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三百三十章 立威
    涂延安做了指示,田剛強也跟著表了態,他明確地向包國強和秦世章表示,這個污水處理廠是全市乃至全省的一個標桿企業,你們作為地方政府,一定要不遺余力配合。

    奠基儀式完后,涂延安回到了省委。田建剛卻說要到西京市看一下。為了把握好主題,在奠基現場他就帶著淡然的微笑給西京班子亮明了目的:“國強書記,這次過來,我主要是來看八一造紙廠的改制的,這次進行股份制改制,成立全新的公司,不但是西京市的大事,對于全省的工業企業股份制改制之中,也有著重要意義,感謝西京市委的熱情款待,我看,咱們還是先到會議室坐一下,聽取一下有關同志的匯報吧。”

    話語落下,市委常委們一愣,大家都感覺田省長今天不正常,本來包國強是西京市一把手,省長田剛強點他的名要聽取西京市工作匯報沒有什么不正常的。可是畢竟秦世章也是西京市委副書記、政府的市長啊,他今天也在場,田剛強說這句話的時候,怎么著也的點一下秦世章的名字照顧一下秦世章的面子才對。可是剛才田剛強話里只提到西京市的“國強書記”,竟然把秦世章給忽略過去了。這是田剛強省長一次不經意的失誤呢還是田剛強省長今天有意為之呢?倘若是田剛強省長有意為之的話,那不就幾乎等于說是當眾不給秦世章這個西京市市長的面子嗎?難道說秦世章得罪了田剛強田省長?

    于是不僅僅是跟著田剛強到西京市來的那些省政府的官員們,連西京市這邊的官員們都在心中揣摩起來。其實這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人說,在體制內工作,從政這條路,就是一個揣摩和被揣摩的過程。揣摩。顧名思義,上級領導的意思要揣摩。自己的意思,也要被下面的人去揣摩。揣摩好了,上級滿意,升遷就來了。下面的人揣摩好了,自己滿意,嫡系班底就出來了。

    揣摩,也就是分析。當然要查找一下導致裂隙的原因。

    有些糊涂人雖然開動大腦盡力揣摩也找不出田剛強如此對待秦世章的原因,但是對于那些聰明人來說,已經在心里差不多猜出田剛強為什么要在今天這個場合給秦世章這么一下。原因很簡單嘛。肯定是因為今天八一造紙廠這件事情。秦世章那邊不顧西京市的社會大局。接二連三地用一些小動作。想在八一造紙廠改制上攪混水,這肯定讓田剛強對秦世章產生了看法。才剛才田剛強的講話中就可以看得出來。田剛強省長在講話里專門提到八一造紙廠改制,而絕口不提新建污水處理公司的事兒。這種有針對性的會議,大家都看得出來,肯定是對秦世章在西京市國有企業改制方面有所不滿,借著這個機會來敲打秦世章的。

    不管在場其他常委的心思,包國強此刻卻是十分的高興,關鍵時刻還是自己老領導靠得住啊,如此旗幟鮮明地到西京市來給自己站臺撐腰,對自己樹立在西京市的威信,順利展開工作將會大有裨益。自己如果不能在西京市打開局面,盡早開創出一番格局來。可就愧對老領導把自己從中江省調到西北省這番苦心了。

    心里雖然很高興,包國強臉上卻絲毫沒有顯露出來,他淡然地看了秦世章一眼,似乎是征詢他的意見,然后才對著田剛強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并熱情的說道:“省長,快里面請,我們西京市的同志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您匯報了呢!”

    一行人浩浩蕩蕩,走入電梯。按照秦世章的想法,他很想墜到隊伍后邊去,不去湊田剛強這個熱鬧。可是呢,作為西京市市長,按照官場的禮節,他這個時候必須要和包國強緊跟在田剛強這個省長的身邊,不然呢,就是一件極度失禮的事件,甚至可以說是公然蔑視田剛強這個省長的權威。田剛強如果是因此做出對他進一步敲打的動作,即使是秦世章背后的人也說不出什么話來。要知道,官場自有其一套倫理,秦世章即使膽子再大,也不敢去故意挑戰這一套不沉穩的官場倫理規矩。

    所以呢,即使秦世章再知道田剛強對他不感冒,也得硬著頭皮和包國強陪在田剛強的左右,不敢稍落后半步。他秦世章的臉再熱,此時也得乖乖地湊上去貼田剛強的冷屁股。

    隨著電梯叮咚一聲,電梯門打開,那邊,田剛強在包國強和秦世章等人的前呼后擁之下,已經朝西京市委小會議室走了過去。

    會議室內,隨著眾人坐定之后,包國強就對著秦世章道:“世章同志,剛強省長今天要聽取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制工作情況的匯報。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造的情況世章通知你比較熟悉,還是先請世章同志你來給剛強省長具體匯報一下吧。”

    黨委管人事,政府管經濟。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造屬于經濟工作的范疇,本來就是政府的工作范圍,更何況,八一造紙廠的股份制改革和重組整個計劃,秦世章都聽取過申奇鐘的匯報,也詳細了解過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孟總對八一造紙廠股份改革的思路,所以在政府方面,他也算是對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造情況最知情的官員之一,包國強這樣說也不是冤枉他,于情于理,秦世章都沒有理由推辭這個匯報工作。于是他就點了點頭,說道:“對于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革的情況,我是了解一些。現在把我了解的這些情況向省長您匯報一下…………”

    說到這里,秦世章停頓了一下,扭頭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副市長趙成斌,“如果我有遺漏的地方。趙市長你再幫我補充。”

    也不得不說,秦世章的記憶力果然超群,雖然田剛強這邊聽取匯報工作是臨時起意,秦世章這邊幾乎沒有做什么特別的準備。但是此時他匯報起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造和重組的情況來卻是井井有條,而且面面俱到,脈絡非常清晰,引用的數字也基本上準確,沒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即使趙成斌對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造情況非常熟悉,也提不出什么要補充的地方。

    田剛強聽了秦世章的匯報之后首先微笑了一下,然后面容就嚴肅了起來:“秦市長,從你匯報的情況來看,你對八一造紙廠改制的情況非常熟悉。對企業改制也頗有見地。很有自己的想法。只是現在有一點我就想不通了。既然秦市長你對企業改制看得這么透徹,為什么還要畏首畏尾……”

    田剛強一陣見血地指出了秦世章的病垢,接下來。更是直抒胸臆,把他的看法全部談出來,也不顧及到秦世章的感受。秦世章聽著田剛強嚴厲的語言,臉上還要努力維持著微笑,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田剛強最后說道:“我認為這次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對我們西北省帶來的經驗很好,既解決了西京市的環境污染,也為西京市企業改制開了個好頭。大家看看,咱們西京市自認為環保工作是搞得不錯,但是呢,大氣污染問題還是比較嚴重的。特別是一到冬天,你看咱們整個西京市的空氣質量,每天霧靄那么嚴重,老百姓也是怨聲載道的,我琢磨了一下,這個問題可不能不重視啊,省會城市的定位是生態人居型的城區,將來的經濟發展重心是要放在旅游等第三產業上,這些存在污染的重工業企業要慢慢的淘汰遷出,對于像造紙廠這些攤子比較大的企業,實在不行就要想辦法進行改制。”

    聽田剛強亮明態度,把西京市八一污水處理廠的建設重要性和西北省企業改制的思路重新申明了一遍。秦世章就知道,他必須要做出一些回應來。

    其實對于田剛強所談的這些問題秦世章并不是沒有考慮過,他曾經也想過這些個問題,尤其是每天站在辦公室窗前看到遠處煙囪里冒出的濃濃煙霧,走在路上看到的從工廠企業排出來的那些黑乎乎的污水,在整個以第三產業為經濟發展重心的西京市,讓他看了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是一盤色香味俱全的菜上趴著一只蒼蠅。.他也想把這些工業遷出去,但形勢告訴他,遷出去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雖然其他很多地方都在大力搞招商引資,但并不是毫無選擇性的什么企業都會接納,尤其是這兩年隨著國家在環境保護方面出臺的一系列政策,造紙廠這樣的的重污染企業已經很難適應社會發展的需要,可問題是這些企業在財政收入中也構成了舉足輕重的比例,更大的問題是產業工人無法解決,外遷和關閉都不可取,只有改制這樣一條路可走,可問題是很難有民間資本和企業愿意接手和入股管理這樣的企業。

    “田省長,其實這些問題我們也都考慮過,不過要解決這些問題,具體操作起來難度有點大。”秦世章把自己的想法匯報了一邊,最后說道。

    “既然難度大,你又沒有成功的把握,為什么還要對八一造紙廠的改制試驗推三阻四?改革就是要摸著石頭過河,我們沒有經驗,就應該大膽嘗試,即便是失敗,也要總結經驗,繼續堅定不移地推進總設計師的宏偉藍圖。”田剛強放緩了語氣,語重心長地對秦世章說道。對他來說,沖秦世章發這一番火,并不完全是為了給包國強撐腰,更重要的是,是從西京市社會經濟發展的大局出發。如果他不能敲打醒秦世章,讓秦世章從保守狹隘的思想里跳出來,那就會為西京市改革發展道路上增添很多障礙。而秦世章如果能夠醒悟過來,全心全意配合包國強推進西京市的改革工作,那么西京市作為西北省的省會,經濟和社會發展必將蒸蒸日上,在牢牢捍衛自己想西北地區龍頭老大的城市地位外,甚至有機會去挑戰沿海地區那些經濟發達的大城市。

    秦世章被田剛強嚴厲地敲打了一番,心里果然清醒了不少。雖然田剛強這番敲打讓他這個西京市市長面子上有些下不來。可是秦世章對田剛強這番批評卻并沒有太多怨恨。

    其實于公來說,作為市長,企業改制就應該是他秦世章的責任,與私來說他也不愿和省長之間有太大的矛盾沖突。畢竟田剛強是西北省的第二號人物,是他的秦世章頂頭上司。田剛強手里不僅握著西北省的財政大權,更是作為西北省委的第一副書記,還握著分量相當重的人事大權。他秦世章今后能仕途上再進一步,最起碼在最近幾年內,田剛強還是掌握著相當大的話語權的。當官就如同下棋,每走一步都要經過深思熟路的考慮,要對對方的棋路進行判斷,而秦世章不同意改制這步棋自然也是經過全盤考慮的,棋面上的意思看似為了西京市的長遠發展而考慮。而看不見的一面卻是他擔心改制萬一不成功。工人上訪。企業加速死亡,到時候這個蠻干的罪名說不定就要落在他這個分管具體經濟工作的市長上。不過呢,這個理由也只能在心中想一想。面對著田剛強省長咄咄逼人的追問,秦世章無論如何是不能把這些理由說出來的。

    田剛強見秦世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不再堅持他那些錯誤看法,也就不為己甚,他清了清嗓子,環顧了一圈小會議室里參加會議的西京市委市政府的這些領導,嚴肅地說道:“我最后再重申一遍,八一造紙廠的改制工作,是我們西北省企業改制的第一步,大家必須全力以赴。我不想看到有人阻攔企業自發的良性改革試驗。也不想看到有人為難我們招商引資的成果。”

    田剛強這話說得非常重,以后不管是秦世章還是西京市其他人,凡是干涉阻撓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革試驗的,就算是拖企業改革的后腿,是在往西北省招商引資成果過上抹黑。

    “省長您放心,我代表西京市政府表一個態,我們西京市政府方面一定會全力支持八一造紙廠股份改造工作!。”秦世章這個時候又怎么會不懂得該怎么做啊?連忙向田剛強表態道。

    包國強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心中暗道老秦啊老秦,你這又是何苦呢?你一開始要全力支持八一造紙廠的改制工作,那會惹得剛強省長到市里里逼你表態呢?

    這一場戰役包國強可謂是大獲全勝,不禁讓秦世章在八一造紙廠股份制改造的問題上服了軟,也順利樹立起自己在西京市委市政府的威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雖然涂延安今天也到了現場,最后卻沒有到西京市委來為自己站臺。不過這也是情有可原,畢竟涂延安和田剛強分屬不派系陣營,涂延安即使再欣賞他,這個時候也要考慮相關方面的影響,總不能聯袂和田剛強到西京市委來為他包國強撐腰吧?

    ********************************************************

    秦世章這個障礙移除之后,八一造紙廠的改制工作就迅速地向前推進。相應的,新污水處理廠的建設用地也就沒有懸念了,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可以集中力量準備西京污水處理公司的籌建,而不用在分心去考慮如何排除政府方面的阻力了。

    具體到西京污水處理公司的建設問題,包飛揚和姐姐包文穎以及孟爽結合以了一下,最后決定采取一個雙管齊下的原則方針。所謂雙管齊下的原則方針,也就是說,將污水處理公司的土建和安裝兩個重點推進項目分開處理,由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負責污水處理公司的基建部分,而設備安裝的部分,則由唐恬兒邀請米國污水設備生產公所的技術人人員到西京市來親自負責設備的調試安裝。當然,這些米國技術人員到西京市來現場安裝的費用會相當昂貴,但是對于包飛揚來說,這筆錢花的還是相當值得。因為這可以盡快減少西京市污水處理廠在設備調試方面所花費的時間,盡快讓污水處理設備投產,在早日解決柳浪河沿岸幾家造紙廠廢水污染的問題外,還可以盡快擴大方夏陶瓷化工集團的坯體增強劑供應量,以滿足國內陶瓷產業對坯體增強劑強勁增長的需求量。

    根據包飛揚的計劃,將整個污水處理廠分為土建和安裝兩個完全不同的項目之后,按每個單體工程分別組卷。其中土建的借鑒房建的形式,預處理池(集水井、粗格柵、提升泵房、細格柵、旋流除砂池)、反應池、消毒渠、計量槽、綜合樓、變配電室、鼓風機房、脫泥機房,這么多的單體工程,如果每一個單體都要重新設計建設方案,便會大大延長建設時間。只要按照建筑工程的建設模式,但是圖紙就可以節省相當一部分時間。

    設備安裝調試也是分為工藝管道、通用機械設備、電氣自動化、儀器儀表,這些工程資料也按每個單體工程組卷,米國方面的設備供應商帶來的專業的安裝團隊也會大幅度縮短設備調試安裝的時間,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污水處理廠的建設步伐。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