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官路紅顏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尷尬
    這十余年來,蘇雪玲一直在充滿污泥濁水的官場摸爬滾打,經歷了太多的苦辣辛酸,幾乎已經無人記得她原來在省花鼓劇團的輝煌經歷,甚至連她自己也差點淡忘了當初那段風光無比的藝術時光。

    因此,當此刻聽到張霖江和鹿念紫夫妻舊事重提,說起她十多年前演唱的那些經典花鼓戲曲目時,蘇雪玲只覺得心里一陣激蕩,過去那些美好的、榮耀的時光倏然涌上腦際,令她在一瞬間眼眶漸漸地紅了,用有點哆嗦的手掌緊緊地握住鹿念紫的手,聲音都差點哽咽了:“鹿處長,感謝您和張司長對我的肯定和鼓勵。只可惜,我十年前就離開了戲劇舞臺,早已配不上花鼓戲名家的稱號,實在是慚愧啊!”

    鹿念紫是個冰雪聰明的女人,見蘇雪玲在說這番話時,眼眶微紅、聲音哽咽,心里隱隱猜到她當初突然離開戲劇舞臺、放棄省城優渥的生活到北山去當一個小小的副科級干部,其中定有隱情,所以并沒有追問她當初放棄戲劇表演的原因,而是拍拍她的肩膀安慰說:“蘇局長,人生貴適意,浮華名利如過眼云煙,失落了、過去了就不必緬懷。我相信你當初在最輝煌的時候選擇急流勇退,肯定有你最恰當、最合適的理由。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就要按照自己的既定目標堅定地前進,而不必再去回想過去的東西,更不能讓那些東西阻礙你繼續前進的道路。我這話可能說得比較空乏,但我相信你是可以理解的。”

    蘇雪玲聽到她這番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并低聲向她表示感謝。

    吳明高一直興致勃勃地站在張霖江身邊,豎起耳朵聆聽鹿念紫跟蘇雪玲的對話,偶然抬頭往包廂里看了一眼,見張建坤仍呆呆在站在原地,滿臉窘迫和萎頓的神情,猜測他此刻心里肯定有點不好受,于是便走到鹿念紫身邊,彎下腰身低聲說:“鹿處長,我們民安市委宣傳部的張建坤部長也出席了剛剛的簽約儀式,現在還在包廂里,你看要不要接見他一下?”

    鹿念紫聽到“張建坤”三個字,皺了皺眉頭,側目往包廂里瞟了一眼,問道:“吳市長,這位張部長就是原來的北山縣委書記嗎?”

    “對對對,他原來就是北山縣委書記,小葉就是接任他的位置。”

    鹿念紫的臉一下子板了下來,冷冷地說:“吳市長,對不起,我今天是來看望并宴請北山縣招商引資團的,沒有興趣見別的什么人。再說了,我一個小小的處級干部,哪有資格接見堂堂的民安市委宣傳部長啊,吳市長你這話有點過了!”

    吳明高被她這幾句話嗆得滿臉通紅,囁囁地半晌說不出話來。而包廂里的張建坤也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鹿念紫的這幾句話,只覺得心里一片冰涼,那種恐懼絕望的感覺也愈發強烈了

    跟張建坤站在一起的魏曉軍感覺到氣氛有點尷尬,不敢再在這里逗留,便從包廂里走出來,先笑著向鹿念紫、張霖江等領導打了個招呼,然后借口要向吳明高匯報一件事,將他遠遠地拉到一邊,低聲問:“吳市長,您是到我們那邊吃飯還是等鹿處長邀請您?我剛剛好像聽鹿處長說,她是專程過來宴請北山招商團的,如果您也不在她邀請之列,到時候會很尷尬的!我建議您現在就向鹿處長告辭,說要到我們那邊去吃飯。如果鹿處長有意邀請您一起共進晚餐,她肯定會挽留您的,那樣就可以避免尷尬局面出現。”

    吳明高現在最大的渴盼就是能夠跟鹿念紫張霖江夫婦吃一頓晚飯、交流交流感情,雖然感覺到魏曉軍說的有道理,但生怕自己如果真的去向鹿念紫告辭,以她那種高傲和直爽的性格,很可能不會挽留自己,那樣的話,自己豈不是虧大了?

    于是,他沉吟了片刻后說:“我現在不能向鹿處長告辭。剛剛小葉已經邀請我跟他們一起共進晚餐了,雖然鹿處長沒有表態,也沒有正式向我發出邀請,但小葉既然邀請我,他應該請示過鹿處長和張司長。如果我現在向鹿處長告辭,她肯定會認為我不懂味、故作姿態,那樣反而不好。要不你跟建坤部長先走吧,我還是在這邊吃飯算了。”

    魏曉軍知道吳明高今天機會難得,所以也不勉強,返身到包廂里拉上張建坤,一起往大廳西側的貴賓包廂區去了。

    吳明高返回到六號包廂門口時,見張嫣已經站到了夏楚楚身邊,正準備帶鹿念紫等人往大廳東側的電梯口走,忙把葉鳴拉到一邊,有點焦急地低聲問:“小葉,你們這是要去包廂吃飯了嗎?我剛剛已經回絕魏曉軍那邊了,但鹿處長說她今晚是來宴請北山招商團的,并沒有邀請我一起吃飯,你看”

    葉鳴看到他那副著急上火的神態,心里覺得有點滑稽,便笑著說:“吳市長,您剛剛主持了我們北山縣與富鑫集團的投資簽約儀式,肯定就是我們北山招商團的人啊,而且是我們的總指揮和主心骨。鹿處長宴請北山招商團,您就是主角啊,怎么能說沒有邀請您呢?”

    吳明高聽到葉鳴這番“合情合理”的解釋,不由大喜,眉開眼笑地拍拍葉鳴的肩膀說:“對對對,我確實是北山招商團的,看來我是有點老糊涂了,哈哈哈!”

    隨后,他便興沖沖地跟葉鳴肩并肩走在一起,跟隨張嫣乘坐電梯來到六樓一個超豪華的包廂,在葉鳴的安排下,大家按照基本的禮儀規矩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來。

    葉鳴正準備就坐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是民安駐京辦的婁主任打過來的,說他現在就在六樓的過道里,請葉書記出去一下,有點小事要找他一下。

    葉鳴忙跟鹿念紫等人說了一聲,然后來到包廂外面,只見婁主任一個人站在樓道里,看到葉鳴過來,先哭喪著臉說:“葉書記,真對不起,昨天讓您受了委屈,雖然那是商會安排的,但作為民安駐京辦負責人,我沒有及時制止他們的怠慢行為,讓您一個堂堂的縣委書記受到羞辱,對此要負很大的責任。我現在真誠地向您道歉,希望葉書記大人大量,不要計較我的過失。”

    葉鳴昨天對這個婁主任確實有點反感、也有點意見,但后來一想這都是張建坤指使安排的,他不過是奉命行事,所以也就釋然了,但沒想到他現在竟然會巴巴地跑到六樓來向自己道歉,心下微微有點詫異,忙說:“婁主任,我知道你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會怪你的。”

    ()( 官路紅顏 http://www.lunodk.live/0_3/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