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站錯隊
    />

    熊軍強和包飛揚不敢怠慢,連忙趕往體改委,體改委就在省委大院內一棟三層的辦公樓里,他們趕到的時候,龍林桂還沒有到。

    “吆,這不是熊廳長嘛,怎么有空到我們這里來了?”一個和熊軍強差不多年紀,帶著金絲眼鏡的中年人看到他們,遠遠地笑著問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尖,語調也比較奇怪,有點陰陽怪氣的味道。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來了?”熊軍強干笑了兩聲:“飛揚啊,這位就是你以后的頂頭上司,體改委常務副主任霍洞陽,老霍,這就是我們環保廳的第一干將包飛揚,可惜讓你給撿了個便宜。”

    霍洞陽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像個大學教授,這也符合體改委的工作特點,那就是為省委出謀劃策,需要極高的理論水平。

    不過他那一對小眼睛總是不停地轉動,平白給人一種狡詐的感覺。

    體改委全稱西北省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這是為了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而成立的一個部門,直屬西北省委。

    它的主要職能就是對全省范圍的經濟體制改革進行規劃和協調,制訂相關的法規、開展改革試點。

    具體來說,又包括對經濟體制改革進行規劃,提出實施方案、對改革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提出對策意見,加強對城市改革與農村改革、單項改革與綜合改革的協調、銜接與配套;參與地方重要經濟法規的研究和制訂,加強對重要改革試點的組織工作等等。

    總而言之,體改委可以算是省委在經濟體制改革方面的智囊,同時也是省委推動經濟體制改革的執行者,是全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的指導和監督機構。

    在改革開放初期。體改委的權力很大,地位也十分重要,雖然經過九四年的調整以后,體改委的權力已經不比從前了,但是其地位依然非常重要。

    體改委由省委副書記龍林桂兼主任。霍洞陽是常務副主任,不過他的級別也是正廳級,不過霍洞陽本人未見得就有多么高的理論水平,他是原副書記萬元昌提拔起來的,以前在師范學院當過政教處主任和副校長,是個搞政工出身的。

    萬元昌分管體改委時期。體改委的工作乏善可陳,霍洞陽本身是個搞政工的能手,嘴上一套一套的,往往務虛的比較多,跟實際情況脫節比較厲害,凡事講政治。不懂經濟規律,不但對體制改革和經濟發展起不到積極作用,有時候還打擊了下面要求變革的力量。

    后來萬元昌因為貪污受賄被中紀委處理,體改委起先由省委涂書記直管,直到年前才又重新劃分給副書記龍林桂分管。

    因為這一系列變化,使得霍洞陽的處境有些尷尬,因為在大家的眼中。霍洞陽就是萬元昌的人,而且是嫡系,否則的話,體改委這么重要的位置,萬元昌怎么會不交給自己人呢?

    萬元昌倒臺以后,很多人就盯上了霍洞陽,更準確地說,是盯上了霍洞陽屁股底下的位置。他們認為萬元昌都倒了,作為萬元昌的嫡系,霍洞陽遲早也要靠邊站。不管哪位領導分管體改委,在這么重要的位置上,肯定要任用自己的人。

    可是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是,省委涂書記親自管體改委的時候,并沒有動霍洞陽。又讓他多坐了半年那個位置。

    不過,龍林桂分管體改委以后,對體改委的工作十分重視,一下子又讓大家看到了機會,如果說涂書記管體改委的時候知道這是暫時的,而且根據國家的統一部署,體改委的職能進行了新的調整,所以沒有動體改委的人,那么龍林桂分管體改委,肯定要將這個部門掌握在自己手上,作為前任顧書記萬元昌的人,霍洞陽是肯定要讓賢的。

    于是很多自認為有資格的人開始頻頻活動,能夠向龍林桂匯報工作的,開始尋找各種機會去到龍林桂面前匯報工作,沒有資格直接向龍林桂匯報工作的,就開始打李北斗等龍林桂親近之人的主意,總而言之,使盡全身解數。

    霍洞陽自然不甘心就這樣離開,作為體改委現任的常務副主任,他具有很多天然的優勢。他也想成為龍林桂的人,可是龍林桂對他似乎并不怎么感冒,很少表態,只是讓他扎扎實實做好調研工作,體改委又不是調研室,天天調研算什么?

    霍洞陽只能陪著小心,每天按時上班按時下班,有什么工作就認認真真做好,不讓人挑出毛病,免得被抓住把柄一腳踢開。

    龍林桂分管體改委以后,正是體改委職能調整之后,體改委的職權比以前發生了一些變化,龍林桂也對體改委今后的工作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不過讓人納悶的是,龍林桂一直都沒有體改委的人事進行大的調整,霍洞陽還是穩穩當當地坐在體改委常務副主任的位置上。

    不過,霍洞陽這個位置坐的并不穩,外面有很多人虎視眈眈,里面他和龍林桂的關系并不親近,也莫不清楚龍林桂是什么意思,每天都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惟恐犯錯。

    熊軍強和霍洞陽的接觸并不多,環保廳是個冷衙門,以前萬元昌還在的時候,霍洞陽根本看不上這種冷衙門,萬元昌被處理以后,霍洞陽夾起尾巴做人,顯得十分低調。

    兩人之間既沒有什么沖突過節,也沒有什么相互來往,就是普通同僚的關系。

    聽到熊軍強的話,霍洞陽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包飛揚兩眼,同時伸出手掌,微微笑著說道:“你就是包飛揚啊,早就聽龍書記和李處提到過你,怎么樣,終于肯到我們體改委報到來了?”

    霍洞陽早就聽說龍林桂要了一個叫包飛揚的人來體改委,剛開始他以為是要接替自己位置的。后來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包飛揚只是環保廳一個普通的正科級干部,就算龍林桂再想提拔這個人,距離體改委常務副主任的位置還有十萬八千里。

    霍洞陽放下心以后,又開始關心起包飛揚這個人,因為他很好奇。一個年僅二十出頭,區區的正科級干部,為什么會得到龍林桂的青睞,專門將他弄到體改委來,莫非龍林桂有什么特別的意思?

    霍洞陽有些奇怪,這次終于看到包飛揚本人。不由好奇地上下打量起來。

    “老霍,這你可就誤會了,包飛揚現在還是我們環保廳的人,我帶他過來,是向龍書記匯報工作,而不是來找你報到的。”熊軍強連忙解釋道。

    霍洞陽和包飛揚握了握手。聞言不由微微一愣:“龍書記等會要過來?”

    熊軍強點了點頭道:“對啊,李處剛剛是這樣跟我們說的,他說龍書記參加完煉油廠的活動以后,會來體改委,讓我們在這里等他。”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們先里面坐吧。等會龍書記來了,你們再去見他。”霍洞陽有些苦澀地笑了笑,心里面感覺很不舒服。他作為體改委的日常管理者,分管領導要來,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而且龍林桂來這邊竟然是為了接見包飛揚這個小小的科級干部,要知道龍林桂分管體改委以后,都沒有一次主動召見他,每一次接見的時間也都很短,說幾句話就讓他離開了。

    他的心里頓時感到非常不忿。

    熊軍強也知道霍洞陽眼下的處境,見狀不由在心里搖了搖頭。官場上,有時候站隊很重要,別的方面犯了錯誤,或許還可以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可是一旦站錯了隊,那就肯能萬劫不復了。特別是到了他們這個位置。站隊的選擇往往很少,一旦站錯,后果也會非常嚴重。

    熊軍強坐到沙發上,笑著說道:“老霍啊,說實話,包飛揚真是我們環保廳一員干將,要不是龍書記親自點將,我是肯定不會放人的。”

    霍洞陽干巴巴地笑了笑:“老熊啊,不是我說你,你要是真的看好小包,就更應該放他離開。雖然說環保工作越來越重要,可是在現實條件下,你們環保那一塊的工作并沒有多少空間,現在黨和政府的中心工作還是發展經濟,讓他到我們體改委,才有可能發揮更大作用,小包也能夠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

    雖然知道霍洞陽說的都是事情,可是熊軍強聽了還是覺得很不舒服,當即惱火地瞪了霍洞陽一眼:“那還用你說,不然話,我不放行,他還能來你們體改委?”

    霍洞陽道:“你剛才可是說了,小包是龍書記點的將,你敢不給?”

    “你——”熊軍強氣得吹胡子瞪眼,可是卻不敢說龍林桂要人他真的敢不給。

    霍洞陽將了熊軍強一軍,不由得意地笑了笑,看到包飛揚站在旁邊面帶微笑,不卑不亢,不由開口問道:“小包啊,龍書記可是早就點了你的將,我們體改委也等你等了很長時間,不知道你什么時候才能正式過來報到啊?”

    包飛揚連忙說道:“霍主任,本來我早就應該過來報到了,不過廳里面臨時指派我出差,去米國辦一件事情,這不昨天剛剛回來,今天才上班,等我這幾天將手頭的工作交接完成,馬上就來體改委報到。”

    霍洞陽看了他一眼:“呵呵,飛揚啊,你什么時候開始出差的?我可是聽說龍書記兩三月前就要調你過來了。”

    在霍洞陽看來,就算是出國,最多也就是十天半個月,時間上還是對不起來。他也不知道這個包飛揚是怎么回事,竟然拖了這么長不來報到,難道是要等我走了再過來?

    想到這里,他不由多看了熊軍強一眼,熊軍強和他都是正廳級,不過環保廳的重要性顯然比不上體改委,莫非包飛揚是要和熊軍強一起過來?

    他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心里不由警惕起來。

    熊軍強不滿地說道:“老霍啊,你這是干什么,人還沒有過來你就這么多問題啊,看來我要考慮一下包飛揚能不能來你這里了。”

    霍洞陽干干地笑了兩聲:“呵呵,我也就是隨口一問,你們不想說就算了,不過小包同志你還是早點過來報到比較好,畢竟調動通知已經發出去了。”

    包飛揚連忙說道:“好的,霍主任,我一定盡快過來報到。”

    這時候,樓道里響起一陣腳步聲,還有龍林桂標志性的大嗓門:“包飛揚呢,包飛揚來了沒有?”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