元老,還能跑得了嗎?田桂亮父子被雙規,三味藥材被查封,尹雄和尹海濤已經被刑拘。給你透個底兒,有生之年他們是別想出來了,等著將牢底坐穿吧。”鄭牧冷笑道。

    “還真是可惜那!”蘇沐搖搖頭。

    “不說他們了,倒是你,兄弟,我可是聽說徐老想著收你當干孫子?你到現在都沒有答應,是不是真的那?”李樂天急聲道。

    “是真的!”蘇沐道。

    “我擦!兄弟,你沒有事吧?要知道徐老是誰,那可是連我家老爺子都要喊聲首長的角色,你竟然想都不想就給拒絕了。要知道有著徐老當你的護身符,你在天朝之內那就是橫著走。你怎么能夠拒絕那?”

    李樂天著急道。

    “誰說我拒絕了,我只是還在考慮。”蘇沐說道。

    “還考慮個腦袋那,就這么定了,答應吧!”李樂天大聲道。

    “是啊,蘇沐,做兄弟的不會害你的,徐老既然想著收你當干孫子,那必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雖然我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他怎么知道你的,但你既然遇上,最好還是不要拒絕。這是你的機會,也是你的造化。我知道你不想讓人說你是靠著關系上位的,但你要知道,在天朝之內,人脈始終是不可忽視的。

    做官坐到一定位置,要是背后沒有人罩著,你想要再繼續升上去,那簡直就是癡線妄想。我并不是要勸說你怎樣,最簡單的道理,你只有爬得高,才能夠更好的實現你心中的抱負,別給我說這不是你想要的。”鄭牧緩緩說道。

    鄭牧的確是將蘇沐看作兄弟才說出這樣的話,而這些話蘇沐其實也知道。在想到自己要是認下徐中原當干爺爺后,自己能夠得到的好處,蘇沐便再沒有任何遲疑。

    “兄弟,我知道怎么做了。”蘇沐笑著道,他相信商庭是不會害他的。

    “知道就是了。”鄭牧瞧著蘇沐的樣子,明白他已經想通,哈哈大笑起來。

    “就沖這個,便值得咱們兄弟三個好好喝他一場。”李樂天大笑道。

    “誰怕誰呀,走!”蘇沐大喊道。

    男兒豈能不輕狂?

    現在的蘇沐,在緊繃的神經中需要的便是暫時的放縱。

    而就在這邊三兄弟開著車前去喝酒的時候,那邊在帝皇苑的別墅中,徐中原已經從休息中緩過勁來,坐在書房的沙發上,微微瞇縫著雙眼養精蓄銳。

    “老首長,這些便是咱們得到的信息,這些信息千真萬確,蘇沐這人的確是個人才。他能夠在那么短的時間內,便將黑山鎮變成現在的富裕鄉鎮,帶領那么多貧困群眾共同富裕,絕對是個合格的鎮委書記。

    以他的能力,我想就算給他個縣長當當,都沒有任何問題。”方碩合上手中的資料夾沉聲道。

    其實徐中原在來之前,并沒有對蘇沐多做研究,今天碰到后,才讓方碩去搜集的消息。誰想到,這些消息簡直讓徐中原眼前一亮。

    蘇沐的背后不但有著梅錚這個特種部隊的祖宗在,還有著吳清源這樣的經濟大師撐腰。更為難得的是,蘇沐是商庭選中的人,還有蘇沐的能力。

    這么多條件綜合下來,徐中原現在心情倒是有些激動。

    “商老這是給我機會那!”

    “有孫如此,死亦無憾!”

    {<atarget="_blank">..</a>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