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1750章 三個方案
    看到會場中的情況,姚齊的嘴角不由閃過一絲一切都在掌握當中的笑意,但又很快斂去。他輕咳一聲,對著話筒大聲說道:“好了,請大家安靜,我們匯潯區人民代表會議今天的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按照議程,今天的第一項議程是聽取區人民法院的工作報告……”

    姚齊的話音剛落,會場上頓時又響起一片嗡嗡嗡的議論聲:“直接聽取人民法院的工作報告?本來應該昨天就進行的人事議題呢?”

    “推遲了唄,難道你們沒看到那位代區長還沒有出現?”

    “他還準備出席這次會議?我還以為他不會出現了呢!”

    “難道他不出現,我們就不投票了?讓我們這么多人等他一個人?堂堂的人民代表會議就為了等他,一再改變既定的議程?這也太兒戲了吧?”

    “等就等吧,不等還能怎么樣?反正不管等到什么時候,選票都在我們自己手上!”

    雖然每個人說話的聲音都不大,但是會場上人比較多,這么多人都在議論,聲音疊加在一起,就有點大了。坐在主席臺上的陳科勤、熊必紅、姚齊等人雖然聽不到大家具體在說些什么,但基本上都能猜到。

    陳科勤、熊必紅的臉色異常嚴峻,姚齊也板著臉敲了敲桌子:“請大家安靜,昨天因為時間關系,推遲到今天的一項議程,放在聽取完區人民法院、區人民檢察院的工作報告之后……現在請區人民法院的院長高志光作報告……”

    會場上,響起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匯潯區人民法院院長高志光苦笑著搖了搖頭,起身走了上去。

    高志光作為政法干部,雖然沒有跟包飛揚打過交道,不過他倒是對前不久法政高官宋雄新跟包飛揚扳手腕,結果近乎向包飛揚服軟投誠這件事的情況了解不少,畢竟宋雄新還是他高志光的直接領導。

    高志光沒有想到,看起來很有手腕的包飛揚,竟然在這么關鍵的時候掉鏈子,難怪會引起大家的不滿。

    單純是會議推遲一項議程,并不會引起這么大的反應。包飛揚的問題在于他太年輕了,以他的年齡,擔任一個區的政府一把手,本身就很容易引起非議,這就是問題的根源。

    而包飛揚提出兩區合辦世界博覽會的方案,貿然提出將浦江鋼鐵廠搬走,一下子就觸動了很多人的利益,流言頓時甚囂塵上,相關的人大罵包飛揚賣區、不顧及老百姓的利益;不相關的人則借著這個機會發泄對包飛揚年齡問題的不滿,情況頓時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等到這次代表會議開始的時候,很多代表都已經對包飛揚這個代區長非常不滿,等看到包飛揚竟然連這么重要的會議都不參加,作為區長候選人,竟然不參加會議,大家的情緒終于爆發。

    結果,包飛揚不但沒有參加第一天的會議,甚至連第二天的會議都不參加,為了等待包飛揚,區里竟然推遲了既定的會議議程,現在大家對包飛揚的怨念已經達到極點,甚至對區里都有所不滿,以至于連高志光都受到牽連,當他上臺做工作報告的時候,只聽到幾聲稀稀拉拉的掌聲。

    這也就是代表會議,大家還比較注意紀律,要是在外面,恐怕早就已經噓聲震天了。

    高志光心中苦笑,硬著頭皮做完了法院的工作報告。

    “飛揚同志那邊還沒有聯系上?”熊必紅轉頭看向旁邊的唐延,唐延苦笑著搖了搖頭:“機場那邊最新的消息是航班可能晚點……”

    熊必紅氣得差點要拍桌子,該死的飛機晚點,都到這個節骨眼上了,航班竟然晚點了,這樣看來,包飛揚恐怕很難趕上上午的會議了。

    熊必紅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到高志光結束工作報告,他將話筒拉到自己面前,朗聲對法院的工作做了一番點評。

    熊必紅不但是區高官,還是匯潯區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任,他在會上發言倒也可以,只是正常情況下,熊必紅以前是從來不說話的。

    有的代表已經意識到什么,知道熊必紅這樣做,又是在為包飛揚爭取時間。

    熊必紅在匯潯區的威望一向很高,匯潯區也正是在熊必紅的手上實現了縣改區,不過這個時候也有人對熊必紅產生了不滿,甚至在熊必紅講話的時候,就在下面小聲議論,這種情況在以前絕對不會發生。

    臺下有人小聲議論,主席臺上坐著的陳科勤、姚齊、唐延等人也是表情各異。

    陳科勤現在倒是不怎么緊張了,雖然他還要坐鎮匯潯區,但是匯潯區出了這種事情,作為候選人的包飛揚缺席會議,就算真的除了選舉事故,那也是包飛揚自己作死,是匯潯區的責任,跟他這個市代表會議常務委員會主任沒有什么關系。現在這件事市委領導已經知道了,最后出了事情也只會追究匯潯區的責任,不可能將板子打到他的身上。

    至于匯潯區委的官員,感覺就比較復雜了。

    對熊必紅比較了解、跟包飛揚關系也不錯的唐延、趙廣枝等人憂心忡忡,心里多少也抱怨包飛揚太不靠譜,明明知道代表會議的時間日程,竟然不能提前趕回來,熊必紅為了收拾包飛揚這個爛攤子,連自己的威望都受到了影響。

    紀檢書記趙建新、組織部長陶城量等人的臉色也很不好看,趙建新轉頭看了熊必紅一眼,然后輕輕搖了搖頭,心中暗道:“這個包飛揚太不像話了,一點組織性、紀律性都沒有。”

    作為紀檢干部,趙建新在區委的立場比較中立,他的身上缺少紀檢干部的嚴厲,更多時候反而是長袖善舞、八面玲瓏,平常對待包飛揚也是客氣有加。

    但是,就連他也覺得包飛揚這一次的事情有些過份。

    姚齊則有些幸災樂禍,還有些興奮,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比他預想的還要好,不管熊必紅怎么拖延時間,區長選舉今天肯定要進行。姚齊現在已經不關心包飛揚什么時候趕回來參加會議,到了這個時候,包飛揚來不來的區別都不大了,代表們對這位年輕的代區長、區長候選人的不滿已經達到極頂,就算包飛揚趕回來,也只會成為大家發泄不滿的對象,他現在有十成的把握,包飛揚不可能得到足夠的票數,順利當選匯潯區區長。

    除了剛開始的時候讓人散播了一些消息出去,姚齊之后并沒有刻意去做什么,情況發展成現在的局面,固然跟那些流言有關,但包飛揚缺席會議,無疑是火上澆油,讓事態變得更嚴重。原本姚齊的把握也不是很大,他還琢磨著怎么再推一把,沒想到包飛揚自己掉鏈子,竟然缺席會議,這簡直就是神助攻……

    這一次的區長選舉其實只有包飛揚一個候選人,這個年代的選舉并沒有硬性規定要差額選舉,選票上除了包飛揚,沒有其他候選人,也不可以填寫其他人,理論上包飛揚肯定會當選。不過,代表們也可以不在包飛揚的名字畫勾,也就是棄權。如果包飛揚得到的選票數達不到投票代表的二分之一,包飛揚就無法當選匯潯區區長。

    這種情況非常罕見,但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姚齊記得南方某省一個縣的選舉當中,兩三年前就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況,縣長候選人得票太少,出現了嚴重的選舉事件,主席團在緊急商議以后,決定重新投票,結果在重新進行的第二次投票當中,那位候選人得到的票數更少了,哪怕兩次投票間隙做了不少工作,但也無濟于事。

    如果今天匯潯區出現同樣的情況,姚齊預計市里會高度關注,最終可能采取的方案無疑有三種:重新進行投票,依然以包飛揚為唯一候選人,重新進行一次投票。但是南方那件事在前,加上目前的情勢,就算重新投票,包飛揚翻盤的可能性也幾乎沒有,市里也要考慮影響,所以最終采用這個方案的可能性并不大。

    第二個方案就是以包飛揚因故沒有到場為由,直接將這一次的選舉結果作廢,然后讓包飛揚繼續做他的代區長,等到風頭過去以后,讓代表會議的常務委員會投票通過包飛揚的區長任命。按照規定,嚴格來說地方政府班子成員正常都是由人民代表會議選舉產生,但是由常委會投票決定這種情況也是有的,很多并非換屆時的人事調整,往往都是通過這種方式確定。包飛揚這一次的情況比較特殊,他在調任到浦江的時候,還有一個月就是這次的代表會議,可謂恰逢其會,這時候再由常委會的簡易程序進行,未免有些不尊重代表會議的權威,所以才會安排在這次代表會議上投票通過。

    姚齊認為市里采用這個方案的可能性也不大,這樣做的話,簡直就是踐踏代表會議的權威,影響將會非常惡劣,不到萬不得已,市里也不會這樣做。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