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八百三十三章 交鋒激烈
    按照曹遜的法,他并沒有為孫宏量爭取承包名額的意思,他當時就意識到這件事情有貓膩,純粹是了一句擠兌的話,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就算有什么事情也跟曹遜沒有關系,所以曹遜明確表示支持組織上對這件事展開調查。《官+場+小+說+網m.guanchangxiaoshuo.org》;;;/>

    茍亮學頓時有些發蒙,他當然不敢順著曹遜的話下去,因為這件事要追查下去,不但于進偉、馬少華和羅杰肯定難辭其咎,而是很容易查出他們身上的問題,如果繼續查下去,查出他的問題也是很有可能的,茍亮學不敢冒這個險,他不禁有些后悔將曹遜擠兌出來,現在曹遜沒有了后路,也將他的后路給斷掉了。

    “呵呵,看來曹書記對當時的具體情況也不是很清楚啊。”茍亮學臉上堆起了笑容,笑瞇瞇地道:“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縣客運公司一直是縣里的一個大負擔,每年都要往里面貼錢,公司推行第一輪承包的時候,大家都不愿意,縣里就只能不停地降低承包條件,甚至給予兜底的承諾。”

    “剛剛紀部長也提到了,由于第一輪承包很不順利,當時還有部分車是沒有承包出去的,所以縣里面一直都沒有停止尋找新的承包商。后來有人愿意承包,但要的并不是剩下的那幾條線路,而是已經簽了一輪承包的那些車和路線。就像剛剛包縣長的那樣,這件事交通局和客運公司確實要承擔一部分責任,因為他們當時并不清楚車輛承包以后的經營情況——我們現在都知道車輛承包很賺錢。但是當時真的不知道。那些車輛的承包人擔心縣里會提高承包費用,所以故意隱瞞了一些情況。交通局和客運公司急于談成新的承包合同,并沒有掌握真實情況,后來知道的時候,承包合同都已經簽好了。”

    茍亮學道:“剛剛包縣長也提到我們要講商業誠信,既然合同都已經簽了,縣里也只好繼續執行下去。當初簽三年的合同,再過半年也差不多就到期了。至于包縣長的違規違紀行為,我不敢絕對沒有,但造成這件事現在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還是急于推動二輪承包的心理。以及沒有能夠掌握實際情況。是經營上的失誤。正如包縣長所,客運公司的羅杰應該承擔主要責任,交通局的于進偉也要承擔領導責任……”

    徐平皺了皺眉頭,茍亮學這相當于當場向包飛揚繳械投降啊!雖然還沒有充分溝通的機會。不過從茍亮學的態度來看。徐平已經知道茍亮學與客運公司的車輛承包問題牽涉不。甚至不得不放棄羅杰和于進偉,在這兩個人事問題上向包飛揚做出妥協。

    徐平感到很窩火,本來想要借這次的罷運事件逼包飛揚就范。甚至迫使他放棄交運集團的重組方案,沒想到卻讓包飛揚揪出車輛承包這件事,不但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還逼得茍亮學不得不妥協。

    徐平當然不愿意就這樣放棄,不過他也不希望看到包飛揚揪住這件事繼續深挖,就算不考慮其他方面的影響,如果茍亮學這個得力的助手出了問題,不但他在常委會上可能會少一票,還會影響他對望海縣的熟悉過程。

    “好了,我對客運公司的承包問題并不是太清楚,但既然徐書記、紀部長和茍主任都認為當時的情況比較特殊,縣里也急于推動承包工作的延續,那我就覺得我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再去翻賬本,做出過于嚴厲的處罰。”

    徐平道:“沒有能夠了解清楚情況就倉促做出決策,當時的責任人確實要承擔一定的責任,但是考慮到情況特殊,我認為就不需要太過追究了,畢竟正要追究起來的話,當時的縣領導也要承擔失察的責任,我們查問題是為了今后更好的工作,而不是為了清算。”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平息客運公司司乘人員的擔憂,讓客運公司更好地運營下去,請大家先就這個問題發表意見。”徐平目光威嚴地從眾人臉上掃了過去。

    王立中立刻會意過來,馬上道:“徐書記得對,中央首長也過,改革就是要摸著石頭過河,既然是摸著石頭過河,有時候難免就要犯錯誤,犯了錯誤并不可怕,重要的是我們要繼續向前走。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還是要將工作繼續做下去,并且做好了。”

    “我認為,聯系上一次的車輛承包問題,以及這一次的罷運事件,都充分明了一個問題,改革可以試錯,但涉及老百姓的事情,我們還是要盡量穩妥,千萬不能著急,不然還是會犯錯誤的。犯錯誤不可怕,但明明多了解一些情況、征求更多意見,做出更全面的方案可以避免錯誤而不去做,那也是不妥當的。”

    “所以我認為有關幾家交通運輸企業的重組工作不能急,還是先做好充分的調研,并且制定一份更周全的方案,然后再來推動,不能夠一味地求快,那是會犯錯誤的。”

    王立中剛剛完,宣傳部長彭閱也緊跟著道:“我同意王部長的意見,之前就是因為太急,導致當時的承包合同在現在看來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這一次有關客運公司重組進交運集團的方案也沒有和企業、和員工進行充分的溝通,以至于出現罷工罷運事件。我認為這個時候我們并不一定就要去追究誰的責任,這個方案是包縣長提出來的,但卻是經過常委會投票表決的,就算是我當時投了反對票,但是也沒有想到會出現罷工罷運這么嚴重的問題,那是不是我們都要被處分呢?”

    彭閱看似在為包飛揚話,但其實卻是在為承包事件開脫:“所以有些事情終歸會有大家考慮不到的地方,吸取教訓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也認為交運集團的重組這件事不能夠急,現在是客運公司,要是運輸公司、航運公司那幾家也鬧起來呢?”

    聽到王立中和彭閱先后發言,茍亮學終于不再那么心虛了,也明白自己剛剛示弱妥協的表現恐怕并不能夠讓徐平滿意,當然這個時候他也不敢過份地去撩包飛揚的耐心。他接著道:“我同意,至少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還是要做好調研與溝通工作。”

    王立中等人發言的時候,包飛揚臉上的表情顯得很平靜,雖然他們看上去人多勢眾,似乎一下子就將局面扭轉過來,但包飛揚知道那都不是關鍵。關鍵還是曹遜和趙立波的態度。

    曹遜代表了他和徐稷鵬、紀春燕的三張票,舉足輕重,而趙立波身為紀委書記,客運公司這種情況,他完全可以力主查下去,縣委書記確實可以領到紀委,在現實當中影響力還很大,但強勢的紀委書記同樣可以堅持獨立辦案,一把手并不能夠一手遮天,也不能夠什么事情都干涉。

    另外常務副縣長楊松平到現在都沒有發言,好像透明人一樣,不過如果最后陷入僵持的時候,他的這一票往往會非常關鍵。

    包飛揚也無意就承包問題徹查到底,一來這件事哪怕明面上有失誤,但至少有理由遮掩過去,現在還沒有問責制度,貪污**可以處理,但問責卻很少見,還是翻前任的舊賬,是很忌諱的一件事;二來這件事就算是查下去,除非是存在行賄受賄問題,否則也查不到現在這些人的身上。

    他將二輪承包的問題提出來,目的就是要徹查這一次的罷工罷運事件,為交運集團的重組掃清障礙。不過這一次徐平似乎并不想讓楊松平坐到最后漁翁得利,又或者是想掌握會議的主動權,茍亮學完以后,他馬上就了楊松平的名字:“嗯,調研與溝通很重要,我們不能夠總是犯同樣的錯誤。松平縣長,你有什么樣的看法,也一起吧!”

    被意外地到名字,楊松平卻并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他笑了笑,抬起頭緩緩看了一眼:“我有不同的意見,首先我認為我們要向前走,但是向前走并不意味著就要放過以前的錯誤。我們懲前毖后、治病救人,如果明知道以前做的事情有錯誤,卻不追究、不改正,那是不是對錯誤的一種縱容?是不是縱容大家以后犯更多的錯誤?所以我認為客運公司二輪承包這件事必須要查清楚,如果確實只是失察導致的失誤,那么批評教育一下也就行了,當然相關責任人的工作肯定是要調整的,因為他們犯了錯誤就要付出代價,同時事實也證明了他們的能力還不足以應對這種復雜的情況。”

    “但如果其中還存在別的問題,比如故意隱瞞實情,卻為個別人謀取私利,甚至收受賄賂并未他人謀利這種違法違紀的行為,就更應該給予嚴厲處罰。”

    徐平的眼皮跳了跳,頓時大為后悔,不應該先楊松平的名字,這家伙就是個攪屎棍,恨不得縣里的形勢越亂越好,這樣他才可以火中取栗,如果大家一團和氣,他反而沒有任何機會。(未完待續。。)

    ...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