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望海困境
    肖錦輝和杜金平頓時面面相覷,他們當然知道這樣做的好處,縣里面也沒有放松這方面的工作,可是基本上沒有什么成效,如果包飛揚真的能夠將這件事做成,別說焦夢德了,就是縣委書記周知凱、縣長楊承東也壓不住他的風頭。百度:本名+

    他們感到興奮、心跳加速的同時,又擔心包飛揚不了解望海縣的情況,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兩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深吸了口氣,肖錦輝申請緊張地打了個哈哈:“包縣長,這件事要真的能夠做成,那你可就是我們望海縣的大功臣啊!”

    “是啊,不過我擔心客商來了我們望海以后,會、會覺得我們這里的條件不符合他們的要求。”

    包飛揚端起酒杯,示意肖錦輝和杜金平不要著急,喝過酒以后,他才緩緩說道:“望海的條件和其他相比,確實有不足的地方,但也有自身的優勢,你們放心,我已經跟客商那邊溝通過,也介紹了我們望海的情況,他們表示這些硬件上的困難暫時可以克服,只要軟件跟得上,他們還是很樂意將項目放在望海的。”

    “硬件、軟件?”肖錦輝和杜金平有些疑惑,這個年代人已經或多或少知道計算機,但是真正能夠接觸的人很少,所以對什么是硬件、什么是軟件這種概念,還不是很普及。包飛揚只好簡單解釋了一下。

    望海縣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沿海省份,改革開放以后。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日新月異,但是你很難將望海縣和沿海城市等同,在這里很難看到大海,縣域東面是一望無際的蘆葦荒地是灘涂鹽堿地,在外面就是濁浪滔滔的黃海。

    望海縣或者說整個江北省地處南面的大江和北面的淮水之間,大江和淮水分別是華夏第一大和第三大河流,淮水還曾經是黃河的一部分。這兩大河流每年都從上游帶來大量的泥沙入海,然后在近岸海床上沉積,靖城市擁有全國地級市當中最長的海岸線,而這條海岸線每年都在以極快的速度向大海中延伸。

    由于泥沙沉積。使得包括靖城市在內的江北省沿海地區普遍缺乏良好的深水海港。目前僅僅只有南邊的通州港、北邊的海州港稍具規模,不過這兩個港口都和靖城市沒有關系。

    所以靖城市雖然地處沿海,卻并沒有優良海港,倒是有一些漁港。望海縣的陳港以前就是一個漁港。現在也只有幾個千噸級的碼頭。對經濟的帶動作用非常有限。

    另外靖城市在陸上位于大陸的東緣,江北省中部靠北,而江北省的經濟中心是沿大江和淮水這兩條南北水系。以及西側的京申線分布的,江北省的省會也在大江和京申線交匯的省西南部。江北省的經濟重心在南北兩端,尤其是省會所在的南部沿江經濟帶。

    從這個地理位置上就可以看出整個靖城市就是江北省的經濟塌陷區,經濟一直發展不起來,市內至今甚至連鐵路都沒有,加上水網縱橫,公路交通也不是很方便。

    而望海縣地處靖城市的最東面和最北面,北邊和海州市接壤,而靖城市也著力向南發展,北三縣相對比較落后,尤其是望海。

    所以肖錦輝和杜金平才會擔心客商來了以后會放棄在望海投資的想法。

    肖錦輝和杜金平的擔憂不能說沒有道理,但是包飛揚并不擔心這個,方夏陶瓷就是他的企業,只要他做出的決定,方夏陶瓷就不會有任何人反對。

    當然,包飛揚也不會為了所謂的政績就不管方夏陶瓷的死活,違背經濟規律。就像他剛剛說的那樣,企業的生存和發展不僅受到硬件,還要受到軟件的影響,方夏陶瓷這幾年發展比較快,規模也大了,無論到哪里投資都很受歡迎,地方上也會創造良好的投資環境,吸引企業落戶。

    不過,閻王好過、小鬼難纏,方夏陶瓷得到地方上的重視不假,但是每年為了疏通關系花掉的公關費也不少,有時候還會影響公司的正常運轉。如果方夏陶瓷將項目放在望海縣,在包飛揚的關注下,相信這樣的事情會少很多。綜合考慮,只要項目合適,放在望海未必就不劃算。

    這其中的一些關竅他也沒有辦法向肖錦輝和杜金平解釋,只是一邊喝酒,一邊向兩個人灌輸了一番硬件和軟件的概念,讓他們茅塞頓開的同時,也多了一些信心。

    在交談當中,包飛揚發現肖錦輝和杜金平在發展望海經濟方面都有一些個人的想法,看得出來他們也是用了心的,只可惜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發揮的空間。

    “我覺得,咱們望海發展不起來,還是上面不夠重視的原因,如果省里、市里支持,在陳港建成萬噸級的深水碼頭,咱們望海就能夠成為海港城市,以陳港到日韓港口的距離,進出口貿易肯定大增,發展必然一日千里。”肖錦輝確實很能喝,包飛揚帶來的兩瓶五十八度的老白干他一個人就干掉了一瓶,借著酒興,說話也比較直接。

    杜金平沒怎么喝,不過他喝了酒以后容易臉紅,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包飛揚一眼,發現包飛揚聽得比較認真,也跟著說道:“單單建一個海港也不夠,貨物進不來、出不去也不行,你看全國的港口城市,哪一個不通鐵路?沒有鐵路,港口建成了也沒有足夠的吞吐量。”

    包飛揚點了點頭,貨物吞吐量對一個港口來說確實非常重要,沒有強有力的經濟腹地,就不可能建成一個大型的海港。

    “港口還能夠爭取一下,就算沒有辦法一下子建成萬噸碼頭,也可以先建五千噸的碼頭。至于鐵路就不用想了,那是鐵路總局的事情。”包飛揚搖了搖頭,在他的記憶當中,靖城市還要七八年后才有第一條鐵路,不過這條鐵路是南北向的,并不連通靖城市沿海的任何一個港口,而且一直沒有辦法過江,對當地的經濟帶動作用十分有限。

    肖錦輝嗤笑了一聲說道:“鐵路總局?鐵總也要看地方上的意思,如果省里面真的重視中北部地區的發展,大力支持中北部修鐵路,鐵總肯定會考慮的。不過省里為了確保省城的核心地位,一直對東線鐵路態度冷淡。”

    “是啊,如果在東線修一條鐵路,從通州過江,直達申城,成為京申線的東路大通道,勢必要弱化經過省城的西線的地位,影響省城的區域地位,以省城的政治影響力,省里面怎么會同意呢?”杜金平也附和說道:“現在通州的經濟已經超過省城了,省里面更加要扼殺其他負面影響。”

    “好了,有些事情我們沒有辦法改變,還是要從現實出發,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做出一些改變。”包飛揚的腦海中浮現出江北省的區域地圖,知道事情雖然沒有肖錦輝和杜金平說得那樣簡單,至少現階段來說,京申線西路的價值要遠遠超過東路,當然東路一旦建成,其潛力可能也非常大。

    哪怕包飛揚再有野心,也知道修建鐵路這樣的事情不是他現在能夠完成的,海港和鐵路都是大資本,大產業集聚,輕易做不起來。相對來說,高等級的公路或者高速公路要更容易一些。實際上望海北面的海州市就有港口和鐵路,不過望海與海州之間隔著一條冠河,要繞到西面的冠南才有大橋連通。

    十幾年后,國家實施沿海大開發戰略,陸續修建了沿海高速公路、沿海高等級公路,到包飛揚穿越的時候,還在規劃修建沿海鐵路,徹底打通大陸東緣的交通瓶頸,帶動了靖城市沿海地區的快速發展。不過那個時候,國內的產業布局已經定型,錯過了最初機會的靖城市與其他沿海城市的差距已經徹底拉開,如果現在就能夠打通沿海大動脈,望海縣和靖城市必然會擁有更好的發展。

    沿海高速公路和沿海高等級公路是國家戰略,也不是包飛揚現在能夠影響,但是依托現有的公路體系,打通關鍵點,還是有可能的。

    從望海縣的位置來看,東邊是大海,西邊有大湖,南邊距離經濟中心的距離十分遙遠,只有向北,越過冠河就能到達海州,借助海州的港口、鐵路和公路的交通優勢,為經濟發展迎來新的機遇。

    望海縣境內通向北方的公路主要是一條海防公路,位于縣境東部,一條省道支線,直達望海渡口,位于縣境中部,另外西部還有一條三級公路,通往臨河鄉。但是這幾條公路都沒有橋通往對岸,其實只要修建一座大橋,就能聯通海州市的路網,找到向北的通路。

    不過冠河雖然不是什么大江大河,但是在即將入海的望海段,水面也比較開闊,修橋并不容易。何況冠河大橋連通靖城、海州兩市,涉及到兩個市之間的協調,望海縣的級別不夠,很難使上力氣。

    就像江北省的重心在南部一樣,靖城市的發展重點也是南部區市,望海縣幾乎就是被遺忘的角落,市里面不愿意花大力氣推動冠河大橋項目,這個項目對海州來說也是雞肋,所以望海市提了很多年,也沒有見到什么動靜。

    包飛揚卻覺得,這可能是自己的一個機會。(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