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小說網 > 官場小說 > 首長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改制
    />

    包飛揚說過,自己是方夏陶瓷化工集團和八一造紙廠之間的牽線人,后來趙成斌執意要自己進入協調小組,自己為了避嫌,還是以聯系人的身份答應了趙成斌。下午的見面會,趙成斌一定會通知自己,但包飛揚不打算去,怕孟爽一不小心漏了馬腳。

    家里有電話,安頓好孟爽,包飛揚就往包國強家里打了個電話。正好伯母薛寒梅在家,她聽說飛揚的女朋友到了西京,高興地邀請他們馬上趕過去。

    今天包國強下班回了家,聽說飛揚要帶著女朋友來,也是十分高興。“老包,飛揚這孩子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孟爽那姑娘好像比飛揚大兩歲,年齡不小了吧?趁著這次過來,你是不是和他們說說,讓他們把關系給確定下來?”薛寒梅這個當伯母的很關心包飛揚,整天替包飛揚操著心,這個時候就想著和丈夫商量是不是要弄一個訂婚儀式,讓兩個人把名分確定下來。

    包國強苦笑著望著薛寒梅,輕輕道,“人家女娃今天第一次來咱家,你就讓我去說這是,你這樣是不是太直接,也太早了些啊——我感覺這兩個孩子,根本就接受不了呢。”

    “遲早都是這么個局,不如早點捅破這層窗戶紙,讓他們適應適應。其實啊,我感覺這兩個孩子還是有些……”薛寒梅瞥了包國強一眼,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年輕人之間,只要有了這個名分。以后兩個人在一起不也方便一些?”

    “這個問題也不要太急了,飛揚局里法定結婚年齡還有兩年的時間,時間還很充裕嘛!就讓他們小兩口順其自然地發展吧,我們這邊操心太多。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孩子們想的,對不對?不過呢,你如果想管這件事情,也可以,直接對飛揚挑明了說。反正咱們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話不能說。”

    包國強輕輕一嘆,飛揚這些年為自己解決了不少大事,自己倒是沒給他什么幫助,現在薛寒梅操心飛揚的訂婚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夫妻兩個正在說話。門鈴響了起來。薛寒梅馬上跑過去開門。

    吃飯時。包國強問起了下午協調會的事,包飛揚如實回答了。最后包國強把包飛揚叫到自己臥室對他說:“下午協調會,主要有政府那邊負責。聽趙成斌說秦世章也要參加,上午還臨時通知了環保局、國土局和企管辦的人;省軍區郭參謀長和八一造紙廠申奇鐘等人都在,你讓孟爽一個人去,我怕到時候應付不過來。你是協調組副組長,說話也方便,還是你參加的好。”

    包國強也是一番好意,孟爽對八一造紙廠還知之甚少,如果說秦世章出面、郭偉全在場的話,還真有點難以應付。見包國強提醒得有道理,包飛揚也就答應了下來。

    孟爽在客廳和伯母在客廳收拾碗筷。薛寒梅又開始問她們什么時候訂婚,搞得孟爽面紅耳赤回答不上來。說實話,現在兩個人滿打滿算畢業不過也才一年出頭,暫時還沒有去考慮這件事情,孟爽還要再歷練一下大集團管理,飛揚這邊也剛到西京,工作剛剛進入狀態,現在說結婚還為時尚早。

    薛寒梅一再追問,孟爽也只能含糊說過一段等穩定下來再說。包飛揚從書房出來,就拉上孟爽要走,包國強知道他還有一大堆事需要處理,夫婦倆也沒挽留。

    下午的協調會,果真是包國強所說的那樣,一個中型會議室,差不多坐滿了人,包飛揚看了一下坐簽,自己的名字還在中間的圓形會議桌上,他也沒說什么,直接就走了過去。

    省軍區這邊,以郭偉全為首,樓天涯、申奇鐘還有八一造紙廠的幾個副廠長、工程師都在;市政府這邊秦世章、趙成斌、黃清河和局委幾個負責人;環保部門除了省廳一個副局長,總隊長齊萬年也在場,大家濟濟一堂。倒是方夏陶瓷化工集團那邊只有孟總經理一個坐簽,顯得有點孤單了些。

    包飛揚坐下后,和幾個認識的領導握了一下手,又通過趙成斌的介紹和秦世章市長,工業副市長黃清河寒暄了一下,這才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會議由趙成斌主持,還是華夏官場慣例,他先是介紹了與會領導,又說了一些看上去挺親切的歡迎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公司孟總到我市調研的話,啰嗦了二十分鐘。之后,申奇鐘介紹八一造紙廠的情況,西京市環保局對柳浪河的污染治理做了一番說明。繞了一圈,才將話題引到污水處理廠的建設上來。

    孟爽對官場這一套也有點反感,今天她一個人對西京市幾十號人,還包括包飛揚,目前還坐著自己的對立面上。她不禁有點心虛,乖乖!估計在場的除了包飛揚之外,都是官場老油條,隨便找個話題,就能扯上三天三夜不知道剎車的主兒,看來待會要有一場惡戰。將大家都屏氣凝神地將目光聚焦到她的身上,這才環視了一下會場,輕咳一聲開始說話。

    “各位領導,,我們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董事長派我到西京來,主要是想為西京市民居住環境做點貢獻,來之前,包文穎董事長說的很明白,是讓我先考察一下投資環境,因為華夏現在處于改革開放時期,經濟市場的格局還在建立之中,一些舊的計劃經濟體制觀念還主導著地方經濟發展。”孟爽一上來,就把在座的各位嚇了一跳,原來人家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還是對在西京的投資報懷疑態度,在不在這里投資還是兩可,西京市、西京市軍區在人家還沒弄清投資環境底細之前,就擺出了這么大的排場,是不是有點重視過頭了?

    “我們作為投資人。對自己負責是一個經營者的必須思路。”孟爽接著說:“我希望我們在座的各位領導能體諒我們的苦衷,兩天前,我們公司總部已經專門派人到西京進行了一番暗查,我們的考察人員發現。西京市并不適合投資。”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人家竟然派人調查過了,咱們還像模像樣地拿著材料在那里讀,真是不是臉紅!就連包飛揚也是吃驚不小,姐姐現在做事越來越神秘了,先期就派人來了西京,還對自己隱瞞,這是對自己不放心還是怎么的?

    不過,他從孟爽說話的神情里面還到了一點破綻,她在說話的時候不經意地繃了一下嘴角。這是她緊張的表現。和孟爽相處這么長時間。包飛揚對她甚為了解,就這個細微的動作,他已經分析出孟爽現在的心理。

    “和我還玩心計。”包飛揚在心里也是佩服孟爽說話的強硬態勢。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孟爽這話的意思,是不想在西京投資,難道說西京市政府和軍區做了這么大動作,就白費勁兒了嗎?

    “考慮到市民們的居住條件改善,我們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董事長還是開了一個董事會,董事長包文穎小姐力排眾議,決定在資金上對西京市的環境改造工作給予支持。”孟爽說話大喘氣,有了這幾句話,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復了位。

    人家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還是挺有愛心的嗎,在先期調查不合口味的情況下。還答應來西京市投資建廠,單說這份以天下蒼生健康為己任的胸懷,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了。

    “不過,我個人認為,粵海方夏陶瓷化工集團是一個私有公司,在鄧公南巡講話之后,先人一步走出了企業改革的路子。所以,我希望西京八一造紙廠在這方面也要跟上形勢,對現有的模式進行一下改制,具體方案我們會在最短時間內做出來交給西北省軍區進行審議,雙方達成協議后再行改制。”孟爽還挺能忽悠,繞了幾圈,只是吊人家的胃口,就是不說正事。

    包飛揚上午對孟爽做了安排,看孟爽現在的表現也挺上道,也就放下了心,拿起桌子上的筆玩弄起來。這是田剛強送給他的那只派克筆,今天田省長沒有參加協調會,他才拿出來裝個樣子。聽著孟爽的精彩表演,看著這只筆,包飛揚不禁想起了派克鋼筆的創始人——喬治?派克,這位出生于1863年,美國威斯康欣州的舒爾斯堡的全球高質量書寫工具的領導者,一百多年前就以超人一等的魄力,創建了英國的派克公司,并擁有美英法荷蘭等全球各大生產基地,而且在產品的行銷上實行授權經銷制。包飛揚又想到了華夏,這個古老的文明古國,到今天為止還是抱著計劃經濟的大腿不放……

    恰在這時,孟爽開始說到關于八一造紙廠改制,并入新建污水處理廠的計劃。她說:“本來新建的污水處理廠是針對八一造紙廠的,而且我們合作的主要對象也是西北省軍區后勤部八一造紙廠,但是考慮到西京市內還有幾家造紙企業,如果我們只對八一造紙廠進行幫助,恐怕其他廠家也會有微詞,說我們厚此薄彼。所以,經過綜合考慮,我還是想在八一造紙廠外新建一個污水處理廠,把其他幾家造紙企業的污水一并進行處理。但是有考慮到八一造紙廠目前的經營狀況,我們還是有意將八一造紙廠按照參股的形式并入新建的污水處理廠,這樣一來我們就會利益共享……”

    “孟總,你是要說對八一造紙廠進行改制?”樓天涯聽孟爽話中有話,是想把八一造紙廠這個軍區的包袱也一并收到污水處理廠這個筐里來,心里不由地一陣驚喜。

    八一造紙廠是省軍區后勤部的三產,近年來由于經營不善,一直處于虧損狀態,省軍區后勤部屬下的幾個三產企業,八一造紙廠的形勢最為嚴峻,但是廠里的員工多數為軍屬,有些還是立過戰功的傷殘軍人,省軍區也不能說關就關了。所以孟爽話一出口,樓天涯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連忙問。

    “是的,改制后的八一造紙廠將成為我們污水處理公司的二級機構,所有員工也將享受我們方夏陶瓷化工集團的薪酬待遇。怎么?難道樓部長不舍得?”孟爽見樓天涯插話,直接問道。

    “不是不是,如果這樣,我們軍區后勤部沒意見,一定全力配合。”樓天涯得到了證實,和郭偉全會了一下眼神,見郭偉全也是點頭默許,就急忙表態。‘

    “孟總,八一造紙廠的改制,是不是對西京市其他企業有一定沖擊,會不是造成不穩定因素?”秦世章突然發話。意思是對孟爽的改制工作持不理解狀態。心說你一個外地企業,到西京市大談企業改制,是不是有點不把西京市政府放在眼里了?

    “我想問一下秦市長,是職工們忍饑挨餓死守一個爛攤子容易造成不穩定因素,還是讓職工們吃好穿暖會給社會帶來不穩定因素。現在即將進入二十世紀了,我們不能再抱著舊觀念行事了。”孟爽還是有點嫩,對一個省會城市的市長也是冷語相激,恐怕秦世章臉上有點掛不住。

    “我倒不是那個意思,不管是軍方還是企業,只要在西京,就是我們的服務對象,如果大家吃不飽穿不暖,也是我這個當市長的失職,我是說,萬一改制不成功,將本來就病懨懨的八一造紙廠……”秦世章的說辭有點牽強,但也并不是全無道理。

    “秦市長,能不能讓我說兩句話。”一直把那只派克筆玩的上下翻飛的包飛揚見孟爽的話刺激到了秦世章,就趕忙站了出來。

    “包主任,你有話就說嘛,不要有什么顧慮!”秦世章倒是沒擺譜兒。畢竟他這個市長也是自修過經濟管理專業的,自持甚高的他這是擺明立場,要在大家面前出出風頭。

    ()( 首長 http://www.lunodk.live/0_18/ 移動版閱讀m.gcxs.org )
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