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五百八十二章 不速之客
    />

    本來,郭麗瓊是準備和趙麗萍一起前來,誰知道飛機票都買好了,早上出發的時候趙麗萍卻躲在房間里不肯出來,說是身體不舒服,不來了。

    知女莫若母,郭麗瓊知道趙麗萍身體不舒服是假的,心里不舒服才是真的。

    雖然趙麗萍已經意識到她和包飛揚沒有可能走到一起,兩個人也并沒有發生真正的感情,可是少女心中深藏的那一絲好感,在看到自己心儀的男人就要娶別的女人為妻時,還是難以遏制地爆發出來,感到刻骨銘心的疼痛。

    趙麗萍決定放棄,可是還沒有堅強到親眼看著包飛揚和孟爽定親的場景,哪怕她和孟爽已經親如姐妹。

    郭麗瓊也沒有辦法,自己的親生女兒和視若親生的養女喜歡上了同一個女人,她連感情上的偏向都無法存在,只能安慰過趙麗萍以后,一個人登上飛機,來參加孟爽的訂婚宴。

    酒過幾巡,酒桌上漸漸熱鬧起來,中江人不像西北人那么喜歡鬧酒,可是在今天這樣一個重要的場合,敬酒是少不了的,只不過喝多喝少比較隨意。

    包飛揚和孟爽也站起來,一桌一桌給大家敬酒,走到靠近門口的一桌,剛剛敬完酒準備離開,餐廳的門被人推開,一個渾身披著皮草、燙著大波浪卷發、兩只耳朵上掛著兩枚閃亮的黃橙橙耳環的女人當先走了進來,她的臉上拍了厚厚的一層粉,濃妝艷抹,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這個女人手上還端了一杯紅酒,下巴微微抬起,目光倨傲地掃過餐廳。

    “咦。趙帆?張怡敏?”就在大家都奇怪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的時候,孟爽的目光落到她身后的兩個女人臉上,不由驚訝的低呼一聲。

    “嗨,孟爽,真的是你呀!”穿著皮草的女人聞聲轉過頭來。似乎終于發現了近在眼前的孟爽,夸張地叫了一聲。

    孟爽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對方,這時候另外一個女的站了出來,大聲笑著說道:“孟爽,認不出來了吧,她是林曉琴。現在傍上了大款,成了貴婦,就像整個換了一個人似的,我剛開始也沒認出來。”

    說話的是趙帆,孟爽的高中同學,張怡敏和林曉琴也都是她在高中時候的同學。

    孟爽仔細看了看林曉琴。這才將眼前這個珠光寶氣的女人和當年的同學聯系起來。她微微一笑,說道:“還真是沒認出來,曉琴當年就是咱們班上最漂亮的,現在更是艷光四射,讓人不敢直視呢!”

    高中畢業以后,當年的同學奔向了四面八方,考上大學的。可能去了全國各地的高校求學,沒有考上的,除了在本地找到工作的,也有很多人去外地打工。孟爽除了和幾位密友一直保持著聯系,很多同學都已經許久沒有聯系了,陡然見到,自然感到喜出望外。

    林曉琴似乎對孟爽的夸贊十分受用,她扭了一下身軀,擺出一個自以為優雅的姿勢,笑著對孟爽說道:“你也不差啊。你這串項鏈真漂亮,藍寶石看起來像真的一樣。”

    包飛揚伸手摸了摸鼻子,這個女人的身上灑了過量的香水,而且香水的品質很差,聞起來很不舒服。

    至于那串項鏈。是包飛揚在墨西哥時候買的,墨西哥有一個寶石礦,出產的藍寶石世界聞名,那是一顆真正的海洋藍,可不是什么假貨。

    這個叫林曉琴的女人給人一種爽直沒有心機的模樣,卻偏偏又要裝出一副優雅貴婦的儀態,可見她的爽直也是裝出來的。看起來像真的一樣,那不就是說是假的?

    包飛揚見過不同的人,一眼就看穿了林曉琴那點小心思,本來想上去打招呼的,突然沒了那個興致,站在旁邊冷眼觀看。

    孟爽笑了笑,似乎并沒有聽出林曉琴話里的意思,而是招呼另外一個女孩道:“怡敏,你們怎么在這里?”

    那個面貌清秀、衣著樸素的女生有些勉強地笑了笑:“孟爽,今天我們高中同學聚會啊,就在隔壁的新港廳。”

    林曉琴呵呵笑道:“孟爽,你不會都忘記了吧,我年前可是親自給你打電話的啊,不過也難怪你不肯來,我原來以為你是看不起我們這些老同學,不想來呢,原來你今天結婚啊,那就難怪你沒空了。”

    “不過你結婚就請這么點人,連老同學都不請一個,似乎也說不過去啊!”

    餐廳里好幾桌人,相互之間說話勸酒,場面很熱鬧,華夏人講究的就是這個。不過林曉琴說話很大聲,聲音又很尖,至少靠近兩桌的人差不多都聽到了她在說什么,心思活躍一點的都皺了皺眉頭:這個女的說話真不中聽,怎么像砸場子來的?

    孟爽也覺得林曉琴的話有些刺耳,不過想想傳聞中的一些事情,倒也并不奇怪。今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子,她也犯不著跟對方生氣,當即微微一笑:“你們是從哪里知道的?其實今天只是訂婚,就是兩家人一起坐坐。等我結婚那天,再請大家來吃酒,到時候你們可不能不來。”

    孟爽笑著向張怡敏點了點頭,三個人當中,當年她也就和張怡敏的關系比較好,還坐過同桌。至于趙帆和林曉琴,當年的交往并不是很多。

    張怡敏連忙說道:“原來是這樣啊,那就恭喜了,結婚的時候可一定要早點通知啊!”

    “林曉琴、趙帆,那我們就先回去吧?”張怡敏也看出林曉琴有點故意找茬的意思,而且她們在來之前也說了不少冷嘲熱諷的話,她本來不想來的,還是林曉琴和趙帆一定要拉她過來,她不好不來。

    “那么急干嘛,今天是孟爽大喜的日子,咱們還沒有敬新郎新娘酒呢!”林曉琴拒絕了張怡敏的提議,她向孟爽后面看了看,目光落到包飛揚的身上,嘴角不由微微一曬,面相看起來好嫩,原來是個小白臉。

    林曉琴身材高挑、長得也不錯,從小就習慣了被人圍著,身前身后總有一幫跟屁蟲。上了中學以后,她又學會了打扮,尤其喜歡學港臺明星的衣著發型,曾經她們那個初中的一道最靚眼的風景線。

    上了高中以后,少男少女情竇初開,十七八歲的女生又開始發育,不過這時候的林曉琴反而沒有了以前那種清純秀美,雖然依舊打扮得艷麗妖嬈,對小男生充滿了誘惑力,可是當她碰到孟爽的時候,孟爽那種不施粉黛的清麗,明顯壓過她一頭。

    雖然孟爽不像林曉琴那樣喜歡招搖,而且學習比較刻苦,每天都是教室、食堂、家的三點一線,很少跟其他男生有什么學習之外的交往,不過還是成為很多男生的夢中"qingren",以及大家公認的校花。

    為了這個,林曉琴一直跟孟爽別苗頭,可是無論從身材、容貌還是氣質,孟爽都要高出一大截,她在中學里就像是鶴立雞群,大家都覺得她才是最美的那一個,無論林曉琴怎么努力,也不過是妝畫得更濃一點、衣服穿得更時髦一點、舉止更加風騷一點,可是有些東西是改變不了的。

    所以在那個時候,林曉琴對孟爽充滿了敵意,也總是距離孟爽遠遠的,免得被人拿來比較,就連她自己心里也有些自卑,自愧不如。

    高中畢業以后,林曉琴去了粵東打工,在距離新港最近的地方,她也越發時髦起來,在酒吧陪過酒、在歌廳跳過舞,也給人做過情婦,最后終于修成正果,找了個新港商人當老公,年前剛剛回家領了證,她那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于是熱情似火地組織了這次同學聚會,就是要向當年的同學宣布她的“升華”。

    為此,她還特地從同學那里要到了孟爽的聯系方式,親自給孟爽打電話,邀請她參加同學聚會。那時候孟爽還在墨西哥,也確定正月初二舉行訂婚宴,只能婉拒,當時林曉琴還說了很多惋惜的話,至于她的心里是惋惜還是慶幸,那就不知道了。

    經歷了這些年社會上的沉浮,林曉琴深深體會到那一句話:男人靠事業征服世界,而女人靠男人征服世界。她已經從同學那里了解到,孟爽在一家私營的陶瓷企業做技術,陶瓷是窯里面燒出來的,說白了就是窯廠,在窯廠里做技術能有什么前途?說不定整個人都被煙熏黑了,所以在林曉琴想來,孟爽現在一定是一個又黑又臟的灰姑娘。

    她也聽說孟爽談了個大學時候的同學,據說現在在西北省機關里面工作。西北省在哪個旮旯?反正在林曉琴看來,那里就是窮鄉僻壤,遠遠不能和中江省相比。而在粵東待了這么多年,林曉琴已經儼然以粵東人自居,經常看不起中江省這邊的事情,更何況西北省那個旮旯。

    孟爽的男朋友竟然只能到西北省那種旮旯工作,一個機關里的辦事員,能有什么出息?現在很多科長、處長都下海經商了,賺到錢才算真本事。

    林曉琴本來覺得孟爽不來參加同學聚會,她就不能當著孟爽的面展現自己這些年取得的成果,證明自己現在比孟爽更加出色,心里有些遺憾。誰知道吃飯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說剛剛好像看到孟爽了,就在隔壁的廳里,林曉琴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