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榜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交鋒3
    喜歡的哥們,請包養一下吧!

    ——————————————[.]

    霹靂扒拉的聲音不絕于耳的響起,在趙瑞平的猖狂笑聲中,金色輝煌的牌匾硬生生被摘下,隨即便被剁成碎片。

    那些個跟班早早都藏好著斧頭、鐵棍,現在聽到趙瑞平的命令,動起手來那是相當利索果斷。非但如此,隨著牌匾被毀,他們將目標鎖定金色輝煌的玻璃,開始打砸起來。那樣子簡直就是有恃無恐,囂張至極。

    “不,你們不能砸,再砸的話我就報警了。”楊小翠狀似瘋狂的大聲喊叫著,不顧駱琳的攔阻就沖上前,想要攔阻那些人。

    “滾一邊去,楊小翠,我給了你機會,是你不要。現在想要讓老子不砸,行啊,只要你答應陪老子睡覺,老子就當沒事發生。”趙瑞平狂傲的喊道。

    這些年一直以來被壓制著的那股戾氣,現在都爆發出來。趙瑞平仗著自己是趙瑞安親哥哥的身份,開始飛揚跋扈著。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誰才是這邢唐*縣的地下霸主。以前謝明浩在時自己所承受的羞辱,他要全都釋放出來。

    “劉封,你還算是個男人嗎?你要是個男人,就攔住他們!”駱琳大聲道。

    “閉嘴,賤人,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劉封躲在旁邊諂笑著道:“趙少,砸的好,就應該砸,我早就看這里不順眼了。嘿嘿!”

    “窩囊廢!難怪小翠不要你。”駱琳橫眉冷對著趙瑞平,“你最好讓你的人全都停下來,我已經報警了,你要是再敢胡鬧,信不信我讓警察抓你。還有,我是縣電視臺的,你真要是不停下的話,我會曝光你的,讓你讓你背后的人都丟丑。”

    “縣電視臺的?哈哈!”趙瑞平淫笑著道:“想起來了,我說怎么瞧著你那么眼熟那?原來是咱們縣電視臺的主持人。嘿嘿,老子我最喜歡玩的便是名人,怎么樣?陪哥哥玩玩。”

    “你,無恥!”駱琳忿忿道。

    “我還就無恥了,你能怎么樣我?給我繼續砸!”趙瑞平狂喊著。

    金色輝煌門口發生的這一幕,附近的人全都看到,更別說作為直對著這里的戎家燒烤攤。只不過那些個人就算瞧著這一幕,都沒有誰敢上前主動管事。

    “瞧見沒有?趙瑞平這個牲口又開始鬧事了。”

    “娘的,公安局的那群孫子也不出來管管。早知道趙瑞平是這德行,還不如讓謝明浩繼續猖狂!”

    “可憐了金色輝煌!你們說那個劉封也真他娘的是個慫貨,連老婆都保不住,還活著干什么!”

    各種各樣憤怒的議論聲在耳邊響起,聶越的臉色早就陰沉的可怕。在自己的治區,發生這樣的事情,他這個縣委書記臉面可算是丟盡了。而且要知道現在還是招商引資的最關鍵時期,真要被那些投資商發現這事,功虧一簣的話,聶越有何面目面對市委市政府的怒火?

    這簡直就是給聶越找罵那!

    “老板,息怒,這家金色輝煌的老板我知道,是個很為正經的生意人。只是不知道怎么,竟然會被這樣的事情纏住。”蘇沐低聲道。

    “什么纏住?這分明就是挑釁,是故意惹事,是丟咱們邢唐的臉!”聶越陰冷著問道:“這個趙瑞平是誰?”

    “趙瑞平是趙瑞安*縣長的親哥哥,據說當年趙家家里窮,趙瑞平便沒有上學,將機會讓給趙*縣長。因此趙*縣長一直都覺得對不起他,便對他很照顧。”鄭雪梅在旁邊插話道。

    “你認識趙瑞平?”聶越冷聲道。

    鄭雪梅捕捉到聶越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怒氣急忙道:“我不認識趙瑞平,只是聽人說起過他。自從謝文被雙規后,趙瑞平在縣里便十分囂張,開了公司不說,還很是霸道。經常借著趙*縣長的名義,做些不干凈的事情。當然這些都是傳說,我沒有親眼看到過。”

    “還是傳說!還需要親眼看到?這不是就發生在眼前嗎?混帳東西,蘇沐,跟我走,我還就不信,他們能翻了這天。”聶越蹭的站起來,沖著金色輝煌的門口就要走去。

    蘇沐和鄭雪梅哪敢遲疑,急忙跟在后面。鄭雪梅心底暗暗的咒罵著趙瑞平,你說你什么時候惹事不好,非要在今天找事,得罪了聶書記,看你怎么辦?真的當趙瑞安能夠一手遮天嗎?

    蘇沐暗暗笑著,原本他想好的計劃沒有用到,眼前出現的這一幕可比他想到的要管用的多。趙瑞平啊,你就自求多福吧,聶書記的這把火要是第一個燒到你身上。就算你是趙瑞安的親哥,都別想好受,怎么都要燙出幾個疤。

    然而就在三人起身走過去的時候,從旁邊的街道上突然間走出幾道身影,直勾勾的迎著金色輝煌的大門奔去,邊走邊喊。

    “住手,全都給我住手!”

    瞧著有人出頭,聶越的腳步便放緩,示意蘇沐和鄭雪梅停下后,便站在附近看起來。沖動過后,冷靜下來的聶越,開始思索著眼前的局面。以他的身份,這時候要是露面的話,是肯定能拿下來這事的,但那便意味著和趙瑞安正式撕破臉皮。

    現在是撕破臉皮的最好時機嗎?很顯然不是!在沒有辦法掌控全局的情況下,聶越要做的便是穩中求進。如今有人出面,算是給了他緩沖的時間。

    “聶書記,別和他們這些人一般見識,我過去看看。”蘇沐低聲道。

    聶越點點頭,蘇沐便向前走出幾步。剛才是因為天黑路遠的關系,現在這么走近一看,蘇沐的臉色不由一變。

    該死的,趙瑞平你要是敢動他們的話,我和你沒完!

    因為這幾個出來干涉的不是別人,恰恰是在黑山鎮駐扎的科研小隊的年輕專家,為首的則是來自水產大學的老教授顧承。

    顧承是誰?那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在大學中便以耿直著稱,身邊跟隨著的幾個專家年紀又都不大,正是熱血沸騰的年紀。他們幾個驟然間瞧到這事,不爆發才怪。

    顧承幾個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原因很簡單,在黑山鎮的考察和研究,使他們對那些山能夠建造出科技生態園是信心百倍的。有這么好的地方能夠供他們進行研究,心情大好之下,前來縣里面轉轉,瀟灑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誰想到這才剛酒足飯飽,便碰到這事,當下顧承的脾氣便爆發,在省城他都敢惹事,就別說在縣里。帶著幾個專家,便沖上前去。

    “全都給我住手!”顧承大聲喊道:“知不知道你們這是在干什么?你們這是在犯罪?是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是要判刑的!”

    {<atarget="_blank">..</a>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 官榜 http://www.lunodk.live/0_414/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