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大地震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大地震

    “報告,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茅中鋼奉命報到,請指示!”茅中鋼健步走到王虹鋒寬大的辦公桌前,雙腳立正,敬了一個標準的警禮。知道了王虹鋒書記心情不爽,茅中鋼這是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向一把手表示自己一切行動聽指揮的立場。

    王虹鋒威嚴地掃視了茅中鋼一眼,也沒有讓他就坐,開口就問道:“情況你都了解清楚了嗎?”

    茅中鋼當然知道王虹鋒所說的情況指的就是今天晚上在水岸麗宮會所發生的海州臨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包飛揚被人陷害的事情。在接到陳雨城的電話后,茅中鋼一邊讓司機以最快速度往省委大院趕,一邊在車上不停地撥打電話,向省監察廳廳長陳玉清等相關人士了解情況,雖然只是短短的七八分鐘時間,但是憑借著自己的身份,茅中鋼還是詳細掌握了今天晚上在水岸麗宮會所案件現場所有細節。

    “報告書記,我都了解清楚了!”茅中鋼干脆利落地回答道,“請您指示!”

    王虹鋒面容十分嚴肅,一字一頓地說道:“中鋼同志,這是一起犯罪分子和某些**分子內外勾結,公然陷害國家干部犯罪案件。犯罪**分子將國家干部作為犯罪對象進行陷害,嚴重藐視國家法律法規,是對國家公權力和社會管理秩序的公然挑釁,也是公然挑戰公安執法機關的底線。影響了我們江北省安定團結的社會大局,性質極其惡劣,絕對無法容忍。請你們公安機關務必盡快偵破此案,對所有涉案犯罪人員給予嚴厲打擊和懲處,這個案子不管涉及到什么人,涉及到什么部門,都必須一查到底,絕對不能手軟!”

    王虹鋒話說到這個份上,可謂是字字千鈞。每一個字都如同千斤大錘重重地砸在茅中鋼的心上。省委一把手該震怒到何種程度,才說出這樣的話來啊?

    “書記,我們江北省公安機關一定嚴格執行您的指示。對所有涉案犯罪分子予以嚴厲打擊和懲處,絕不手軟!”茅中鋼毫不猶豫地表了態。

    王虹鋒點了點頭,說道:“我給你兩天時間,在四十八小時內。你們公安機關務必將案件徹查清楚。將所有涉案分子緝拿歸案!”

    “報告書記,我保證完成任務!”

    茅中鋼再次沖王虹鋒敬了一個標準的警禮,這才轉身,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望著茅中鋼堅定的背影,陳雨城心中輕輕嘆了一口氣。今晚,鳳湖市,乃至整個江北省,注定將會是一個不眠之夜。

    茅中鋼回到省公安廳之后。立刻召開緊急會議,成立他本人親自掛帥的專案小組。

    會議結束后。專案小組立刻行動起來,公安廳刑偵總隊總隊長李天明親自率人到省監察廳,把羅明翔和邢洪林以及張小蕓三個犯罪分子押送回來,連夜進行突審。與此同時,公安廳治安總隊劉大強總隊長親自帶隊,包圍了水岸麗宮會所,進行突擊搜查,搜出了一批管制刀具、手銬、警棍等違規物品,甚至在對羅明翔辦公室進行搜查時,還搜出了一把小口徑手槍。

    四個小時后,根據羅明翔、邢洪林、張小蕓等有關人員的口供,再結合對水岸麗宮會所的搜查結果,專案小組對市局經偵處副處長黃耀民、水岸麗宮會所董事長羅昭德進行了抓捕。

    八個小時后,公安廳經偵總隊開始出動,開始調查當初偵辦海州振興建筑公司經濟詐騙案中涉嫌貪污瀆職的相關人員。鳳湖市局林副局長、東湖區副區長尚弘德、東湖區公安分局局長郭廣平等一系列涉案分子被抓捕歸案……

    ********************************************************************

    三天后,海州臨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辦公樓包飛揚的辦公室,王振興斜坐在包飛揚對面的沙發上,熱淚盈眶地看著手中的發還財務清單,咽喉里發出哽咽之聲。

    “包……包……包主任,您真是我的救命……救命恩人啊!我王振興、還有我們全家,一輩子都要感謝您的大恩大德啊!”

    說著王振興顫巍巍地站起來,就要給包飛揚下跪。

    “王總,王總,你這是干什么啊?這個使不得啊!”

    包飛揚連忙雙手扶著王振興,把他按在沙發上,心中涌出無限感慨。這是多么淳樸的百姓啊!自己不過是做一點應該做的事情,就被他們如此感激,實在是受之有愧啊!看來,**人還得時刻牢記為人民服務的宗旨,這樣老百姓才會真正把黨員干部當成百姓的貼心人啊!

    “為什么使不得?”王振興倔強地在沙發上掙扎著,非要給包飛揚下跪,奈何他力氣雖然不小,又怎么是練過錯骨分筋手的包飛揚的對手,于是梗著喉嚨叫道,“如果不是您包主任,我這幾百萬財產一輩子都不可能要回來了,您救了我,也救了我全家,更是救活了整個振興建筑公司,我給你跪下磕個頭,又有什么使不得的?”

    吳超在一旁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也是異常感動。他自然明白,王振興所說的絕對不是虛情假意討好包飛揚的話,相反,王振興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是發自內心肺腑的真心之言。當初包飛揚決定要插手管振興建筑公司的事情的時候,誰又能相信,包飛揚竟然能夠真的把王振興被東湖區公安分局扣押的長達七八年的幾百萬財物一分不少的要了回來呢?這種神奇的事情也就是包飛揚包主任能夠做到,倘若是再一個人。哪怕是海州市委書記沈國生愿意出馬,也不可能把這件事情辦得如此圓滿。

    更有甚者,誰又能夠想到。包主任能量竟然會如此之大,不但把王振興被扣押的數百萬錢款要回來了,甚至還在鳳湖市官場掀起了一場大地震,把鳳湖市大大小小十幾個官員都送進去了呢?

    想到這里,吳超心中越發熱切,再次堅定了跟著包飛揚包主任走到底的決心。

    “王總啊王總,你再這樣。以后你們海州振興建筑公司的事務我可不敢再管了!”見王振興不肯罷休,包飛揚不由得把臉一板,說道。

    聽包飛揚這樣說。王振興這才不敢再掙扎,乖乖地在沙發上坐好,一邊用粗糙的大手摸著眼淚,一邊說道:“包主任。我不下跪。我不下跪,可是您對我王振興的大恩大德,該讓我如何感謝是好啊?”

    包主任感慨地搖了搖頭,說道:“王總啊,我對你可沒有一點大恩大德,相反,作為臨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一把手,我虧欠你很多才對。我如果早一點知道你當初的遭遇。早一點幫你解決振興建筑公司的問題,你也不會多受這么長時間的煎熬了!算一算。我到海州臨港經濟開發區任職也有一年多時間了!我還是太官僚主義,沒有及時了解到咱們海州臨港經濟開發區轄區企業的具體困難啊!所以,應該是我向你道歉,是我對不起你們這些在海州臨港經濟開發區生存發展的企業啊!”

    “包主任,您可千萬不要這樣說!”聽包飛揚這樣說,王振興再次激動起來,“你作為臨港經濟開發區的當家人,事務繁忙,日理萬機,怎么可能面面俱到,把所有事情都管到啊?再說我公司所遭遇的情況也發生在七八年前,當時你也不在海州。等你來海州的時候,我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鳳湖市,整日想著如何向鳳湖市東湖區公安分局那些辦案人員討要扣押的財物,根本沒有在海州,您又如何能夠知道我的情況?不是您太官僚主義,是我沒有早點找到您,請求您的幫助。在這件事情上,您可是一點錯誤都沒有,只有數不清的功勞,我必須要感謝您啊!”

    “哎,”包飛揚無奈地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王振興,說道:“王總啊王總,你真不愧是生意人,這張嘴太能說了,簡直能夠把死人給說活過來。”

    “包主任,不是我能說,而是確實是這么一番道理,我應該感謝你!”王振興說道。

    “好吧好吧,你說應該感謝我,就應該感謝吧!”包飛揚伸手摸出一根香煙,遞給了王振興。

    聽到包飛揚答應自己的感謝,王振興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眉目舒展開來。他伸手抓了一張紙巾,把臉上的淚痕擦干,不好意思地沖包飛揚笑了笑,這才伸手接過包飛揚遞過來的香煙,然后看到包飛揚嘴里又塞了一根香煙,連忙摸出打火機啪的一聲替包飛揚點上,接著又把自己的香煙點燃,這才把打火機塞回到兜里。

    輕輕抽了一口香煙,王振興望著包飛揚說道:“包主任,從今之后,我姓王的身家性命都是您的了。該怎么做,您給我立一個章程!”

    包飛揚聽到王振興這么一說,不由得莞爾一笑,輕輕搖了搖頭,用夾著香煙的手指輕輕點了點王振興,說道:“王總啊王總,你這樣說可就不對了啊!你的身家性命只能是你自己的,不可能是任何人的!如果非要想往大一點地方說的話,你也是說是屬于國家的,屬于人民的,怎么可以說是屬于我的呢?”

    “可是……”

    王振興往前挪了挪身子,想要向包飛揚爭辯,卻被包飛揚伸手打斷。

    “沒有什么可是的!如果你心中真的過意不去,想要感謝我的話,那就請你振作精神,把振興建筑公司重新辦起來,努力重現振興公司當年的輝煌,讓振興建筑公司重新回到當初海州十大民營企業的地位上去。我想,這就是你能夠對我的最好報答!”

    王振興的眼眶再次濕潤了起來,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煙,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包主任,請您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地去拼搏,哪怕是豁出命來,也要爭取在三年到五年的時間內,讓我的振興建筑公司重現輝煌,回到海州十大民營企業的位置上!”

    “呵呵,企業是要發展,但是豁出命來就不需要了。總之只要你努力就行,哪怕是達不到當初的位置,我也會很欣慰的。”

    包飛揚笑呵呵地說道。他還真怕王振興一根筋兒犯了,為了所謂的民營企業十大的位置上,去豁出命來去干。

    畢竟現在海州市和當初的情況不同了,自從自己到了臨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任職以來,包括臨港經濟開發區在內,整個海州市的經濟蒸蒸日上,像七八年前六七百萬元資產就能夠做到海州市十大民營企業之一的事情是絕對不可能出現了。按照海州市目前的經濟發展狀況,如果一個民營企業資產不上億元,別說是擠入海州市十大民營企業的位置,就是想在進入海州市五十大民營企業的位置,恐怕也很難。

    就王振興的情況來說,雖然說被扣押的財物已經被返還了,但是連財帶物加起來也不過五百來萬,其中現金只有一百多萬出頭,這還不算被扣押七八年財物的折舊損耗,按照包飛揚估計,王振興手里掌握的資產折現下來最多也就是三百萬出頭。再扣除王振興所拖欠的材料款、工資款,這樣七七八八的算下來,王振興手里最后能落下個一百多萬,也就頂天了。即使是王振興是個經營天才,能夠用一百多萬在三到五年時間內賺到一個億的資產,那也僅僅能夠邁入海州市五十大民營企業的行列,想要進入海州市十大民營企業的行列,無疑是癡人說夢啊!

    當然,針對王振興目前的情況,氣只可鼓,不可泄。只要王振興能夠提起精氣神努力拼搏,不管振興建筑公司今后能走到哪一步,無論是對王振興本人,還是對海州市經濟發展來說,都是一份難得的貢獻。

    “請包主任放心,即使我不豁出命來,也會努力讓振興建筑公司回到當初的位置上來!”

    包飛揚點了點頭,說道:“這就對了!王總這么說,才有當年海州市首富的氣魄嘛!以后在企業經營中有什么具體困難,歡迎你隨時來找我。我這個臨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的辦公室,永遠為你敞開著!”(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訪問m..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