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忍字為上
    cpa300_4;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秦天才見瞞哄不住,只好把真是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董忠紅,末了補充道:“爸,如果單單是這個包飛揚插手海濱的事情也就罷了,可是他不該欺負莎莎啊!剛才莎莎打電話過來說,她在青云一中被包飛揚手下的警察欺負,那個警察還動手打了她!”

    這件事情可完全是秦天才杜撰的,他并不知道在青云一中那邊姜方昌對董莎莎動了手,狠狠地摔了董莎莎兩跤。:。貓撲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費但是他敢這么杜撰,可是完全有底氣的。因為他聽劉雙兵匯報過了,說董莎莎對王鵬翔到學校的結果不滿意,打了自家兒子,單單是開除就太輕微了,她要親自趕去學校,要校長岳全林去派出所報警,把石尚超抓起來,如果能判刑最好,即使不能判刑,也得刑事拘留個十幾天才解氣。

    竟然董莎莎趕去了學校,劉光輝又在電話里說警察局局長包飛揚也趕去學校處理這件事情了。按照秦天才對自家潑辣娘們董莎莎的了解,她肯定會跟包飛揚那邊起沖突,而一旦沖突,那么董莎莎肯定要動手。而只要董莎莎動手,不管包飛揚那邊的警察還不還手,自己都可以說是他們動手打了董莎莎。反正又沒有現場錄像,這種事情誰又能真正說得清楚呢?按照自家那個悍婦的性格,她肯定是一邊打人一邊哭喊別人打她了。

    只是秦天才這個時候還真沒有想到,姜方昌在青云一中竟然敢真的對董莎莎動手,還一連摔了兩個跟頭!

    “放你娘的狗臭屁!”董忠紅又一次在電話那端大罵了起來,“老子養的姑娘,老子還不了解她的德行?如果不是她耍潑,誰會動她?”

    “秦天才,我告訴你,你立刻打電話給莎莎,讓她從學校滾回來。別在那里給我丟人現眼了!”

    聽董忠紅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秦天才傻呆呆地愣住了。

    電話那端真的是自己的老頭子嗎?

    當初自己老岳父在楓林市領導中可是最霸氣的,市里面這些局長主任的,只不順眼。拍著桌子就破口大罵,哪怕是財政局、警察局、交通局這些位高權重、財大氣粗的要害部門,他也是不爽就罵,根本不在意這些局長是誰的人,誰的嫡系。

    可是現在呢?自家外孫。自家女兒被人欺負成這樣子了,竟然主動要求他們偃旗息鼓、鳴金收兵,一點都沒有追究包飛揚責任的意思。包飛揚雖然是警察局長,但是那又如何?當初高志強當警察局一把手的時候,老頭子少給他拍桌子了嗎?有一次開現場會,那么多局長都在場,老頭子不就是因為一點小事大發雷霆,絲毫不給高志強的面子,把高志強以及那些負責維護交通的警察們罵得狗血噴頭嗎?

    要知道,高志強當時可是在警察局長位置上已經坐了快五年了。和高志強比起來,包飛揚這個新警察局長不過是剛剛上任,老頭子高志強敢罵,包飛揚咋就不敢惹了?

    難道真的像外邊那些小人們謠傳的那樣,老頭子從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上退到市政協常務副主席的位置上之后,地位就今非昔比了?對市里一些實權局長已經是不敢惹或者說是惹不起了?

    除此之外,還能有其他理由解釋嗎?

    秦天才這里想不通,卻不知道董忠紅那邊更是氣得臉色煞白。董莎莎長得再丑,也是他心頭的寶貝疙瘩,一點委屈都舍不得給。剛才聽到秦天才說包飛揚手下的警察竟然敢和董莎莎動手,董忠紅氣得心臟病都差點犯了。

    可是董忠紅再生氣,這個時候也只能選擇隱忍。沒有別的原因,實在是包飛揚現在太紅了。別的不說。單單沖著包飛揚搞定了加拿大思華集團的董事長魏思華,讓加拿大思華集團的乳業包裝項目留在楓林市,就一下子讓包飛揚成了張之超和市長舒青華眼中的當紅炸子雞。這時候董忠紅要去和包飛揚發生沖突,幾乎就等于是以一己之力單挑楓林市黨政一把手兩大巨頭。這樣的事情別說是董忠紅現在已經退到了市政協擔任常務副主席,就是董忠紅還在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上,也不會去干的。因為這叫愚蠢。這叫不自量力!

    除了市里力量對比的考慮之外,董忠紅心中還有另外一層顧忌,那就是還沒有弄清楚包飛揚的背景。包飛揚年紀如此之輕,就能夠爬到副市級領導的位置上,如果說身后沒有一點背景,那就是把董忠紅打死他也不會相信的。而且按照董忠紅的估計,包飛揚的背景應該還不是一般的深厚,否則以楓林市這個北方省省會、副省級城市警察局長的位置重要程度,也不會讓包飛揚這么一個跟楓林市毫無關系毫無瓜葛的一個江北省副市長過來擔任。

    董忠紅的作風看似霸道無比,隨時都可以拍桌子罵人,實際上則是不然,他其實是一個和他外表表現截然相反的人,可謂是心細如發,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謀定而后動。他拍桌子罵娘看似是一時感情沖動,實際上則是早已經計劃好的。這個桌子能不能拍、這個娘能不能罵,以及這個桌子沖誰拍、這個娘沖誰罵,在董忠紅心中那可是反復衡量,反復計算,推算過各種可能和后果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董忠紅才會成為楓林市本地領導中一個奇葩似的的存在,一路拍桌子一路罵娘,根本沒有絲毫影響到他自己的仕途,反而是桌子越拍官越大,娘越罵職位越高。

    不管怎么說,包飛揚這口氣他董忠紅是肯定要出的,但是要怎么出,用什么方式出以及什么時候出,還是要從長計議。

    要耐心!要耐心啊!

    弄清楚包飛揚的背景,抓住包飛揚的漏洞,到時候一擊而中,以雷霆之勢把包飛揚給壓垮,即使是張之超和市長舒青華想保包飛揚都保不住啊!

    在沒有抓住包飛揚的實實在在的把柄之前,自己這時候出面,除了鬧一場大笑話,不會有其他別的效果!

    至于說自己女婿秦天才和女兒董莎莎能不能想通,也由得他們吧。莎莎是一個婦道人家,毫無心機就不說了。秦天才當初是那么激靈的人,怎么現在也活越倒退,除了仗勢欺人之外,沒有一點斗爭的策略和手腕?照著這種情況發展下去,今年年底青云區政f換屆的時候,自己想把他推到副區長位置上的難度又要大很多啊!

    秦天才自然不了解自家老岳父那滿腹苦衷,只是感覺手足冰涼,覺得以往可是為自己遮風擋雨的參天大樹似乎也逐漸枯朽,已經不復雨來擋雨,風來擋風的盛況了。怪不得剛才區委王書記對他如此不講情面,直言對青云區的教育工作當前的局面不滿意,要青云區教委深刻反思呢!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董莎莎的電話響了起來,哭訴自己在青云一中被幾個警察欺負,這讓秦天才的心情如何能好得起來?

    “破警察,你知道對方是誰嗎?”秦天才冷笑了起來。

    “是誰?還不是青云區警察分局老王手下的幾個狗腿子?有一個什么姓包的局長,我以前連聽都沒有聽你說過!”

    “青云區警察分局?”按耐不住心中的火氣,秦天才也對董莎莎吼叫起來:“董莎莎,我告訴你,那個姓包的可不是青云區警察分局的,他是市警察局新上任的局長包飛揚!”

    “啊,竟然是市警察局局長啊?”

    董莎莎這才弄明白自己鬧了個大大的烏龍,此局長非彼局長。不過哪有怎樣?市警察局政委羅豐城可是自己父親的老部下,這個包局長即使是市警察局的新局長,也不過是剛剛上任,他難道還能一手遮天?別的不說,羅豐城那邊肯定不會讓他如此恣意妄為吧?

    “市警察局局長就了不起啊?就可以隨便打你老婆啊?秦天才,你這個慫包,不會就這樣慫了吧?”董莎莎在電話里叫道,“你快點過來替老娘出氣!”

    “好了,莎莎,你別鬧了!你馬上從青云一中回來,海濱的事情,你不要管了,學校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

    “什么?老娘說你慫包,你還真格就慫了啊!”董莎莎吼叫起來,“秦天才,你不想管就愛滾多遠滾多遠,我找我爸去!我就不信我爸會跟你一樣,眼睜睜地看著我被外人欺負!”

    “莎莎,我忘記告訴你了,剛才那話,也是咱爸的意思!”秦天才在電話里冷冷說道。

    “什么,我爸也這樣說?”董莎莎不敢相信地叫了起來。

    “我難道還會騙你不成?咱們結婚這么多年來了,我啥時候假傳過咱爸的圣旨?”秦天才語氣又放緩了下來,“莎莎,你就聽我一句勸,這事先這樣,別惹咱爸生氣了!”

    “哦!我知道了!”

    董莎莎像被放了氣的氣球一樣迅速蔫了下來。

    她從地上翻身爬起來,連身上的灰土也不拍打一下,起身就往外走。

    岳全林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答復,又如何敢就這樣讓董莎莎離去啊?他一路小跑地追上去,賠著笑問道:“董主任,董主任,秦主任那邊怎么說?這個事情怎么處理?”

    “你快給老娘滾一邊去,你們愛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這件事情我不管了!”董莎莎羞憤交加,怒罵岳全林一句,就灰溜溜的離開了!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

    ...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